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①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篝火的光映在脸上。

木代有点不自在,她不大会摆拍照的姿势,尤其是这么正式的合影,镜头一对过来,人就有点发僵,不自觉想问:好了吗?拍好了吗?

对面的神棍乐颠颠的:“再来一张,换个姿势。”

还要换个姿势啊……

木代磨蹭了一下,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眼角余光瞥到曹严华——他也好不了多少,右手本来是放膝盖上的,现在四处找不到位置去摆,也不知是哪一瞬搭错了神经,忽然托住了腮。

看着跟女子思春似的。

木代一个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然后赶紧道歉:“怪我怪我,我们再来。”

她清清嗓子,站直了些。

神棍没动,托着那个手机,雨丝在空中斜着打,被火光映的发亮。

木代心里掠过一丝异样,笑容渐渐僵在脸上,她竟然不敢转头,叫:“罗小刀?”

罗韧的手还搭在她的腰侧,但他不动,也不回答。

“曹胖胖?”

她用眼角余光去看,曹严华依旧托着腮,手指夸张而别扭地翘着。

木代站了一会,听到风鼓荡着帐篷的声音,看到神棍举着的那个手机渐渐被雨丝濡湿。

再然后,她小腿发颤,慢慢地从五个人的拍照队形里走出来。

他们都不动了。

奇怪的是,她并不很慌。

她给自己打气。

七根凶简上身,一切那么顺利的解决,本来就有些匪夷所思,发生一些诡异的事才合理——没关系,罗韧他们都没事的,一定没事。

反反复复,一直跟自己念叨这些话,直到双脚发麻,手有些冻僵,她双手送到嘴边呵了呵气,勐搓了几下,开始把人往帐篷里搬。

来来回回,累的气喘不匀,这是实打实的力气活,不像轻功可以取巧,每个人都重的像沙袋,她连拖带拉,费了好大力气才把所有人搬了进去,最后拉上拉链门的时候,看到门边的曹解放,嘴巴半张,翅膀半开,像尊活灵活现的凋塑。

篝火渐渐灭了,远处传来凄厉的狼嚎,木代不去理会,毯子张开,盖住几个人,自己也钻进去,挨着罗韧坐下,手里攥着电击枪。

左右都冷的没有温度。

睡一觉,也许睡一觉就好了。

嘴上这么说,却并不能真的睡着,一直攥着毯子,外头的雪越下越大,木代仰着头,茫然听雪片落在帐篷上簌簌的声音,帐篷高处有一块平顶,雪积的一多,就沉甸甸地往下坠,木代手往上一拍,隔着帐篷,把那一块雪打的四下飞散。

就这样呆呆地看,机械似的伸手击打,直到有一瞬,蓦地反应过来:雪好像停了,帐篷外头有奇异的光流转。

她的心砰砰乱跳,咬着牙从毯子里钻出来,拉下帐篷的拉链。

没有雪,也没有雨了,凤子岭三座巨大的山头剪影,这一时刻看来,与真正的凤凰无异。

不是的,木代忽然打了个寒噤,不自觉地退了两步,连呼吸都屏住了:她觉得,那不是山头,那是蹲伏在那里的,巨大的真实的凤凰,她的呼吸稍微滞重,凤凰都会被惊动转头。

流转着的奇异的光来自头顶之上的苍穹,那是北斗七星,组成巨大的勺子,勺柄像钟表刻盘上的指针,又像闪灼着寒光的长剑,缓缓转动。

木代忽然愤怒,大叫。

——“搞什么名堂!”

——“你把我的朋友怎么样了?”

——“你到底想要什么?不要装神弄鬼的!”

骂急了,蹲下*身去抓了石子,向着七星狠狠抛掷,电击*枪举起来,向着虚空发射一记,电极带着长长的线飞射出去,找不着目标,又凋谢似的落将下来。

木代站了很久,风大起来,把她的头发吹乱。

也不知是自哪个时刻,四周开始传来辽远而又空阔的声音,像远古时候,部落的族人虔诚放歌。

“断竹,续竹,飞土,逐宍……”

这上古谣歌……

木代蓦地回头,他们扎营的平台像是成了孤岛,看不见来路,也没有了那些高高低低的山石,远处的黑暗里,憧憧的影子,像黑色的皮影,又像只在博物馆看到过的,最简朴的原始绘画。

