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风月不相关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80章 护心麟

第80章 护心麟

所属书籍: 风月不相关

宋若词等人是不进去的,掩了口鼻站在庭院里瞧着,幸灾乐祸地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这下可好了,要受家法了!本来还以为殷殿下能救自个儿,谁知道殿下不但不救,反而让人扫客房,哎呀,真是可怜。”

阴阳怪气的声音,绕着十八个弯儿飘过来,听得风月有些好笑。

冯怀梦低声道:“将军府上的家法真是不轻啊,她要是被打死了怎么办?”

“那谁管呢?她自己愿赌服输,用家法的也不是咱们。”轻哼一声,宋若词笑盈盈地让人又搬了凳子来,跟其余两人继续坐着嗑瓜子。

这客房里有很多杂乱的脚印,应该是易大将军或者其他无意间闯入的人踩的。但放眼看去,花架和床上都蒙着灰尘,一点手印都没有。

要是易国如当真藏了东西在这里,那肯定会留下印子才对。

拧了帕子,风月开始一点点地清扫,按照寻常机关的窍门,将这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弄开看了看。

没有。

灰头土脸地蹲在屋子中央,有那么一瞬间风月怀疑是自己多想了,找错了方向。不然会藏在哪里呢?这屋子简直一目了然……

等等。

踩了踩脚下,风月眯眼。

唯一有印子的地方,可不就是这地板吗?

提了桶水进来,风月慢慢往地上倒,方石铺的地面,渗水不是很严重。但倒完一桶水,静下来仔细看的时候,风月笑了,飞快地就找到花架下头那块渗水极快的地砖,正想伸手去敲——

“打扫干净了就出来。”院子里的护卫皱眉道:“别乱碰里头的东西。”

惊得一个哆嗦,风月立马收手,努力擦着地面。

“行了,这都半个时辰了,你再拖也得受家法,差不多得了。”宋若词在外头喊:“出来吧。”

顺手取了耳环放在那块地砖上,风月起身,擦了擦脸上的灰尘,提了水桶就往外走。

护卫谨慎地关上门,顺便将她押去了主院。

殷戈止若无其事地在喝茶,易掌珠一脸唏嘘地看着她进来,有些怜悯地道:“都已经这么惨了?那家法也不用太重,二十下吧。”

抿茶的唇一顿,又若无其事地饮一口这碧螺春,殷戈止垂着眼,仿佛下头那人跟他完全没有关系。

易掌珠觉得,虽然有时候很恼他的冷漠无情,但当这种冷漠用在别人身上的时候,她当真是很高兴。

“奴婢谢易小姐恩典。”下头的人行了礼,老老实实地就趴在了长凳上。

刚刚起哄得凶的三个姑娘坐在旁边看热闹,宋若词是看得挺欢,另

外两个却没吭声。

要说她们跟这姑娘有什么仇么,那也没有,压根不认识。抵触也是因为易掌珠抵触她,当真要把人打一顿……也实在过了。只是,都这个节骨眼上了,她们也说不得什么。

于是还是选择沉默。

提着廷杖的人进来,搓了搓手,等易掌珠点头之后,便抡起那廷杖,狠命地往风月屁股上一打!

“啊呀!!!”风月大叫,声音穿透九霄,吓得殷戈止手里的茶差点没端稳,黑着脸瞪她一眼。

没接住他的眼神,风月脸上充满了痛苦、后悔、不甘和凄凉,随着那廷杖一下下地打,“啊呀”之声叫得是跌宕起伏,曲调由低到高,在最高点陡然虚弱,接着就是一阵抽泣,感情丰富,表情到位。

执杖的家奴嘴角抽了抽,手顿了顿,抬头看了易掌珠一眼,欲言又止,又看了看殷戈止,在对上后者冷冽的眼神之后,啥也不想说了,啪啪地就继续打!

冯怀梦听得不忍心极了,哆哆嗦嗦地道:“家里还有事,大小姐,我跟长姜就先回去了。”

“这么着急?”看她们一眼,易掌珠道:“那若词呢?”

宋若词撇嘴,很是不满地道:“我家里正闲着呢,要走她们先走就是了。”

冯怀梦抿唇,拉着孟长姜行了礼就一溜烟地跑了,跑出去老远还听见风月凄惨的叫声。

“真是要打死人了。”孟长姜唏嘘:“太用力了吧?”

