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①⑧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金乌西坠,海风拂面,船尾搅起白色的海浪,如果不是水里有那玩意儿作怪,真像是来度假的。

还是“自驾游艇”呢,虽然是条破船。

木代觉得挺满足的。

往前看,罗韧正在船头打电话,往后看,炎红砂坐在轮椅上,兴致勃勃地练习如何兜链网。

链网太重,不可能人工抛兜,罗韧想了个办法,把链网展成平面,先从船舷边放下水,网边上的链环用钢丝索通穿,简单的说,像是布口袋边沿的抽绳,抽绳放下时,是一个平面,迅速抽起时,就能聚合成一个口袋。

钢丝索的两头连接着船上的电动绕线绞轮,需要的时候,绕线轴高速旋转,把钢丝索全部绕起,下头的链网就成了扎紧口子的链袋。

炎红砂腿脚不便,正好定点定位,被委任绞轮操作工的角色。

她兴奋之至,觉得颇有纪念意义,一个劲儿央求木代:“木代,你去朝罗韧借手机,给我拍一张嘛。”

她和木代都没手机,六千五的手机她又是万万不愿借的,只能打罗韧主意了。

木代答应了,又不想打扰他打电话,隔一会就看他打完没有,也不知道看到第几次时,罗韧朝她招了一下手,示意她过去。

木代噌一下起身,小跑着过去,那个被她塞进领口的哨子凉凉的,珍珠也凉凉的。

不一样的两种凉。

罗韧说:“慢点。”

说的慢了,她都跑过来了。

木代跑到了之后才反应过来,怪不自在的,觉得自己应该矜持点才对。

罗韧说:“我给郑伯打了个电话,聘婷还好,郑伯尽量不给她注射镇定剂。酒吧那也挺好,张叔招到人了,不过都是流动的,暂时顶你们的缺。还有,听郑伯的意思,你红姨给酒吧打过电话。”

红姨?木代激动起来。

罗韧笑:“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她没说在哪,就是怕你们着急,报了个平安,也没说什么时候会回。”

这样啊……

木代还是挺高兴的,她没那么贪心,有消息了就好。

罗韧顿了一下:“还有就是……猜猜谁现在在我家?”

谁?在罗韧家里,那得两人都认识,李坦?万烽火?还是……

木代眼睛突然一亮。

神棍?!

罗韧显然也很高兴:“听神棍的意思,他是要去古城看朋友,正好路过丽江,就先打听到酒吧,缘着酒吧又找到郑伯,去看了聘婷。”

“他跟我说,我那个彷金木水火土的箱子也就是个形似,但是路子大差不差,他觉得即便没有凤凰鸾扣,也应该有什么能暂时封印凶简,不让聘婷受罪,他说他有点想法,不过还没理清楚。”

真是个好日子,今天听到的都是好消息,是不是也预示着,此行也会一切顺利?

木代比划着朝罗韧要了手机,过去给炎红砂拍照,刚拍完炎红砂就抢过来:“我看我看,好不好看?”

她边看边自言自语:“到时候让罗韧发给我,我得美图一下才行啊。”

又把罗韧的照片前翻:“他平时都拍什么呢?会不会有自拍啊?”

忽然兴奋:“说不定有半*裸的那种哎。”

木代也好奇,又不想表现的太过,只好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眼睛一直朝手机上瞄。

罗韧不像是喜欢拍照的人,自拍没有,多半是随手拍景,而且看的出来,他是那种不在意什么格式构图,随手拍了了事的那种。

炎红砂很快意兴阑珊,把手机还给了木代。

木代低头扫了一眼,心里忽然动了一下。

她的心砰砰跳起来,伸手点了其中一张,放大,再放大。

薄雾蒙蒙,那是重庆的长江索道。

照片拍的是江景,正好把对面的缆车拍进镜头,江面上不可能有这样的取景角度,除非是,他自己恰好在另一辆缆车上。

手机的像素,没可能在那样的环境下拍清楚脸,但是,衣服可以看个大概。

尤其是那件依稀能看出是个大象头的打底t恤。

木代的头皮上好像有细小的火花,踮着脚尖,熘熘地一路跑过。

把手机还给罗韧的时候,她歪着脑袋,把罗韧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罗韧让她看的莫名其妙,问她:“怎么了?”

