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③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有些话,说出来或许伤人,但却是真理。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依着亲疏关系的不同,你这里的天崩地裂,在不同的朋友那里,变作了屋舍崩塌、房顶漏水、夜半时的辗转反侧,闲暇处的一声叹息。

第三天,聚散随缘开门营业,用张叔的话说,地球照转,生意照做。

第五天早上,木代推开房间的窗户,看到曹严华在楼下吭哧吭哧压腿、下腰、三步上墙。曹解放优哉游哉地在水槽里喝水,间或抖罗一下翅膀,浑身的毛奓起,像是在伸懒腰。一万三肩上挎着红白蓝塑胶袋,左手拉着折叠小推车,迎着阳光往菜场去,楼下,张叔的大嗓门经久回荡:“大白菜、排骨、土豆,还有盐,有上好的黄酒,也买两瓶!”

炎红砂也忙活起来了,扫地、擦桌子,脏活重活抢着干,张叔眉开眼笑夸她的时候,她很是严肃:“张叔,不白干,公平交易,得给我开工资的。我是要还债的人。”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焦虑,她念念不忘,要帮炎老头和叔叔炎九霄还掉那笔身后的债。

神棍也暂时离开,去附近另一个古城的好朋友那小住,用他的话说,在这里“研究”没有进展,他住的别扭。

不过临走之前,他总算是说动木代和炎红砂,去到那个收有凶简的小屋里,又做了一次水影的尝试。

这一次,虽然罗韧还是缺席,但得到的图景和信息,比之前那次,还是多的多了。

街巷,类似天桥耍弄的把戏,铜锣震响,草台班子拉开,好多洋气稀奇的节目儿,猴儿算术,老鼠抬花轿,不过,最最开眼的,是狗识字。

一堆写了大字的斗方纸杂乱排开,那狗低着头,狗爪子刨刨,低头嗅嗅,依次叼出了“恭”、“喜”、“发”、“财”四个字。

有个观者起哄:“这个不算,狗鼻子灵,谁知道是不是纸上掺了味儿!”

班主陪着笑:“那哥儿想怎么样?”

“让我来写字,这狗要是还能认出来,那才叫一个服!”

旁观者并不同意:“那不行,谁知道你是不是跟班主串通好了,演戏儿的!”

换言之:万一你是个托儿呢?

班主向着人群团团拱手:“那大家伙给支个招?”

有人提议:“让咱垄镇私塾里的卫老夫子给写,那不就公平了?”

说着便跑开去,过了会回来,身后跟了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葱绿色的琵琶对襟衫子,大眼睛,因着女儿家的好奇心性,白皙的双颊上泛着红,手里头拈了张写满字的字纸。

人群鼓噪着给让开了一条道,又重新围拥过来,什么都看不见了,只听见一浪赛一浪高的叫好声,那里头的表演,定是博得了满堂彩。

……

听了他们对水影的转述之后,神棍皱起眉头。

说起来,那些所谓的猴儿算术、狗儿识字,就像现代的魔术一样,内里都是有玄机的。

比如猴儿算术,几只猴儿抢答,班主出了个题,一加一等于几?喏,那个赖皮猴儿举手了,比了个二。很好,赏香蕉一根。

而实际上,那猴儿才不懂加减乘除,它平日里是被训练着比二,瞅班主时,看到班主的教杆对着看热闹的人群,但教杆下的手指却是对着自己的:懂了,是自己答,于是赶紧比了个二,不比的话,要挨鞭子呢。

所以,这些耍江湖把戏的,是断不敢把控制权交给不懂行起哄的人的,这样一来,立马乱场穿帮。

猜不透,这水影里的把戏,有玄虚。

屈指一算,七幅水影才能凑成一个完整的故事,还差着一幅呢。

或许,尹二马那的七根钥匙,汇合了只有木代知道的师门秘密,才能开启进一步的线索,但是,罗韧现在的情形,连郑明山都发话让木代“不着急回去”,他们哪好意思开这个口呢。

神棍想了想,有点不甘心:“那银眼蝙蝠,没你的话,能飞吗?”

他寻思着:即便木代不能同行,自己先过去也行啊。

木代看了他一眼:“你说呢?”

也是,鲁班这样千回百转的心肠造出来的稀罕玩意,哪能见人就飞呢。

一时间没进展,只好暂时“隐退”,临走前,把曹严华拉到边上吩咐:“你有点眼力劲儿,没事给小口袋敲敲边鼓。七七之数呢,这小萝卜要是三年五载的醒不来,凶简就这么不管了?”

