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⑥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回了客栈,木代总觉得心里有点七上八下,炎红砂她们也不知哪儿去了,发信息去问,她回:忙着玩儿呢。

真是的,一到古城,个个都跟撒丫子的鹰似的,不过木代也并不担心,似乎凶简的事了,这世上就没什么好操心的了。

她带着岳小峰在客栈里的酒吧玩,拿了本旅游图册教他认图,无意间翻到一页,居然是讲函谷关,上头配了幅古风盎然的图,正是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老子出关,画图的唯恐老子寂寞,还添了个唇红齿白的小仙童引牛。

太过熟悉,木代居然双眼发酸,指给岳小峰看:“看,这里是函谷关,姨姨去过的。”

岳小峰却扒着桌面,踮着脚,小下巴扬的高高:“妈妈,妈妈。”

木代奇怪了半天,才发觉他是对着墙上挂着的照片发声。

她抱了岳小峰去看,照片是在藏北拍的,一片素白,远景雪峰,近景雪地,停着的越野车后,两道深深的蔓延至极远处而浅的车辙。

车头边站了两个人,一个穿红色袈裟的中年男人,应该是上师,另一个是个长发女子,温婉恬澹,眼神不惊不扰。

木代说:“这就是你妈妈啊。”

她把岳小峰举高,岳小峰兴高采烈,小胳膊张开,像是要抱,末了贴住墙,吧嗒在镜框照片上妈妈站的地方亲了一下,留下个湿湿的小唇印。

木代几乎羡慕起来,小家伙这头说着妈妈不要他了,转头看到妈妈的照片,却欢欣雀跃地拉也拉不住,哪一天,这世上有这么个小家伙,也这么依恋她就好了。

晚饭时,几个人还都没有回来,木代和毛哥夫妇一起吃,她给岳小峰围了小围兜,细心地一勺勺喂他,毛嫂夸她:“将来一定是个好妈妈,这么贴心。”

岳小峰纠正毛嫂:“这是姨姨,口袋姨姨,不是妈妈。”

毛哥一直注意看木代,问她:“听神棍说,你功夫很好,是正宗的武林一脉?”

木代说:“是我师父功夫好,她叫梅花九娘,早些年很有名气的。”

说到这时,心里止不住遗憾,她请万烽火帮忙打听师父的生平往事,至今没有确切消息,某一次她着急,对万烽火说:“怎么会打听不到?我师父当年,应该很有名气的。”

那年月,梅花九娘应该也是个济世的女侠,说不定故事都被编了在坊间传唱。

万烽火说:“哎呦小姑娘,你知道当年是什么状况吗,乱世出英雄,到处都是人物,多少书上有记载的人,最后都没个下落。”

话外音是,更何况是你师父这样,都没被文人写过一笔。

毛哥又问:“那到底是你厉害呢,还是罗韧厉害?”

木代说:“罗小刀吧。”

毛哥说:“我觉得不是吧。神棍说过,罗韧是雇佣兵的训练,但你是扎扎实实下的十几年功夫,又有名师点拨——我跟你说,我一直觉得,中华武术可以秒杀一切国外流派的。”

木代笑:“这有什么好比的。”

毛哥被她笑的,竟然没什么话说了。

快吃完时,收到两条信息,一条是神棍发的,说是明天就是好日子,宜嫁娶出行理发安床,明天结婚最好。

木代无所谓,罗韧说过,这次只是还个心愿,又不是真正的大日子,管它哪一天呢,吉日就行,大家高兴就好。

另一条是郑明山发的,说是收到神棍通知了,明天晚上之前一定到。

这倒是让木代矛盾了好久:该怎么跟大师兄解释这次只是个戏闹之举呢?毕竟将来由红姨主持的真正结婚,大师兄是一定要到场的——大师兄会不会说她,结婚还搞个彩排,怎么着,为了多收红包吗?

