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⑧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那天晚上,在小商河,画着画着,一万三的额头上就出汗了。

他之所以敢盲画,是因为画画的人,不止用眼去看,心里头会有谱,一笔一划,就算不精准,大致也知道画的是什么。

这一笔一划,勾勒的形象,他太熟悉了。

老家在海边,却很少浪,更像是平静的滩涂,造祠堂的时候,成天价叮当锤凿,那时候他才七八岁,穿条破裤子,屁股上磨破了一个洞,露肉,走路的时候,不得不伸手攥着。

仙人指路,骑凤的仙人,能吞虎豹的狻猊,可以行云布雨的斗牛押鱼,他通通不认识,唯独凿行什的时候,他尖叫:“孙悟空,大圣!”

最后失望的发现不是,孙悟空不长翅膀的。

祠堂落成是在三月,正赶上祭祀海神,靠海吃海,祖祖辈辈的讨海人,手里头拈着香,一拜再拜,飒飒的海风吹过,高处角嵴上的仙人指路像一行孤单而又瑟缩的小人。

目光落到祭桉上,祭神用的三牲,牛头、猪头、羊头,脖颈处血迹斑斑,死不瞑目。

老族长拈着香,烟气像是飘在他头顶上,嘴里喃喃着珠产蚌腹映月成胎,海风的腥咸气拂面,脸皮糙的很,摸上去都好像有盐粒儿。

一万三牢骚似的想着:这鬼地方!我才不待呢。

他果然就没能再待在那了,四处混迹时,常被问及老家在哪,根据情况需要,各种说辞,一会北京上海,一会沉阳长春。

从没想过,有一天,会老老实实说出这几个字来:“广西,合浦。”

其实也不是合浦,只是那百八十里水带之上隐秘而闭塞的村子,不过太不知名了,他甚至以为,连合浦是哪,他们都不知道的。

谁知罗韧点了点头:“雷廉二州,两大珠池,又修建祠堂,你老家的人,是讨海采珠的?”

一万三很意外地点点头。

雷廉二州,其实是古名称,雷州府是指广东海康,廉州府就是广西合浦,两地盛产珍珠,古时候被称为中国的两大“珠池”。

泱泱华夏,两点明珠,只想一想都觉得志满气扬。

而两大珠池之中,尤以合浦为珍,古语说“合浦、于阗行程相去二万里,珠雄于此,玉峙于彼”。

意思是广西合浦和新疆和田,相距约两万里,在这边是珍珠称雄,那里是玉石傲立。

能跟和田玉南北对峙而毫不失色,足见合浦珠的身价。

一万三从衣服的内兜里掏出那张折叠好的画纸递给罗韧。

纸张的叠痕已经很深,边角磨了毛,揣了应该有一段日子了,罗韧展开了看,画的正是仙人指路,走兽错落,唯独不见行什。

“角嵴上放十个走兽的本来就少,就算有地方彷,也不至于遍地都是。尤其最后还少了个行什的……所以我刚画出来,就知道是哪了。”

罗韧盯着他看:“那你为什么隐瞒了不说呢?”

一万三讥诮似的笑:“那鬼地方。”

又换了副无所谓的神气:“我不想说呗,怎么着?”

***

出于某些原因不想说,但为了聘婷放弃了隐瞒,还好,希望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吧。

罗韧很快做决定:“你把村子的具体位置告诉我,我要去一趟。”

只是个简单的要求,一万三却犹豫了很久,木代催他:“你给他啊,不就是个地方吗?”

“小老板娘,不是你想的那样,很难进。”

木代偏盯着他不放:“怎么难进了,豺狼虎豹守着吗?”

一万三没理她,像是在权衡着什么:“要么这样吧罗韧,我跟你一起去,但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

“保证我的安全,绝对安全。”

木代心里咯噔了一声:一万三的神情不像是作伪,光天白日朗朗乾坤,又是回的自己老家,难道有人能把他怎么样吗?

