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尾声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来不及赶回去,带一万三在镇医院打了石膏之后,当天就地住宿,因为要办的事还多,没人当真想睡觉——所以只要了一个房间。

加上青山、亚凤,七个人,满满当当,感觉在屋里转个身都嫌局促。

凶简离身的青山,目光呆滞,看着有点呆呆傻傻,曹严华在边上训他,摆出大哥的架势,时不时还抽他一脑刮子。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搞些什么?你跟这个女人到底什么关系?”

亚凤还被绑着,她跟青山不同,始终不声不响,但冷笑——这也是罗韧不同意给她松绑的原因,他直觉,这个女人,只要放了,就是个麻烦。

青山受了曹严华一下子,耷拉着脑袋,看了亚凤一眼,忍不住说了句:“大墩哥,你别绑着人家,亚凤又不是坏人。”

这是什么立场?曹严华气坏了,又是一巴掌抽他后脑上:“她都让你干了些什么?”

一万三斜躺在沙发上,支愣着打了石膏的胳膊,像竖着荣誉的大旗:“大墩儿,你别问他了,你表弟充其量就是个傀儡,关键要着落在这个女的身上。”

曹严华深以为然,但一转念,忽然警醒:三三兄刚叫他什么?大墩儿?自己没听错吧?

罗韧站在边上,把水袋里的水注入盆里,说了句:“这个女人的嘴难撬。”

像是为了应和他,亚凤冷笑两声。

罗韧面上一冷,水袋扔下,走到亚凤身边,一把搡拎起她的衣领:“不过,我有的是法子让你开口。”

亚凤一字一顿:“我不会说的。”

罗韧笑:“现在多的是手段,让人说真话未必要严刑拷打。”

说到这,他凑向亚凤的耳边,压低声音:“注射吐真剂,或者催眠,你有多少货,我就掏多少。”

亚凤的瞳孔剧烈收缩了一下,罗韧冷笑,把她扔回沙发上。

青山大叫:“你干嘛,你想干什么,你不能这样对亚凤……”

曹严华忍无可忍,一把把青山摁回沙发,也绑起来了事,为防他胡乱嚷嚷,还用胶带封了口。

罗韧的眉头皱了一下。

头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凶简离身之后,亚凤还是一副敌对的架势,而青山,被洗了脑一样维护着亚凤。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

木代和炎红砂在洗手间洗衣服,洗手台太小,两人各守了一个盆面对面蹲着,洗罗韧和一万三换下来的湿衣服。

眼见第五根凶简差不多尘埃落定,炎红砂心里多少有点轻松,搓衣服搓的特起劲,小泡沫在面前飞的纷纷扰扰。

忽然想到什么,拿胳膊肘捣了捣木代:“哎?”

“嗯?”

“你和罗韧,在洞里待了好几天呢。”

“嗯。”

“就没发生点什么?”

木代心里一跳,说:“没。”

她低下头,继续搓衣服,炎红砂在边上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开了。

“这不大合理啊,孤男寡女的,周围又没有人,怎么着都应该……啊!”

她一惊一乍,神秘兮兮凑过来:“木代,罗韧不会是有问题吧?”

木代哭笑不得:“有什么问题?”

“一定有问题,我跟你讲,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那么好的机会,他都不抓住,肯定是有问题!”

炎红砂忧心忡忡:“木代啊,我跟你讲啊,人家言情小说里都说了,其实那种高大威勐帅气的男人呢,跟那方面……不一定成正比……”

越说越没边了,木代斜她:“你想说什么?”

炎红砂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新时代,要正视这个问题。虽然我也觉得罗韧很好,但是如果他不行,我还是不建议你跟他在一起的……”

说的正兴起,忽然发现,木代的目光直往地下瞄。

瞄什么呢,炎红砂低头,看到一道人影,正斜斜映在地上。

她是背对着门的,此时此刻,嵴背都冒凉气了,问木代:“谁啊?”

“你自己看呗。”

炎红砂小小声:“快跟我说不是罗韧。”

木代慢吞吞搓手里的衣服:“我不擅长撒谎。”

完了!炎红砂觉得自己的心咯嘣一声就碎了。

与此同时,罗韧的手按上她的肩膀:“来,红砂,我们出来聊聊。”

炎红砂战战兢兢回头,干笑着打哈哈:“我现在……忙。”

罗韧也对着她笑,笑着笑着忽然变脸,单手箍了她腰,抱起了就往外拖,炎红砂尖叫:“非礼!木代,你男朋友非礼,你就不说点什么?”

木代抬起头,抹了一把头发上的泡沫:“我很反对罗韧这种粗暴的行为。”

说完了又低头,搓洗衣服搓的不动如山,听到炎红砂在外头鬼哭狼嚎,又听到一万三过来问:“吵什么呢……炎二火你别抱我腿!放!放开!”

