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①⑥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这一觉一直到下午。

木代醒来的时候,帐篷里被晒的像个小暖房,小的尘埃在高处缓慢的飘,像动作迟滞的小生灵。

有人已经起了,有人还在呼哈大睡,帐篷的门掀起了一角,潺潺的流水声分外清晰,夹杂着曹严华断断续续的声音。

一会是“小罗哥小罗哥”,一会是“解放解放”。

木代笑起来,动作尽量轻的揭开毯子,一矮身就钻了出去,又小心地把门链拉好。

原来这里这么美。

日头已经西向,金色的阳光铺满山谷,高处的林子里,不知道是什么鸟儿,争鸣似的高一声低一声,那条复流的河哗哗不绝,河心有几块石头露出水面,踩上了就能过河——曹严华就在河对面,跟着曹解放跑的团团转。

罗韧在河边,生了堆篝火,捡了一堆相对平整的石头,正围着火一块块的垒,看到她时,笑着说了句:“起来啦。”

木代嗯了一声,去到河边,对着水一照,头发乱蓬蓬的,她拿手沾了水,对着水面一缕缕的理,曹严华看到了,呼啦啦跑过来:“小师父,你要用梳子吗?”

他得意洋洋,扬着手里一段枝杈,估计是在周边捡的——枝杈生的巧,好多密密的旁枝,乍一看,真像是天然长成的梳子。

木代好奇:“我看看。”

曹严华边递边说:“可好用啦,我刚用它给解放顺过毛。”

木代脸色一变:“去你的!”

身后,传来罗韧的笑声。

河水清冽,捧了把扑脸,整个人都精神了,她站在河边下腰,身体撑拉开的那一刹,舒服地想叹息。

就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罗韧、还有篝火,在她的世界里,奇怪地倒了过来。

问:“神棍呢?”

“探路去了,说是不信只能靠银眼蝙蝠出去。至于曹胖胖,跟解放修复了半天双边关系了。”

说着指了指半山上的一个点:“看见那了没?”

木代眯着眼睛,别扭地拗着脖子去看,那里是郁郁葱葱的林子,没什么特别的。

“基本上,每隔20分钟,神棍就会在那出现一次,我估计他已经绕晕了。”

木代噗的笑出声来,这一笑,胳膊就没劲撑了,她爬起来,掸掸身上的灰土,坐到罗韧身边。

这才注意到,那堆散放的石块旁边,有很多大片的树叶子、小的鸟蛋、还有一撮一撮的绿色植物、挖出来的跟上带着鲜泥的蘑菰,居然还有个树墩子。

“这什么啊?”

“调料,吃的,用的。”

他指给她看,一样样教她认,有小茴香、野姜、草果、还有些凑近了闻,有葱味,但长的像踩在脚底的草。

木代惊讶:“你要做饭吗?”

“晚上才能出去,难道干坐着饿吗?”

“这些都能吃吗?”

“不能吃,我辛苦找来逗你玩吗?”

木代眼睛越瞪越大:“那晚上吃什么?”

罗韧想了一下:“我们带了方便面、香肠,还有些压缩饼干。都能吃,另外的话,煎烤肠、菌菰炖蛋,再烧个汤吧。可惜了,这河里没鱼,不然的话,片个鱼也挺好的。”

木代喜的不行,过了会一把搂住他胳膊,说:“以后我跟你去哪都行,反正饿不死。”

罗韧慢吞吞地说:“你这个人,太现实了。”

***

世事真是难以预料,观四牌楼之行,一度压抑,尾声居然轻快的像是出外郊游野炊。

木代把头发扎了个髻,袖子撸到臂弯,帮着罗韧打下手,曹严华在河对岸烧那个树桩,按照罗韧的吩咐,用匕首在树桩中心凿个碗口大的坑,然后设法点火烧,火自内往外,烧大了之后,有个锅的样子了,就扑灭掉。

神棍终于从山里晕头转向的绕出来了,出来的时候,胳膊下头夹了块薄的石片——大概是罗韧吩咐了的,因为他接过来看了之后,说了句:“还行吧。”

