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40章 以彼之道 还施彼身

第140章 以彼之道 还施彼身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睫毛颤了颤,风月想收手,手腕却被人抓住了,忍不住扭头就喊:“秋夫人,救命啊!”

还在门口看着殷戈止离去的方向发呆的秋夫人回神,连忙过来将封明的手掰开:“少主现在身子本来就不好,你使那么大力做什么!”

慌忙松开手,封明皱眉,瞧着风月也没有要说的意思,想了想,道:“秋夫人随我去问候一下尹将军吧。”

“嗯?”秋夫人一愣,想起尹衍忠曾经是封明的师父,觉得也是情理之中,于是点头,让风月继续写东西,便带着他出去了。

结果一出门,封明就问她:“她那铁打的身子,怎么变成这样了?”

秋夫人一愣,抿唇垂眸:“具体发生过什么,咱们这些人也是不知道的,只知道少主从牢里出来就被人断了手筋,问她她也没说过此事。”

被断了手筋?!倒吸一口凉气,别的都不听了,封明直接扭身就冲回了风月面前,眼里满是震惊,想伸手又怕伤着她,就站在她旁边问:“你的手?”

揉了揉太阳穴,风月叹息:“我没什么大事儿,您千万别表现出一副心疼我的样子,都过去这么久了,您这样会让我觉得很难受,没法儿自处,明白吗?”

练了十几年的功夫,说没就没了,她何尝不心疼,不怨恨啊?但这伤口她已经好生用土掩埋,就不必用那种眼神去把土刨开,让她再想起来吧?学学殷戈止啊,冷漠也有冷漠的好处,半点不跟她提这些事,多省心啊。

硬生生将一口气咽下去,哽得喉咙一路疼到心口,封明闭嘴,抹了把脸,咬牙道:“好,我不提,你告诉我谁干的,我杀了他!”

谁干的?风月失笑,侧眼过来睨着他,眼波潋滟:“那可不止一个人,也不是你想杀就能杀得了的,除非你搭上整个镇国侯府,给你陪葬!”

微微一凛,封明冷静了下来,可看着她这样子,他实在难受,想了想,径直拿了她面前的笔墨,抽了一卷白纸,开始写折子。

既然不能杀了害她的人,那就帮她做她想做的事情吧!

于是,皇帝收到的第一份落井下石的奏折,就是来自封明的。奏折言辞激愤,指出赵旭在民间搜刮民女,还打的是要献给皇帝的旗号,实则无一人送进皇宫,行为实在恶劣,影响圣誉。

有这样一个开头,朝中其余人的奏折也纷纷上来了,挖出赵旭不少恶事,欺上瞒下,还结交党羽,妄图掌控兵权。

这些人会写折子啊,专挑皇帝的痛处戳,让他看了想原谅赵旭都不行。

三司审理,赵旭有官职在身,本是不会受严刑拷打的,但是很不巧,孝亲王最近心情不好,往太尉衙门走了一趟,看望了一下赵旭,接着太尉衙门的人审理起人来就丝毫不手软了,有什么刑具用什么刑具,甚至还从大理寺调用新出的特殊刑具。

赵旭遍体鳞伤,心里愤懑难平:“微臣是冤枉的!陛下!微臣没有弑君之意,没有!”

“没有吗?”主审廉恒严肃

地道:“可你府上的家奴都已经招供,说是受你指使,有意毒害陛下。”

“荒谬!”赵旭嘶吼:“我深得陛下宠幸,做什么要毒害陛下,引杀身之祸,你不觉得说不通吗!”

“本来的确说不通。”廉恒伸手,拿了一份誊抄的奏折出来,扔在他面前:“但三司严查得知,你祖上是前朝重臣。”

赵旭一愣,接着摇头:“我祖上是祖上,我是我!”

“这话,陛下不信。”廉恒摇头:“有宋慧帝和雷益的先例在前,大人既不能给出自己被冤枉的证据,又没有抓到凶手,再有百官上书,列举大人之过,大人谋害陛下之罪,想必很快就会定案。”

“不……不……”赵旭眼泪直流:“他们冤枉我,我没有要弑君,我没有!”

“大胆!陛下亲身所经,百官齐齐所证,你也敢喊冤枉?!”

猛地摇头,身上锁链“哗啦”直响,赵旭怒骂:“文武百官算什么证人!他们分明是见风就倒,一帮没骨头的东西!当年关将军不也是证据都没全,他们就急忙要定案吗!他们说的话,哪里信得啊!”

廉恒一震,一巴掌拍在桌上站了起来:“你瞎说什么!关氏叛国,不是证据确凿吗!”

“廉将军,亏你还曾是关苍海最信任的副将。”赵旭失笑:“咱们陛下什么德性你不知道?百官又是什么风气你也不知道吗?墙倒众人推,就像今日的我一样,当初的关将军,也是被这样冤死的啊!”

