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22章 簪子

第22章 簪子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主子这说的是什么话。”灵殊鼓嘴:“奴婢是被您救的,也是您一手带了三年,等您不愿意干这行的时候,那奴婢肯定是要养您的!”

小小的丫头,满脸的赤诚,挺直的腰杆瞧着竟也有些风骨。

风月笑了,拍拍她的肩膀就继续往前走:“那以后,我可就靠你啦!”

灵殊跟在后头小步跑着,捏着小拳头暗暗发誓,她一定会好好赚银子的!

……

将军府闯入了贼人。

易掌珠一大早就进宫求见太子,像是被吓得不轻,让太子屏退了左右,严肃地道:“竟然有贼人能闯进将军府!殿下,此事必定要严查!”

叶御卿坐在主位上,淡淡地笑道:“将军府一向滴水不漏,进去的贼人鲜有能生还者,珠儿认为问题出在了哪里?”

易掌珠肯定是不会认为问题在自己身上,就算她引了叶御卿和风月姑娘进府,可一个是当朝太子,一个是低贱的妓子,两个人都不可能对将军府有什么想法,那就只能是内鬼。

“父帅不在,府里的人珠儿大概是压不住。”咬咬唇,她看着叶御卿道:“当真有人背叛将军府,那珠儿也只能向父帅请罪。”

“哦?”叶御卿挑眉:“你半点都不怀疑是那青楼女子,或者是本宫的疏忽吗?”

“掌珠怎么会怀疑殿下。”娇嗔地看他一眼,又想了想风月,易掌珠摇头:“至于那位姑娘,瞧着傻里傻气的,没见过世面,也没什么背景,没有道理做这样的事情。”

傻里傻气?

叶御卿低笑,展开扇子掩了自己的眉眼,眼神幽深。

那个叫风月的姑娘,若是真傻,在殷戈止身边绝对活不下来。既然现在人活得好好的,还能坐在窗台上姿态潇洒地喝酒,那就是说,她半点也不傻。

说来也巧,昨儿本是去了一趟侍郎府,从梦回楼后头的巷子里抄近路回宫,一不小心抬头,还就看见了那般香艳的场景。

说香艳也有点不合适,但他是没见过女人那样喝酒的,不拿酒杯也就罢了,还光着脚敞着袍子,手里拎着酒坛子,难得地不显得浪荡,反而显得潇洒。

回来之后他想了很久,实在没想通自个儿怎么会从一个女子身上看出点狂放不羁的潇洒味道来,不过昨夜入眠,那场景倒是又入了梦。他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靠了过去,将那女子一把搂入怀里。

想要她。

不知道是因为殷戈止,还是因为风月本身就很有趣,他对得到这女人的执念,似乎是越来越深了。

至于将军府……

回过神,叶御卿又笑得温和无害:“本宫会让许廷尉派人去详查的,你放心好了。”

不过既然交到他手里了,这案子就注定不会有结果。

易掌珠毫无察觉,反而高兴地行礼:“多谢殿下!”

“本宫送你出宫吧。”体贴地引她出门,叶御卿语带责备:“女儿家别总一个人四处乱跑,有什么事都可以同本宫说。”

害羞地红了脸,易掌珠颔首,乖巧地跟着他离开皇宫。

“你身边的孙力呢?”坐在马车上,叶御卿突然问了一句。

没想到他这么在意自己,连身边的人都观察入微,易掌珠叹了口气,委委屈屈地道:“被殷哥哥打断了手,送回老家去养着了。”

殷戈止?叶御卿神色微动,转而一想就能知道原因,不由地轻轻吸了一口气。

还真是……难得地对一个女子这般在意啊,这才几日,竟然都会替人出头了?往常他送他的美人儿也不少,结果一个都没能被他留在府上,他倒是好,在青楼里捡着个宝贝,竟然这么护着?

轻笑着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外头,叶御卿道:“珠儿,本宫突然有些事情,你先回府吧,晚些时候本宫再让人给你送些小玩意儿。”

易掌珠一愣,颇为不解:“您要去做什么?”

太子的行踪,那是人能随便问的?不过叶御卿倒也没怪罪,只笑了笑不回答,便下了车,带着侍卫骑马,往另一个方向而去。

安世冲和徐怀祖准时地来梦回楼用膳了——虽然很怂地走的后门进来,但看起来对殷戈止的吩咐真是严格遵从,一看见风月,甚至还微微颔首算打招呼。

连忙朝两位公子哥还礼,风月笑道:“午膳已经备好,二位慢用。”

好奇地看了一眼空空的房间,安世冲问了一句:“师父呢?”

