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①②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炎老头气的浑身哆嗦:“红砂,你给我住口!”

一辈子杀伐决断,出了个这么不懂事的孙女,这么大的事,张口就在外人面前说,还懂不懂什么叫轻重了!

“我还能有几年好活?做这最后一票,我还能用上几年?还不都是为了给你们这些小字辈的留点?一个个的,都不成器……”

说到激动处,一阵剧烈咳嗽,咳的一对眼珠子翻白,炎红砂有点害怕,小跑着过来给他拍背,被炎老头狠狠搡开了去。

不成器,一个个都不成器!

炎九霄在外头做的那些事,真当他不知道?明明不是生意的料,拿了家里的钱,左投一笔,右投一笔,亏空了个干净,连家里的大宅都押了出去,债主们是给面子,觑着炎家一定家大业大,短时间内不跟他们发难——要是真的墙倒众人推,手里还能剩几个钱?

炎九霄这一阵子都没消息,炎老头心知肚明的:怕是没脸回来吧。

这一票,满心想为红砂挣个下半辈子吃喝无忧,结果这个孙女更让他生气,一路上怕苦畏难也就算了,关键时刻还这么掉链子。

原本,他打算的好,快挖到那具尸体时,找个借口把木代打发了走,趁机把尸体埋了,这段早年公桉,也就神不知鬼不觉盖过去了,谁知道……

炎老头想了想,遮掩着对木代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早年采宝的时候,有个一道的朋友,半路得了急病死了,正巧就近有个宝井,也就埋进去了。现在要采宝,少不得要挖,红砂心里害怕……”

木代心里犯嘀咕,但也知道这是人家的私事,并不想去打探,于是顺着他说:“难怪红砂害怕的,尸体这种,我也害怕的,可别叫我看。”

木代拉了拉红砂,眼色示意她别惹爷爷生气,又重新上了树。

四周很安静,只有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奇怪,这林子里头,连鸟都不见一只。

太阳退到云层后头去了,天阴下来,眼见着又要下雨了。

这山里头,委实是太多雨了,难怪好多人家都要挂扫晴娘……

想到那个扫晴娘,木代不觉心里一沉。

如果那个扫晴娘,真的是自己走回井里去的,这是什么缘故呢?难不成是凶简附身?

也不对,凶简要借助活人或者活物的力量做事,那个布娃娃是死的,一无所长,而且井里有水,凶简怎么说都是怕水的。

那就是说,有人把它扔回去的?

不会是红砂,也不会是炎老头,昨晚红砂是最后一个上楼的,晚上,也没人出来起夜。

那个寨子里,难道还住着别人?

嘎巴一声,像是树枝折断。

木代全身一紧,站起身细看,天上开始飘雨丝,天色也有点暗了,可见度渐渐不好。

炎红砂的那个井坑,已经挖了有一米来深。

木代再一次拿出望远镜,向着周遭的树上看过去,这一次,她切切实实看到些什么了。

一块胭脂色的琥珀吊坠,结着黑色的丝绦挂绳,就挂在不远处的一颗树上,晃悠悠地荡着,偶尔翻向这面,像一只狭长的红色眼睛。

这挂坠一定是谁挂上去的,毕竟周围的树,她之前看过不下数十次了,一定是谁挂上去的,一定是谁刚刚挂上去的!

木代尖叫:“有人!附近有人!”

****

曹严华唱歌。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踩着祖国的大地……哎呦!”

一块小石子扔过来,正中他后脑勺,曹严华吃痛回头。

一万三之前连着摔跤,现在整个人看上去跟刚从泥汤里滚出来似的:“能消停点吗,别唱了行吗?你别把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引来!”

