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⑨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她心头一喜,急睁眼时,忽然风声大作,罗韧,丛林,还有这无边的黑夜,瞬间就被吹的变了形,下一刹那分崩离析。

木代想喊,感觉喊声刚出口就被劲风推进了喉,下盘收不住,迎着风势直跌出去,骨碌碌半空中连翻了好几下,又像是被看不见的吸力吸附,向着一个方向急速扑跌过去。

古诗里,“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莫过于此。

木代咬着牙,身子尽量蜷缩成球,后背弯起,脑袋埋进膝下,也不知在气流里颠簸多久,周遭忽然亮起,凉气浸体,曹严华大叫:“小师父,抓住啊!别掉下去!”

出甬道了?如果没记错,甬道口和高台之间,是一段悬崖,悬崖之上,只有颤巍巍的浮桥吊索。

木代勐然睁眼,模煳间看到绳索,急用手去抓,差之毫厘,迅速擦落,曹严华骇叫的嗓子都破了音,木代全身的弦都绷紧,身子倒勾,半空中身子一挺,一只脚绞住了绳面。

这下坠之势终于止了。

木代有一两秒钟的怔愣,那一两秒,好像七魂六魄都甩脱出去,又硬拽回来,手臂和腿都在抖,后背上,尽是岑岑冷汗。

整个人只凭一只脚的支力悬在半空,像只残了条腿的倒挂蝙蝠。

木代伸手,抹了把额头的冷汗。

发生什么事了?那是罗韧的梦,之前的梦境,都像泡影浮上半空,走的无声无息,这个为什么突然间疾风大作?

是不是因为,罗韧骤然惊醒?

如果是这样,反倒好了,不知道为什么,木代居然轻轻松了口气。

曹严华从悬崖边探出半个身子:“小师父,你怎么样?”

木代对他比了个安好的手势,一时间提不上劲,没法立刻运气翻身上去,问他:“红砂呢?”

“还没出来。”

也许是跟她遭遇了一样的境况,木代心头一紧:“曹胖胖,你赶紧去甬道口堵着!”

如果红砂也跟她一样被风掀翻出来,未必能有同样好的运气挂住绳索。

曹严华反应过来,拔腿就往另一座浮桥上冲,木代忽然想到什么:“那个小七呢?”

“不知道,突然间不见了,又好像到处都是。”

这是什么话?

木代心头一凛,另一只脚就势勾住绳索,几乎是一个倒挂仰卧,上身觑到脚边,双手握住绳面,一个倒翻上了浮桥。

她想起刚踏入甬道时,小七的声音像是传自漫山遍野、四面八方。

突然间不见了,又好像到处都是——凶简,本身就没有任何形体的,不是吗?

木代匆匆回到高台上,风大起来,驱散浓雾,天色却开始变暗,唯有那扇伫立的门,另一头的景致依然明亮、鲜妍、和风旭日,像是黑暗的电影院里吸睛的那块屏。

有异样的声音。

木代心头升腾起不祥的预感,她睁大眼睛,仰头去看。

甬道所处的石面上,正窸窸窣窣往下剥落着石头,像是因为干涸而皲裂,曹严华也察觉了,因为正有簌簌的石粉颗粒落在他头上。

他伸手掸了掸头发,也仰头去看,抱怨说:“这是要塌方是怎么的?”

木代“嘘”了一声,慢慢走近悬崖。

没看错,悬崖的边缘处,也在层层剥蚀,石面的皲裂声哔哔啵啵,突然间,便会有一片,向着无尽的深渊掉落,像是被看不见的嘴吞噬。

就近的一座浮桥忽然大幅度绷震了一下。

这是……

木代只觉得脑子里嗡嗡的,声音都变了:“曹胖胖,两边石面都在剥蚀,浮桥两边架设的位置,很可能会剥裂!”

曹严华傻了,顿了顿,心惊肉跳地看脚底下。

剥蚀的速度肉眼可见,起初并不来势汹汹——不是那种大块大块的掉,剥蚀掉的每一片都薄的像芝麻酥。

但是更加可怕,这是看得见的水滴石穿,绳锯木断。

曹严华额头上冒汗了:“小师父,我……我怎么办啊?”

“回来!马上回来!”

“那红砂妹妹呢?”

谁知道呢,谁知道红砂什么时候出来?木代嘴唇翕动着,脸色苍白的可怕,手指攥住又飞快松开,脑子里转着无数的念头,就在这个时候,曹严华脚下忽然哗啦一声塌响。

木代尖叫:“赶紧回来!”

曹严华也知道大事不好,绷了口气,闷头就朝浮桥上冲,才刚跑了两步,背上忽然被人重重撞了一下,力道奇大无比,他抵不住,向前扑翻。

是突然从甬道口处被掀翻出来的炎红砂!

木代大叫:“是红砂,抓住她!”

曹严华原地滚了个个,眼角余光觑到一个人影正甩下浮桥,不管不顾,向前抓住她腿,硬生生又给拖了回来。

炎红砂吓的嘴唇都白了,和曹严华两个跌跌撞撞你推我搡着上了高台,踏脚处应声而碎,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提气,向前扑跌着滚到了安全地带。

轰然一声,这座浮桥从中崩断。

而几乎是在崩断的同时,曹严华忽然手指另一座,大叫:“我小罗哥!”

是吗?木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急转头去看,果然看到甬道口处一个熟悉的身形。

山石剥蚀的速度越来越快了,木代还没来得及说话,曹严华已经跳着脚示警:“小罗哥!你快!快啊!”

话刚落音,又是轰然一声,甬道口处忽然坍塌了一块,大块的山石带着浮桥的那一端,腾起烟尘的同时,瞬间不见。

连带不见的,还有那个连面目都没来及看清楚的罗韧。

木代的脑子空了一瞬,下一秒,她踉跄着往悬崖边冲,大叫:“罗小刀!”

眼泪不知不觉就出来了,近前时腿一软,几乎是连滚带爬着过去,这边的浮桥扎钉点也在剥蚀了,她抓住拦绳的一端,探身去看。

隐隐约约的,她觉得,拦绳的尽头处,好像有人。

是了,这座浮桥不是从中崩断,而是自一头起出,罗韧当时身在桥上,以他的机警和自救,一定会紧紧抓住什么的。

木代死死抓住绳子,大叫:“过来帮我!”

话还没完,这头的浮桥固定处也剥裂了,没了天然支撑,下头的重量突然变大,木代身不由已,大半个身子都被绳力拽了出去,好在后面的曹严华和炎红砂反应极快,一个扑到她身上压住,一个拼命抱住了她的腿。

木代嘶哑着声音大叫:“别松手,千万别松!”

她咬着牙,胳膊往绳子里搅,头低下去,绕到拦绳一端,又拼命抬起来,用后脖颈的力,分担下头的重量。

眼睛有些模煳,或者说的更准确些,是意识有些模煳。

她看着那个迅速往上攀爬的熟悉身影,对自己默念:挺住了,别松,千万别松。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是仙凡作者:百里玺 2龙门兵少作者:叶城柳昭晴 3第二十九篇 超脱轮回(结局篇)作者:我吃西红柿 4第六卷:当年事作者:无罪 5第八篇 雨相山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