木代回了一个字:“哈。”

然后就扭头走了,不过心情很好,罗韧听出,她在哼调子,虽然那调子听起来,不过是哼哼哈哼哼哈哼哼哼哼哈。

木代想,没错的,那个人就是罗韧。

那一天,罗韧在对面,朝着她轻轻点了一下,然后她勐的一转头,抓住了曹严华。

而现在,她跟罗韧在一条船上,脖子上挂着他送的口哨,要一起去捉老蚌,至于曹胖胖,已经是她的徒弟了,整天跟前跟后地叫她:木代妹妹,木代小师父,木代妹妹小师父……

那时候,她可想不到事情会这么发展的。

***

船身轻晃了一下,终于在之前遇险的海域稳了下来。

远远的,可以看到五珠村,木代眯着眼睛去看,罗韧过来,递给她什么。

也是见过的,那个拇指超微型单筒望远镜。

木代把望远镜套在食指上,凑在眼前东看西看的,视线忽然转到海滩,兴奋地差点叫起来。

她的行李还在,那天,掠身上船的时候,她顺手把行李放在沙滩上了的。

很好,到目前为止,除了损失了手机,其它都还好。

转身时,一万三已经慢慢地往下放“水眼”了,其实通俗来看,就是能够往下放的铁链连着简易水下像机,怕相机的分量太轻,底下坠了个颇有分量的铁球,铁链穿过栏杆上临时假设的一个绞轮,便于控制距离和停顿。

罗韧在调电脑屏幕上的对接画面,提醒一万三先不急着下放,静止一下看成像效果。

慢慢的,画面就清晰了。

水下的世界,静的让人有灵魂出窍的错觉,罗韧点了点头:“继续吧。”

***

水眼一寸一寸地往下走。

所有人都凑在屏幕前面,随着深度的递进,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心情也随之紧张起来。

炎红砂眼睛紧盯屏幕,下意识抓住木代的胳膊,小小声的:“木代,下头会不会有鬼啊?”

不知道,整个地球,海洋占据四分之三,七十亿人口只在陆地纷纷扰扰,谁也不知道海里会有什么,即便有鬼,你也管不着。

炎红砂提前给大家打预防针:“我胆子小,我会叫的。”

尖叫也是舒缓紧张心情的一种方式,不过有个人现在不能叫……

木代暗搓搓把衣领里的哨子拎了出来。

水眼继续往下走。

罗韧渐渐觉得不对,看了一眼深度传送数字,问一万三:“这里虽然离村子有点远,到底也是近海,你从小在村里长大,这片海水里,没有鱼吗?”

水眼在水下,被那根铁链和铁球牵引,有时会以铁链为轴心作自由转动,也算是360度无死角观察,但是视线所及范围,没有看到活物。

不是说多姿多彩的海底世界吗,像个死寂的世界,鱼呢,虾呢,林林总总的浮游生物呢?

炎红砂喃喃:“这片海,好像是死的啊。”

一万三说:“我不知道,我记得那时候,海里很多鱼的。”

何止是鱼啊,他曾经往下扎过勐子,捞起过海星,还是蓝色的呢。

每个人都沉默。

水眼继续向下。

视线里越来越黑了,阳光照不到海底,一般500m以下全黑,罗韧又看了一眼深度传送数字,这里是近海的近海,可见度还勉强,深度估计也就200m左右,快到底了。

有飘渺的细长的什么忽然在镜头前掠过,炎红砂一声尖叫:“那……那……是什么?”

其它人没被画面吓到,倒是被她吓个半死。

一万三没好气:“叶藻。”

算是海草的一种,但种类繁多,叶子细长带状,随着海底流水的动向慢慢拂动,陡打出现,确实有几分妖形魔舞。

罗韧提醒一万三,再放链的时候分外小心,怕被叶藻缠上。

果然,再往下,叶藻就密了,一万三说:“这叶藻挺长,得有一两米吧,不过分分秒到底了,叶藻是长在海底的。”

刚说到这儿,画面上忽然出现一个奇怪的东西。

圆不隆冬,泛着金属色泽,可能和水眼的镜头离的很近,一时间看不出是什么,而水眼又是通过搭在栏杆上的绞轮下水的,上下自如,但左右没法调整。

一万三提议:“要么,我们把船挪一下位置?”

