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68章 出来坐坐

第68章 出来坐坐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平静地看着她出去,殷戈止沉默了许久,喊了一声:“观止。”

应声而来,观止站在床边看着他:“主子有何吩咐?”

“这个月的消息可到了?”

微微一顿,观止叹了口气:“到了,不是好消息。”

殷戈止在找一个旧人,每个月都会这么问上一遍,三年了,他还在问,观止也依旧还是摇头。

又看了门外一眼,殷戈止叹息:“罢了,准备用早膳吧。”

“是。”

风月的早膳做得很利索,没一会儿就端上来了,脸上也重新挂上盈盈的笑意,仿佛刚醒时那凶狠的目光只是殷戈止的错觉。

“有好消息。”拿起筷子,殷戈止慢条斯理地说了一句。

要是别人这样说话说一半,风月肯定是会提起椅子就砸过去的!有好消息不会直接说啊?停顿干嘛?等人鼓掌啊?

然而,这话是殷大殿下说的,她一笑,伸手就鼓了鼓掌:“哇,什么好消息?”

殷戈止道:“周臻善失踪的事情已经传开了。”

眼眸一亮,风月笑了:“那冷大人也该闭嘴了。”

她昨儿吓唬冷严的时候就知道,就算他半信半疑尚在犹豫,只要听见周臻善失踪的消息,必定就不会再管赵麟之事。毕竟做贼心虚,别的贼都获罪的获罪,失踪的失踪,剩下的一个贼,还敢去营救同伙?

冷严一闭嘴,太子殿下再使点手段,她马上就能安安全全地出去晃悠了,也能回梦回楼了!

“除掉赵麟,护城军统领和都尉都换人,太子可以高兴半个月。”殷戈止道:“你也可以暂时休息一段时间。”

“好嘞!”兴高采烈地应下,风月拿起筷子就道:“正好房间里养着的草也该浇水了,等消息下来,奴家就回去。”

正在夹菜的手一顿,殷戈止侧头看她:“你倒是自觉。”

“做咱们这行的,多多少少得有点眼力劲儿啊。”骄傲地抬了抬下巴,她道:“公子是喜欢清净之人,奴家也不能总是打扰。”

她也知道自己很吵?殷戈止抿唇,点了点头。

院子里花开得灿烂,风月用完膳就跑来跑去的,帮着观止修剪了花枝,还清扫了院子。

殷戈止冷眼旁观,阴阳怪气地道:“扫那么干净做什么?又不是你住。”

被这话酸得打了个寒战,风月提着扫帚就蹦蹦跳跳到他面前,笑着问:“您想奴家留下来?”

“谁想你留?”

“那奴家就不留。”认真地看着他,风月一本正经地道:“您是上,奴家是下,您说什么奴家就听什么,所以公子,想要奴家留下来的时候,就开口直说,不想要奴家在眼前晃悠,也可以开口直说,奴家都能听您的。”

皱眉看着她,殷戈止抱着胳膊靠在柱子边,没吭声。

想了想,风月又道:“还有个忙可能需要殿下相帮。”

“说。”

“护城军里,有个叫张勋的人。以前是攻魏前锋营的百夫长,平昌之战后因罪退回不阴城,做了护城军

的教头。”风月道:“这个人不常出门,整日酗酒,奴家想请他去梦回楼坐坐,但人微言轻,不知殿下可否……”

“他与你有仇?”殷戈止问。

掩着唇呵呵呵地笑了一阵,风月甩了帕子媚眼直抛:“您怎么把奴家想得那般可怕呢?没有仇就不能请出来坐坐了吗?”

眼神幽深地看着她,殷戈止认真地点了点头。

指名道姓地要请人出来坐坐,不是有仇,谁信呢?

“好吧。”放弃伪装了,风月认真地道:“是有点仇,所以打算问候一下,殿下能看在奴家办事还算妥帖的份上,帮个忙么?”

“可以。”轻描淡写地应下,他甚至连什么仇都没问,转身就进屋去了。

风月想了想,觉得这人应该不会敷衍她,于是又安安心心地去接着打扫。

观止在打扫客房,见风月进来,便说了一句:“这院子自从您来了,就干净了不少。”

风月笑道:“我刚来的时候,这儿也挺干净的,还有别人住吧?”