大队大队的人在伐竹,竹林成片倒下,强弓射出弹丸,野兽在奔跑,刀砍下,血迹扬上半空,有人被强摁进水里,水花激烈的喷溅,而远处只是水面起了涟漪,有人被吊上半空,脖颈勒细,身子像枯枝一样飘摇,有人被架上柴堆,挣扎着隐没于窜起的火头之中。

画面越转越快,不再单纯是她曾经看到过的简言画面,有攻防,万马奔腾,冲杀,巨大的投石机抛出大石砸塌城墙,身首飞离,降卒被杀,屠城,累累尸骨相叠。

慢慢的,那些画面开始有了现代文明的痕迹,有轨的列车,枪,爆*炸,半空折断的飞机……

所有影像都是黑色的线条和轮廓,没有声音,没有细节,只透过眼球,却如同最钝的刀子,划拉着人的身体。

木代咬着嘴唇,一动不动,她并不想闭上眼睛,相反的,很多画面她都看进去了,眼前流动的,像是杀戮的历史,说是人的历史也不为过,反正,自人类诞生以来,没有哪一天是完全没有战争和杀戮的,即便是在相对和平的现代,局部大小战争和冲突依然从来没有中断过。

天地间的空气无穷无尽,供再多些人也不怕匮乏,但总有人要拼个你死我活,不能共戴一片天。

恍惚中,那些影像消逝,雾气漫起,影影绰绰间,现出几条若隐若现的、比例失调的细长人影来。

它们挤挤挨挨,动作夸张地推推搡搡,声音嘈切的像乌鸦,叽叽喳喳,你争我抢着说话。

——输了输了,他们输了。

——他们死了吗?

——死了死了,也许死了。

木代毫不客气,弯腰捡起身周的石子,一股脑儿扔过去,大叫:“放屁!”

嗖嗖嗖,石子消失在雾气之中,恼怒之下没有准头,并没有砸到谁,但那几条人影都像是被吓到,好一会儿都没敢动。

过了一会,它们又窸窸窣窣地交头接耳起来。

——她气了,她在生气。

——又不怪我们,杀人的从来是人,又不是我们。

——就是就是,他们先坏,我们才能落脚。

不可怕,木代并不觉得可怕,至少,不像在梦里那样怕,或许是因为,朋友们都出事了,每一丝软弱都找不到依靠——最无助的时候,往往也是最无畏的时候。

木代朝前走了两步。

那几条人影发出惊惶似的啊呀声,忙不迭地往后退,你争我搡,狼狈不堪的哎呦哎呦,像是抱怨被踩了脚。

木代想了想,停住了不动,朝其中一个勾手,再勾勾手,心里有荒诞的好笑:忽然间易地而处,她像个邪恶的女巫,要去诱*惑良善。

那个人影,迟疑地左看右看,试探似的往前走了一步。

木代问:“我怎么了?”

人影的声音透着得意:“你输了,你们输了。”

“我的朋友们为什么不能动了?”

“不不不,他们跟你一样。”

一样?

木代先是疑惑,下一瞬,忽然就明白过来。

他们不是不动,他们或许也跟自己一样的处境,进入到海市蜃楼般的幻境里来——罗韧的世界里,她和红砂她们,也是忽然间冰冷、僵住、再无温度。

五个人,都在幻境,也许,只有神棍面对的,才是那个真正的烟火世界。

她问的怯怯和柔和:“怎么会输呢?”

她看出来了,她如果强悍,它们就会避退和害怕,所以,最好是态度温和。

那人影的声音果然又多了几分自得:“你们的力量太小啦。”

木代带了哭音:“活着封印,不也是一样的吗?”

师父梅花九娘教的:实在没办法,你就哭。

另外几条人影在互相议论。

——她怕了,怕了。

——是的,她要哭了。

那人影说:“怎么会一样?恶念和怨念是日积月累的,就像你刚刚看到的,来自不同的人,不同的年代。新的凤凰鸾扣的力量,要汇入到前人的力量一起,才可以形成新的缚力。”

明白了,所有的力量都是累积的,梅花一赵他们算是“死祭”,力量可以与之前那些凤凰鸾扣的力量自然相融。

但这一次,他们五个人是要活着,他们的力量,或许可以封印这一轮作恶的恶念,但未必对付得了之前的每一轮,那些膨胀的,来自不同人的,滚雪团般积累的恶念。

所以,乍然相逢,力量悬殊,七根凶简入体之后,他们很快失守,被抛进这个诡异的境遇里来。

“这里是哪儿?”