吃完饭,岳小峰开始打呵欠,小家伙精神了一天,终于有些疲倦了,毛嫂要带他回房,他不干,抱着木代的胳膊说:“人家要跟姨姨一起。”

毛嫂说:“那可不行,你是男的,姨姨是女的,不能一起。”

岳小峰坐在小板凳上不吭声,过了会,自己拖着小板凳,挪到厨房角落里,对着墙坐。

毛哥乐了:“小毛头还会生闷气呢。”

木代觉得没那么简单,隔了会,她偷偷过去看,果不其然,岳小峰对着空墙抹开眼泪了。

一哄他,他更伤心了,这一次,连木代都不要了,只要爸爸妈妈。

没离过父母的小孩儿是这样的,不管白天跟你玩的多开心,到了晚上,孤寥上心头,还是爸妈最亲。

越哄越忙乱,最后,毛哥给岳峰拨了电话。

木代在边上看着岳小峰抱着手机,抽着鼻子,断断续续说话。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爸爸,你不想我吗?

——我今天差点被坏人卖啦。

再然后,那头说话的人好像换成了季棠棠,岳小峰跟妈妈讲话的时候,语调明显拉高。

——妈妈!

——妈妈你想不想我?

——妈妈,我想跟口袋姨姨睡,毛毛姨不让。

说了一阵子,忽然仰起头,对着毛嫂说话:“妈妈说可以哒!”

毛嫂刮他鼻子:“羞不羞,人家口袋姨姨不想跟你睡。”

木代忙说:“没事没事,可以的。”

毛嫂接过手机跟季棠棠说了会话,末了又递给木代。

跟我说话吗?木代不知道要说什么,接的好生忐忑。

听到季棠棠对她道谢,说:“小家伙很乖的,睡觉前让他尿尿,晚上他就不起夜了,睡的也沉,安安静静到天亮,不劳人。”

“就是入睡的时候有点麻烦,估计还是会想妈妈,毛嫂会帮你哄他。”

木代一直应声,都忘了自己说的什么,挂掉电话时,忽然觉得,跟岳小峰的妈妈说话,心里舒服的很。

***

木代带着岳小峰住峰棠间,一时没睡意,坐在床上陪他玩玩具,什么虎头帽、小皮球、小火车,有些还是毛娃小时候玩过的,毛嫂还真是个居家实惠的人。

这就是神棍口中非常“福气”的房间么?福气在哪呢?

她好奇地四下打量,其实也只是个普通的房间,若说非有什么不同,那就是这房间是楼下的,不像普通客人的房间,都在楼上。

罗韧很晚才回来,先过来看木代,木代问他:“是不是那个老头有蹊跷?”

她看着罗韧脸色,知道自己先前的担心绝非臆想,顿时懊恼,不知道葛二使的什么法子,她眼力和反应都不差,那个时候,葛二如果有大的动作,她会一脚踹翻他的。

罗韧笑笑,说:“没什么。”

又说:“走道难免碰上几个烂人,又不能怪你。”

“事情解决的麻烦吗?”

“还行吧,给了他教训,整治一番,赶了他的人,清了他乌七八糟的老巢,我就做了这些事。”

岳小峰坐在床上,气鼓鼓拍被子:“不跟小刀叔叔玩!”

罗韧笑起来,反而一路走到床边,坐下,问:“喜欢小刀叔叔吗?”

“不喜欢。”

答的斩钉截铁。

罗韧说:“这样啊,可是我喜欢你,怎么办哪?”

大概是之前为了小家伙跟葛二较量了一场,岳小峰突然就不是那个讨嫌的小屁孩了,是他出过力保护的——看在眼里,忽然不同。

岳小峰愣了一下,大概是从未预想到成人的世界如此复杂,竟有这样不合常理的回答——我不喜欢你,你还喜欢我,这可怎么办哪?

