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32章 以邪治邪

第132章 以邪治邪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贺兰长德很是不甘心,然而失血的无力感很快席卷了他,没过多久,他眼睛都睁不开了,却还是不甘心地问了风月一句:“你到底是谁?”

扯了络腮胡子,风月抹了把脸,皮笑肉不笑地道:“认不得我吗?好歹我爹有一年的寿宴,您还送过礼来。”

看着这张脸,贺兰长德哑然失声,肥胖的身子抽搐了几下,眼里翻涌过无数复杂的情绪,喘息着道:“我死……我死了,你爹也永远别想洗干净!”

“这个不劳你担心。”端起装满他血的碗,殷戈止道:“你的罪孽,我会让你自己的血来偿还。”

刚还觉得有一丝痛快,一看大皇子,贺兰长德心血上涌,嘴里猛地喷出血来,靠在旁边朱红的柱子上,终于是不动了。

封明看得感叹:“真不愧是心狠手辣的大皇子,对自己人都这么狠。”

“过奖。”微微颔首,殷戈止转头看着他道:“镇国侯府不是有门禁吗?已经戌时了,封将军还不打算回去?”

满不在意地摆手,封明转头看着风月:“久别重逢,我有很多话要跟她讲,今晚就不回去了。”

殷戈止:“???”

风月干笑:“恕我直言,封将军,我没有话要同您讲。”

“那你就听我讲。”眼神灼灼,封明正经起来,褐色的眼睛深情地盯着她:“我能讲一个通宵!”

“不好意思,借过。”雪白的袍子地挤到他面前,将对面的人挡了个严实。

封明抬头,就看见殷戈止面无表情的脸:“三更半夜,私相授受,于礼不合。”

“礼?”嗤笑一声,封明痞里痞气地道:“我这个人最不讲礼的,整个澧都谁不知道?”

这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态度,着实让殷戈止半晌没能接上话。

封明挑眉:“说起来也是,说话也得找个地方,反正孝亲王府地方也大,不如就腾个院子给咱们吧。”

观止抹了把脸,心想平时看自家主子不要脸看习惯了,没想到这儿还有个更不要脸的。就他说这话,主子没把他扔出去就不错了,还敢问主子要地方跟风月姑娘聊天?

咋想的?

风月站在殷戈止身后,也有些感叹,过去这么多年了,封明怎么还是这么无法无天的?

殷戈止神色柔和了下来,语气平缓地道:“既然将军这么想叙旧,那我也不能不成全。”

眼睛一亮,封明笑了:“王爷真是通情达理。”

“好说。”侧了侧身子,殷戈止道:“整个王府就这一处院落打扫干净了,将军要是不介意,就主屋请吧。”

封明一愣,摆手道:“这多不好意思,打扰王爷休息。”

“无妨。”优雅地颔首,殷戈止转头就往主屋里走。封明跟着,顺手拉了风月一把,笑道:“这地方安全,还舒坦。”

看了看前头走着的人,风月忍不住扯了扯封明的衣袖,捂着嘴小声提醒:“将军,我觉得您还是别进去为好。”

怎么看殷戈止这种小肚鸡肠的人都是不会

让人如愿的。

“怕什么?”封明道:“有我在!”

有你在就更怕了啊!风月咬牙,本来她一个人跟罗昊就可以回去了,可被他拖着,瞧殷戈止那眼神,根本就是没打算让她走了!

将那一碗血放在内室的书桌上,殷戈止淡淡地道:“我忙我的,你们说你们的。”

微微一愣,封明皱眉:“你要留在这儿?”

“将军上门来做客,难不成还要将主人赶出去?”铺了纸张,殷戈止淡淡地道:“不觉得失礼?”

“……”是有点失礼,但是他往这儿一杵,自己还怎么跟清越情话绵绵啊?

然而,是他想多了,就算没有殷戈止,风月也跟他说不了情话。

“听闻封将军打了厉害的胜仗。”在外室的桌边坐下,风月当真同他寒暄了:“想来近况不错。”

“还行。”跟着坐下来,封明抿唇,打算不管殷戈止了,只盯着面前这人道:“你呢?”

“我在吴国杀了该杀的人,倒也不错。”风月道:“仇报了一半了。”

“那……”

那有没有遇见新的喜欢的人?封明很想这么问,可又觉得怎么跟个女儿家似的小气巴拉的!摇摇头,他换了句话问:“那需要我帮忙吗?”

听着这话,风月幽幽地看了内室的殷戈止一眼,心想同样是男人,差别咋就这么大呢?人家一上来都是诚诚恳恳地问需要帮忙吗?怎么到他那儿,就变成了趾高气扬的“你要求我帮忙了”。

差别啊差别!

