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②⑦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巨大的张开蚌壳转旋而来,木代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有一种连空气都被噼裂的错觉。

罗韧觉得像是有冰柱,从天灵盖直直刺入,冻住咽喉,直透心脏,他第一反应居然是去拔枪,拔了个空。

不是在菲律宾,没有那把称手的uzi轻型冲锋枪。

就在这个时候,木代蓦地撒手,又从绳上坠了下去。

一坠,一上,极短的时间差,蚌壳擦着她的身体直上,滚断拉绳。

木代跌落在小木船里,而老蚌去势不减,一个长长的抛物线后直切入水。

整个过程,其实只几秒钟,但罗韧觉得,心脏已经停过一次了。

又有莫大的庆幸,木代的临场反应能力,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还有,他看出,这老蚌并不会飞,只是像游鱼一样,借势上跃。

木代茫然地从船舱里爬起来,炎红砂尖叫:“木代,你赶紧划啊,划到这里来!”

罗韧迅速解下船栏上的一截长绳,绳头扣个扳手,凌空旋了几下,远远地向着一万三那条船扔了过去。

还好,他们有准备,两船相隔的距离不是很远,短时间里可以为木代再拉一根绳。

咣当声响,扳手稳稳套住对面的船栏,一万三和曹严华两人赶紧去结死扣,正手忙脚乱间,曹严华忽然发觉,船好像……在震。

他脸色煞白地看一万三,问:“你听到了吗?”

一万三也听到了。

震动来自船底,不同方位。

静默了两秒之后,曹严华只觉得发根嗖一下根根立起:“它……它在切我们的船吗?”

一万三反应过来,转向对面拼命挥手,声嘶力竭大叫:“罗韧,开船走,它在切船!切船!”

渔民出租的捕鱼船,大是大些,但设备和速度都一般,想当成进退自如的“战舰”使用简直痴人说梦,船身包了铁壳,可到底不是真的铁板一块,船底和船侧可攻击的地方太多——而且震动如果来自不同方位,就说明老蚌是在试探。

一万三冲进船舱,试图启动开船,熟悉的引擎声响起,一口气还没松完,咣当咣当几声,引擎歇了。

要命了,这就叫出师未捷身先死吗?还没开打呢,一条船已经挂了。

一万三脑子里迅速转过好多念头。

这里离岸边太远,如果两条船都歇火在海中央,那真是任人鱼肉了。

他冲回甲板,冲着对面大叫:“我们船不能动了,你们先走!先走!再想办法,别让你们的船也废了!”

话没说完,高速转旋的兹兹声大作,老蚌出水,沿着船身中缝开始切旋。

海面上漾起波浪,推的木代的小船一漾一漾的,她划着桨,似乎要靠近那条拉绳,但是人力不及海浪的推力,反而离船更远了。

曹严华头皮发麻:“它……它是要把我们的船拦船截断吗?”

不过到底是实木包铁,蚌壳切入船身的时候,速度有些变慢。

罗韧突然有了个主意,他看了一眼木代:很好,她离两条船都远了。

罗韧三两步冲到船栏边,把刚刚那条拉绳解了,绳头扔给炎红砂:“把你自己绑在船上,越紧越好,让一万三和曹严华也一样。”

又远远示意木代:“离开,离开,别靠近!”

说完迅速进舱,俄顷船就发动了,掉转身,和一万三的船呈九十度,持续后退。

曹严华虽然不懂炎红砂的吩咐是怎么回事,还是赶紧利用船上的盘绳,一头捆住自己,另一头尽量往结实牢固的东西上绑,船下的震动持续传来,视线里,几乎是铁屑木屑乱飞了。

他问一万三:“罗韧这是要干嘛?”

一万三隐隐猜到了。

罗韧这是要……撞船!

如何让高速运转的齿轮停下来?一般人的经验里,会搅入一根铁棍,制止或者尽量降低轮轴的转动。

同理,老蚌的转旋虽然可怕,但是同样受到外力的阻滞,就好像第一次时,木代用被子盖住了它,这一次,它的蚌壳切入船身,速度明显降低。

如果能利用这一时机,从另一面也给老蚌同样的阻力,那有极大的可能,在短时间内,让老蚌的转速降为零。

它的蚌壳是张开的,这个时候,是剥离凶简的最佳机会!

一万三死死扣紧了绳头,同时伸出手去攥紧了船栏。

远远的,罗韧的船后退了一段之后,果然向着这里,加速了!

曹严华不敢再看,紧紧闭着眼睛,尖声惊叫:“我不想死啊!”

看鬼片时,鬼还没有出来,就吓破胆地叫,几乎要把同伴吓死的人——就是曹严华这种了。

巨大的冲力迫来,一万三牙关咬的更紧,正准备全力迎接那灭顶的一击时……

他看到,罗韧的船近距离变相扫尾,变直撞为船身侧撞。

虽然不是天翻地覆,但巨大的冲力、撞力加上水的变动拂起,还是让一万三有要翻船的惊惧感,胃部极大不适,整个人像是被抛起,又狠狠落下,眼前激起水排的墙浪,但是……

但是,他没有漏过那听起来几乎美妙的声音:那种齿轮咯吱咯吱,欲转而不转,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声音。

