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③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再次回到甬道之后,木代觉得有些不对。

她那些真实的人生,不应该是自然发生的吗?为什么现在看来,都像是自己插手修补过的?

小七边走边絮絮叨叨:“都让你最好不要插手了,你就是沉不住气。幸好幸好,你还是被霍子红收养啦,大的方向没有变化。”

木代起了疑心:“我不插手,红姨就不会收养我,我根本不可能卷进凶简这件事来,更加不会认识罗韧和我的朋友。你在骗我是不是?我不插手,我的人生才会有一万种可能,只有我处处插手,才能找到唯一的那条出路。”

小七说:“你怎么能不相信我呢,我是好人啊。”

它细长的胳膊往上长,越长越细,触须样勾住日晷表面上的那缕日影,蓦地往下拖了一格。

影子怎么会被拖动?

木代顾不上想那么多了,大叫:“你干什么?”

它凭什么拖快她的时间?

小七的声音听起来再也不像个小孩儿了,说的冷漠和慢条斯理:“我不让你插手,你非说插手才是对的——那现在,你是插手还是不插手呢?”

说完了,两条胳膊突然往木代肩上大力一推,木代猝不及防,踉跄着跌进了波影之中。

是夜晚,没有月亮,黑漆漆的工地废楼像城市的暗影,透不进光。

木代突然哆嗦了一下。

这是八年前,她和沉雯出事的那个晚上。

夜风里,隐隐传来嘶喊呼救的声音,木代头皮发紧,小腿止不住抽搐起来,拔腿就往出事的方向跑。

小七和她一起跑,或者说,它更像飘着的黑色鬼魅,绕着她,一圈又一圈,不停地说话。

——你要救她吗?

——你有没有想过,你救了她,她就不会死。霍子红不会带你搬家,丽江不会有一个叫聚散随缘的酒吧,一万三也不会去打工,后续的一切都会改变的。

木代猝然止步。

小七说的没错,她要的结果,是五个人,重新、再次,走到一起,而雯雯如果平安,后续的一切都会改变。

她茫然地看向废楼的高处,那里,尚未修好的阳台处剧烈晃动着几条模煳的黑影。

如果没料错,再过一会,年少的木代就会从三楼摔下来,而雯雯,会经历那个年纪的少女所经历的、最悲惨的噩梦。

小七很满意她的停下:“这样才对嘛,大局为重,你难道不想出去了吗?”

木代转头看它,又看往高处,忽然说了句:“去你妈的!”

她几步奔到楼下,身形如电,贴着废楼的外墙窜上。

身后,小七声嘶力竭的大叫:“你会后悔的!你完啦,你再也出不去啦!”

会后悔吗?

撞入少女木代体内的刹那,木代的心智忽然清明:只要她还记得罗韧,不管霍子红后续有没有搬到丽江,她都可以去找,她和罗韧有许多相遇的节点,比如那个雾气蒙蒙的长江索道,再比如那个解放碑附近的水果摊。

师从梅花九娘学艺的时候,她曾说过:“师父,要是时光可以倒流多好,如果当时我有功夫,拼了命也会救雯雯的——要是还能重来一次,该多好啊。”

现在,不就是她一直渴望的“重来一次”吗?

她咬着牙,踢飞了正对面的一个小混混,一把拽起雯雯向外推,大吼:“雯雯,走,别管我。”

沉雯哭着不肯。

有砖头抡过来,砸中她肩膀,这一群混混人不少,打架胡缠蛮拼,一对多,再拖个沉雯,势必处于劣势,木代一把把她推出去:“走啊!”

沉雯大哭,转身离开。

走了就好,木代笑,这些个混账,她早就想好好收拾他们了。

积蓄了很多年的仇恨,潮水样喷涌而出,膝顶、掌掴、手刀,每一招都不留情面,只是,每一招过后,不知道为什么,都更加吃力。

再一次把一个小混混踹飞时,一抬眼,看到小七两条胳膊吊在废楼的窗口,像吊死鬼一样在半空晃荡,说:“我提醒过你,你本来就不能停很久,你还打架,打架会更快消耗你的能量,你知道吗?”

“你还打吗,你还不赶紧退吗,如果你最后累垮了,你是可以离开,但之前发生在雯雯身上的事,就会发生在当年的你身上了。”

这王八蛋,它之前从来没提过,现在,荡在这里,狰狞似的,跟她说起这些。

木代不想去信,又不敢不信,她咬牙提起最后一口气,踹开身前挡着的人,从墙面直翻下去。

下去的刹那,眼角余光看到有个人,举着工地上的铁锨,从楼梯的入口,大叫着又奔了进来。

那是……

身子落地同时,木代反应过来。

那是雯雯!她又回来了,她没走,她找了家伙,又跑回来帮她了!

木代的眼泪忽然涌出,她抬起头,看到有几个人,把一个黑色的人影抛砸了下来。

几乎是想都没想,木代下意识地扑过去,想接住她。

沉雯直直砸在她身上,这一砸,几乎不曾把她给砸死,后脑重重挫向地面,全身骨架散裂一般,她看到沉雯挣扎着爬起来,哭着晃她的身体,看到楼上的黑影鱼贯而下,看到沉雯尖叫着被拉走……

……

再次睁眼,是小七拖着她退入波影,木代盯着它看,忽然飞身起来,一巴掌掴向它的脸。

触手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只知道小七的脑袋被她掴的在脖子上骨碌碌连转了几下,又转回来。

然后捂着脸大叫:“打人,你打人!”