昨儿扎麻讲的故事给一万三留下了心理阴影,一路上都很没安全感,总觉得有野人在周围窥伺,偏曹胖胖这个缺心眼的还唱歌,越听越烦。

罗韧走在前头,不时蹲下*身子查看地上的痕迹,眉头越皱越紧。

曹严华对一万三撂狠话:“有本事别跟着我啊。”

他小跑几步赶过罗韧,一万三拔腿就追:他可不敢冒跟这两人离的过远的风险,万一野人出现,嗖一下拎了他就走,罗韧他们想救都救不了呢。

两个人一前一后,很快冲到罗韧前头去了。

曹严华眼尖,忽然看到什么,欢呼:“3!3!找到3了,这!”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棵大树的树中央被剥了块树皮,上头用刀刻着三道竖痕。

曹严华鄙视一万三:“看见没,你脚下的路,就是我妹妹小师父前一天走过的,人家还带了一个半瞎子老头,偏你走的要死要活的。”

罗韧走过来,盯着那几道刻痕看了半天,忽然摇头,说:“不对。”

曹严华奇道:“怎么不对了?扎麻不是说,这么多天,只有我妹妹小师父他们进山吗?这刻痕这么新,一定是我妹妹小师父她们留下的啊。”

罗韧说:“路太难走了,有一些荆棘路,根本没被开过,她们昨天,还带着炎老头,怎么走的?”

曹严华不以为然:“大概绕的吧,我小师父轻功好啊,红砂妹妹也不错,炎老头说不定更高手,三个人嗖嗖嗖……”

他伸出手臂,比划了一个嗖嗖嗖飞的动作,时刻不忘打击一万三:“三三兄,说不定炎老头都是高手,到时候,野人只能抓你……”

一万三气急败坏,这一路越走越没底,要不是没人送他回去,他都想打退堂鼓了:能者服其劳,自己这点斤两,干嘛偏偏要跟到山林里来。

罗韧不同意:“炎老头是看宝气的,专门炼眼,这样的人不用专攻功夫的,而且……”

他上前一步,拿手比划了一下刻痕的高度,几乎已经和他的鼻子平齐了:“木代没这么高,一般人在树上刻痕,下意识的位置是差不多齐胸,如果要在这么高的地方留记号,她垫着脚都不够,得踩石头。”

一万三下意识四处看了看:小石子倒是有零落几块,大石头是没有的。

曹严华傻眼了:“那……这是谁刻的?”

又反应过来:“那我们还怎么追上小师父她们?这里这么大,到处看起来都一样。”

罗韧说:“现在掉头,往回走,大不了回到进山的山口,重新追踪,三个人一起走,总会留下痕迹的。运气好的话,退回一半,我们就能找到正路了。只是……”

他抬头看天。

只是,已经是下午了,凭白耽误了好长的时间啊。

***

炎红砂站在树上,拿着木代的望远镜看了很久,疑惑地放下,说:“木代,没有啊,你是不是……眼花了?”

木代说:“我眼花了,我眼花还能知道那是一块琥珀的吊坠,黑色的丝绦,形状像个眼睛——我眼花的这么仔细?”

炎红砂不吭声了。

下了树,她问炎老头:“爷爷,这怎么办啊?”

炎老头倒很镇定:“八成是截宝的,不过也没办法了。”

“炎家是这一行里的大家,有人白天黑夜的盯着也不奇怪,或许是瞅着我这趟出门,一路盯上了。”

是吗?木代没吭声,这一路上,至少从丽江到进山,她是没有被人盯梢的感觉的。

“宝井的位置已经泄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如果对方好说话,大不了谈个分成。如果不好说话,一来就下死手……”

炎老头压低声音,“你们也得提早有个提防。”

木代的心里一沉,顿了顿,她走到边上,俯身去捡平直的树枝:她当然是不想打架搏命的,但如果对方不讲道理,也没理由坐以待毙。

炎红砂也过来,问:“做什么啊?”

“甩手箭。”

炎红砂闷头帮她捡了几根,忽然烦躁:“我快要被我爷爷气死了!他早知道会有这样的危险,为什么不多带几个人来?”

木代说:“你爷爷没什么功夫,你又是半吊子,他怕带了有本事的人来,人家中途见财眼开,反了水,他落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就是这个理儿,小里小气,反而坏事。

炎红砂觉得很对不起木代:“连累你了啊,木代。”

木代笑笑,有点惆怅:“也不是你连累我,还不是我自己想来赚钱的?这种时候,就不要来来去去的道歉埋怨了。”

她搂了树枝,去到宝井边细细削着加工,每根树枝截一样长短,削掉凸起的树疙瘩,一头削的尖尖。

马刀用的不趁手,她很想念罗韧的小刀。

炎红砂又在挖坑了,天色渐暗,看来今天干不完,难不成真要连夜干活?