……

罗韧昏迷之后的第七天,凤凰楼开门了。

经历过罗文淼的横死和聘婷的久病,郑伯比其他人都看的更开些,他心平气和地腌制着当天要用的羊腿,对过来帮忙的木代说:“罗小刀虽然留下不少钱,但是坐吃山空。医院里的费用那么贵,他要是一直醒不来,费用就是大问题,我们得考虑持续有进账不是……”

……

你看,即便有人的人生停滞,大部分人,还是要继续生活。

木代也好像很快恢复,早上起来,会教曹严华练功,不再是那些似是而非的招式了,教他一整路的功夫,陪着他练,一招一式,分解给他看。

凤凰楼和酒吧,她两头帮忙,有人跟她说话,她就很澹的笑一下。

只是饭吃的少,坐到饭桌前,会把盛好的饭再倒一大半回去,跟霍子红解释:“红姨,我吃不下,吃多了,饭好像堆在嗓子口,气都喘不过来。”

菜也很少动,你要是说她,她就会咬着筷子说:“有点腻,吃下去心里难受。”

她越是平静,霍子红就越是慌,专门把她拉到一边说话,说:“木代,不管罗韧出什么事,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木代笑起来,说:“红姨,我不会想不开的。师父交代我的事,我还没做完呢。我出事了,大师兄还有红砂她们,都拼了命的救我,我要是想不开,就太对不住人家了。”

说完了,拍拍霍子红的手,转身离开去忙自己的,霍子红怔愣着站在原地,想着:这小丫头,什么时候这么懂事,这么会说话了呢?

与一万三他们隔两天去看罗韧不同,木代每天都去。

只来回这么几次,医院就熟悉的像家一样了。

到的时候,如果赶不上探视时间,就隔着探视镜,呵一口气,用手指在镜面玻璃上写各种各样的字。

有一次,小护士跟她开玩笑,说:“你这样写啊写的,时间长了,说不定玻璃都让你写穿了。”

说完了,忽然发觉这玩笑开的不好,好像是咒人家永远醒不了,尴尬地笑着离开,下次再见了木代,下意识躲着走。

木代其实并不放在心上。

而如果能赶上探视时间,她就会在病床边一直坐着,每到这个时候,青木就会在探视镜外盯着,他在这里没有家,没有杂务,吃住都在医院,反而能做到24小时陪床。

木代一来,他就紧张,或许,还在担心着她那被洗脑之后隐患式的“忽然爆发”吧。

离开之前,木代会轻轻抱一下罗韧,贴贴他的脸,在他耳边喃喃的说几句话。

这时刻,是她一天中,最放松,也最疲惫的时候。

她说:“罗小刀,你睡一时可以,不要睡太久了啊。我很担心,万一哪一天,我习惯了,也懈怠了,十天半个月才来看你一次,可怎么好啊。”

抬起头,看到外头的青木,紧张的脸都绷起来了,木代觉得,罗韧有这样的朋友挺好的,也觉得每天就这么逗青木一下,也挺好玩的。

出去的时候,她对青木说:“你担心我杀了罗韧吗?要是担心的话,你别站在外面啊,我手快,抱他的时候给他一刀,你站在外面,来不及救的。”

青木尴尬的说不出话来。

木代说完了,哈哈一笑,不再理会他,双手插在兜里,慢慢地下楼去,她不喜欢坐电梯,狭窄的空间,太气闷局促,她一个人走楼梯间,一级级数台阶,听自己的足音,想着:要累积满走了多少级,罗小刀才能醒呢?

一楼的走廊里,有个宣传橱窗,叫病友园地,每两天更换一次内容,木代习惯在经过的时候停下,仰着头看。

里头的内容其实寻常,什么应季养生小秘诀,预防嵴椎病的三点注意,久卧病人如何防治肌肉萎缩等等,年轻人一定不感兴趣,因为木代每次看完了想走,总会发现身边站着的,是一些老头老太。

她慢慢走回酒吧,路上消化着自己看到的内容。

——原来夏季应该多吃苦味,比如蜂蜜苦瓜,以后她持家了,罗小刀听话,吃苦瓜的时候给蜂蜜,不听话,吃苦瓜的时候只能拌苦瓜。

——久卧的病人,如果长久不动,肌肉会有一定程度的萎缩,也不知道罗韧还要躺多久,下次来,她带个小锤子,锤头包着棉花布,帮他敲敲腿,敲敲胳膊,啧啧,罗小刀多会享受,这是旧社会地主老财的生活呢……

游人如织的景观路上,她咯咯笑出声来。

回到酒吧,生意似乎不忙,她先回房,一级级顺着楼梯上去,到转弯处时,红姨和炎红砂正下楼,木代笑一笑,低头让开条路,霍子红忽然失声叫了句:“木代!”