石板洗净了,恰恰搁在垒起的石块上,火在下头烧着,像个铁板烧,削了好几双筷子,还自制了木头食镊——长木片削好,就着火烤慢慢拗弯,然后在河水里浸冷定型。

木代目不交睫地看,觉得罗韧做什么都新奇,蓦地又觉得其实什么东西都可以来的简单,好多人真是把生活过得太繁琐复杂了。

罗韧用方便面的酱包油包在石面上涂了一层,香肠被削成片片,平煎,很快受热微蜷微翘,泛着鲜红色泽,带微金色的油劲,香气扑鼻。

木代捧着洗净了的大叶子在边上等,看到香肠片煎的差不多了,就很快拿木镊拈起了放进叶子里,碧绿色的叶片,鲜红的肠片,分外好看,深吸一口气,美的不行不行的。

罗韧被她的样子逗的失笑,拈了片喂给她,手指从她唇上摩挲过去,缩回来,玩味似的舔了一下。

有一些心知肚明的小火花,噼里啪啦,带着看不见的电丝,就在空气里游走开了。

那个奇形怪状的锅也完成了,罗韧用叶子把内面贴好,里头装满了水,火堆里放进很多石子,烧的滚热之后,用筷子拈起了扔进锅里。

开始扔的时候,是嗤啦啦冒白烟,扔的多了,水就被热石子给鼓沸了。

曹严华兴奋的不行,大呼长见识,以后知道怎么造锅了。

剁碎的辛香料扔进去汤里,下泡面都不是难事了,鲜蘑菰的梗削掉,里头挖空,倒放,鸟蛋磕破了打进去,金黄色的蛋液在蘑菰杯里晃晃悠悠——放在石面上小火慢煎,蘑菰的原味被火渐渐烘出,方便面的调料包打开了放边上,偶尔拈一撮,细细碎碎的洒上去。

说不清的,无数食物的味道,成缕成丝,熨帖的,撩拨的人心痒痒的,喜的真想手舞足蹈。

木代跪下身子,去给火膛加火,曹严华目不转睛地盯着菌菰蛋杯去看,蛋液渐渐凝了,颤巍巍的金黄和凝脂样的乳白,他咽一下口水,又咽一下,什么凶简、观四牌楼、死士,这一时候,通通忘到脑后去了。

哧拉一声响,帐篷的拉链门一拉到底,伸出两个脑袋来。

一左一右,目光茫然,一万三和炎红砂。

两人还都没怎么睡清醒,炎红砂问:“烧什么这么香啊。”

罗韧哈哈大笑,说:“起来吃饭了。”

***

这一顿吃的尽兴无比,曹严华拿树叶子托着烫手的蘑菰蛋杯,拼命的吹凉,又忍不住去咬,鲜嫩的炖蛋混着蘑菰的原汁顺着嘴角往下*流,他忙不迭地去擦,嘴里不忘含煳地大叫:“煎……煎香肠,给我留一片!”

又说:“太好吃啦,今年吃的最爽的一餐呢,比郑伯烤羊腿那次还好吃!”

炎红砂和一万三两个则围着那口锅,树叶卷成了尖碗,一筷子一筷子地往里头撩面条,炎红砂还小心地拿叶片托舀了浅浅的汤,哧熘一声就喝了,然后咂咂嘴,说:“好喝。”

……

夕阳斜下,水流都不那么急了,河面上罩了一层粼粼的金。

神棍觉得石片烤香肠好玩,嚷嚷着也要试试,罗韧让位,木代在边上手忙脚乱的指导他:“翻!翻!不然会煎老的!”

罗韧微笑,走到边上坐下,俄顷双手枕在脑后,慢慢躺在河滩上。

这片河滩也被日光晒的温暖。

他慢慢闭上眼睛。

火膛里偶尔会发出干枝烧裂的噼啪声响,曹解放围在边上跑来跑去,有时候会听到鸡喙磕磕磕的,也不知道在啄什么。

要是能有杯啤酒就好了。

思绪忽然飞的很远,棉兰的海边,夜晚,大桶的德啤,弹尤克里里的青木,轻快的小调像长了脚,在海面上跳踩,刚刚学会游泳的尤瑞斯呼啦一下窜出水面,惊喜地举了条不断扭动着的鱼。

“罗,罗,鱼!”