风月还没回答,旁边的徐怀祖就笑嘻嘻地打了安世冲的头一下:“你真是走路不长眼睛,方才上楼的时候没瞧见吗?师父在二楼的厢房里,好像在看人跳舞。”

不爽地捂着脑袋看了徐怀祖一眼,安世冲没吭声了,安静而优雅地用膳。

这世家子弟就是有风度,看起来分明很想知道为什么殷戈止不在她房里,但愣是没问。风月微笑,伸手替他们布菜,手上包着的布还没拆,看得两个人眼里更是好奇。

安世冲看起来比较守规矩,但徐怀祖就活泼些,没忍住终于还是问:“姑娘这手,听闻是骨头裂了,还能用?”

眨眨眼,风月道:“奴家原先在乡下做农活儿,受的伤可多了,自然也就忍得疼些。”

徐怀祖看她的眼神顿时带了点尊敬:“说来惭愧,换做在下,在下都不一定能像姑娘这样坚韧,怪不得师父要咱们在这儿用膳,一定是想让咱们从姑娘身上领悟些道理。女子尚且坚如磐石,吾辈男儿,岂能怕流血流汗?”

安世冲一顿,放下筷子,也带了敬意地看了风月一眼,看起来对徐怀祖的话颇为赞同。

风月:“……”

现在的孩子都这么老实吗?殷戈止明显只是想让她做饭而已,还能让他们领悟道理了?

说起来,两个徒儿这么一身正气,当师父的却天天泡在窑子里,像话吗?

“风月!”金妈妈的大嗓门突然在门口响起,吓得桌上两位少爷差点噎死。

赔笑两声,风月转身去开门,就见金妈妈挤眉弄眼地塞了个簪子在她手里:“刚那位

温柔俊俏的公子给你送来的,说你戴着定然好看!瞧瞧,上等的和田玉簪,这种簪子,可只有官家才有的!”

微微一顿,风月接了簪子捏起来看。

是易掌珠给太子的那支,今日竟然来送给她了?

将军府被盗,看来太子殿下已经知道了消息,但他定然不会知道这事与自己有关,那送簪子是个什么意思?

想了一会儿,本着不要白不要的原则,风月伸手就将头上两支新的金簪取了,换上这一支玉簪,素雅高贵。

殷戈止看完歌舞回来,就瞧着两个徒儿用完了膳,正往风月的头上瞧。

“这簪子好看,做工也考究。”安世冲道。

徐怀祖颔首:“一看就很贵重。”

顺着他们的目光朝她头上看了看,殷戈止开口:“玉簪配闺秀,才显端庄娴雅。在你头上,不伦不类。”

一听见他的声音,两个小少爷瞬间起身站得笔直,齐齐行礼:“师父!”

风月嘴角抽了抽,装作没听见他这评价,跟着行礼。

跨进门来,殷戈止脸色不太好看,扫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后头妆台上放着的金簪,刻薄地道:“你戴那个就够了,官家特贡的簪子,不适合你。”

这人舌头一定浸了毒吧?风月气得直翻白眼,没见过说话这么狠的,简直是不给人活路。

幸好她不爱美,没自尊,这要是换个别人来,不得被他给说得跳河自尽?

“奴家喜欢这簪子。”缓了两口气,风月笑道:“哪怕是不合适,奴家也想戴着。”

“主子。”观止凑上来,小声嘀咕了一句:“这是太子方才亲自来送的,不过人没上楼,在楼下送了就走了。”

脸色不变,殷戈止垂眸看着她,声音平静:“你是喜欢这簪子,还是送簪子的人?”

被他盯得有点毛骨悚然,风月反应比什么都快,捂着脑袋就躲:“奴家都喜欢!恩客送的礼,哪有不喜欢的?这位公子,奴家包给您几日没错,但奴家的东西,您也不能拿啊!”

谁稀罕她个破玉簪?殷戈止有点恼,看她满脸防备的样子,心里莫名地生出一股烦躁来。

“观止,把那两支金簪收了。世冲、怀祖,跟我去练兵场。”

拂袖就走,殷戈止面儿上什么也看不出来,两个徒儿都没察觉自家师父生气了,只有观止擦了擦额头的汗,上前去收风月妆台上的簪子。

“干啥?”风月瞪他:“这簪子是金妈妈给我的。”

哈?观止一愣,不明所以地道:“这是昨儿我家主子给您买回来的,灵殊没说吗?”

心里一跳,风月转头看向角落里的灵殊。

灵殊鼓嘴,心虚地抬头看房梁。

竟然是殷戈止送的?风月有点怔愣,看着观止手里的簪子,伸手就去抢了来。

“哎……”

“送人东西,没有收回去的道理。”捏紧金簪,风月很不要脸地道:“既然是给我的,那就是我的,你不能拿走!”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22章 簪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2温暖的弦作者:安宁 3独身女人作者:亦舒 4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5失乐园作者:[日]渡边淳一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