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7章 遇刺啦!

第17章 遇刺啦!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一片黑影从头顶上过去,激得她浑身紧绷,下意识地就想去追。

然而,就算意识还在,但这身子,追上人家可能还会反被灭口。深吸一口气,风月看了看四周,楼下人多,三楼的房门都紧闭,没什么人在外头。

那只有殷戈止的身边最安全!

提着裙子“咚咚咚”地跑回自己房间,风月一脚踹开房门就喊:“公子!有刺客!”

屋子里的殷戈止手里扼着黑衣人的喉咙,像捏破布一般,眼神阴鸷:“我看见了。”

风月:“……”

动作好快啊,她跑过来也就几步路的时间,这黑衣人竟然就动手了。更可怕的是,看起来他才刚刚动手,然后就被殷戈止给掐死了。

简单粗暴,不用武器,伸手就掐死!

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颈,她突然觉得殷戈止还是很温柔的,掐她没用什么力气,真用力,她怎么也得被掐个姹紫嫣红七窍流血。

咽了口唾沫,风月一脸害怕地看着他:“公子……您……这……”

杀人了耶!

冷哼一声将尸体扔在一边,殷戈止看了她一眼:“你怕?”

不怕,但装也要装得怕啊!风月抖着身子,跟中风了似的颤颤巍巍,一双眼里满是惶恐:“奴家这房间还要用来睡觉的……”

像是听见了什么动静,殷戈止侧头顿了顿,眉头微皱,暗骂了一声,然后便道:“你是想留下来死在这里,还是跟我出去看看月亮?”

这种事情需要问吗?风月扑过去就往他怀里一跳,一双眼眨巴得娇媚万分:“公子救我!”

斜她一眼,殷戈止伸手捏了她的腰,转身就踢开了窗户,纵身一跃,从梦回楼的三楼直接跳到了对面房屋的屋顶。

属猫的吧?抱紧了他,风月是真紧张了,生怕这人一个用力过猛,直接把人家房顶踩踏,然后就得摔个七荤八素的。

然而她多虑了,哪怕是抱着她这么个人,殷戈止也是身轻如燕,从一个房顶踩到另一个房顶,潇洒地穿梭于亥时安静的不阴城,最后停在了不阴城最高的望乡楼上。

“您是当真出来看月亮的吗?”哆哆嗦嗦地看了一眼他们的位置,风月差点嚎出声:“这么高!”

“下去。”殷戈止面无表情地道。

倒吸一口凉气,风月“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公子,咱们近日无怨啊,您好端端地把奴家抱出来让奴家从望乡楼上下去?若是奴家伺候得不周到,您可以跟金妈妈说,奴家改啊!不必用这样的方式……”

“吵死了!”嫌弃地捂了她的嘴,殷戈止黑着脸道:“我是让你从我身上下去!”

夜风徐徐,楼顶上的玄衣男子站得笔直,身上缠着个红衣女子,手脚并用,跟章鱼似的吸附在人家身上。

呆呆地看着他没回过神,风月喷了个鼻涕泡,泡泡“啵”地一声破了,微微溅上他的衣襟。

殷戈止差点就反手将她劈

下去了!

“息怒息怒!”连忙松开人家蹲在屋脊上,风月掏出手绢擦擦眼泪擤了擤鼻涕。

旁边的人厌恶万分地看着她,很是不能理解:“别的女人哭都只有眼泪,你为什么还流鼻涕?”

扔了手绢翻了个白眼,风月道:“是个人哭都会有鼻涕,有的姑娘想凄美点,就把鼻涕擦了而已。可当真伤心了害怕了,谁还顾哭得美不美啊?”

殷戈止皱眉,脸上满是不能理解。不过来不及能他想通,四面八方破空之声同时袭来,风月吓得立马趴在了瓦片上。

对于她这种不碍事的行为,殷戈止还是很满意的,侧身躲开暗器,顺手就拔了她头上的金簪,格开直冲面门而来的长剑。

“叮”地一声响,仿若兵器交接,小小的金簪将对面的黑衣人震得虎口微麻。黑衣人瞳孔里露出点恐惧来,退后几步站在飞檐上,犹豫不决。

风月瞧着,忍不住嘀咕:“当杀手的这点自信都没有,还杀什么人啊?”

闻言,黑衣人狠狠瞪了她一眼,举剑就朝殷戈止冲过去!后者身手矫捷,不慌不忙地躲着他的攻击,一双眼直直地盯着黑衣人的眼睛。

被这气势所慑,黑衣人目光慌乱,很快就露了破绽,下盘一弱,被殷戈止一个扫堂腿,直接便从望乡楼上滚了下去。

瓦片同人骨肉砸下去的声音一起在底下炸响,殷戈止拂了衣袍,颇为张狂地道:“要么就一起上,要么你们就歇着,这样一个个地来,不如不来!”