正想着,坑里的炎红砂忽然哎呦一声,身子往下一沉,打了个趔趄,木代还以为她摔下去了,赶紧奔过来。

俯身一看,才知道内里玄虚。

底下是一大块板,板面上钉着两条拉绳,拿铁锨去敲板,下头彭彭的声音,中空,距井口约莫1.5米,应该是先在井壁四周都凿了托钉,又盖上板,板上埋土压实了的。

木代把炎红砂拉上来,炎红砂用铁锨清了土,直到那块盖板的边缘都清晰可见。

两个人站在坑边,下望那块木板,都有些惴惴。

炎老头说:“你们一人拉一根绳,把板拉出来吧。”

木代俯下身子,去拉其中一根吊绳,炎红砂忽然小声说了句:“慢着。”

她小跑着过来,从兜里掏出一包餐巾纸,扯了一张给木代:“塞住鼻子啊,可能会很臭的。”

想想都心头发毛,这里常年下雨,会不会水渗下去,里头积了半井的水,水面上漂着一具尸体?

木代心里发堵,把纸巾搓成了条塞住鼻孔,又和炎红砂同时俯下身去,各抓一根拉绳,想着:以后,给再多钱,也不来干这种事了。

她看着炎红砂,报数:“一、二、三,起!”

第一下,边上的土松了松,没拉起来。

没关系,再来,木代吁了口气,又和炎红砂俯下身去:“一、二、三……”

木板起来了,歪歪斜斜,还真挺沉,木代和炎红砂费了好大力气,才把木板抬扔到一边。

井壁现出来了,黑漆漆的,幽深,四壁都渗了水。

炎红砂腿又软了,小声说:“木代,我哪里敢下去,到时候,让我在尸体旁边采宝……”

想想都一阵作呕。

木代说:“你别慌啊,我们先看看。”

天有点暗了,木代哆嗦着,拧亮了手电筒,向着井底下照了过去。

黑色的渗水的井壁,井底杂乱的石头,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尘封多年的霉气吗?熏得人睁不开眼睛,想流泪。

木代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她又看了一遍,脱口说了句:“没有啊。”

炎红砂没反应过来:“没有什么?”

木代胆子大些了,她俯身又看了一回,很肯定:“没有尸体。”

没有?炎红砂愣了一下,赶紧探头朝下看,连一旁的炎老头都撑着手杖过来了,须臾都不肯离身的眼罩戴在额头上,看着有几分滑稽。

真没有,那么小的井底,光打下去,一目了然。

炎老头的脸色有点变了,喃喃着说:“怎么会没有呢?”

他有些失神,撑着手杖茫然地往边上走了两步,又重复了句:“怎么会没有呢?”

就在这个时候,林子里忽然飞出一个绳套,像是套马的圈索,准确无误的套中了炎老头的脖子。

木代看到,炎老头的身子勐烈扑了一下,整个人被拽倒,迅速向着林子深处拖拽了去。

炎红砂尖叫:“爷爷!”

到底是至亲血肉,这个时候,她反应反而是比木代来的快,身子往前一扑,死死抓住了炎老头的双脚,但那股拖力来的好强,只是稍稍顿了一下,又迅速连带着炎红砂都拖了进去。

木代提刀就追,觑到林子里一个模煳的高大黑影,想也不想,一把甩手箭狠掷了出去,半空一个翻转,一刀噼在牵引的绳子上。

那个黑影似乎踉跄了一下,没收住,就地翻了个滚,树身一挡,忽然就不见了。

整件事情,只三秒?五秒?

林子里安静地像死的一样,只余几个人滞重的呼吸,炎红砂从地上爬起来,哭着去晃炎老头:“爷爷?爷爷?”

炎老头呻*吟了一声,还好,没死就好。

木代拎着刀,手臂有些颤,战战兢兢往前走了两步,借着昏暗的光,看到甩手箭洒了一地。

没打中吗?不可能,距离这么近,明明是根根都招呼到的。

木代忽然害怕起来,她连退了好几步,一把拽起炎红砂,语无伦次:“走走走,快走。”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六篇 界主世界作者:我吃西红柿 2柔福帝姬作者:米兰Lady 3第三篇 五万年的尸体作者:我吃西红柿 4重生小地主作者:弱颜 5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六道)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