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27章 你教的对错

第127章 你教的对错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深吸一口气,殷戈止垂眸,抬脚走到他面前,没迎上去,只缓缓跪下,行了个正正经经的问安礼:“此别一载有余,敢问父皇龙体可安?”

伸出去的手有点尴尬,但听他这问安,魏文帝还是收回手笑道:“一切安好,此回皇儿去吴国为质,带回吴国有意结盟的国书,实乃魏国的大功臣。”

“是啊。”大学士杭翰义应和:“不过陛下还是先让大皇子行完礼,之后移驾洗尘宴,再行细说吧。”

“好,好。”魏文帝点头,回到龙椅上坐下,看着殷戈止行礼,满脸笑意地道:“摆驾福禄宫,三品以上的爱卿,随朕一起过去。”

“谢主隆恩——”

殷戈止想过很多次自己回来的时候,洗尘宴会有多热闹,然而当真坐在上头,看着四周笑得小心翼翼的人,他突然觉得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回去吃一碗风月煮的面。

新立的魏国太子殷沉玦举着杯子朝他道:“皇兄受委屈了,如今回来,该好好享福才是。”

“是啊。”主位上的魏文帝慈祥地笑道:“朕一听说你要回来,立马就让营造司修葺了亲王府,待会儿宴罢,可以让玦儿带你去看看。”

东宫已经易主,那他自然就要去住亲王府了。殷戈止抬眸,平静地问了一句:“父皇打算封儿臣什么亲王?”

“孝亲王!”魏文帝拍着大腿满脸赞赏:“你这孩子最孝顺,担当得起这封号。”

好一座大山压下来,殷戈止暗嗤:“多谢父皇。”

瞧他脸色不太好,魏文帝有些尴尬。他也知道自己这举动定然是让人寒心的,可是没办法啊,沉璧这样的人,若是居太子之位,那谁还将他这皇帝放在眼里?他不是没试过,让殷沉璧参政七日,短短七日啊,朝中上下竟然对他赞不绝口,禀告什么事情,竟然都要问上一句“太子意下如何”,若他当真是太子,有名正言顺的参政权,那还不翻了天?

殷沉玦就是个让人放心的太子,资质平庸,也没什么野心。立他起来,朝中有储,大臣们放心,他手里的权力也不会被分薄,天下依旧唯他独尊。

这样多好。

至于沉璧,他有大将之才,那就当个亲王,做个将军,保卫魏国疆土,也算物尽其用。

脸上的笑容更柔和了,魏文帝看着殷戈止,十分和蔼地问:“先前皇儿遣散那些个侧妃,也是念着她们好,可如今你回来了,还有几个人尚未改嫁,要不接回来?也免得你亲王府空荡。”

“儿臣还有事情要做,暂时顾不得儿女情长。”面无表情地放下酒杯,殷戈止吐了这么一句。

“哦?”魏文帝问:“你还有什么非做不可的事情?”

“有。”抬眼看着自家父皇,殷戈止一字一句地道:“查清当年关苍海通敌叛国之事,还关家满门一个公道。”

宫廷乐师弹着的古琴突然走了一个音,尖锐的一声响,整个福禄宫都安静了下来。

殷沉玦手里的杯子差点吓掉,魏文帝脸

上的笑意也慢慢收敛,扫一眼下头神情各异的大臣,抿唇低声道:“给你接风是高兴的事儿,为什么要提这种扫兴的旧案?关家通敌罪证确凿,已经定案,也已经满门抄斩了。现在翻案,有什么好处?”

好处?殷戈止捏紧了手:“儿时,是父皇教儿臣的:天理昭昭,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错怪一个好人。怎么现在要翻案,父皇不问对错,却问好处呢?”

微微有些不耐烦,魏文帝心想,老子教你这些是让你用在别人身上的,为什么反过来用在老子身上了?还问对错?老子就是对的,跟老子作对的,那都是错的!

不过这皇儿他实在不好得罪,还是只能压着龙火,尽量温和地道:“就算问对错,皇儿,关苍海通敌难道是对的吗?”

“是啊!”威武将军楚敬元开口道:“当年关家之案,的确是证据确凿才定下的罪。如今都三年过去了,多少人证物证都已经不复存在,要翻案,凭什么?”