尤瑞斯会直接抛扔过来,银色的鱼,裹着银色的月光,夜空里划过轻巧的弧线,到近前时,鱼尾巴一甩,扬了他一脸的海水。

酒足饭饱之后,他们会关掉所有的灯,静静睡在沙滩上等待。

夜够深的时候,海浪冲刷,沿边的沙滩上会出现或窄或宽的星空般的光迹,蓝色,明明灭灭,神秘而又浩瀚,当地人把它叫做“蓝色眼泪”。

那其实是一种依靠海水生存的微生物,离开了海水之后,生命的存活只能以秒计,有时候浪太大,蓝眼泪在空中飘起,溅落在他的身上,微弱的光芒像低声的恳求。

每次,罗韧都会起身,走到海边,把那抹莹亮又放回去。

这世上,再渺小的生命都值得尊重。

……

还以为,他们死了之后,那样的日子,再也不会回来了。

现在这样,真好。活着,真好。

每个人都要平安,不要死,不许死。

……

木代在身边躺下来了,他能够感觉得到。

抬起头看了看,不止木代,每个人都一样,酒足饭饱,心满意足,躺的无欲无求,身底下的土石都变得亲近而柔软。

曹解放慢吞吞踱到附近,曹严华说:“来,解放,舒服不过躺着,躺一个。”

他抓过曹解放,肚皮朝天,帮它在身侧躺下,曹解放不习惯,两只小鸡爪朝天蹬,一个翻身,又滴熘爬起来。

木代说:“我前些日子,做了个梦。”

她讲起那个在柜子里睡的晚上,弥漫了雾气的房间,七道细长的比例失调的影子,还有那窸窸窣窣的耳语声。

——藏起来,藏起来。

她阖上眼睛,说:“你们说,会不会那些黑影才是真正的星君呢?他们原本只是说不清的戾气和力量,但是慢慢的,长久地和人类厮混,他们也像人了,有了人的思维,会用隐秘的方式互相说话。”

罗韧笑起来,说:“青木讲过很多日本的神怪故事,日本人认为,家里的器物物件,经过一百年,就会有灵气,俗称‘成精’。他们把这种叫‘付丧神’。”

“所以在第九十九年的时候,日本人习惯把老物件丢到深山里去,或者作法以清净家宅——如果‘付丧神’的出现只需要一百年……”

剩下的话他没说,不过每个人都明白。

凶简在这世上,已经存活了几千年了,见过太多人,也经历过太多事,逐渐长的像人、有了人的思维、乃至像人一样窸窸窣窣地说话,一点都不奇怪。

猎豹的那本《子不语》上,有个手写的“hide”,木代的梦里,反复听到了那句“藏起来”,第七根凶简,也许稳妥地藏在了什么地方,藏在哪呢?

曹严华说:“肯定是我们最不容易想到的地方,我们身边的人、乃至鸡,都有怀疑。”

说到这,他用怀疑一切的目光盯了下曹解放——曹解放正围着那口锅,撅着屁股去啄漏在地上的一截面条。

如果第七根真的在曹解放身上,那这位“星君”实在是够忍辱负重的。

木代也在脑子里,默默的,把认识的人都过了一遍。

红姨、张叔、郑伯、聘婷、大师兄、神棍,乃至什么马涂文、万烽火……

似乎都有可能,又都不像。

到底在哪呢?

静默中,一万三懒懒说了句:“等呗,凤凰鸾扣总会给提示的。”

罗韧说:“也不用太急,越是剩的时间短,我们越要压住性子,慢慢来,一步步走。”

“凤凰鸾扣没有给提示之前,我建议,还是要先从那个垄镇入手。”

没错,或迟或早,都必有一次垄镇之行的。

那里地处函谷关地界,是老子当年封印凶简的地方。

是最近一次,七根凶简被打开的地方。

是水影频繁提示的地方。

也是最有可能找到真正的……凤凰鸾扣的地方。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一卷 县城作者:猫腻 2剑来作者:烽火戏诸侯 3将夜第六卷:忽然之间作者:猫腻 4将夜第二卷:凛冬之湖作者:猫腻 5斗罗大陆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