一万三躺到了甲板上,船已经被浪打湿,一躺下去,海水很快浸湿了后背,但他不在乎。

他就那样躺着,两只船几乎就快并到一起,跨个一大步就能跨过去,他看到罗韧扶着门框从驾驶舱里出来,稳着身子从工具箱里拿出了凿子和锤子。

一万三挣扎着爬起来,向船舷边爬了几步,低头去看。

老蚌就在底下,张开的两扇蚌壳分别卡在两边的船身里,徒劳地四下想转,却又像被破坏了电源的机器,嘎登嘎登,动作笨拙。

一万三哈哈大笑。

你也有今天啊。

太阳缩到云层后面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海面上茫茫的,像起了雾。

刺鼻的腥味,浅褐黄色的蚌肉,在那之间,他看到一个四四方方的珍珠盒子。

又或许,只是被老蚌分泌的珍珠质给裹住了。

在蚌肉之间,还有大大小小的珍珠,不是很圆,一边光彩像略微镀了金,罗韧认识这种珠子,那个时候,想给口哨配个珍珠送给木代时,店员跟他讲过,这样的珠子叫“珰珠”,就是古人说的明月珠,白天,天气晴朗的时候,可以看到珠身有一线光芒闪烁不定。

大家都挣扎着爬起凑过来,曹严华喘着粗气说了句:“都没受伤吧?”

好像没有,不过,即便受伤,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罗韧跳下水中,半边身子倚一条船,脚踩住另一条船的船身,把凿子抵在那个骨灰盒的后头,屏住一口气,狠狠砸了一锤子。

蚌身震动,连带着船都在微微摇晃,蚌肉剧烈收缩,炎红砂大叫:“看!”

不用她说,大家都看见了,珍珠盒的盒面,忽然间漾起血一样的纹络,中间一道竖长,两边两道短小。

这个字,很好认,也最象形。

甲骨文的“水”字。

第二根凶简,果然就在里面。

一万三喃喃:“因刀致死,因水而亡,所以,这是告诉我们死亡的原因吗?”

他们之前讨论过,七桩凶桉,是不是应该各有寓意呢?就像基督教中所说的七宗罪一样,分指贪婪、色*欲、贪食、嫉妒、懒惰、贪食、暴怒?

罗韧否决了这个想法,原因很简单,神棍说,那是世上最早的七桩有记录的凶桉。

因着最早,时间上的发生应该临近,不可能分门别类,你代表贪婪,我代表嫉妒。

第一根凶简是“刀”,第二根为“水”,答桉似乎渐渐明朗。

第二凿,一锤定音,那个珍珠骨灰盒离体,蚌肉抽搐般翕动了片刻之后,慢慢偃息。

炎红砂怯怯问了句:“死了吗?”

罗韧没有回答,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四下看去:“木代呢?”

**********

木代呢?

不在你的船上,也不在你们船上吗?想起来了,那个时候,要撞船,为免波及,让她避开的。

但是,人呢?

罗韧着急起来,他把骨灰盒塞给一万三,快步上船,迅速站上了船顶,极目之内,一片沉寂,再远些就是雾了,迷迷憧憧的,连岸都看不大清。

船下头,炎红砂他们已经喊起来了。

“木代……”

“小老板娘……”

“妹妹小师父……”

罗韧的脸色慢慢转作灰白,问了句:“她会不会落水了?”

会不会是,撞船时,掀起的浪太大,把她的船掀翻了?那个时候,船刚刚撞过的时候,每个人都有一段时间的晕眩和巨大耳鸣,什么都没听见,而清醒过来之后,他只想着对付老蚌……

木代有呼救过吗?她会不会是……淹死了?

炎红砂她们好像也想到这一点了,神色惊惶地低头去看水面。

罗韧的脑子里嗡嗡的,好像听到一个声音在说:淹死一个人,很快的,要不了多久的。

他咬了咬牙,迎着众人惊惶的目光,一头扎进到水里。

没有太阳,水里出奇的冷,罗韧屏住气,拼命的往下,摸索,再摸索。

直到一口气再也屏不住,才反向上浮,快出水面时,他看到顶上的水花,一万三也下来了,还有炎红砂,炎红砂的腿不好,腰上系了绳子,跟曹严华说话,如果她上不来,在下头抖绳子,就赶紧把她拉上来。

哗啦一声出水,清冽的空气涌入肺腔,曹严华一个人,抱着骨灰盒站在船边,愣愣问他:“我小师父在下面吗?”

罗韧不说话,曹严华脸色越来越白,几乎带了哭音了:“我小师父不在下面吗?”

罗韧忽然“嘘”的一声,示意曹严华不要说话。

他屏住呼吸,眼睛渐渐亮起来,问他:“你听到什么了吗?”

听到什么?没有啊。

罗韧好像真的听到了什么,他辨了一下向,犹豫似的看了看两条挨在一起熄火的船,再次跃入水中,撂下一句:“待会让一万三试船。”

不是,你去哪,倒也说一声啊,曹严华眼睁睁看着罗韧游远。

哗啦两声水响,炎红砂先屏不住出水,曹严华知道她腿使不上力,趋身过去正要扶她,炎红砂忽然脸色大变,惊怔似的往后缩了一下,说话都结巴了。

“曹……曹胖胖,扔掉,扔掉!”

扔掉,扔掉什么啊?他怀里,就抱了一个骨灰盒啊。

曹严华莫名其妙低头去看,目光所及,吓的魂儿都飞了。

骨灰盒的珍珠盒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凸起了一张怪诞的人脸,那脸左冲右突,像是随时都要破盒而出。

是凶简吗?第一根的凶简还是竹简形状,第二根为什么不一样呢?

**********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生三世宸汐緣作者:胡说 2一世之尊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3将夜第六卷:忽然之间作者:猫腻 4破灭时空作者:任怨 5第一篇 一夜觉醒 第二集 武者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