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12章 没有爱恨

第112章 没有爱恨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方才还狂怒滔天,在听见这些话的时候,仿若一盆冷水浇下来,凉得透心。冷热相遇,身子便僵硬成铁,再难动弹。

“你……”眼里有痛色,也有恨意,殷戈止伸手,慢慢抚上她的咽喉,喉头上下动着,好半天才吐出一句完整的话:“你连后路都给自己留好了?”

勉强笑了笑,风月耸肩,任由他掐着自己,低声道:“在您这里若是不留后路,那就等于自寻死路,不是吗?”

本也没打算这么快让殷戈止发现自己的身份,毕竟她当真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在瞒着他的情况下,可能做得更顺利。

但是今儿这情况实在是在意料之外,那种场面,她多拖一瞬,就多一分死的可能。而殷戈止一早开始怀疑她,别的借口,他怕是一点也不会信,也不会带她马上离开。

那她想,不如赌一把吧,赌他对自己到底有多少感情,赌他会当场拆穿她,还是带她走。

幸好这一赌她赢了,殷戈止理智仍在,她逃出来了,没落在易国如的手里。

但是,她也没赢太多,这几个月来的朝夕相处,并没有在殷戈止心里留下太多东西,他现在的眼神,看起来很想杀了她。

所以留后路,当真是很有必要的,就算是爱得死去活来,也保不齐哪天兵戎相见。

叹了口气,她抬了抬嘴角:“殿下,换个地方说话吧。”

面前的人没回答她,风月一顿,抬眼看他。

依旧是一张冰冷的脸,甚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冰冷,但殷戈止的嘴唇很白,白得像是病了,看得她一惊,下意识地就伸手想搭上他的额头。

“啪!”清脆的一声响,他抬手打开了她的手,眼里浓烈的厌恶之意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清晰:“真脏!”

呼吸微微一顿,风月咧嘴一笑,拎起裙子朝他行礼:“奴婢逾越了。”

“既然已经说清楚了,那还何必装成这样子?”他睨着她,说话似乎有些困难,可吐出来的字都跟刀子一样伤人:“关清越,你堂堂关家女将军,脱了战袍穿上纱衣青楼卖身,当真不觉得侮辱那些在战争里死去的将士吗?”

伸手捏着她的手腕,殷戈止眯眼:“好本事,一身钢筋铁骨,是吃了什么,才弄得一点内力也无的?”

风月歪头,看他这气急伤人的模样,失笑道:“奴婢看不懂殿下在气什么。”

抬起手腕,她一点点将袖子挽起来,露出她时常捆着的那红色的绸带,找着结口,一点点地拆开。

不知道她此举何意,但被她的话是气得不轻。这骗子,这本该死在斩首台上的人,在骗取他的信任之后,竟然俏生生地说,看不懂他气什么!

张口就想嘲她两句,却被落下来的红绸花了眼。

他记得这绸缎,第一次在梦回楼的时候,她手上就系着。后来手骨碎了,哪怕包扎的时候,这红绸也没取下来。他替她换药的时候,还被她狠狠瞪了。

现在取是做什……

还没想完,一道狰狞的疤痕就落进

了他眼里。

心里一沉,殷戈止看着那疤痕的位置,有些不敢置信。

横贯手腕的十字疤,像是被人先横着一刀切开皮肉找到手筋,然后顺着手筋的方向一刀,剖开旁边的皮肉,最后将一截手筋完整地切下,即便是遇见再世华佗,手筋也再难接回去。

这叫“取武”,是用在有叛心的习武之人身上的刑法,背叛大魏皇室,一身武功都不得留。

有那么一瞬间殷戈止觉得她可能是在开玩笑,所以伸手过去,将她的手腕捏到面前,仔细地看了看。

然而,那疤痕真实得可怕,靠近些他仿佛能闻到来自魏国大牢里的阴冷血腥。

刚刚捶在自己心口的那一下,在这个时候终于有了反应,心口猛地紧缩,疼得他嘴唇更白。

“你……”

“所以,殿下在气什么呢?”面前的人依旧在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一双狐眸睨着他,低声道:“奴婢已经家破人亡,什么也没了,武功是当真没有,不能构成您的威胁。虽说是有所隐瞒,可也是为了性命着想。如今奴婢主动坦诚,也没有要找殿下算这前仇旧恨,您这么着急上火的,倒让奴婢看不明白……是觉得奴婢狡猾,逃出了生天,所以打算再杀奴婢一次吗?”

捏着她的手紧了紧,殷戈止转身,带着她就往将军府外头走。

“殿下?”风月淡笑着提醒他:“这里是将军府。”

就这么出去,出得去吗?

