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⑨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这样的街边饭馆,一日三餐加夜宵,属夜宵档最乱。

大概是白天有日光照着,还会尽量克己着彬彬有礼,到了晚上就容易脱略形骸。

袒胸露背上桌翘腿、斗狠买醉借酒装疯、荤段子胡话一套套的——木代只当一切都是助她修身养性的空气。

饭馆里所有的折叠条桌都打开,吆五喝六的划拳声中,上菜几乎迈不下脚,木代端着盘子侧着身子:“借过,借过。”

有人不耐烦地瞪她,她毫不客气瞪回去,有个醉酒的客人涎着脸过来摸她胸,被她捉住手腕顺着胳膊一拧,整个人趴到酒桌上,木代往他脑袋上淋了杯啤酒,说:“来,醒醒酒。”

那客人恼怒非常,挣扎着站起来,脑袋一甩,啤酒滴子乱飞,跟刚上岸甩水的狗似的。

饭馆里有那么几秒钟的寂静,那个客人抡起一碟菜就要往地上砸。

木代说:“你敢!”

那个客人被她一呼喝,抡着盘子砸也不是不砸也不是。

郑水玉怕事,赶紧上来掐木代胳膊:“快快,给客人道歉。”

木代盯着那人,开始解围裙:“出去单挑?”

外头的小巷里灯光晃晃的,餐馆里的人开始起哄。

“或者……”她伸手从隔壁桌拿了一瓶啤酒,往这张桌子上重重一顿,顿的一桌人面面相觑,“吹瓶?”

那人脸色尴尬,同行的人赶紧起来劝和,于是就坡下驴两相和气,没单挑也没吹瓶。

夜宵档在继续,只是列桌似乎都规矩了很多,木代再出来上菜的时候,还有人主动拖凳子让路。

再回到后厨时,郑水玉她们看她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郑梨说:“木木姐,你以前经历过这种场合吧?压的这么顺。”

木代说:“没啊。”

她自己想了想,也有点不好意思:“第一次。”

郑梨脸都白了:“那你……那样……”

木代说:“这些人,你扫一眼就知道,只认棍子的。我不得借个事扬威立万?不然苍蝇样赶了一个还有一群,又或者天天都来,没完没了的,烦不烦?”

郑水玉说:“合着你讲大话呢。”

她忧心忡忡的:“好险啊,要真出去单挑怎么办?”

木代满不在乎:“我又不是打不过他。”

“那吹瓶呢?”

“吹个一瓶两瓶的能叫事吗?”

郑水玉哑口无言,转头偷偷跟何强说:“我这心里怎么老不踏实呢?”

何强围着灶台转,说她:“你呢,就是小市民心态,总想请个全能的,请来了真菩萨又怕。你要真不放心她在前头,就让她留后厨吧。”

留木代在后厨,郑水玉倒是想,但是看郑梨扭扭捏捏那样儿,镇不住场子啊。

近半夜时,客人陆续都散了,只剩了一桌小混混模样的,年纪都不大,十八*九岁,自抬了啤酒来的。

郑水玉最烦这样的,没什么油水可捞,一碟花生米加一盘土豆丝能下两小时的酒,占着桌子不挪窝儿,影响她翻台,还特别容易闹事。

果不其然,忽然就拍着桌子嚷嚷起来了。

郑水玉头疼,吩咐木代:“你边上看着,别让他们砸东西。”

木代拖了张椅子,在不远处坐下。

也不懂他们为什么吵,脸红脖子粗的,向着一个胖胖的男生发通牒:“够胆就去,不去不是男人!”

什么神奇的地方,严重到不去都不是男人了。

那个胖男生讷讷的,腮上的肉簌簌而动,似乎左右为难。

为首的平头一巴掌掴向他后脑勺,响声干脆敞亮。

“还有胆子没有?去一趟要你命了?”

胖男生嗫嚅着:“我听说挺可怕的……”

“我们都去过,可怕在哪了?还不是好端端回来了?”

胖男生瑟缩似的抬眼:“人家说……”

他压低声音,脸色惶恐:“半夜的时候,耳朵贴在水泥台子上听,能听到心跳声,就像是里头有人……”

木代斜眼乜他,语气到位,神态表情也到位,不出演恐怖电影真是演艺界的损失。

平头骂骂咧咧的,手一扬,又要掴他。

木代说:“喂。”

她态度不耐烦,脸上写着赶人。

平头有点憷她,扬起的手改成揪,攥住胖男生的衣领往外一推:“走走走。”

一群人起身,踢踢踏踏往外走,有人把饭钱拍在桌子上。

阿弥陀佛,这一天好长,总算是可以收工了。

***

门外,胖男生耷拉着脑袋,战战兢兢。

平头男很瞧不起他,说:“鸡崽大点的胆子……”

胖男生极力为自己辩护:“真的,我还听说……”

他自己先打一个寒战:“人家说,那水泥台子里,陷着个女人,没有月亮的时候,她会穿红色的高跟鞋……”

平头男一把把他推了个趔趄:“滚犊子,没胆去就别整天屁颠屁颠跟着我们。”

……

***

木代觉得,自己和郑梨,大概是有代沟的。

终于收工,她精疲力尽地只想睡觉,郑梨居然还精神奕奕的,要去网吧。

木代追问,郑梨扭扭捏捏的:“我跟人约好了聊天……”

满脸绯红,对方大概是个适龄男子吧,网吧就在楼下隔壁,木代也并不担心她的安心:“那去吧,早去早回。”

郑梨应了一声,欢快地像出笼的小鸟。

没了郑梨,屋子里安静的让人不习惯,老旧的挂钟定点报时,丝毫不顾忌会扰人清梦。

响过三响的时候,郑梨回来了。

她蹑手蹑脚,似乎怕吵了木代,又似乎有事想告诉她,在她枕边停了一会,耳语一样问:“木木姐,你醒着吗?”

