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②⑨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青木很晚才回来。

他不想惊动罗韧,动作很轻地回房,推开门,揿亮屋里的灯。

灯光亮起的刹那,视线里忽然出现一个人影,青木心头一凛,下意识伸手向后腰,动作进行到一半,又硬生生刹住。

那是坐在房间里的罗韧。

青木皱了下眉头:“罗,你还没睡。”

他没有问罗韧为什么会在这里,镇定自若的进屋,顺手从桌子上拿了个一次性水杯,走到饮水机前取水。

泠泠水声里,罗韧问他:“你去哪儿了?”

青木直起腰,一边喝水一边绕开罗韧:“一点私事。”

“什么私事?”

“都说了是私事……”

青木话还没完,罗韧突然身形暴起,伸臂探向他后腰,青木毫不客气,连水带杯泼向罗韧面门,罗韧侧身避过,一个横腿直扫掀翻青木,与此同时直扑过去,迅速掀开青木衣服后面,从他后腰拔出一把枪来——还未及看种类型号,青木已然翻身坐起,一脚把他踹开,那把枪也随之脱手,在地上滑出去老远。

罗韧躺在地上没力气起来,他掀开衣服去看,果然撑动伤口,绷带几处都有血迹渗出。

青木又是担心又是恼怒,狠狠朝他唾一口:“疼死活该!”

罗韧大笑,躺回地面,夸他:“中国话说的不错。”

刚刚那么一番急斗,青木也气喘的厉害,懒得去捡枪,一屁股坐在罗韧身边,泼翻的水杯就在脚边,杯底还残留了一些水,青木捡起来仰头喝了,又把水杯揉成一团。

罗韧示意了一下那把枪:“那就是你的私事?哪里搞来的?”

青木答非所问:“她玩游戏,我不玩,我跟她有仇,我想她死。”

“我跟她也有仇。”

“我是日本人,我无所谓。我杀了她,跟你们没有关系。中国警察,国际刑警,要来抓,就来抓我好了。”

“那由纪子呢?”

青木沉默了一下,忽然双目血红:“九条命,罗,九条命!”

罗韧坐起来,面色几近狰狞:“我知道,所以我不愿意再给她多赔任何一条!”

他指自己:“要赔也是我赔,我要你们所有人全身而退。青木,九个兄弟是我带走的,要赎罪,还轮不到你!”

青木盯着罗韧,胸膛起伏的厉害。

罗韧忽然笑起来,说:“青木,咱们说好了,这一次,不准你拼命。”

“我弥补不了什么了,死人不可能活转过来,我那时候的兄弟,也只剩下你了。你回去,跟由纪子求婚,好好过日子,生很多孩子,子孙满堂,活到牙都掉光了——这样的话,不管到时候我活着还是死了,我都多点欣慰。”

他握起拳头,送到青木面前:“来,答应的话,碰个拳。”

青木不干,低着头,牙关咬的死紧。

罗韧说:“不碰吗?我有的是耐心。”

青木抬起头,看到罗韧在笑,只是,那笑容似乎越来越模煳,一股晕眩之意涌上颅顶,青木想说什么,只张了张嘴,来不及说话,就一头栽倒在地。

罗韧没去扶他,他脸上带着笑,缓缓放下伸出的拳头,说:“我早就知道,光凭灌酒,是放不倒你们的。”

他看着青木喝下了那杯水,又寻衅跟他打了一架——适当的剧烈运动有助于药效的加速发挥,一切,都拿捏的刚刚好。

——罗,算我一个。

——也算我一个。

当年,他本不该,带任何人去的。

罗韧拍了拍伏在地上的青木的肩膀,又交代了他一次:“回去跟由纪子求婚,好好过日子,生很多孩子,子孙满堂,做个哪怕牙齿掉光了,都还能跟人打架的老头。”

他疲惫的,撑着地站起来,捡起那把枪,然后关了灯,在黑暗里,慢慢地走了出去。

一个小时之前,罗韧收到了猎豹打来的电话。

——“罗,我们该见面了。”

——“一个人来,开着你的车子,到古城南门的十字路口,等我电话。”

回到房间,揿亮灯,灯光下,屋子的正中,站着一个人。

郑明山。

罗韧对着他笑笑:“来啦,挺快的。”

说完了,倒转那把枪的枪口,递了过去。

郑明山接过了看,拆卸枪管和弹匣:“超微型冲锋*枪,配消音器,枪口附近声响可降至80分贝以下,黑格勒科赫公司原产,改装过,类似沙漠杀手乌齐枪。”

罗韧拆开绷带:“大师兄很懂。”

郑明山冷眼看他用军用粘合剂封住伤口:“留下自己的兄弟藏起来,反而跟我合作?”