前头的人没理她,背影看起来有些恐怖。走到后门附近有人来拦,殷大皇子二话没说,直接抱起她,从这群人面前越了过去。

“殿下,将军有令殿下!”

充耳不闻,殷戈止走得很快,双手抱着她,掐着她的肩头,也掐着她的膝盖弯儿,生怕她半路逃走似的,一路将她掐回了使臣府。

“干将。”

一踏进府门,他便喊了一声。

干将从暗处出来,不解地看着这场景,然后拱手行礼:“卑职在。”

“你是因为她是关清越,是关苍海的女儿,所以才帮她的?”殷戈止语气很平静,风月却看得见,这人的睫毛在微微发抖。

一听这话,干将“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很是慌张地看向风月。

风月笑着摆手:“暴露啦。”

“卑职该死!”一个响头磕下去,干将埋着头道:“卑职愿意领罚!”

那么忠心的人,他就好奇怎么会背叛自己,原来还有这么一出。他早该想到的,除了自己,干将还受过关苍海的恩!

“主子?”观止在门口看着他,很是茫然:“发生什么事了?”

殷戈止没回话,再看了干将一眼,然后便抱起风月进了屋子,将门用力关上。

风月被扔在了软榻上,就势打一个滚儿,很是天不怕地不怕地躺下去了,殷戈止则是慢慢在软榻边坐下。

“你为什么会来吴国?”他问。

风月笑道:“来杀人呀!”

话刚落音,就看

见面前这人陡然沉下去的脸色。她挑眉,笑嘻嘻地接着道:“您别怕呀,奴婢又没想对您做什么,要杀的人都死得差不多了,现在就剩一个易大将军。”

“不想杀我?”他斜眼。

听着这问话风月就笑了,咯咯咯地翻滚了好一会儿,才抬眼看他:“殿下这是心中有愧,所以觉得奴婢会找您寻仇吗?”

就算想杀他,也不是现在,也不会这么说出来啊!当谁傻呢?

殷戈止抿唇,他实在有太多的话想问,看着她这张脸,喉咙堵得厉害,一时倒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风月起身,老老实实地跪坐在他面前,坦诚地道:“既然身份暴露了,您也不能杀了我,那我有话直说了吧。侥幸逃出灭门浩劫,留在魏国有些危险,所以我是打算先来吴国,把该弄死的人弄死,能找到我老爹与易国如串通的证据就找,不能找到的话,那接着回去魏国把该弄死的人弄死。”

“遇见您是个意外,毕竟我一开始就没打算与您过招,您心机深沉,我很怕自己不是对手。不过当真对上了,那退无可退,只能陪您玩儿了。不过从开始到现在,我可一件对您不好的事儿也没做过,甚至还帮着您诓吴国太子,您应该分得清是非吧?”

捏着的拳头一直没松开,殷戈止定定地看着她,看着她脸上无畏的表情,看着她微微有点紧张却故作坦然的眼神,心里一口气堵着,怎么也下不去。

“你关家的罪证,是我传回京城的。”良久之后,他才硬声开口:“你不恨我?”

风月勾唇,眨巴着眼道:“我与殿下之间,只有利益,没有爱恨。”

只有利益,没有爱恨。

殷戈止垂眸,蓦地就笑出了声。

“奴家喜欢殿下呀,想陪殿下一生一世。”

“奴家仰慕殿下已久,心心念念,辗转反侧。”

“因为奴婢喜欢您呀。”

多好听的话啊,从她那娇嫩的红唇里吐出来,当真是要迷了人的心智了,他说着不信不信,怎么却好像还是信了。像个傻子一样嘴上硬着心里软了,任由她在心间放肆,舍不得她伤着碰着。

结果她说,没有爱恨。

堂堂殷大皇子,阅女无数,从未将谁放在心上。本已经挣脱了三年前某个人的束缚,却不想,会在这低贱的妓子手里万劫不复。

当真是万劫不复!

头痛欲裂,殷戈止红着眼喘了两口气,狠狠地闭上眼道:“你如今对我来说,没有利益,只有威胁。”

“能威胁着您活下去也不错呀。”风月笑眯眯地道:“反正,易大将军不会有好下场的,是不是?”

太得意了,殷戈止摇头,冷笑着问:“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因为太子不想放过他,您也不想放过他呀。”风月眯眼:“不过太子殿下肯定不会让他死,而殿下您,手上沾了他的血的话,也会很难交代。”

“这件事,不如就交给奴婢吧,奴婢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112章 没有爱恨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2第三部 光芒纪·颖耀作者:侧侧轻寒 3第二部 光芒纪·斑斓作者:侧侧轻寒 4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作者:丁墨 5抱住锦鲤相公作者:立誓成妖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