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26章 魏国澧都

第126章 魏国澧都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马车里头像是个世外桃源,而外头,是人间炼狱。

五十个刺客很是牛逼地在这几辆马车周围站着,手里的刀剑明晃晃的,为首的人看一眼车上的“老弱病残”,冷笑一声,表情很不屑地道:“就不用咱们亲自动手了,你们自尽吧,省得回去还要擦刀。”

车上众人都沉默了片刻,相互看看,齐刷刷地下车。

刺客头目心想,还挺听话啊?也不大哭大叫惊慌失措的,跟普通的愚民完全不一样!

然而,下一瞬,他就看见这些听话的人手里拿了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有人拿着打铁的铁锤,有人拿着烤猪用的长钩,还有拿着算盘和藤条的!

“怎么,想反抗?!”语气嘲讽地问了一句,那头目挥手就道:“兄弟们,上,让他们知道是咱们的刀快,还是他们的破铜烂铁厉害!”

四周响起一片吼声,五十个刺客同时冲了上来。

什么叫瞎子不怕悬崖高,什么叫出生的牛犊不怕虎,尹衍忠感叹啊,真是人靠衣装啊,要是换一身铠甲在身上,这些个瘪犊子还敢冲呢?

罗昊倒是激动了,毕竟当良民太久,都快忘记沙场喋血的味道了。虽然这不是沙场,不过有人要来送死,他们不能不接着啊!

秋夫人温柔地打着算盘,一脚踢飞了冲到她面前的刺客,优雅地道:“揍他们丫的!”

于是,五十个胜券在握的刺客,就被这一群“老弱病残”疯狂地反攻了回来,那使着铁锤的人力气之大,一锤就打晕一个人,“咚”地一声声闷响,听得旁边的人都忍不住伸手捂着脑袋。本来想着女人好对付吧,可那穿着秋香色袍子的夫人脚劲贼大,一脚踹上来,再强壮的人都心口闷痛,眼前泛白。

“傻犊子嘿,再跟爷爷起来打啊!爷爷的长钩是破铜烂铁!”

“让你丫说大话,让你丫说大话!”

头目傻眼了,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上头的命令说,这一路也就二十余人,还都是些不顶用的,他们五十个武功不凡的人,怎么可能打不过?

观止抱着灵殊躲在旁边看热闹,一边看一边感叹:“宝刀不老啊,嘿,真厉害!”

灵殊皱眉,不太喜欢这血腥的场景,埋头到观止怀里,不看了。

刺客折损太多,也终于明白了这些个所谓的“普通百姓”都不是省油的灯,于是有机灵点的,直接让同伙掩护,自己提着刀就冲向大皇子的马车。掀开帘子,打算一刀捅进去,结果了他!

然而,帘子掀开,他对上的是一道冷若霜雪的目光,接着又觉那人容色不凡,跟神仙似的,咋这么好看呢?

就在他愣神的这一瞬,殷戈止不耐烦地抽出一只手,一记飞镖送在他脑门上,将人一脚踢飞出去,落在不远处“嘭”地一声响。

少了只手捂耳朵,风月正要嘟囔呢,那手又飞快地回来了,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继续替她阻隔外头的嘈杂。

目睹过程的观止唏嘘,看着落在自己脚边的

半死不活的刺客,低声道:“旁的人你都打不过,还想去动马车里的?想什么呢?”

刺客抽搐着身子,没一会儿就闭了眼。

阿弥陀佛,双手合十,观止朝尸体行了礼,然后继续兴致勃勃地看那边的打斗。

风月睡醒的时候,马车已经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前行了。

撑着身子坐起来,她问:“还有多久到魏国边关啊?”

殷戈止淡淡地道:“连夜赶路,明日一早就能过边关。”

点点头,风月掀开车帘看了看其余人。这一路上他们好像都挺沉默的,大概是跟大皇子一路,有点压抑吧?她是不是该想个什么法子,让他们放松一下?

正想着呢,跪坐在车辕上往后面一瞧,风月下巴就掉地上了。

罗昊那叫一个兴奋呐,踩在马车顶上蹦蹦跳跳的。秋夫人打着算盘唱着山歌,其余人脸上也满是笑意。

看得震惊莫名,风月扭头就问马车里的人:“我睡着的时候,他们捡到银子了?”

殷戈止摇头:“没有。”

“那怎么这么高兴呐?”

目光转向别处,殷大皇子一脸冷漠地道:“可能是今天天气好。”

眯眼看了看他,又伸头出去看了看阴沉沉的天,风月挠了挠头,心想随他们吧,反正肯定没发生什么大事,不然他们一定会同她说的。

浩浩荡荡的车队终于是进了魏国的边关,殷戈止提前将吴国写的国书传回澧都,顺便附带了亲笔信,问安自己的父皇。

东西传回澧都,魏国朝野一片震惊,谁都以为大皇子去吴国再难回来,怎么这么快,又这么毫无预兆地就带着吴国国书回来了?

