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15章 问心有愧

第115章 问心有愧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理解啊,有啥不理解的?风月微笑,大方地行礼:“能让他尝尝苦头,奴婢已经觉得是万幸,不敢强求其他。”

到底是吴国第一大将军,还真指望吴国太子能把他头给砍下来?不可能的,风月知道,殷戈止也知道,所以易国如到底要怎么死,是个很费脑子的事情。

叶御卿给她提前说这话,也就是防着她撺掇殷戈止把易国如逼上绝路,其实不用她撺掇,殷戈止应该也不会让易国如活。

交战多次,殷戈止最清楚易国如每次都是靠什么取胜的,那样心术不正不光明不磊落的将军,打了胜仗也不会得到对手的尊重。

殷戈止尊重他,并且还跟易掌珠亲近,那必定是有所图,图的还不少。

从一开始就想通这件事,所以风月知道,太子的船,她也只能搭一段路,但殷戈止的船,可以搭到最后。

心里百转千回,面上神色未动,风月在叶御卿的眼里,就是一副心满意足的小女儿姿态,看得他很是放心:“先进去找地方坐着吧。”

“是。”

余荷香将杨风鹏安抚得很好,上公堂之时,杨风鹏也就半点没遮掩,将易国如狠狠告了一状,言明军中物资都是从他手上过的,与麾下掌管军饷的人分赃,来往账本,皆有明细。

口供传进宫去,宫中顿时炸开了锅,皇帝大怒,急召易国如进宫,以他德行有失为由,命他立马上交兵权。

兵权这种保命的东西,易国如会在这个关头交吗?不会,易贵妃马上跪在御书房外头声泪俱下,言明易国如多年来的功勋,为易国如求情。

“皇帝会心软的。”殷戈止脸色苍白地闭着眼,薄唇微启:“幸好我早有准备。”

风月看得摇头,一边给他换帕子敷额,一边道:“您卧病在床都不忘吴国国家大事,实在太令人感动了。”

“总不能功亏一篑。”轻咳两声,殷戈止缓缓睁眼,长长睫毛颤动着,好半天眼里才有了焦距,声音沙哑地道:“你可读懂过易将军与人来往的那些信件?”

信件?风月想了想:“那些情诗的话,没看懂,写的都是些日常饮食。”

“嗯。”轻轻颔首,殷戈止道:“那是皇帝的日常饮食。”

手一顿,风月震惊了:“皇帝的?”

她还以为是易国如和易贵妃之间的情诗呢!

“你仔细看看就知道了。”殷戈止道:“吴国皇帝从今年开春就抱恙,想来与他们有些关系。”

皇帝的饮食是很仔细小心的,后妃宫里备的点心都要经过试吃,只有特别熟悉皇帝的人,经过长时间的经验,可以预料皇帝要吃什么,从而下手。

“您的意思是说,易贵妃与易将军,对圣上图谋不轨?”风月皱眉:“为什么啊?易贵妃膝下只有抱养的皇子,当今又有大势所趋的太子在位,就算能侥幸害了皇帝,可继位的也还有叶御卿。”

“所以我让人提醒太子小心易贵妃。”殷戈止淡淡地道:“防的就是这两人联手谋害,以图吴国江山。”

易国如是个有野心的人,从他打仗就看得出来,为了胜利无所不用其极,蔑视吴国的圣旨也不是一回两回,皇帝信任并忌惮他,太子则是直接与他对立,这样的情况之下,易国如想自己坐皇位,倒也能让人想明白。

不过风月还是很震惊,就算她没什么忠君爱国的想法,可这弑君夺位的疯狂念头,也够让她意外了。忍不住就喃喃道:“还能这样啊,那我看魏国皇位上的老头子不顺眼,是不是也可以不忍着,想个办法弄死他就好了?”

屋子里气息一寒,风月皮子一紧,连忙转头朝床榻拜了三拜:“您就当没听见啊!奴婢瞎说的!”

眼神冷冽,殷戈止睨着她道:“你最好不要有这种想法。”

“没有没有,奴婢说着玩的,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关苍海也会从地下爬出来掐我脖子的!”

疲惫地闭上眼,殷戈止道:“若是有朝一日,我要回魏国,你可愿随我一起回去?”

微微一愣,风月好奇地看着他:“您愿意带着奴婢?”

“你只说愿还是不愿!”

“愿啊!”连忙点头,风月道:“有您护着,那回去谁还敢欺负我啊?”

不过想想,又有些泄气:“等您能回去的时候,奴婢怕是都老了。”

“不会。”

“嗯?”风月眨眼:“您说什么?”