瞧瞧,武功高就是牛逼,敢一个人单挑人家一群!要是她是刺客,听着这话,那就不上了,回家洗洗睡。可暗处的那些人好像很有骨气,被这么一激,“刷刷刷”地就来了十个人,无声地站在屋檐四周。

“好嚣张的口气。”为首的刺客终于开口,像是被气坏了,捏着刀直抖:“兄弟们给我上,把这两个人剁成肉酱!”

嗯,肉酱。

嗯?等等?把两个人剁成肉酱?风月瞪大眼,看了看殷戈止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忍不住咆哮出声:“关我什么事啊!放狠话的是他,你们剁他不就好了!凭啥连我也剁!”

“你给我闭嘴!”低喝一声,殷戈止伸手又拔了她两根簪子,当暗器一样冲着人家脑门就扔。

混战顿起,风月压根躲无可躲,只能在殷戈止脚下求得片刻安宁。

眼眸微微染红,殷戈止明显是兴奋了起来,一个人在人群之中游刃有余,跟玩似的与他们过招,先将人家的刀剑都夺了扔下楼,然后就一副“略略略来打我啊”的样子在刺客群中晃荡。

风月抱着脑袋偷看战况,心想她要是刺客,肯定也被这贱人气死了,打不过也就罢了,还得被他当猴耍!

刺客的确是气死了,站在后头屋檐上的一个黑衣人愤怒地抬起了袖子,对准了殷戈止的背心。

瞳孔微缩,风月下意识地就起身,扑上殷戈止的背,大喊了一声:“小心!”

声音震耳欲聋,直接把望乡楼里头的人都喊醒了。殷戈止被吼得脑子里一阵嗡鸣,侧身就躲过了背后的袖箭,皱眉回头看了看身后。

红纱裹着香气,在暗夜里显得格外惑人,她那僵硬的胳膊勒在他脖子上,老实说,很不舒服,他有点呼吸不上来。但是背是战斗中最脆弱的地方,被她这么一抱,莫名的,倒是有点踏实。

“你这是想保护我?”

语气里嘲讽之意甚浓,风月听得撇了撇嘴:“没啊,奴家躲箭呢,自己躲不过来,还是趴在您背上比较安全。”

瞎操的什么心呐!以殷戈止这样警戒的性子,别说背后的袖箭了,背后的牛毛针他也躲得开。

脸上有点羞耻的红晕,风月把头埋在他背后,老老实实地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包袱。

前头的刺客正浑身紧绷地盯着殷戈止,冷不防好像看见他笑了笑,吓得年纪小点的刺客差点从屋檐上掉下去。

“头儿。”胆子大的刺客看见殷戈止这表情,也不太淡定了:“要不咱们先撤吧?这看起来不太妙啊……”

“怕什么!”为首的刺客强自镇定,再一扫殷戈止月光下那张恍若阎王的脸,终于是站不住了,哆哆嗦嗦地道:“不怕也得留着兄弟们的命在……先撤!”

“刷刷刷”地几声,跟他们来的时候一样,离场的声音也十分整齐。

四周安静了下来,风月睁开一只眼瞧了瞧,看着安全了,才伸长了脖子出来,松了口气:“好可怕啊!”

殷戈止抖了抖背,像是想把她抖下来,奈何背后的人跟座泰山似的,竟然纹丝不动。

“喂。”他皱眉:“你勒着我了。”

“哦。”松开他站下来,风月心疼地看了看自己的簪子,掰开这位大爷的手拿回来,抹了抹重新插回头上:“公子竟然惹着刺客了?”

背后一松,夜风一吹倒是凉得很,殷戈止眯眼道:“并非我惹事,而是他们闲得无聊非得取我性命。”

就吴国对魏国之时,吴国朝廷之中一直有两种声音,一种是安于现状,一种是再次攻打魏国,将魏国完全划为吴国地界。

朝廷之上自然是前一种声音占上风,但别有用心之人,自然会想方设法刺杀他,以便挑起两国间的战事,达到扩张吴国版图的目的。

“您这样也太危险了。”风月皱眉:“没人护着您吗?先前您身边的那个小哥呢?”

护着他?殷戈止垂眸:“我不需要人护着。”

久疏沙场,能来人让他闻闻鲜血的味道,也是不错的。这些人就算死了,也不会被归为命案,真是分外的方便。

深深地看他一眼,风月坐在屋檐上就开始耍赖:“别的奴家不管,但是公子,您扔了奴家两支簪子,还在奴家房间里杀人,又让奴家看了这么吓人的场面,您得补偿奴家!奴家的小心肝都要吓得跳出喉咙了嘤嘤嘤。”

这女人……

转头看她,殷戈止眼神复杂。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7章 遇刺啦!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云中歌 大汉情缘(桐华) 2当时明月在作者:匪我思存 3庶女攻略(锦心似玉)作者:吱吱 4庶女明兰传作者:关心则乱 5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