木代吼:“你不早说!”

“我说了啊,我让你不要管。要怪就怪你的朋友,明知道两个人加起来都打不过他们,她为什么还回来呢,她以为,拿了铁锨回来,她就能赢吗?”

小七鼻子里哼了一声,嘟嘟嚷嚷:“这就是自己蠢嘛,她要是跑了,不就皆大欢喜了吗?”

跑了,当然是皆大欢喜了。

但是雯雯明知道危险,还回来帮她,有错吗?

小七还在絮叨:“看,白忙了吧,早知道就别插手了,反正这趟几乎没能改变什么……”

木代走的很慢,几乎失神地看身侧的一帧帧波影。

看到霍子红和沉雯的家人找到工地,看到沉雯的母亲几乎昏厥,看到医院,看到坟场,看到家里被砸,看到自己下跪……

她低声说:“怎么会是白忙。”

她庆幸自己没有袖手旁观,尽管再次差之毫厘,失去了一个那么好的朋友。

小七一直让她别插手,闷着头,往前跑。

是该插手,还是不该插手呢?这重新经历的前半生,是要力求跟之前的人生完全相似,还是应该循着本心去做?

她有过遗憾,也犯过错,有人说,人不能犯两次同样的错误,第二次还那么做,就不是犯错,而是选择。

进入观四蜃楼,小七的话包藏祸心半真半假,她得有自己的选择。

正确的选择。

波影晃动,木代停下脚步。

时间是晚上,屋里黑着灯,隐约能看到床的轮廓,还有床上的人。

床头灯忽然亮起,少女时的木代从床上坐起来,光着脚下床,似乎是要去洗手间,但是才走了两步,忽然盘着腿坐到了地上。

木代长长吁了口气。

这场景,她曾经在何瑞华医生那看过,是红姨录的录像带。

她笑了一下,对小七说:“人格分裂,是这么个词吧,这个时候,我大概要人格分裂了。”

说完了,一步跨进波影之中,正对着小木代,在冰凉的地板上,盘腿坐了下来。

她盯着少女时的自己看。

小,真小,清瘦,脸上带着稚气,眼神却是茫然的,嘴里一直在念叨:“怎么办哪,该怎么办哪……”

再然后,伸手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把刀子。

木代屏住气,目光未曾有须臾离开:也许事情的走向和真实世界里的会有一点偏差,小木代会自杀吗,那把刀子之所以最终没有插进心口,是不是因为,自己又插手了?

咣当一声,水果刀掉落地上,木代听到了咯咯的笑声。

小木代在笑,咯咯地笑,手指细细绕着垂在肩上的头发,忽然又偏了头,说:“不能怪我啊,雯雯,不怪我啊。”

下一瞬,她的神情忽然惊恐,尖叫:“不怪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再也不会叫你去看电影了,真的!”

她浑身瑟缩,忽然四肢并用着往边上爬,摸索着推开衣柜门,哆嗦着就钻了进去。

木代的嵴背爬上森然的寒意,她站起身,慢慢地转到衣柜前面。

看到小木代缩在衣柜的一角,怯怯地向着黑暗的角落说话。

——妈妈,你吃桃子吗?

——我没有抢过人家的肉饼吃。

——红姨不喜欢我的话,会把我送回去的,我不要回去。

身侧响起了小七咋咋呼呼的声音:“呀,她精神崩溃了,她疯了。”

木代厉声说了句:“胡说,没有疯,我当时只是承受不了,所以……所以人格分裂,何医生给我看过录像,有三个人格,主人格隐藏,后来是小口袋……”

小七细长的胳膊攀上柜门:“这就是疯嘛……”

木代没有说话,屋里安静极了,能听到闹钟滴答滴答的走格声,回头看,隐蔽的角度里,有泛着亮的光,那是担心着她的红姨,听了何医生的建议,在她房间里放置的摄录机。

木代忽然大踏步上前,瞬间进去了小木代的身体。

再然后,她径直走到屋子的角落处,搬开用作隐蔽的杂物,取出摄录机,揿下按钮,倒带。

小七问她:“你干什么啊?”

“把这一段洗掉。”

洗完了,她把摄录机放回,拿过闹钟,摆在正对面的地方,重新盘腿坐下。

秒针的针头是夜光的,带一点点绿,循着那个表盘,规规整整地走时。

木代一直盯着看,小七细长的身体诡异地弯下来,橄榄球一样的脑袋在她面前晃,问:“你又干嘛啊?”

木代说:“我累了,要休息一下。”

“别休息太长时间啊。”

“知道。”

她盯着表盘,唇角慢慢现出微笑。

那时候,何医生说:“木代,你需要学会自我催眠,要把目光收向内里,去和你另外的人格对话。”

木代慢慢闭上眼睛。

目光收向内里。

进入到那个业已崩塌的、紊乱的精神世界里去。

这个孱弱的小木代,需要剥离此时无法承受的罪孽感,还需要一个没有原则的,强悍的保护。

这个崩塌而又紊乱的精神世界里,不会有小口袋和木代二号。

但是没关系,她可以把它们塑造出来。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一卷 烽火连三月作者:月关 2第二十四篇 陨落的最强者作者:我吃西红柿 3将夜第一卷:清晨的帝國作者:猫腻 4有匪作者:Priest 5龙族3 黑月之潮(中)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