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①①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木代迟疑了一下,打着手电往那个方向走了几步,又照了照低处盘旋的上山小道。

想一横心不去管它,脚下却迟迟挪不开步子,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如果不绕远道,就这么直上直下翻山的话,其实用不了多久,不会耽误时间的。

主意已定,木代吁一口气,两手甩甩,脖子扭扭,小手电拧亮了咬在嘴里,冲了几步提气,在坡度几乎接近70度的坡上一路往上疾奔,偶尔气泄了,就俯身抓丛草或者撑地借力,末了一个纵跃,就站上了那条山道。

她记着蝙蝠飞出的位置,小心地靠近去看,觉得没什么异样,也就是普通的山壁,还有挂下的藤葛杂树。

但是,或许是被手电的光亮惊动了,那奇怪的声音好像又出现了。

木代站了两秒,忽然想到什么,伸手去抓那丛藤葛。

果然,带起了好厚的一大蓬,叶子带着土灰从顶上落下,呛的她闷声咳嗽。

这是个……隐秘的洞。

洞口并不直接朝外,有块斜剌剌片出的石壁,像从前老宅子门口的照壁或是屏风,把真正的洞口包在了里面,人想进去的话,得侧着身子,过一条窄道。

而且,洞口的藤葛盖的恰到好处,如果不是有蝙蝠从那里飞出来,木代还真的以为,那只是常见的藤葛挂下山壁。

她小心的顺着那条窄道进去,快到尽头时,又一只迟钝的蝙蝠冒冒失失飞出来,木代吓了一跳,伸手就去打,掌心摸到微温蠕动的一团,恶心和嫌弃瞬间窜上脑顶,又忙不迭的甩手。

动的比想的快,这毛病总改不了。

这洞,稍微有点深。

木代打着手电往里走,才走了几步,电光忽然照到一个人的脸,惨白,嘴里塞着布头,拼命挣扎,见到木代时,激动的几乎要哭出来。

曹严华?

木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僵了足有一两秒,反应过来之后,正要过去,身后忽然传来磔磔的笑声。

女子的,低细而又尖利的。

木代浑身一震,瞬间回头。

没有人,连影子都没有捕捉到一条,刚才的笑声,好像起自空虚,又归于消静。

木代不想追出去查看,以免被人调虎离山,当务之急,还是先把曹严华解开,不管是什么妖魔鬼怪,两个人对付总比一个人要好。

她半侧着身子,慢慢地向着曹严华走过去,分了一半的精力在另一面,以防那个怪声再次出现或者突然袭击。

才走了几步,猝不及防的,脚下霍然一空。

整个人身不由已,直直坠下,仓促间伸手去抓,指尖和翻板的边缘擦过。

翻板陷阱,她是听师父讲过的。

师父的故事都是久远的传奇。

讲说,翻板陷阱,有个中轴,四面有扣合的插销,人被引诱着慢慢走过去,整个人站上半面翻板的时候,插销一撤,那头极轻,这头极重,轻功想借力都借不到,轰的一声,人就下去了。

有那心肠歹毒的,陷阱底下倒插尖刀,多少武林好汉折在上头了。

师父的故事,跟武侠小说是不一样的,武侠小说的主角永远不死,但师父故事里的人,往往戛然而止。

她那时候小,缠着问:“然后呢”

“死了。”

那么厉害的、漂亮的、潇洒的、妩媚的、风情的,各色的人,怎么会死了呢?

师父笑笑说:“都会死的,阴沟里翻船的多。但是因为你们不满意,所以那些说书的,才把大侠改的无所不能,长长久久。”

其实那些人,死的也很突然、很快,并不总是死里逃生,并不总有化险为夷的运气。

下落的刹那,和师父的这番对答,忽然过电影样迅速在脑子里掠过。

不想死呢。

拼命伸手去抓,翻板已然盖合,身子极速下落,惶恐瞬间化作岑岑冷汗。

——她都不知道这有多高。

慌乱间,忽然摸到石壁,嶙峋,突兀,她双手微曲想抓住。

捉不住,下落的速度太快,甚至能听到指甲和石壁摩擦发出的哧拉声。

木代不管,再抓。

——哪怕是一点点的摩擦力,都可能让她的速度降低,她不想死呢。

她会壁虎游墙,师父讲,要学成壁虎,四肢和小腹顶在墙面上贴合,你要想着,你腹部有个吸盘。

再抓,拼命拿腹部去顶,提着气,四肢用力,只要挨到石壁,不计代价,一定要抓住。

继续急速下落,腹部一片刺痛火烫,应该是被尖出的石头划出血了,或许开了膛,谁知道呢,不能想,没到底之前,就要拼命去抓。

哧拉……哧拉,指甲很快磨秃,然后剧痛,不管,不去想。

终于,轰的一声,落地。

那股冲撞,撞的五脏六腑都颠了几颠,胸腔腹腔,翻江倒海的难受。

落地了,终于落地了!

第一反应,居然是巨大的惊喜:没有摔死我,我还没死呢。

她笑起来,声音回荡在这个巨大的洞穴里,难听而又怪异,难听的她忽然不敢笑了:是我在笑吗?还是我其实摔死了,我的魂在笑?

她躺着,不动,闭上眼睛,俄顷又睁开。

这洞里,并不很黑,远近散落着幽绿色的莹莹磷火。

木代艰难的转过头,看到自己摊在身边的左手,看到中指的指甲,是竖起来的。

指甲不应该是服服帖帖的,贴着指面的吗,她的指甲为什么是竖起来的?