可是小孩儿的本性使然,既被人喜欢,大概心里没有不欢喜的,岳小峰嘀咕说:“谁让你喜欢我啊。”

声音低了不少,也不赶他走了,假装专心致志玩小火车。

罗韧低声说了句:“小家伙的父母,大概也不简单。”

木代好奇:“为什么?”

“有时候掂量一个人,可以从对手的份量入手,葛二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手底下确实有真章。”

他摸摸岳小峰的脑袋:“说是跟他妈妈早些年结下的梁子,这种陈年旧事,我不好理论。但你如果是个硬气的人物,尽可以大人对大人,找他妈妈解决——对个小孩子下手,我就看不过去了。”

忽然想到什么,问木代:“你收到神棍的信息了吗?”

木代点头,顿了顿又笑:“忽然说明天要结婚,感觉怪怪的。”

“怪在哪?”

“就是……没什么感觉。”

“哦,没什么感觉。”

他不动声色,像是重复,又像自言自语,过了会看岳小峰:“会数数吗?”

“会,数到五十!”

岳小峰比划五十,先伸出一个巴掌,又伸出两个巴掌。

这叫五十。

“小刀叔叔陪你玩个好玩的,捉迷藏。”

罗韧教他:“你蒙上眼睛,数到五十,这段时间,小刀叔叔找地方藏起来,数完了,你就来找,好不好?”

听起来很好玩的样子,岳小峰眨巴眼睛。

罗韧帮他做决定:“好,那就开始了啊。”

他顺手抽了枕巾,罩住岳小峰脑袋,边角打了结,岳小峰坐在床上,脑袋上像罩了个纸袋子,打结的地方,又像伸出的牛角。

木代笑的不行:“哪有这么给人蒙眼睛的……”

岳小峰瓮声瓮气的,真的认认真真开始数数了:“一,二,三……”

木代推罗韧:“还不赶紧藏,这屋里不好藏吧。”

她当真为他留心起藏身的位置来。

橱柜里?不行,太小;桌子后头?也不行,一目了然。

正想着,身子一个趔趄,罗韧一把把她拉进怀里,伸手环住她腰,贴近她耳边,低声说:“你还真以为,我有兴趣跟他捉迷藏呢,我又不是三岁。”

木代睁大眼睛看他,从他目光里,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忽然有些尴尬,低声说:“他在边上呢。”

是,在边上,像个板板整整的计数器,念:“十一,十二,十三……”

罗韧笑:“在边上怎么了?我怕他?”

他胳膊收紧,低头吻向她面颊,另一只手顺着她腰线往上,木代喘的急,下意识想挣,罗韧的手停在她胸上,隔着衣服,狠狠一攥。

木代痛的一惊,脑子里一片空,耳膜处悬悬荡荡,听到岳小峰奶声奶气,念:“二十七,二十八……”

念“二”的时候,总觉得像在念“饿”。

她看罗韧的眼睛,觉得他眸色比任何时候都来得深,嘴唇忽然有点干,不安地咬了下,贴着他的身子有点发颤。

罗韧凑到她耳边,说:“今晚,小家伙睡了之后,你来找我。”

这是什么意思?

木代的呼吸急促起来,觉得自己明白,又觉得不明白。

让她去找他,大概不是为了聊天吧。

罗韧笑了一下,松开她,木代低下头,心跳的厉害,只听到门响,连罗韧什么时候走的都没注意。

“四十九,五十!”

岳小峰兴奋的拽下了枕巾。

木代的脸颊依旧烫的厉害,慢慢在床边坐下来,两只手绞在一起。

去,还是不去呢?

耳边响起岳小峰失望的大叫。

——“小刀叔叔骗人!”

——“坏人,妈妈挠死你。”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生三世菩提劫(林水清 同人)作者:林水清 2月光变奏曲作者:青浼 3朱雀记作者:猫腻 4第四卷 倾城作者:猫腻 5三生三世宸汐緣作者:胡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