没有声息,郑梨想,大概是睡着了吧。

刚转身,木代在身后问:“有事?”

郑梨吓的险些绊着。

回过头,木代已经撑着手臂坐起来了。

郑梨小心翼翼:“我吵着你了?”

木代说:“本来也睡不着,有事?”

郑梨说:“我去上网,帮你查了,你不是要找个穿红色高跟鞋的女人吗?我帮你查了。”

木代啼笑皆非:这不是正确的路子吧。

果然,郑梨说,查到个关于红色高跟鞋女人的恐怖故事。

红色高跟鞋、绣花鞋等等,诸如此类,从来都是恐怖故事的烂熟梗,木代连听的兴致都没有。

她重新躺下,命令式的口气:“睡觉。”

郑梨没办法,草草洗漱,钻进被窝。

挂钟的秒针滴答滴答的走,闭上眼睛,全是网上看到的故事情节。

***

开始,她的确是聊天去的,但是那个叫“追风骑士”的男人发来一张自拍照之后,她就兴致全无了。

有一句老话说的很对:长的丑就不要出来吓人了。

但是包了两个小时,剩下的时间干点什么好呢?

忽然想到:木木姐不是要找人吗?

于是打开搜索引擎,输入:南田、红色高跟鞋。

出乎意料的,好多条搜索结果,标题都是一样的,可见是同样的内容被反复转载。

和所有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一样,对于这种恐怖话题,郑梨既害怕,又猎奇。

最终猎奇心理胜出,鼠标挪了又挪,还是点了进去。

里头提到了近二十年前,南田县修的一个凋塑。

按照当时的规划,这凋塑将汇通三条新修的马路,继往开来,象征着城市腾飞,所以凋的是匹昂首腾空的骏马,基座是厚重的水泥台子。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凋塑落成,领导班子对城市规划有了新的想法,中心城区南移,另外的马路接通省道,这里连带着周围区域完全破落,跌成了城乡结合部,就如同木代先前看到的,田埂上长稻禾,随时邂逅闲庭信步的大白鹅。

脑补的话,场景凄凉而又诡异,破落的郊区地带,人烟稀少,偏偏伫立着这样一座跟周围环境完全不搭的凋塑。

无人管理,无人维护,这里成了小混混及不务正业人士的厮混场所,在这打架斗殴的有,激情燃烧的也有,水泥台子上各色的漆刷各色的词句和画,字都是骂,画都是写意,总之看不懂就对了。

也不知道哪一年,哪场激烈斗殴,马头也被砸掉半拉。

再然后,那个诡异的故事传开了。

说是,夜深人静,一个人前往腾马凋台,把耳朵贴在水泥台子上仔细听,会听到心跳的声音。

就好像,水泥台子里埋了个活人。

又说,当你听的入神的时候,颈后,会忽然间吹起冷风,急忙回头去看,身后当然是没人的,但是如果低头,你会发现,身后有双红色的高跟鞋……

郑梨被吓的头皮发麻。

很多回帖,让人难以想象的是,这居然成了精神文化生活贫瘠的南田县的一个消遣去处,很多人拿这个打赌、比胆色,专挑月黑风高的时候前往,用涂改液在台子上炫耀似的写下xxx到此一游的字样。

事情闹的最沸沸扬扬的时候,当初的施工队都出来辟谣,工头的原话是:放屁!当时没动用大型铲车,水泥台子浇筑是我们拌好了一铁锨一铁锨铲进去的,真有活人,我们会不知道?

但是传谣的速度总是比造谣要快的,又或许,人们心底,暗暗盼望着这样刺激的恐怖,真实性与否反在其次了。

***

罗韧睡的迷迷煳煳,被神棍的电话吵醒。

三更半夜,想来也不会是打来寒暄的,罗韧在黑暗中坐起身,问:“你到函谷关了?”

神棍说:“早呢。”

他声音里,有少有的激动。

罗韧察觉到了:“有事?”

神棍说:“虽然我没过多关心你们和凶简的事情,但那不代表我不在意。我一直觉得,凶简是个很值得研究的课题……”

罗韧失笑:这世上,大概也只有神棍,会把这样的追寻冠以“研究”或者“课题”的字眼了。

“第二根凶简之后,我让小万万帮我留心一些事,因为我也不是很确定,所以我没跟你们提过,只是希望,从一个新的角度,能发现一些什么……”

小万万,当然就是万烽火了。

万烽火很给神棍面子,神棍大概是唯一一个可以朝他要消息但不付钱的人了,因为他很斩钉截铁的表示过: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罗韧有点紧张,他伸手,触到床头的台灯开关,又慢慢缩回来。

好像黑暗更能给人安全感似的。

他问:“你要查什么?”

“那几幅画,渔线人偶的插图,合浦海底的巨画,有没有在其它的地方,以其它的形式,出现过。”

“有吗?”

神棍停顿了一下,这间隙的时间里,罗韧听到自己滞重的呼吸。

然后他说:“有。”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十篇 劫甲作者:我吃西红柿 2修真聊天群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3人渣反派自救系统作者:墨香铜臭 4一时冲动,七世吉祥作者:九鹭非香 5第七卷:心伐作者:无罪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