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51章 言清

第151章 言清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幽暗的天牢牢房里,也曾有人苦苦哀求他:“石大人,求您开审,求您问罪,求您还我关家一个公道!”

然而,彼时的石有信高高在上,不屑地站在牢房外头冷哼:“关将军都已经畏罪自尽,你们还想要什么公道?罪名已定,等着死吧!”

人在事不关己的时候,总是能平静甚至有点幸灾乐祸地看待各种不平之事的,很多人心无敬畏,觉得报应是不存在的,如果当真存在,为何还有那么多坏人活得尚好?

然而,报应当真临头,他们的脸色也会格外精彩。

“那不关我的事啊!满朝文武都想让关家亡,关家不亡不行啊!”石有信抖着嘴唇,眼里满是求生的渴望:“我就算愧对关将军,可我也是逼不得已,逼不得已啊!”

好一个逼不得已!风月冷笑,扭头问四周站着坐着的众人:“你们想他死吗?”

“想!”整齐划一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惊得石有信傻了眼。

“您瞧,我也是逼不得已。”回头看着他,风月道:“您好生享受这最后的几日活头吧,等民情沸腾之日,就是您下黄泉去赎罪之时。”

人要是不知道自己的死期,还不会有什么畏惧,一旦知道,还逃脱不了,就像酒楼厨房的笼子里关着的鸡鸭,绝望万分又时刻充满恐惧。

石有信崩溃了,嘶吼道:“我可是堂堂廷尉,你们这些山野贼寇,都不要命了吗!一旦被人找着我,你们统统要斩首!满门抄斩!”

“不好意思,我满门也就我一个人。”站起来踹了那笼子一脚,风月眯眼道:“别说那些窝囊废找不到你,就算找到了,你也会先死在我手里!”

“啊——”怒目圆睁,石有信双手抓着那关狗的巨大笼子,死命摇晃,铁笼哐当作响,伴随着他这疯了一样的嘶吼,听得人万分舒畅。

“叫吧叫吧。”风月笑道:“等你没力气叫的时候,就要死喽~”

轻灵的声音,配着那一脸阴鸷的表情,吓得石有信叫得更凶。屋子里的人纷纷捂着耳朵出去,开始印刷他的罪状。

站在院子里,风月看了看天,觉得魏国的天空难得地变得澄清了起来,一时心情大好。

贺兰长德死了,赵旭也已经死了,收拾完石有信,她大概就可以联系言清进宫了。

正想着呢,就听得灵殊跑进来禀告:“主子,外头来了个穿着鹤袍的仙风道骨的人,瞧模样就三十多岁,说找您。”

他们身处照影山下的农家,按理说是不会有人找来的。可一听这人的外貌描述,风月笑了:“正好有话要问他,快请言大人进来。”

言清,当年的东宫管事,她机缘巧合下结识的朋友,自关家没了之后,他就辞职离宫,说是要回老家,然而分明一直留在澧都,替她办事。

“言大人。”看着施施然走进来的道士模样的人,风月笑着问了一句:“宫里的

事情准备妥当了么?”

言清本是听闻石有信抓着了,过来凑个热闹,谁知道一来就听见这么一句话,脸当即就垮了,头上的道士帽子都歪了下来:“你这么着急做什么?魏文帝自遇刺之后身子一直不好,兴许不用你犯险,他自己就……”

眉梢微挑,风月笑道:“他自己死,那我就活不安生了。”

“……”怅叹一口气,言清摇头:“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心里的执念不但没少,反而更深。看来陪在你身边的人,并未好生劝导。”

翻了个白眼,风月都没管老朋友久别重逢的喜悦,上去就拎着这人的衣裳,眯眼道:“劝导我什么?劝导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呸!你每次来都得说这些大道理,有什么意思?不照样帮着我报仇?”

被她拽在手里,言清瞬间不要那仙风道骨了,眉毛垂下来,好生好气地道:“我就说个场面话,你冷静点,冷静点!这么多年不见了,就不能先坐下来喝个茶?”

“没茶!”风月皱了皱鼻子:“先说事情办好了没有,我还指望着你把我弄进宫呢!”

说起这事,言清就不免想起了三年前的某些事情,当即严肃了神色,低声问:“您要是当真弑君,那该如何面对孝亲王?”

面对殷戈止?风月挑眉:“我为何要面对他?”