罗韧答得平静:“在菲律宾跟着我出生入死的兄弟,只剩这一个了,大师兄让我留一个吧,这样的话,死去的兄弟们在地下也心安。”

郑明山没有说话,罗韧的意思他懂,很久以前,他出危险任务时,也会跟兄弟们说:大家伙不能全死,一定得留一个,往后后,给咱们上坟、烧纸、送烟,还有过好日子,都靠这一个的念想啦。

罗韧吁一口气,腹部绷住,重新包扎伤口。

郑明山开口:“我小师妹不能死。”

“我懂。”

“为了我师父,猎豹必须血债血偿。”

罗韧笑:“猎豹也是我的目标,必要的话,我跟她一起死。放走了她,我身边的人永远不会安全。”

他呼气、吸气,测试包扎的妨碍度,然后从药瓶里倒出胶囊药丸。

郑明山皱了皱眉头,没忍住:“药物肌理和神经性兴奋剂不要经常吃,杀人一万,自损八千。”

“只这一次。”

他穿好衣服,起身去到洗手间,拧开龙头,冷水激脸,郑明山抱着手臂,倚在门口看他:“我联系上朋友了。”

“国际刑警那边的消息是,没有针对猎豹的任何抓捕和通缉,因为一年多以前,内部消息显示:此人不再具备行为能力,对他人和社会不构成任何威胁。”

懂,她受过致命性伤害,但凶简让她东山再起。

罗韧沉吟了一下:“所以他们不会帮忙?”

“指望不上。就算愿意私下援助,时间也来不及。”说话间,他递过来一个gps定位微型追踪器,“另一个朋友倒是可以远程在线援助,你出发之后,带上这个,他会帮我确认位置。”

罗韧接过来,想了想,缓缓摇头:“光靠这个不行,猎豹很小心,类似的电子件,我怕是带不进去。到时候,咱们可能得靠最笨的方法——请你的朋友设法黑入沿路所有的联网城市摄像头。”

郑明山点了点头,停顿了片刻:“还有就是……猎豹是带了手下的,我觉得,多带点人手,方便行事。”

罗韧盯住郑明山,一字一顿:“不行。”

“这个你说了不算,师父被绑架了,他做小徒弟的,不应该做点什么?每天嚷嚷着姐妹情深的,不应该做点什么……”

话没说完,罗韧已经冲上来,一把揪住他衣领,恶狠狠道:“不行。”

郑明山被勒的有点透不过气:“来来,先松开。”

罗韧齿缝里迸出话来:“郑明山,我跟你合作,是因为你是木代大师兄,我去救她,没资格绕过你。但红砂、一万三、曹胖胖,他们跟我们不一样,他们连枪都没见过,你没权力把他们带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

郑明山想了一下,说:“行吧。”

又不耐烦地推他手:“松开松开,勒死了都。”

罗韧松开他衣领,最后交代:“猎豹这个人很狡猾,我不敢肯定她会不会真的露面。整个过程,咱们也没法互通讯息,一靠见机行事,二靠……老天给运气。”

他似乎很多话想说,但又忽然卡壳,末了笑了一下,转身下楼。

郑明山目送他背影,忽然叫他:“哎,不去跟隔壁……告个别?”

罗韧脚步不停,也没说话。

郑明山想了想,又叫他:“哎,罗韧,如果你和我小师妹都活着回来,我会考虑把她嫁给你。”

走到楼下的罗韧忽然停住,然后抬头看他。

郑明山正趴在栏杆上,身后亮着屋里映出来的灯光,低头看着他,说:“我觉得男人吧,能不离、不弃,明知有危险还为了她上,就足够了。你看,我对男人的要求,从来都不高的。”

罗韧哈哈大笑。

发动车子时,少有的,也同时开启了车顶的狩猎灯,强光在黑暗中打出去,照出一条亮的炫目的路来。

***

曹严华打着呵欠,脚边蹲着曹解放。

往常,曹解放都是在楼梯下头自个儿的“豪宅”睡的,但今儿个被神棍那一弹弓打的痴痴呆呆,曹严华不放心,睡觉的时候把它搁床边了,郑明山喊门的时候,他睡眼惺忪披上衣服就往外走,低头一看,曹解放也迷迷瞪瞪梦游一样跟着他。

大家伙在聚散随缘的大堂里围坐了一圈,除了他,被叫起来的还有一万三、炎红砂、神棍,每个人都是睡眼迷瞪,脑袋点巴的比曹解放还像鸡。

这啥意思啊,半夜三更的,开会啊?

郑明山笑了笑,把面前的笔记本电脑翻转了给他们看,屏幕上的画面,像素不是很清楚,像摄像头的街景,十字路口处,停了一辆悍马。

曹严华先认出来:“这不是我小罗哥的车吗?”

郑明山嗯了一声,开始从头讲起。

曹严华的睡意就在郑明山的讲述里消失的无影无踪,渐至毛骨悚然。

郑明山的最后一句话是:“所以,罗韧不让你们去。”

曹严华脑袋轰轰的,觉得血管里的血都烧起来了:“我要去!那是他女朋友,可也是我小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跟我小师父证都没领,要论亲疏关系,我比他还近呢。”

炎红砂想了想,眼圈泛红,说:“大师兄,罗韧这情,我们是领的。危险是真危险,这种场合,你们比我们专业。但是,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就在这干坐着啊。说句实在话,你们不会总都枪来枪去的,真到了拼拳脚的时候,我在边上,使阴招都能帮得上忙呢。”

神棍居然很兴奋:“就是就是,我可以躲在边上,发暗器啊!”