廉恒大惊,脸色瞬变,差点没站稳。

他是最铁面无私的,所以关苍海被指叛国之时,即便是他最崇敬的人,他也没求过情。当时朝野上下一片讨伐之声,言之凿凿,他也就理所应当地觉得关苍海当真叛国了,甚至为此恨过他。

然而,竟然是被冤枉的?

“陛下想要他死,文武百官也就顺着话说要他死,我是头一个上奏要关家灭门之人,可关家到底叛国没有,连我也不得而知。”赵旭抖着嗓子道:“我没想到啊,没想到有一天这样的命运会落在我自己身上!廉将军,我是被冤枉的啊!”

轻轻往后退了几步,廉恒转头就想出去。

然而,透着微光的门口,孝亲王负手而立,挡住了他的去路。

“既然已经冤死了一个忠臣,那何妨再冤死一个奸臣?”阴冷的声音在这天牢里响起,听得人背脊发凉。廉恒皱眉抬头,看着他道:

“王爷,国有国法!”

“这话,本王也曾同人说过。”慢慢踏进牢房,殷戈止嗤笑一声,盯着廉恒道:“可惜在陛下眼里,国无国法,全凭一己喜好做事。那,冤死人又如何,不冤死又如何?”

廉恒一愣,很是不能认可,却见殷戈止伸手拿起他桌上的罪状,一张张看过之后,抽走一张,剩下的都放在了他手里。

“难得朝中还有讲律法的人,那就讲律法吧廉将军。这些罪状,都是确凿无误的,您不用担心会冤枉他,而这一份。”扬了扬手里的弑君

罪状,殷戈止淡淡地道:“就由本王去交给陛下吧。”

廉恒皱眉,捏着那些状纸看了看,颇为恼怒地转头盯着赵旭:“你也配和关家一案相提并论?!”

赵旭傻眼了,他没想到孝亲王会来这种地方,还会再对他落井下石。

“王爷!”他咬牙:“老臣与王爷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能让王爷如此痛恨?!”

说着,想了想,转着眼珠子道:“难不成是因为关家一案?王爷与关家之人有私交,要替他们报仇吗!”

斜眼看了看他,殷戈止慢慢蹲下来,平视着他满脸的血,淡淡地道:“你想多了。”

“本王只是闲得没事做罢了。”

被他这一句话气得吐了口血,赵旭怒骂:“竖子!”

“嗯,本王听见了。”站起身,殷戈止转头示意廉恒写罪状:“他辱骂皇室。”

廉恒:“……”

于是这天傍晚,还在调理身子的魏文帝就收到了厚厚一叠关于赵旭的罪状。

长叹一口气,魏文帝侧头问侍药的南平公主:“你也觉得赵旭该死吗?”

南平重重地点头,苦口婆心地道:“父皇,您的英名怎么能被这么个坏人给拖累了?就算与您一样喜欢书法字画,可他也不一定就是个好官呀,瞧瞧做的这些事,皇儿瞧着都觉得心惊。为了平息民愤,父皇还是下旨斩了他最好!”

有了这么个台阶下,魏文帝心里就舒坦了,沉痛地下旨昭告天下,然后判赵旭斩立决。

“皇上!皇上!”被押在囚车行在街上的赵旭一路高呼:“我是冤枉的!皇室不正,百官不清!皇室不正,百官不清那!”

廉恒带着护卫押送,走在最前头,突然想起了当年他押送关家二少爷赶赴刑场的场景。

关清穆秉承了其父的风骨,一路上一句话也没有说,背脊挺得很直,哪怕穿着囚衣,也像穿着盔甲。

四周是百姓的谩骂,他充耳不闻,双眼盯着前头,眼里却是什么东西都没有。

廉恒当时的心情很沉重,也很想问问他关苍海到底为什么叛国,终究是没能问成。然而现在,他明白了,真正受了巨大冤屈的人,可能连喊冤的力气都没有,心如死灰,满眼都是对皇室的失望而已。

捏着缰绳的手紧了紧,他突然很想去给关将军磕头,关将军的坟,只有他知道在哪里。

正想着呢,冷不防就看见关清越的眼睛,在人群里一闪而逝。

廉恒惊得勒马,再定睛一看,却像是他眼花,四周都是普通的百姓,哪儿来的关清越?

想起自己曾经收到却并未理会的那封信,廉恒皱眉,心事重重地继续往前走。

风月乔装打扮,站在了刑场外头。

这刑场在她梦里无数次地出现过,刑台上头流淌的都是关家人的血,老的少的,血都融成一处。

如今,刑台上哭声震天,她却听得心里格外舒坦。

终于轮到这些老贼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40章 以彼之道 还施彼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2华胥引(唐七公子) 3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4香寒作者:匪我思存 5到爱情为止作者:申尔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