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③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要下周来,也好,有充裕的时间做准备。

压箱底的证婚燕尾服被翻了出来,央毛嫂洗了,又细细熨烫,毛嫂是居家型女人,关注点难免偏移,拈着布料皱眉说:“网上买的?这料子质量不行啊,过了水都没型了。”

神棍强调:“质量都是虚的,关键是意义!意义!”

熨好了,挂在床头,早中晚三次行注目礼。

又开始打草稿写书,草拟书名《玄异记之七星谜团——凶简解密》。

并且郑重通知毛哥,这一趟要写的内容比较重要,必须对外保密,希望毛哥等人自我约束,不要窥探他的手稿,更加不要对外泄露。

毛哥回答:“我呸!”

神棍上一次出的书叫《二十年目睹之奇闻异事》,非法出版物,无书号,出门右拐打印店自印成书,由岳峰赞助,首印五十本,然后岳峰认购了三十本,剩下二十本由毛哥“抢购”,至今堆在床底。

不过毛哥觉得,这一次,神棍的销量应该会有所提高,毕竟他又多认识了几位朋友。

空闲的时间,神棍逮着机会就跟他摆忽那几个人,尚未谋面,毛哥已经听熟了。

——小口袋,很好玩的,特别尊敬我,在我心里排……第三,排在我们小棠子和阿惠的后面。她功夫很好的,是正宗学武一脉,她来了我让她爬墙给你看,嗖的一下,就爬上去了。

——她忙她师父下葬的事去了,过几天才能来。

——小萝卜,以前是在国外做雇佣兵的,雇佣兵你懂吗,很血腥。所以你不要惹他,要客气一点。这种人,一般不轻易发脾气,我是没见过他发脾气,但是吧,真发脾气了,一定了不得,说不准就把你的客栈烧了。

毛哥无语,想问:那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招惹这样的人来客栈住呢?

——红砂,大家叫她二火,她们家是世代采宝的,下宝井很专业,不过可惜,到她这里算断了,没能练出一对看宝气的招子。她去四寨了,说是要起一批原石。

——小三三,很会混,你保准喜欢他,他会调酒,有他在的酒吧,生意都不错,活招牌。

——还有曹胖胖,曹小胖墩,以前是混解放碑的,后来拜了小口袋作师父。他养了只不错的鸡,叫解放,可惜啊,到了最后,解放不肯跟我们走,大概鸡还是喜欢和鸡玩儿吧……

毛哥问:“他们几个分开过来?”

“一起过来,虽然现在各忙各的去了,但是说好的,会汇合了一起过来……”

***

这一早,神棍收到罗韧电话,说是人齐了,已经从丽江出发。

古城距离丽江不算远,两三个小时的车程,神棍兴高采烈,隔一会就跑到门口张望,理由是:古城客栈叠客栈,长的都差不多,人站在门口才醒目,纯天然地标。

毛哥嫌他跑进跑出的招人烦,说:“那你别进来了。”

神棍果然就没进来了,一直在大门口转悠,搭上了几个掼纸牌的小学生,拿两块钱买了几个纸牌,跟人对玩的不亦乐乎。

玩的正酣,身后忽然有刹车声,神棍大喜,转身嚷嚷:“小萝卜,这么快你们就来啦!”

他的眼睛突然瞪大,嘴巴合不拢了。

那是一辆半新的陆地巡洋舰,丰田4500,挡风玻璃后头,有个熟悉的人影,正摘下墨镜,对他扬了扬下巴。

车门打开,岳峰从驾驶座下来。

神棍有点懵,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反应,岳峰说:“看什么看,你又不是第一次见爷。”

说着绕过车头,走到另一边,打开后车门。

神棍咽了口口水,顾不得那几个娃娃缠着他出牌,手里的家伙一扔,屁颠颠就冲过来了。

“小峰峰,你怎么来了?”

“你来,我不能来?”

说完,对着车子里皱眉:“怎么着,不会下车了是吗?你是岳小峰啊,还是岳小棠啊?”

神棍这才注意到,打开的后车门处,有个两三岁的小家伙儿,穿开裆裤,小屁股露了半边,正憋红了脸,扒在车门处费劲地往下挪,两条小短腿儿半空里蹬,使老劲的样子了,嘴里呼哧着,说:“哎呦,哎呦。”

这是岳峰和季棠棠的儿子。

据说最初,儿子生出来,抱给高人看过,高人掐算了一番,话说的玄妙,意思是,小孩儿三岁之前,不要起名字,要叫,也只在父母姓名里取字——因为论理,不该有这孩子,即便有,也不该是男孩,万一起了名字,别人叫的多了,会被某些“东西”听到,这小孩儿就保不住了。

换了别人,估计会拿板砖抡高人一头血,但是岳峰两口子都澹定的很,说,那行,就这么着吧。

岳峰的育儿理论,女孩儿娇养,男孩儿一定糙养,所以岳小峰虽然才两岁多,但什么事儿都是自己来,偶尔惫懒,岳峰就拿话敲打他:“我叫你声岳小棠,你答应了,我就不逼你做了。”

岳小峰人不大,小男子主义已经膨胀,总觉得被叫岳小棠超没面子,好几次被岳峰气哭,说:“人家叫岳小峰!”