魏文帝紧张不已,一边让人准备迎接大皇子回宫,一边满脸为难地去东宫找人说话。

“终于回来了啊。”远远看见城楼上的“澧都”二字,风月笑着深吸一口气,眼里神色莫名。

其余人也都很感慨,三年前仓促离开的地方,如今繁华依旧呵,也不知留下来的那些老朋友过得怎么样了。

“殿下。”看着殷戈止,风月笑道:“多谢殿下一路相助,进城之后,便分道扬镳吧。”

观止在车辕上听得皱眉,这一路上两位主子的关系不错啊,相处得很好,到地方就分开,也未免太残忍了。只是……想想路上得知的风月的身份,他长叹一口气。

拿什么留人呐?

“你在澧都有地方住了?”眼皮轻撩,殷戈止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

风月想了想,道:“应该是有了,一早就有人提前回来安排,想必已经找到落脚处。”

手指轻轻捻着,殷戈止道:“真是辛苦那些人拖着你这祸害了,他们被认出来都无妨,反正身上没罪。可你就麻烦了,本是该死之人,却好端端地活着。一旦被发现,他们都得因为包藏罪臣而被牵连。”

微微一惊,风月皱眉:“我会关在宅子里不出去的,就算出去,也定然好

生乔装,不会让人认出来。”

“是吗?”

“是呀是呀。”

“……”闭了闭眼,殷戈止微恼,一进城,立马拎着风月的衣襟,将她扔下了车!

“殿下真是一如既往的不温柔!”

扁扁嘴站起来,风月接过观止递过来的行李,朝殷戈止抛了个媚眼,如同梦回楼初见,舔着嘴唇妖媚万分地道:“不过,多谢殿下,后会有期。”

殷戈止冷哼,摔了车帘,低喝一声:“观止,回宫!”

“是!”

几辆马车就此往两个方向而去,风月笑眯眯地挤上旁边的马车,长长地松了口气:“回来啦,去收拾好,咱们按计划行事吧。”

“好。”众人纷纷点头。

皇宫门口,文武百官和皇子公主站了好几排,一看见殷戈止的马车,南平公主当即扑了上去,哽咽地喊了一声:“皇兄!”

掀开车帘,殷戈止缓缓下来,伸手接住自家爱撒娇的妹妹,然后看了前头一眼。

“恭迎殿下回宫!”所有人一齐行礼,有的拱手,有的跪下,只中间那一个穿着银灰色四爪龙袍的人,没动身子,微微颔首便罢。

看了看那人的装束,殷戈止有些茫然:“魏国立太子了?”

抓着他袖子的手一紧,南平连忙小声道:“父皇是以为皇兄回不来了,所以才立了二皇兄,刚立没多久……”

“皇兄一路舟车劳顿,有什么话,先去拜见过父皇之后再说吧。”殷沉玦上前,僵硬着脸道。

殷戈止颔首,眼里神色晦暗,朝后头的重臣们一一颔首示意,然后便抬脚踏进了这久违的魏国皇宫。

在他决定跟着易国如回吴国为质的时候,魏文帝很是痛心地跟他谈过,说就算他走了,魏国也等他回来,他永远是他最值得骄傲的儿子,是唯一能住进东宫的皇子。就算他再喜欢这皇位,早晚有一天,也会把这位置放在他手上。

殷戈止是感动过的,毕竟魏文帝当真很痴迷皇权,这么多年不立太子,也是不想有人名正言顺地分薄他手里的权力。能给他说这样的话,是当真疼他入骨。

但是现在,看着这陌生又熟悉的宫殿,望着前头走着的穿着四爪龙袍的人,殷戈止突然想通了。

魏文帝不是不敢立太子,是不敢立他为太子。给他东宫,让他打仗,但从未将朝中大权分过他一丝一毫。与其说他像皇子,不如说,他更像个将军,那种只能为皇室所用,不能在皇帝有意放权之前风头太盛的将军。

一瞬间他突然能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宁可跟着关风月颠沛流离,也不愿留在魏国继续效忠皇室。亲儿子尚且如此提防,父皇当真给过别人信任吗?

“皇儿!”颤抖的声音在朝堂上响起,殷戈止抬头,发现自己已经登上了高高的殿前台阶,抬眼就能看见那坐在皇位上的人。

魏文帝满脸慈祥,激动得起身走下皇位,在他面前张着双手道:“你终于回来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26章 魏国澧都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在回忆里等你作者:辛夷坞 2三千鸦杀作者:十四郎 3温暖的弦作者:安宁 4匆匆那年作者:九夜茴 5佛跳墙作者:念一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