声音太虚弱,含含糊糊地让人听不清楚。风月凑到他嘴边想再听,却被他一爪子按下来,瞬间趴在了他胸口上。

均匀绵长的呼吸,带着些高热未退的喘息,从他的胸腔里传了出来。

身子僵硬,风月茫然地眨眼,抬头看他。

这是个什么情况啊?先前不是还嚷嚷着说她脏啊之类的,抵触得要命吗?现在怎么的,倒是主动跟她亲近了?

烧糊涂了?

伸手去摸他额头,手没伸到一半就看他的手抬起来了。上回被打得疼,风月反应飞快,立马将手收了回去!

身下的人半睁着眼,眼里微微有不悦,伸手过来将她窝着的手扯出来,重重地放在自己脑门上。

“啪”的一声响,惊得风月张大了嘴。

他的眉头松了,重新闭上眼,安静地睡了过去,留风月一个人目瞪口呆,半晌也没看明白。

这是做啥?赎罪?殷皇室赎罪的方式都这么特殊的吗?

不过,感受了一下他额头上滚烫的温度,风月抿唇,还是赶快去给他换凉水。不管怎么说,在易将军倒台之前,这个人的脑子是能保命的,一定不能烧坏喽!

皇宫里。

叶御卿脸色不太好看地往御书房走,根据线报,刚刚易贵妃的痛哭似乎让父皇动容了,找了几个老臣,眼下准备让他去将杨风鹏爆出来的贪污之事统统压下去。

心浮气躁,绣龙的宫靴在御书房门口徘徊了几圈,愣是没进去。

忘忧低头跟在他身侧,见状轻声道:“殿下不必太忧心。”

“怎能不忧心啊。”长叹一口气

,叶御卿摇头:“这一进去,先前那么多努力,就都白费了。”

“您忘记殷殿下昨日来信说的话了吗?”忘忧道:“他说,在您遇难抉择之事时,只需等待,自有解法。”

“本宫没忘,所以本宫在等。”捏着手里的扇子,叶御卿皱眉:“可本宫想不明白,能等来什么?眼下这情况,怎么才能缓解?”

忘忧沉默。

叶御卿继续打转,正揪心呢,就听得一声长喝从御书房里传了出来:“传御医!”

心里一紧,他连忙提了衣摆往里头走。

御书房里一片混乱,一众老臣都跪在地上不敢抬头。大太监扶着皇帝,一下下地给他顺着气:“陛下保重,陛下保重。”

“父皇!”叶御卿皱眉上前,就见龙椅旁边一滩黑血,夹杂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看着骇人。

“怎么回事?!”

大太监连忙跪下:“太子息怒,陛下可能是最近饮食多了些,已经在传御医了。”

什么叫饮食多了些?叶御卿脸色很难看,低头就想到了最近宫外传进来的一些东西。

不知道是风月给的还是殷戈止给的,反正也没什么区别,但那一大堆东西的意思就是,易贵妃与易将军感情很深,但家书有异,怕是泄露了帝王的饮食起居,恐有异心,望他多防备。

微微眯眼,叶御卿看着御医进来把脉,站在皇帝身边若有所思。

“太子。”皇帝虚弱地看着他:“易将军的事情……”

“父皇。”严肃了神色,叶御卿道:“儿臣知道您对易贵妃感情深厚,但此事不仅是贪污那般简单,还涉及您的皇权。容御医仔细验病,查明父皇今日吐血的缘由之后,咱们再谈国事。”

老皇帝很不解,他吐血与国事有什么冲突啊?难不成还有人要谋朝篡位?不可能的,他可谨慎了,吃什么东西,几年都不会重样,若不是在宫里十几年的老人,其余的谁也不会知道他的喜好。所以不会给人可乘之机。

然而,御医把完脉,却是跪下道:“微臣该死,陛下误事毒物,伤了脾胃!”

毒物?皇帝震惊,震惊之后就是震怒,当即就找御膳房问罪,将易大将军的事情暂且抛到了脑后。

叶御卿松了口气,殷戈止所言不虚,还当真是等着等着就等到了解决之法。

现在,只要能查实易贵妃有染指皇帝饮食的举动,那基本就能定罪。

这些事情不是风月和殷戈止要操心的,所以使臣府里依旧是一片祥和。灵殊咬着马蹄糕蹲在床边看着殷戈止,好奇地问:“主子,殿下最近是不是跟您学的,睡觉总爱皱着眉?”

看了看他深锁的眉头,风月伸手给他抹开,淡淡地道:“不是跟我学的,人做噩梦就会皱眉,殿下睡得不太好。”

“为什么睡得不太好啊?”

“问心有愧。”

似懂非懂地点头,灵殊笑道:“那您还是同殿下一起睡吧,奴婢瞧着,您二位在一起的时候,殿下总要开心些。”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15章 问心有愧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2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3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4十二年,故人戏作者:墨宝非宝 5古董杂货店1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