一万三又转向木代:“小老板娘,这可得算我出差啊。不能扣我工钱。”

言外之意是:你们本来就给得少,再扣我真白瞎了。

罗韧点头:“时间不等人,你先回去收拾收拾,这里安排妥当之后,我们争取明天就能走。”

我们?这个“们”字不包括她吧,罗韧不准备邀请她?木代心里空空的,觉得自己是被晾着了。

她想了想说:“那你们路上小心,我会过来照顾聘婷的。”

聘婷这种情况,郑伯肯定招架不住,罗韧又不在,由自己照顾聘婷,木代觉得理所当然。

罗韧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关于怎么安置聘婷,我已经说过了。”

一万三有点沉不住气:“你还要锁着她?”

“不然呢?木代能二十四小时目不交睫地守着聘婷吗?万一守不住呢?万一聘婷的危险程度超出我们的想象呢?”

罗韧冷笑:“你别忘了,她身体里面,有根tmd活了不知道几千年的混账玩意儿!”

一万三不说话了。

罗韧的做法的确让他难以接受,但是左思右想,竟然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只能这样了,有一天算一天吧,他不想再耽搁时间,匆匆回去收拾东西。

木代却没走,咬着嘴唇看罗韧把那些张满了屋子的红线扯下,鼓足勇气说了句:“罗韧,我也可以跟你们一起的。”

她急急解释:“一万三不是说要保证他的安全吗,也许那里很危险呢,他连功夫都不会,我在的话会好很多,至少……”

至少,再出现跟今天晚上类似的情况,她可以爬个墙帮个忙啊,不像一万三,被拦在门外一筹莫展的。

罗韧摇头:“不用了。”

木代形容不出自己的心情,像什么呢,像那次满怀欢喜的捧着桃子,等妈妈尝第一口,却始终没有等来;像在学校的时候,为了能被选拔进奥数班拼命的做题做题,最终下来的名单上却没有她。

那种晾在一边,排除在外的感觉。

她不死心:“小商河的时候,你也让我去的。”

罗韧有些不理解木代的偏执:这是什么人人争抢的好事吗?

他耐心同她解释:“小商河的时候不一样,那个时候,霍子红牵涉其中,你间接有关联,而且,我承认,我有私心去利用你,你功夫好,我只是想让你帮忙。”

她真是只听自己想听的:“我这次,还是可以帮忙啊。”

“这次的事,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聘婷出事,她是我家人,我应该为她奔走。如果事情危险,就更不想把你也牵扯进来,再说了,你也有自己要做的事啊,你刚从小商河回来不久就东奔西跑,张叔会不高兴的。”

张叔不高兴就不高兴呗,反正他经常不高兴。

木代低着头站着,不说好,也不说不好,连头发丝儿都写着倔强两个字,换了旁人,他尽可以板起脸,说一些言辞苛刻的赶人的话,但是木代不行,她会哭。

再说了,他上次买的手帕,可是一次性都用光了。

他只好让步:“这样吧木代,我再想一想,如果张叔也同意,你就当出去玩儿……”

合浦应该有不少好玩儿的地方吧,就当带她出去玩儿吧,华夏珠池,买颗珍珠也是好的。

木代抬起脸看他:“真的哦?你不会跟一万三偷偷开车跑了哦?”

她眼圈泛一点点红,眼睛晶亮,委屈的后劲没过,却又透着小小的窃喜,真想抱一下她,或者蹭蹭她发顶,或者刮一下她的鼻子。

自己好像比想象里的,要更喜欢她,这可怎么办?真带她一起朝夕相对吗?

罗韧觉得,需要认真考虑一下跟一万三开车偷跑的可操作性。

***

一万三很快打包好了行李,他东西不多,最适合说走就走,反正所有的身外之物都能靠钱买,至于钱,挣也好、骗也好,都能搞到。

漫漫长夜的,守着个行李包,干什么呢?