冯怀梦摇头,正想说什么呢,就听得个阴森森的声音问:“谁被打了?”

吓得往旁边一跳,孟长姜抱着冯怀梦的胳膊回头,就见荀嬷嬷一脸严肃地看着她们,又问了一遍:“谁被打了?”

“……是风月犯事了。”立马站得端端正正的,孟长姜低头道:“她跟咱们打赌输了,大小姐正在给她用家法,二十个板子。”

眉头皱了皱,荀嬷嬷叹息,朝她们行礼,然后便往主屋的方向走。

“不——”最后一个板子落下来,风月朝前伸手,看着殷戈止的方向,眼里满是委屈,最终涣散于无,手也猛地垂了下去。

易掌珠捂着心口看着,心想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怎么把人打成了这样?

结果一扭头,就见殷戈止满脸冷漠,眼里甚至还有些嘲弄的意味。

微微一愣,易掌珠看不懂了,殷哥哥不是总爱去找这姑娘吗?为什么人家被打这么惨,他一点都不担心的?

“抬下去吧。”看人昏迷了,点钗在背后吩咐家奴:“送去下人房那边,收拾个床给她。”

“大小姐。”门外有人温和地道:“既然已经用

完了家法,那人还是我带回去继续调教吧,免得又犯了事。”

是荀嬷嬷的声音,易掌珠挑眉,看了看殷戈止,笑问:“殷哥哥可舍得?”

“随你。”打了个呵欠,殷戈止道:“只是不用派别的丫鬟给我了,不习惯。”

“好。”笑眯眯地应了,易掌珠挥手就让荀嬷嬷把人带走。

“殿下!”刚刚还昏迷的人,在要被带走的一瞬间痛苦地睁开眼,哀哀地问了一句:“殿下怎么如此狠心?当初赠我耳中明月珰,如今赐我家法二十杖!您不是说好会保护我的吗?”

殷戈止挑眉,斜了她一眼,目光在她空了的一只耳垂上顿了顿,而后道:“去歇着吧。”

多冷漠啊,多无情啊,多让人喜欢啊!易掌珠觉得,先前这人对自己的伤害都可以一笔勾销了,他不是不喜欢自己了,虽然对自己冷淡,可对别人更狠啊。两厢一对比,还是对自己更好些。

人被带下去了,殷戈止看了看天色,道:“时候不早了,等会在下会去一趟练兵场,之后回来歇息,你只管做自己的事情,不必招待。”

“好。”易掌珠道:“我正好抽空去找太子哥哥说夏衣的事情。”

殷戈止点头:“太子殿下最近差事办得好,得了陛下不少赏赐,你同他说,他那般善良的人,一定鼎力相助,到时候别说夏衣,冬衣都有了也不一定。”

眼睛一亮,易掌珠点头,立马就回屋去梳妆准备出门。

风月被扶着回了荀嬷嬷的院子,刚一关上门,就睁开了眼。

“怎么还是撞大小姐手里去了?”看着她,荀嬷嬷叹息:“还以为你那么懂规矩,能躲过一劫。”

咧嘴朝她笑了笑,风月道:“我没大碍。”

“还没大碍?”皱眉看了看她,荀嬷嬷道:“将军府上的家法当真不轻。”

“是啊,挺重的,所以奴婢提前垫了点东西。”

站直身子,风月眨眼,拉着荀嬷嬷进了屋子,在她惊愕的目光里,解开穿着的下袴,掏出一块沉甸甸黑漆漆的护甲来。

“这……”荀嬷嬷傻眼了:“这是什么?”

“护心麟,刀剑不穿,可护心脏要害,是武人经常带在身上防身用的。”风月笑道:“奴婢早知今日有难,所以有所准备。”

这谎撒得很自然,至少荀嬷嬷被骗过去了,眼里露出赞赏的神色。

轻轻松了口气,风月低头看着这东西。

两个巴掌张开那么大的一块儿雕龙护甲,是殷戈止平时戴在胸口的,今日情急,直接拉她到假山后头,把这东西拆下来给她垫屁股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风月不相关 > 第80章 护心麟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2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3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4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5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