想清楚发生了什么之后,巨大的疼痛,直冲眼底,眼泪几乎是毫无征兆的夺眶而出,划过脸颊,滴进背后冰凉的泥土里。

过了一会,她深吸一口气,右手抬起来,小心的、慢慢的,覆在左手手面上。

心里数:“一、二、三。”

数到三的时候,牙关一咬,迅速的、用力的,握了下去。

***

时近半夜,中缅边境。

这个村子叫那奇波,属云南缅甸交界,靠近密支那。

白天时它只是普通的村子,有蔫着气的鸡,打不起精神的狗,三三两两扛着锄头下地的面目枯藁的村民。

然而到了某些日子的晚上,十一点之后,凌晨两点之前,它会出乎意料的热闹。

村口会搭起一个又一个凉棚,大多四面敞风,像是内地的大排档。

有交易的凉棚,布袋里倒出来,或是翡翠,或是其它宝石原石,摊主盘腿坐,敞怀,胸膛的黑毛间隐现一条青龙,腰包里几厚沓钱,分不同币种。

有吃海鲜夜宵的凉棚,这里明明不挨海鲜产地,但是会有最新鲜的海鲜,塑料箱子往外倒,冰块混着生蚝贝类鱼虾哗哗而下,烧烤专门有一项叫波尔多红酒烧,味道怪里怪气。

也有牌桌,打的是麻将,但不见钱,只推筹码,十只蓝筹抵一只红筹,十只红筹抵一只金筹,一般金筹被人拿走时,堆牌的人会变一下脸色,悻悻骂一句粗口。

有妖冶的女人,腰细腿长,胸挺臀圆,在人群中婀娜而走,只要一个眼神,就会含笑停在某个男人身边,不讲价,也不吵嚷,于无声中,一切水到渠成。

而那些不敞风的,通常有个黑布门面,闲杂人不会进,也不能逛,门口守着彪形大汉,特定的人来了,对手里的半张钞票,或者扑克牌,严丝合缝对上了,会悄然入内。

而两点钟一到,所有人、车都会撤走,在黑暗中打亮车灯,无声无息往来处去。

这是中缅边境上很多人都心知肚明但不外道的那奇波三小时夜市。

罗韧此时,就坐在海鲜凉棚里,坐布面的小马扎,面前的小桌子四脚不齐,有一块下头还垫了块碎砖。

然而小桌子上的菜色却不犯,片的极薄的三文鱼,慵懒绵软似的码在冰沙雪山堆上,边上小瓷碟里,酱油中央点芥末,又有冰镇明虾,虾肉水晶样透明,偶尔,虾身还会忽然抽动。

对面还有个位置,但还没人。

罗韧给自己倒酒,里头冰块消融,底下沉一颗圆滚滚青梅。

有个女郎过来,红唇微抿,媚眼如丝,胸衣里斜插了几朵去刺的玫瑰,罗韧递了张票子过去,然后做了个向外的手势。

懂了,这是表明要谈事情,不玩。

女郎知情识趣,拈了朵玫瑰,插进小木桌的狭缝里,玫瑰的茎细长,颤巍巍的影子在桌面上打晃。

说的柔声细气:“这样,其它的姐妹,就不会来打扰了。”

这也是行规。

罗韧继续等,夜风从凉棚的这头穿梭至那头,手机时间显示晚上11点45分。

沉重的脚步声,夹杂着金属钢架特有的声音,罗韧没回头,直到青木一步步笨拙的走过来,坐下。

他右腿小腿打着外固定钢架,走起路来沉重,又透着几分别来惹我的狰狞。

青木约莫三十来岁,典型的日本人长相,目光亮而尖锐,挺鼻,清瘦但绝不孱弱,袖子撸起,胳膊上一块块的肌肉,小臂上有竖行的汉字。

刺的是:银碗盛雪,白马入芦花。

罗韧盯着青木看,胸腔里有不可名状的情绪激荡,眼眶微热,很久才说:“好久不见。”

青木不用筷子,伸手拈了三文鱼,蘸碟里滚了滚,送进嘴里大嚼,酱油汁顺着嘴角滑下,并不去擦。

罗韧端起大肚细吞口的清酒瓶子给他倒酒,青木夺过来,往地上倒,哗啦啦哗啦啦,没融尽的冰块渐次落地,只有那颗被泡胀的青梅,卡在瓶口,出不了。

又伸手把罗韧的酒杯也拿过来,往地上一倒。

凉棚的伙计们见惯不惊,眼皮都没抬一下。

“罗,我去过丽江。”

罗韧看他:“那幅画是你画的?”

“只是提醒你,我能找到你,猎豹也一定能找到你。”

罗韧沉默。

青木伸手,朝伙计打响指,伙计又送上瓶清酒。

青木这次帮罗韧斟上了。

“我知道你在丽江开了酒楼,当上了小老板,交了一个漂亮女朋友,笑起来很甜,风一吹就倒。”

“你忘了我们了吧,罗?”

罗韧说:“没有。”

青木盯着他,目光渐渐愤怒,手背上暴起青筋,冷笑着,一字一句:“你忘了我们了,罗,你去过自己的日子去了。”

他脸色忽然狰狞,双手托住桌底一掀,就把桌子掀翻在边侧。

可惜了,那么好的海鲜。

手机也被掀落了,哗哗盖了一层冰沙。

罗韧俯身捡起来,拂落一层水凉,看一眼时间,12点20分。

木代为什么还不打电话来?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落月江湖作者:蜀客 2我的锦衣卫大人作者:伊人睽睽 3你微笑时很美作者:青浼 4冰火魔厨作者:唐家三少 5三生三世枕上书作者:唐七公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