难得地露出一个笑容给他,风月道:“不用了,我自己能完成,多谢你。”

以前一直没被和颜悦色地对待过,现在乍一看她的小脸,封明却皱了眉,目光在她脸上流淌,半晌才道:“你好像长大了。”

被一个分明很幼稚的人说自己长大了的感觉可不太好,风月眯眼:“讽刺我?”

“不是,由衷的感叹而已。”封明摇头:“你以前那般张狂,动不动就能和我打起来,现在温和是温和了,也更有礼了,可就是让人觉得像一潭死水,瞧得心疼。”

风月一怔,深深地看他一眼。

原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怎么好像,他什么都知道似的?

内室里的砚台“哐当”一声砸在了地上,惊得外头两个人回了神,下意识地就起身进来看。

殷戈止正捏着毛笔,蘸着血写着东西,砚台碎了他也没管,只道:“风月,来帮忙,血要干了。”

风月皱眉,心想老子都不在你府上过活了,为什么还得被你当丫鬟使唤啊?

可是低头一看他写的东西,她正了神色,二话没说就拿了支毛笔在碗里搅合。

“昭罪状?”看着桌上的东西,封明皱眉跟着念:“罪臣贺兰长德,有负皇恩,通敌卖国,陷害忠良,无颜面对天下人……”

倒吸一口凉气,封明瞪眼:“你伪造认罪书?”

“不可以吗?”殷戈止一脸正气地道:“既然正不能胜邪,那我以邪治邪又何妨?这是

他该写的,他死了不能写,那自然由我代笔。”

封明沉默,想了好一会儿,扭头问风月:“为什么他能把不义之事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

风月微笑:“因为别人先不仁,我们后不义,情理之中。”

有道理,封明点头,很快接受了这件事,然后就专心地看殷戈止写昭罪状,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初衷。

写完原稿,殷戈止抬头看向封明:“将军在京中是赋闲在家?”

“非也。”封明一本正经地道:“陛下将皇城宫门附近的守卫都暂交于我,每日要去巡逻三次。”

“那将军所管之处,要是有人靠近,拦还是不拦?”

“拦!”封明眯眼:“除了皇帝,谁都拦。”

“很好!”将昭罪状转头递给风月,殷戈止道:“你手下那杂货铺的老板肯定会活字印刷,让他将这份罪状印刷出千份,纸墨皆由孝亲王府结账。印刷完之后,将原稿贴在宫门口的告示栏上!”

眼眸微亮,风月点头:“好!”

“等等!”封明挑眉:“贴这个在宫门口?”

“不然还有哪儿最显眼?”殷戈止掀了掀眼皮:“有你封将军看着,应该没人能扯下来,等他们看到印刷出的东西,会怀疑真伪,到时候就引导人去宫门口看,一定能激起轩然大波。”

皇帝不听的话,那说给百姓听好了,如果正史非要将关苍海定为叛臣,那就让野史还他清白好了。

指节泛白,风月小心翼翼地将那昭罪状收起来,然后飞也似的往外跑!

她不在意名声的,真的,可是,若能让关苍海曾经保护过的百姓们知道,他们崇敬的将军没有叛国,那她愿意努力。

封明想抓住她,动作没那么快,只能看着她冲出去,带起一阵风,吹得他墨发凌乱。

转头,他认真地看着殷戈止,语气凝重地陈述:“你看上她了。”

不是疑问,是肯定。向来不为俗事挂心的殷大皇子,今日举动诸多反常,他要是还看不出来,那他就是个傻的。

轻轻抬眼,殷戈止拢袖勾唇:“她与将军,似乎已经没了婚约,我若是看上,有何不妥?”

拳头紧了紧,封明沉声道:“她说她不喜欢你了。”

她不喜欢他,这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吗?说喜欢他才是逢场作戏呢。殷戈止嗤笑,觉得这句话一点作用都没有。

“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希望封将军也能知道。”起身往床榻的方向走,殷戈止淡淡地道:“她现在最想做的是报仇,你若当真想帮她,就别光顾着纠缠她。”

“你要帮她报仇?”封明冷哼了一声:“你以为将关家满门抄斩的圣旨,是谁写的?”

身子一僵,殷戈止沉了脸。

心情好了点,封明笑道:“你我都未必有好结果,但是王爷,您好像比我的境遇更糟糕,这样一想,我也就放心了。”

这人说话,永远都让人想一拳揍上去!殷戈止咬牙,目光阴冷地回头,却见封明已经潇洒地转身往外走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32章 以邪治邪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2长相思作者:桐华 3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4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5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