木代端着衣服出去的时候,一万三恰恰被炎红砂拖倒,两人互相抱怨嚷嚷着倒成一团,罗韧站在边上笑,看到木代时,别有深意看了她一眼。

木代居然被他看的脸红了。

***

曹严华把水盆端到茶几上,几个人坐到边上的沙发上,或侧头或偏头,对着水盆去看。

水影没有立刻出现。

罗韧说:“等一等吧,该来的时候,总会来的。”

等就等吧,也不急这么一时。

屋子里安静下来,经历了这一番折腾,每个人都多少有些疲倦,木代靠在罗韧身上,眼皮越来越沉,罗韧摸摸她头发,说:“你先睡会。”

木代嗯了一声,闭上眼睛趴到罗韧腿上,正迷迷煳煳间,忽然听到曹严华大叫,又有水溅到脸上,急睁眼时,看到曹严华和炎红砂都站起来了,曹严华揪着亚凤,气的脸色都变了。

木代茫然,罗韧用手擦掉她脸上的水,说:“没什么,亚凤想撞翻水盆。”

确切的说,不是想撞翻,那时候,觑着每个人都精神放松,坐在角落里的亚凤忽然拼着力气站起来,一头向着盆里栽过去——罗韧觉得,她是想把水给喝了。

好在离得近的炎红砂和曹严华都动作很快,一把把她揪起来了——只是撞到水盆,有几滴水溅到了睡着的木代脸上。

再不敢冒险让亚凤坐的近,曹严华几乎是把她提拎到房间最远的角落里扔下的,罗韧看木代:“还困吗,再睡会吧。”

木代没有立刻说话,她伸出手,抚着脸上刚刚溅水的地方,有点愣神。

罗韧看出不对了:“怎么了?”

怎么了?刚刚,水溅到她的刹那,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什么图景。

不止是图景,似乎身处的环境都变了。

木代盯着水盆看,晃摇的余势未消,里头的水还在轻轻漾着,她咬了下嘴唇,顿了顿迟疑地把手伸进水中。

罗韧第一反应是阻止,转念一想,凶简是不会附他们几个人的身的。

果然,木代眼睛轻阖,指尖触到水面的刹那,整个身子都似乎颤了一下,另一只手拉他:“罗韧。”

罗韧会意,看了炎红砂他们几个一眼,点点头,也把手伸了过去。

炎红砂和一万三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陆续的,也照做了。

***

形容不出那种感觉。

木代手指接触到水面的刹那,周身的场景忽然都变了,青天、丽阳、徐徐的风,但不全,像是一块突兀的场景。

直到罗韧他们都照着做,这场景才拼图般严丝合缝,非但能看到,还能听到、闻到。

木代睁开眼睛看,罗韧他们都在,几个人,不知所措的,站在一块青草地上,身边有路人经过,穿着短打的马褂,光着前半个青脑壳,脑后结着大辫子。

清朝吗?但他们像是透明的,那些过路的行人,似乎都看不到他们。

边上的私塾里,传来朗朗的读书声,透过半开的窗棱,看到里头的半大书生,脑后都垂着辫子,捧着书卷,摇头晃脑。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晨宿列张……”

前头的桉桌上,坐了个带眼镜的老夫子,镜梁架在鼻头上,手里持一把戒尺,但凡觉得学生读的没生气,就啪的一声往桌子上敲一下,于是那参差的读书声,便忽的响亮起来。

什么意思?木代茫然。

就在这个时候,私塾里走出来一个姑娘,鹅蛋脸,剪水双瞳,油光发亮的大辫子,穿葱绿色琵琶对襟的褂子,袖口和下摆都用黑布滚着边,端了个大食盆,木勺在里头搅着,走到院子中央的青草地上,木勺子在食盆边上敲了三下。

叮铃咣当的声音,一只脖子上挂环的土狗小跑着从灌木丛里出来,三两步窜到食盆边,低着头在盆里稀里哗啦一气,那姑娘咯咯笑着,伸手摸了摸狗的脑袋。

那狗抬起头,眼睛却是死死盯着木代的。

木代骇叫一声,身周的景象迅速撤去,再一定神,是在旅馆房间,罗韧他们都在,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木代心头余悸未消,迟疑着问了句:“你们都看到了?”

应该是都看到了,曹严华后背有点发凉,低声嘟嚷了句:“又是一只狗,怎么绕来绕去,都绕不开那只狗呢?”

静默中,炎红砂忽然颤抖着叫了声:“罗韧。”

每个人都看她,这才发现,炎红砂的神色很是异常,脸色苍白不说,连额头上都渗满了汗。

“这个女人我见过的。”

见过的?罗韧心头一凛:“什么时候?”

“在五珠村的时候,我做过一个梦,梦里,本来是火化我叔叔的遗体的,但是闭路电视的图像上,炉口里,出现了一个被烧的女人。”

她声音有点发抖。

“就是那个女人,跟我刚刚,在私塾里看到的那个喂狗的女人,一模一样。”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岁月是朵两生花作者:唐七公子 2一世之尊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3一时冲动,七世吉祥作者:九鹭非香 4界王作者:骷髅精灵 5星辰变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