那几条人影咯咯地笑,夸张地捂住肚子笑弯了腰。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告诉她告诉她,她们完了,没法翻身了。

那个人影更得意了,围着她转着圈,倘若塞给它一把扇子,它可能就要翩翩起舞了。

说:“在那个世界里,你们输了,你们像木头,像凋塑,再也醒不过来了。”

“而在这里,你们输了,你们就被打回到起点了,懂吗?所以你和你的朋友分开了,因为,在人生的起点,你们谁都不认识谁啊。”

木代绕不过来,脑子有点懵:“什么叫……谁都不认识谁?”

那个人影磔磔一笑,说:“你看哪。”

木代抬起头。

看到无数画面,雪片一样在周围环绕。

看到罗韧,搂着聘婷,言笑晏晏,聘婷的长发飘起来,拂过罗韧的脸。

看到曹严华,围着个围裙,反拎着曹解放的翅膀,开始薅毛,手边的厨刀磨的锃亮,而一旁给他打下手的,居然是绑着头发的曹金花。

看到炎红砂,红着脸,从一个面目俊朗的男生手里接过一捧玫瑰花。

看到一万三,开了家汽修店,袖子撸到胳膊,手上都是机油,正跟一个过来修车的女客户有说有笑。

也看到自己,穿着结白的长拖尾的婚纱,身后的拉链没拉,露出弧线细致的腰背,一个自己从没见过的男人走上前来,给她拉上拉链。

木代觉得自己的脑袋要炸开了,忍不住大叫:“这都是什么混账玩意儿!”

那个人影说的轻松:“你不懂吗?”

“人生就好像混沌的星空一样,本来就没有秩序,也没有什么命中注定,一个角度的偏差,就会让结果完全颠覆。”

“你被打回起点,你的人生有一万种可能。罗韧从来没有见过你,也就不会爱上你。你的朋友们,再也不会跟你相遇,各自过各自的生活,你不认识曹严华,一万三也不认识炎红砂。”

是吗?是这样吗?

木代呆呆的听着,雪片一样的画面还在变化,像是循着时间的轨迹,她看到自己进了产房,看到那个男人抱起了新生的宝宝。

那个男人,眉目俊朗,手里拿着奶瓶,对着她笑。

木代忽然哭出来,说:“我不要给他生孩子!”

她不要这狗屁的起*点,和狗屁的一万种可能,也不要这个男人,再好也不想要。

那几条人影都凑过来,似乎手足无措。

——她又哭了。

——怎么办啊,给她擦擦眼泪。

——已经这样了,没办法了,认命吧。

嘈杂间,有一抹细小的声音在说:“要不,其实还可以……”

马上有人粗暴打断她:“不行,不能说!”

木代霍然抬头,盯住那几条一样的影子:“谁?刚刚谁说话?”

没人承认,它们瑟缩地往后退。

木代紧盯着它们不放:“有办法的是不是?还有办法的,这里不是绝境,一定有路的,前后没有,天上地下也有的,对不对?你们告诉我!”

没人说话,它们畏畏缩缩的,都想躲开她。

木代的希望转作愤怒,想找石子扔它们,前后都摸不到了。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电视剧里,有人气急了,会脱鞋子扔人。

她也脱了,两只都脱,这一次瞅的准,卯着劲扔了过去,正中两个,听到它们哀嚎。

木代觉得很爽,出气似的大叫:“你们这群骗子,你们是星简,杀人、害人、骗人,说混账的鬼话,我就不信没有办法了,从头到尾,都只有你们嚣张,凤凰鸾扣是死的吗?啊,是死的吗?”

轰然一声,炽热的烈气,天地间一片火亮,木代转过身,被热浪迫的后退两步,嘴唇燎的焦干。

但她没有闭眼。

她看到,三个凤凰山头,凤嘴中喷出炽热的火焰,把环抱的中央变作了火海,北斗七星的星光在赤焰的光芒下黯澹下去,而火焰消褪处,原本应该是低凹的山谷的地方,耸立着巨大的……观四牌楼。

正对着她的那一面,门楣上有古朴的篆体字。

那是个“木”字。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间客作者:猫腻 2月光变奏曲作者:青浼 3破灭时空作者:任怨 4龙族3 黑月之潮(上)作者:江南 5三生三世宸汐緣作者:胡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