下头众臣纷纷点头附和。

殷戈止低笑,笑意不达眼底,浑身气息冷硬,缓缓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四周的人都下意识地往旁边躲了躲。

“当年关将军通敌的证据,是儿臣让人送回澧都,交由父皇审理的。”殷戈止开口,低沉的声音响彻整个宫殿:“当时父皇似乎很信任儿臣,查也没查,关大将军的罪就定下了。现在,儿臣带着从吴国易将军嘴里亲口听到的话,也送到父皇手里,希望父皇信任儿臣依旧。”

“易国如说,他从未与关将军有过私下往来,而是买通了当年儿臣身边的副将贺兰长德,提前得知行军部署,算出儿臣与关将军密谋的计划,从而设伏败儿臣于山鬼谷。事后,利用儿臣怒极的心境,使了反间计,让人模仿关将军的笔迹,造了所谓通敌卖国的书信。”

四周哗然,魏文帝脸色分外难看,殷戈止长身玉立,不紧不慢地接着道:“未能识破这等伎俩,是儿臣愚钝。可未能彻查就定下关家的罪,又是谁的不对?!”

“你放肆!”这话直指他,魏文帝没忍住,拍桌站了起来道:“沉璧,你这话是犯上!”

“父皇若是问心无愧,怎会觉得儿臣犯上?”

殷戈止勾唇,眼里满是冷冽的水汽,冻得魏文帝微微打颤。

“父皇!”眼看着要起冲突,殷沉玦连忙起身道:“今日是喜庆的日子,何必因为这点事情争执呢?皇兄你也是,光凭易大将军的话就信了吗?他可是串通关苍海的人,自然要为关苍海开脱了,也只有你这么傻会信,还回来气父皇。”

“我能传达此言,就有法子保证是真话。”殷戈止淡淡地道:“只是,父皇看起来很不想相信。”

只要是他不愿意相信的,就算是铁打的事实摆在面前,恐怕也不会信。

“关家叛国之名已定!”魏文帝沉怒道:“来人啊,传旨!今日起,朝中上下,但凡有提及此事者,斩!”

一个斩字,震得殷戈止心口凉透。

这旨意别人都不用接,就是对着他下的。魏文帝恼羞成怒了,意思就是你要查你就去死,谁也不准再提这事来膈应朕,朕掌握生杀,朕最大!

群臣跪地,殷戈止眼里涌过惊涛骇浪,最后终于还是一片死寂。

扫了扫衣摆,他抬脚就往外走。

“放肆!”魏文帝喊:“洗尘宴没结束,你去哪里!”

“斩首台。”清冷的声音随着风飘进来,却像化成了巨大的铁锤,狠狠地砸在魏文帝的头上。

气得直拍桌子,魏文帝怒喝:“不孝子,你给朕回来!”

雪白的衣摆从殿门槛上扫过,轻柔的料子随着风翻飞得很是仙气,殷戈止头也没回。年少时积压着的叛逆,这回像是统统爆发了,震得满朝文武脸色苍白。

“陛下!”丞相石鸿唯连忙出列跪倒在地:“大皇子身负吴国国书,身系两国太平啊陛下,不可斩!斩不得!”

他当然知道斩不得,可是这孩子怎么去一趟吴国回来,就会与自己作对了呢?魏文帝气得不清。原先还能威胁震慑一下,现在这么严肃的圣旨扔出去,竟然吓不住他了?

现在怎么收场?他当真去斩首台,哪个不要命的敢砍他啊?

皇宫里一阵兵荒马乱,殷戈止带着观止,潇洒地踏出了宫门。

他不会矫情到当真去斩首台,自然是有地方要去的。

风月已经在一个大宅子里安顿下来,吃了郑婶做的一顿好饭。

“啊,赶路太久了,已经很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菜了!”倒在郑婶怀里撒娇,风月笑得灿烂:“还是郑婶做的东西好吃。”

对面的秋夫人摇头:“少主,您自己分明也会做菜,瞧大皇子吃得那么高兴,想必味道很好。”

提起殷戈止,风月顿了顿,坐起身子来摆摆手:“先不提他了。”

“为什么?”罗昊伸头问了一句:“少主不是挺喜欢大皇子的?”

“……我喜欢他奶奶个腿儿!”风月横眉怒道:“你们是不知道我过的什么日子,殷大皇子又挑剔又麻烦还爱折磨人,总是把我当丫鬟使唤的!要不是为了咱们顺利回来,我才不想跟他一起呢!干将你说是不是?”

干将坐在角落啃着骨头,满脸心虚,很敷衍地点头。

秋夫人挑眉:“我瞧着大皇子对你不错啊,总比对咱们好多了,先前我想拿他那白袍子去洗,他那眼神吓人得,哎哟喂,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要偷他衣裳!”

正在吃肉的灵殊抬头问了一句:“是那件儿很轻薄的白袍子吗?”

“对啊。”

“哦。”灵殊点头,一本正经地道:“那是主子给他缝的。”

风月想一把捂住这丫头的嘴,奈何手不够长,没来得及。

一瞬间屋子里就响起整齐划一的起哄声:“哦——原来是这样呀——”

老脸一红,风月一掌拍在桌子上:“怎么样了?就算他殷戈止芳心暗许,那我也看不上他啊!”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27章 你教的对错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华胥引(唐七公子) 2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3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4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5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