正准备起身,炎红砂说了句:“它在动呢。”

也不是动,而是慢慢随着水流在转,光泽感更强了,罗韧隐约看到镜面,约莫猜到这是什么,就在这个时候,水流一转,那个东西完全转过来了。

一双圆瞪的死人的眼!

炎红砂尖叫,身子往后拼命一顿,身下的轮椅往后一撞,一万三好死不死正站在后面,重要部位被袭击,痛的大叫,就势往边上一跳,轮椅失了阻滞,骨碌碌就往后滚,撞在驾驶舱门边,与此同时,罗韧耳边响起尖利的哨声。

他送木代的是水手口哨,声音特点就是高和细,以利于穿透海上风浪,便于求救。

当这声音在耳边响起,简直了!

罗韧下意识握住哨身,用手把出声口盖住消声,说:“再这么吹我就没收了。”

木代看了他一眼,做错事一样松了口,嘴唇碰到他的手背,好像有一线电,从那个位置,嗖的一下,风驰电掣,直击心脏。

罗韧迅速松了手,心说:我擦。

那个口哨挂下来,吹口处有湿湿的浅浅唇形,罗韧马上移开目光。

一万三痛的要命,还在远地嘘着气蹦蹦哒哒,炎红砂却突然用哭音喊了一声:“木代!”

她双手撑住轮椅,想第一时间挪过来,但不知道是不是没使对力,轮子转了一下,没动。

电光火石间,木代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炎九霄!

罗韧显然也想到了,他全身一凛,视线重新转到电脑屏幕上:那是一个潜水头盔,可以想见,炎九霄穿着潜水服,戴着潜水头盔,身后应该还背着氧气瓶。

他是立在海底的?

一万三半弯着腰,神情痛楚地提议:“要么把船挪开一些,把水眼和他的距离拉大,应该能看的更清楚。”

***

船往右侧移动了约莫一到两米,距离变远,视线角度变大,终于能看到全景了。

炎红砂吸着鼻子,泪水止不住往下流,忽然就把头转开了去,木代抱着她,自己也手足无措,只好像哄小孩儿一样拍着她的背心。

自己也不敢看,只偶尔瞥两眼,但即便只是一两眼,画面也久久挥之不去。

男人的反应就要镇定许多,木代听到罗韧吩咐一万三:“放,继续放,停。”

又说:“你看。”

木代又偷瞄了一眼,轻轻松了口气,画面上至少看不到人脸了。

罗韧把水眼的自带遥控照明灯打亮,在水下,那一点光线简直不足一提,但怎么说,聊胜于无。

“看他的腿,是被叶藻缠住的,自由生长的叶藻,即便是一团乱麻样,也不可能这样,横着绑住一个人的腿。”

连炎红砂,都暂时止住哭泣,抬头去看屏幕。

罗韧说的没错,炎九霄的小腿以下,缠的密密匝匝,乍看上去,像绑起的绷带。

叶藻,不可能长成这样的。

炎红砂颤抖着开口:“我不知道我叔叔有没有带同伴,是不是有人……”

是不是有人,也背了氧气瓶下去,把她叔叔绑在了海底?但是没听叔叔说过有人同行啊,而且大费周章这么做,动机呢,目的呢?

罗韧说:“未必是人做的。我之前查过一些蚌的消息,有一则新闻记得很清楚,说是有人抓住大的河蚌,在院内挖小塘饲养,结果河蚌跑了。主人抓回来之后,在它的壳上拴上绳子,谁知第二天,又让他发现河蚌刚刚磨断绳索准备逃跑。”

他的声音忽然压低:“你以为,它就不会做吗?”

木代彷佛看到,那只巨大的海蚌,稍稍张开扇贝,像夹子一样夹住叶藻的一头,沿着炎九霄的双腿,慢慢挪动着斧足,绕着他,一圈,又一圈。

你以为,它就不会做吗?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十七篇 冰狱星作者:我吃西红柿 2重生之将门毒后作者:千山茶客 3龙族5 悼亡者的归来作者:江南 4第五卷:两地争作者:无罪 5凡人修仙传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