郑明山笑起来,说:“就是这话。我不是想让你们去冒险,但我跟罗韧不一样,这些年,要不是有我的兄弟前后策应,我早不知道死在哪了。我喜欢别人帮忙,越多越好。没有一根钉子是废的,没有一个人是没用的——多带一个人就是多一分力,关键时刻,跑个腿、报个警、吼一嗓子都是好的。”

曹严华点头:“就是就是,带我和红砂去。神先生和一万三就留在这儿,当后勤好了。”

一万三不干了:“凭什么留我啊?”

“你又不能打,打起来又不能跑,带了有什么用?”

说着又看神棍:“神先生,不是我说你,你那暗器的准头,没准猎豹还没动手我们先被你消灭了。而且……有些事,总得有人张罗的。”

他话里有话,指的是凶简的秘密,总得留个能主事的人。

一万三气的不行,忽然想到什么,心里一动,先不说,预计临门一脚再放杀手锏。

就在这个时候,炎红砂忽然紧张地咦了一声,急指电脑屏幕:“快看!”

画面上,有一辆车对向驶来,就停在罗韧车边,罗韧下车了,有两个人手持类似安检检查仪器的东西对他上下扫描了一遍,从他衣服上拽下了什么。

郑明山心里骂:妈的。

罗韧的顾虑果然没错,什么通讯设备、电子件,都是别想带进去的。

然后,罗韧被带上了那辆车,开走了。

郑明山精神骤然紧张,看曹严华和炎红砂:“那就这样定了,我现在出去搞车,你们马上收拾,带上自己最趁手和利索的家伙,记着,可能要打场硬仗。”

他迅速离开,曹严华和炎红砂无端心慌,快速而又尽量轻声的回房,曹严华一走,曹解放就跟着了,惜乎曹严华跑的快,曹解放跟的慢吞吞的,才跟到一半,曹严华已经折返了,曹解放又慢吞吞的转向,跟着他回来。

他额上汗津津的,拿了开锁的工具包,一万三鼻子里哼一声,说:“哈,哈。”

言下之意是,这玩意,能用上个毛。

炎红砂也下来了,拎着一圈特制的绳子,她也不知道什么叫“最趁手、利索”,从小,炎老头就训练她下井,她在绳子上有功夫,这绳子的韧性和抗磨度都是顶尖的——谁知道会遇到怎么个状况呢?带上吧,没错的。

门外传来车声,郑明山不知道从哪搞了辆白色小金杯来,曹严华和炎红砂慌慌张张上车,车门尚未关严,一万三忽然慢条斯理来了句:“你们确定,这一趟用不着我的血吗?”

郑明山听不明白,曹严华和炎红砂却是心里透亮:猎豹的身上有凶简,万一最终对付时,又要用到五个人的血呢?

一时间来不及去找什么针管,曹严华又把门打开:“上车上车。”

于是,大门口只剩下了神棍和曹解放,一人,一鸡。

神棍低头看了一眼曹解放,曹解放也看了眼神棍,就在这么无言的对视当中,车子发动了。

这蓦然发动的声音忽然间惊着了曹解放,它如同大梦初醒,浑身的毛噌一声奓起,脖子一仰,一声嘹亮的:“呵……哆……啰……”

再然后,它翅膀乱扑,如同离弦的箭一般扑将出去,又像是出膛的炮弹,好巧不巧,一头从开着的车窗里撞了进去,恰似愤怒的小鸟,在不大的车厢里一阵乱飞乱撞。

鸡毛飘飘悠悠落下。

卧房里,睡的半醒的张叔不耐烦地翻了个身,拽着被子蒙住脑袋,含煳不清叨叨:“破鸡,又叫……改天煮了……”

一万三澹定地从脑门上拿掉一根鸡毛,说:“行了,带上吧。”

是他们考虑不周,曹解放当然是宁死也不跟神棍这个打鸡又嗜爱肯德基的chicken终结者待在一起的。

车子驶将出去,一万三抱着电脑,紧张地查看监控变换的画面,还没来得及定神,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他一头撞到了车前椅背上。

一万三痛的怒喝:“又怎么了?”

郑明山踩着刹车,透过前档玻璃,看不远处摔倒在地的青木。

那杯水泼了大半,剂量也少了大半,他比预计的醒来时间要早很多,脑子昏沉沉的,只记得有事要做,拼命挣扎着爬起来,咕噜噜灌了一肚子凉水,又浇自己一个满头满身凉,然后跌跌撞撞地出来。

炎红砂小声说了句:“是那个日本人。”

郑明山嗯了一声:“要带上吗?”

每个人都盯着在地上试图爬起来的青木看。

静默中,曹严华说了句:“带上吧,我太师父说,人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恰好遇上什么人,都是一种缘法。”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斗破苍穹作者:天蚕土豆 2第五篇 宇宙冒险者作者:我吃西红柿 3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一世倾城)作者:苏小暖 4第一篇 一夜觉醒 第四集 天价悬赏(终集)作者:我吃西红柿 5第二卷:争命作者:无罪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