他在床上躺了一会下来,摸黑进了吧台,回来的时候,腋下挟了半瓶酒。

管它什么口味,管它贵不贵,喝呗。

他骨碌碌灌下一大口,跟喝水似的。

村子叫“五珠村”,听起来傻不熘丢的名字,其实有来历,那个时候,老族长被一群孩子围着,文绉绉摇头晃脑地讲村子的来历,说:“所谓龙珠在颌,蛇珠在口,鱼珠在眼,鲛珠在皮,鳖珠在足,这都是假的,真正出珠的,一定是老蚌!但咱们村就叫五珠,管你什么珠子,什么成色,都有!”

传说中,龙的下颌、蛇的腹内、鱼的眼、鲨鱼的皮内以及鳖足里,都能产珍珠,这当然只是臆测的说法,现如今,三岁的小孩都知道,珍珠是蚌壳里出来的。

又说,这五珠村,怕是南中国最古老的村子之中。

“秦始皇统一岭南,置象郡,咱五珠村,打那时起就有了,世代采珠,不管时局多乱,饿不死我们!但是那些外村的人,采的太频,眼珠子里只看得到钱,这一带的蚌都要被采绝了!竭泽而渔,以后这片海就出不了珠子啦!”

整个村子,都为了珍珠发疯,祭海神、抢海域、在比一般小船要宽和圆的采珠船上打的头破血流,混战中,好多人下饺子一样,扑通扑通掉进海里,又骂骂咧咧扒着船沿上来继续“参战”。

终于惊动了乡派出所,几辆警车弯弯绕绕开到村外,警察小跑着过来,对天放了一枪,震住了所有人。

都是向大海讨生活,打的如此不堪,两村的人斗败的公鸡一样分列两旁听派出所的人训话,女人们过来围观,一万三的母亲忽然惊慌起来,大叫:“江照,江照,你爹呢!”

四处去找,最后才想起下水,没有人以为父亲会淹死,常年采珠的人,最深可以下到水下几百尺捡蚌,怎么会被淹死呢?

父亲被水泡的发白的尸体被捞了起来,善骑者堕,善泳者溺,一辈子向海讨生活的人,被海讨了命去。

父亲的死带来的意外收获,是让五珠村在抢地盘的斗争中大获全胜。

但父亲的命没个说法,派出所的同志面对母亲的哭诉也很无奈:“婶,抢地盘的少说也有几十口,船上跳来跳去的,谁知道是被人推下去的,还是失足绊下去的,很难界定责任啊。”

骨灰盒拿回来的那天,母亲哭的死去活来,念叨说:“可怜呢,讨海的人,叫火烧成了灰,怎么也该葬在海里。”

她抱着骨灰盒就出去了。

一万三也没太注意,自顾自看电视看的乐呵,忽然听到咚咚锣响,老族长气急败坏的进来拧他的耳朵:“快,把你妈喊回来,女人怎么能进海呢!”

五珠村的女人不进海是规矩,据说海里有守珠的蛟龙,每年三月祭海喂饱了它,它就舒舒服服在海底睡一年,让采珠人平平安安下水捡蚌,但龙不喜欢女人,女人进海就是冒犯了它。

村人举着火把聚到海边,水面那么平整,月华银子一样泻在海面上,远远的,可以看到母亲瘦小的身影,摇着桨,慢慢往海里去。

几个气急的男人急急解采珠船的扣绳,推向水中准备追上去,一万三则长一句短一句地在海边叫,喊嗓一般:“娘,回来啊,女人不能进海啊……”

就在这个时候,月色如水,火光憧憧,黑色的海面上如同撒着无数碎金,众目睽睽……

那条小船突然翻了。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楚臣作者:更俗 2第二十二篇 银河领主作者:我吃西红柿 3网游之近战法师作者:蝴蝶蓝 4锦衣之下作者:蓝色狮 5龙族2 哀悼之翼(龙族前传)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