事成之后,她多半是活不成的,根本不用考虑这种问题。

诧异地看她一眼,言清小声道:“您与他好歹私定了终身呢,向来只听说男人始乱终弃,还没见过女子满不在意的……”

更何况,三年前的关清越与别的进东宫的姑娘可不一样,她压根就不想当殷戈止的侧妃,是当真喜欢他。

摸摸鼻梁,风月也不扭捏,点头道:“我承认,以前是挺喜欢他的,甚至不要脸的事情没少干,但是那份感情,早淹死在关家流淌出的鲜血里了。我没法儿怪他恨他,可是也没法儿像从前那样爱他敬他,相互利用而已。等一朝事成,我与他注定是要成为仇敌,再也不见的。”

言清瞪眼,活像看个怪物似的看着她。

哪有女子这般狠心的?对别人狠心就罢了,她这分明是要跟人玉石俱焚同归于尽!

“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抓抓脸,风月道:“这件事我一早就想通了,从看见他的第一眼开始就想通了。你们也不必担心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其实挺无耻的,按理说都回了魏国了,挨个找人算账的话,怎么也该把殷戈止算进去的,毕竟就算他无心,却也直接导致了关家的灾祸。

可是,想想殷戈止那变态的武功和深沉的心机,不是她怂,她只是不能再葬送自家兄弟的命。

就让他一个人好好活着好了,带着对她的恨和一辈子也报不了的仇,好好活着好了。

长叹一口气,言清将手里的拂尘往桌上一扔,很是无奈地坐下道:“我一贯

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清越啊,别怪我没提醒你,孝亲王就算对他父皇有怨,也绝对不会坐视魏文帝被刺杀,所以你的计划,最好再搁置一段时间,仔细想想。”

风月沉默,跟着他在桌边坐下,盯着茶杯里的茶叶沉思了半晌,然后一脸严肃地问:“我要是去对孝亲王用美人计,你觉得有没有可能先放倒他,再进宫谋刺?”

言清看她的眼神顿时充满质疑:“三年多以前你都没能迷惑大皇子,现在是哪儿来的自信出此狂言?”

风月:“……”

不是她自信,是她不傻,她能感觉到殷戈止对她不一样,谁见过堂堂的殷大殿下弯腰下来亲吻个女人的?还是亲在她挡着嘴的手背上,怎么看怎么觉得古怪啊!也许殷戈止这种表面正经的人,内心就是不喜欢正儿八经的姑娘,偏生爱她这种风尘妖媚的呢?

“不过……”话锋一转,言清皱眉道:“要说三年前你没有迷惑住大皇子,那也不一定,毕竟这都快四年了,他一直在派人找我,要不是我人脉广躲得好,早被他挖出来了。他找我也不会有别的事情,当初在东宫办的差事,除了你那一件,别的都是记录在案的。要问别的,他不如去翻册子。”

也就是说,找了三年多的人,其实就是想知道,当初进东宫那个侍奉了半个月的女人是谁。

风月愕然,瞪着言清,有点不敢相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你是说,他一直在找我?”

“对啊。”很不优雅地白她一眼,言清摇头道:“那么多大家闺秀他没看上,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个粗鲁没规矩的?”

心口蓦地一热,风月张大了嘴,伸手抹了把脸。

这么多年了,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单方面仰慕殷戈止,结果不得人欢心不说,还被人监斩了满门。想想都觉得自己可怜,一颗单纯无辜的春心捧出去,叫人摔碎了踩烂了扔回来。

如今突然发现,不是啊,不是她一个人在单相思,殷戈止,或者说是殷沉璧,三年前虽然一直对她冷漠,可心里,其实是给她留了个位置的?

对呀,那人外冷心热,一向寡言又冷着脸,年少不懂事的她便觉得那是不喜欢。现在回过头一看,任何送进东宫的女子,不管有没有被宠幸,都是只留一夜的。连续留了半个月的,可不就只有她一个?

咧了咧嘴,风月迎着言清古怪的眼神,嘿嘿笑道:“我不乐别的,就乐原来以前不是我一个人傻,这样我心里也好想些。”

当真是这样吗?言清摇头,人间自是有情痴啊,自己痴还笑别人痴!

笑着笑着,风月就笑不出来了,想想以后注定会发生的事情,她垂眸,沉默良久。

再度抬头,眼里就满是坚定,看着言清一本正经地道:“大人还是尽快安排我入宫吧。”

风从庭院里吹过,划上她的眉眼,打了个卷吹过院墙,吹得外头站着的人白衣烈烈。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51章 言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2我的花园作者:藤萍 3当时明月在作者:匪我思存 4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5如果蜗牛有爱情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