车门有点高,他大概是下不来,台阶上响起一声惊呼,毛嫂一熘烟地奔下来,大骂:“峰子,你又作死!小毛头的新衣服,这一蹭还能穿吗?”

她三两步奔到面前,一把就把岳小峰抱起来了。

岳峰没说话,笑眯眯地看毛嫂怀里的岳小峰,岳小峰很不好意思,拿小手捂脸,指头张开了,从指缝里看岳峰。

然后头一低,埋到毛嫂怀里,奶声奶气,说:“人家不叫岳小棠。”

岳峰这才看向毛嫂:“嫂子,帮我看两天孩子。”

毛嫂探身看向车内:“媳妇儿呢,没一起来啊?”

“她有事,我过去找她,不方便带小家伙,所以卸在这。”

他看岳小峰:“我教你的,都记住了吗?你是谁?”

岳小峰低着头,两只小手搓啊搓的,说:“小小男子汉啊。”

“谁是自己人?”

“毛毛叔,毛毛姨。”

神棍抗议:“怎么我不是自己人吗?我呢?”

“能不能被人欺负?”

“不能。”

“要不要凶?”

“要!”

“想爸爸妈妈怎么办?”

“打电话。”

“绝对不能干什么?”

“哭鼻子。”

说到“哭鼻子”三个字的时候,还拿手搓了一下鼻子下面,吸了一下。

岳峰满意了,伸手摸摸岳小峰的脑袋,转身上车,毛嫂急了:“不进来喝口茶啊?你毛哥,你毛哥还没出来呢……”

“不了,反正过几天还要回来接小家伙的。”他发动车子,忽然又揿下车窗,朝神棍勾了勾手。

“要不要跟爷一起走?”

神棍双眼发光,激动了连咽了好几口唾沫:“有……有好玩的?”

岳峰递给他一个讳莫如深的眼神:“专业对口,相当刺激。”

说完了,一踩油门,神棍嗷的一声,跟在车子后头勐跑,在毛嫂目瞪口呆的眼神之中,手忙脚乱拉开车门,像枚近距离发射的鱼雷似的,几乎是窜跃进后车座的。

车门试关了几次,终于带上,到岔口时打了个漂亮的旋弯,不见了。

这……这就走了?

毛嫂站在忽然冷清下来的空气之中,身侧不远处,几个小学生娃娃在掼纸牌。

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

下一刻,她忽然反应过来,神棍一大早就杵在大门口,不是说要“迎接”朋友的吗,就这么……走了?

***

即便缺少了神棍这个中间人,毛哥和罗韧他们的初次见面还是比较圆满。

比照着神棍之前的介绍,毛哥一一跟眼前的人对号。

在他眼里,虽然罗韧这个人做事最为稳妥,礼貌谦和,但是,想和他深交或者再进一步,其实相当困难,换句话说,罗韧不是个轻易和人交朋友的人。

相反的,和一万三以及曹严华,倒是一拍即合,这两个人最像他业已认识的那些朋友,身上有股子随遇而安的浪荡气,聊了没几句,一万三就大方的表示,晚上可以在酒吧帮忙,顺便指导一下毛哥店里不太灵光的调酒师。

炎红砂是个自来熟,围着他转前转后问个不停,一副不把古城的旅游咨询摸个底就誓不罢休的架势。

毛哥注意的最多的,反而是木代,因为,在几个人之中,她最不引人注目。

她站在罗韧身后,话不多,一直听罗韧和其他人讲话,偶尔和毛哥的目光相触,会浅浅的笑一下。

真奇怪,人是有气场的,眼前这几个人,罗韧、一万三、曹严华乃至炎红砂,气场都是外放的,唯独这个木代,是往里收的。

毛哥寻思着,过去许多年,见过许多人物,真是……很少有木代这样的。

***

进到后院,炎红砂靠着从毛哥那打听来的讯息,俨然资深导游架势,发号施令说,大家先回房放行李,待会院子里集合,我们要先去吃xxx,再去玩xxx,下午还可以租自行车环古城。

实在是个人才,吃、住、游,半日行的路线都已经被她安排好了。

木代的行李有人代劳,这是兼有男朋友和徒弟的好处,大家各自回房的当儿,她一个人在后院闲等,毛哥的后院收拾的颇具情调,有玻璃顶的阳光小书屋、秋千花架、假山、小花圃。

她边走边看,蓦地在玻璃书屋外停下。

里头有个两三岁的小家伙,在哭。

哭的很克制,不是嗷嗷大哭的那种,但伤心的很,一直拿手背抹眼泪,哭一会儿,就从纸巾盒里抽一张面纸擤鼻涕。

木代偷偷把玻璃门推开了一条缝。

听到他奶声奶气的嘟嚷。

——“我真可怜,我是捡来的。”

这个年纪的小孩,大多已经会说连贯的句子,但话里话外,透着一股子一字一顿的认真劲,听来尤其搞笑,木代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那个小家伙立刻警惕起来,噌的回头,凶巴巴地,说:“你是谁啊!”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八卷:长生作者:无罪 2将夜第三卷:多事之秋作者:猫腻 3将夜第四卷:垂幕之年作者:猫腻 4全职法师作者:乱 5回到明朝当王爷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