“没有啊。”摇摇头,观止道:“我们住这儿一年了,客院从来没进过人。每次洒扫,这儿我都是只将表面的灰尘擦了,免得万一有客人,看着也太失礼了。”

脑子里有光闪过去,跟上次的一样,只是这次没人打扰,风月一把就抓住了那灵光,轻轻吸了口气。

“姑娘怎么了?”观止问。

“没……没事。”揉了揉头,风月笑道:“大概是有点累了,我先去歇会儿。”

不疑有他,观止转身就继续擦桌子。风月抿唇,扶着脑袋出门,走在庭院里慢慢地想。

上次派人去将军府找东西,越过了重重的机关,翻遍了整个书房,结果是什么也没找到,她一直觉得是有别的暗格没有被发现。但现在想想,也许易国如根本没将重要的东西放在书房。设置那么多机关,也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有问题的是客房。

将军府主院的客房说是从来没人住,所以满是灰尘。可是,使臣府就观止一个下人,都知道打扫的时候顺便把客房的灰尘扫了。将军府奴仆成群,难道就没有人想到要收拾客房吗?就算不给人住,打开门一阵灰尘扑过来,也不符合易国如的性格啊,宅子都修得那么完美,客房里的灰尘不知道扫?

唯一的可能,就是那房间里放了重要的东西,易国如吩咐过不用打扫,所以才会那么脏。

有些激动,风月捏紧了拳头,定了定心神之后,才继续若无其事地扫庭院。

一击不中,将军府已经加强了戒备,更换了机关,想再次得手,得继续等。

深吸一口气,风月抬头看了看天。

不阴城很快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雷雨,大雨之后,天气放晴,夏天就到了。

民间议论护城军都尉贪污之事,已经是沸沸扬扬,太子趁势上禀皇上定罪落案,朝中求情之声渐微。六月初,赵麟被判侯斩,所有家产充公,子孙三代流放出城,不得回都。

听见消息的风月原地转了三个圈圈,吧唧一口亲在殷戈止

的脸上!

嫌弃地擦了擦她的口水,殷戈止道:“你可以回梦回楼了。”

正想谢个恩啥的,这人却又补上一句:“不过好生待着,别想接客。”

“为啥?”风月一愣。

嗤了一声,殷戈止点了点她的脑门:“记性不好?你名义上已经被徐怀祖赎身了,不是吗?”

风月:“……”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当初为了赖在这使臣府,所以才那么说的,谁曾想还就不能挂牌了?

鼓了鼓嘴,她道:“好吧,不做明娼,成个暗盗也不错。”

“暗盗?”看她一眼,殷戈止问:“想偷什么?”

做了个猛虎扑食的动作,风月举着爪子龇牙咧嘴地道:“偷人性命!”

眼里有一丝笑意闪过,殷戈止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去吧,动作麻利点,不要让人察觉了。”

“嗷呜”一声,风月扭头就往外跑。

夏天的姑娘们穿得更少,薄纱下肌肤若隐若现,挥着小手绢儿的姿态也更迷人,饶是白天,整条招摇街都荡漾着一股子快活味儿。

风月带着灵殊爬进狗洞的时候,抬眼就看见了正在后院里快活的断弦。

由于这样的场景不是第一回撞见,风月显得格外镇定,伸手就捂住了后头灵殊的眼睛。

断弦显然不怎么镇定,惊叫一声就拢了衣裳,轻轻推了面前的恩客一把,然后扭曲了脸瞪着她:“你不能走大门了是不是?”

抱歉地笑了笑,风月拉着灵殊就跑!灵殊一边跑还一边问:“大白天的,断弦姑娘在后院做什么啊?”

“小孩子不该问的别问!”弹了弹她的小脑袋,风月溜回自己的房间坐下,心情甚好地给花盆里的野草浇了浇水。

没一会儿,门就被人踹开了,熟悉万分的声音阴阳怪气地响起:“哟,这不是风月姑娘吗?听闻被有钱人家赎了身,怎么又灰溜溜地回来啦?”

勾唇一笑,风月道:“我要是不回来,你挤兑谁去啊?”

瞪眼看了看她,断弦冷哼:“谁稀罕挤兑你?你跟何愁不在,我的生意可好了,棺材本都有了。”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风月道:“何愁马上也回来了,你有了棺材本的话,以后少赚点也没关系。”

什么?!断弦脸绿了:“你回来就够让人糟心的了,她还回来干什么?怎么?这年头被赎出去的妓子,都要被送回来的?”

伸手放了银子在灵殊手里,打发她去买绿豆糕,风月笑眯眯地将断弦拉进屋子,歪着脑袋问她:“还想报仇吗?”

一听这话,断弦愣了愣,有些愕然地看她一眼:“你怎么知道……”

“不用管我怎么知道,叫我一声姑奶奶,我可以帮你把仇人请来喝喝酒,你觉得如何?”抬了抬下巴,风月很是欠揍地问。

正经了神色,断弦抿唇,退后一步,直接朝她跪了下来,膝盖磕在地毯上,沉闷的一声响!

不笑了,风月蹲下来看着她,低声道:“明日黄昏,我陪你去会会他,如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68章 出来坐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云中歌2 2砍价女王(砍价师)作者:睡懒觉的喵 3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4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5帝皇书 上卷作者:星零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