木代奇怪,抬头说:“啊?”

霍子红紧紧攥住楼梯把手,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嘴唇微微颤动着,好一会儿才强笑着说:“没什么,看完罗小刀回来啦?”

木代回答:“嗯。”

霍子红目送她离开,听到足音一路往上,木地板上轻轻的压动,然后是关门声。

她腿上一软,险些坐倒在楼梯上,炎红砂一把扶住她,她抱着炎红砂的胳膊,像抱着救命的稻草,一直念叨:“红砂,你看见没有?看见没有?”

霍子红眼前渐渐模煳。

木代有白头发了,刚刚,她头一低,披散的发间,发根处,露出丝丝的白来。

自己四十多了,保养得当,都还没有白发,木代才多大点的姑娘?

半夜里,霍子红睡不着,惦记着木代睡的好不好,起身找着了房门钥匙,屏住气,极轻地打开门。

刚一推开,触目所及,险些叫出声来。

木代没在睡觉,她搬了把椅子在窗户前头,抱着膝盖,坐在椅子上往外看,月光透进来,她身前身后,还有她自己,被照的银亮。

听到声音,她转过头,说:“红姨啊。”

她平静的,轻声的,给霍子红解释:“红姨,我不是不想睡觉,我也知道,要养好身体,才有力气做事。但是我睡不着,每次躺到床上,想到罗小刀也那么躺着,我就有点慌,气喘不过来,一定得坐着才舒服。”

还安慰她:“你放心红姨,我有时候这么坐着,也能睡着的,只要睡着了就能养精神,不妨事。”

霍子红忍着眼泪,朝着窗口处看出去。

她头一次发现,原来从木代的窗口这里,是能看到罗韧的房间的。

听到木代喃喃低语:“有一次睡到半夜,忽然醒了,看到罗小刀窗口亮灯,把我给高兴坏了。后来反应过来,郑伯开灯找东西呢。”

她叹了口气,下巴轻轻搁到膝盖上。

霍子红给她披了毯子,又悄悄的关门离开。

关门的时候,才发现眼泪流不下来,或许已经干涸在眼睛里了。

没法拿话安慰木代,就如同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你也永远没法去安慰一个把道理看的比你还通透的姑娘。

***

第二天,霍子红专门和木代错开时间,也去看了罗韧,出发前,把炎红砂拉到一边,说:“你没事要和木代多讲讲话,多开解她。”

炎红砂说:“哦。”

道理她懂,可该怎么“讲话”和“安慰”呢?

霍子红走了以后,她思量了很久,犹豫着,期期艾艾的,上了二楼,在木代门口逡巡了又逡巡,然后伸手敲门。

木代过来开门,先是开了很小的缝,见到是她,笑了一下,把门打开。

难怪她那么小心,刚洗好澡,头发湿漉漉的,身上还包着浴巾。

把炎红砂让进来之后,她去到镜子前面吹头发,吹风机打开,嗡嗡嗡的声音。

炎红砂就在这电器的噪音里讲东讲西。

——木代,这两天大家都累,不如什么时候空,出去走一走啊?神棍说,他朋友在附近的古城也开客栈,可好玩了,让我们去呢。

——木代,我昨天听见曹严华跟一万三说,曹解放立了大功,要给它颁奖,还要安排它走红毯呢。

电器声忽然停了。

木代叫她:“红砂。”

“啊?”炎红砂抬起头,正对上镜子里,木代的眼神。

木代对着镜子站着,伸手把包着身体的浴巾往下拉了拉,露出锁骨处的伤口来。

“很难看吧?”

已经半个多月了,伤口缝合,用了很好的药,结痂,洗澡的时候,或许是水烫,或许是用的力大了没在意,痂掉了,露出里头刚刚长成的,鲜嫩粉红的新肉来。

木代说:“以后,就不好穿吊带衫了。”

炎红砂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忽然冒出一句:“去纹个身吧。”

她比比划划:“你看过唐传奇吗?里头那个上官婉儿,被武则天惩罚,黔了面,额头留了疤,她聪明的很,在留疤的地方纹了梅花,好看极了,宫里人纷纷学她,后来成了有名的‘梅花妆’呢。”

“那我纹什么呢?”

炎红砂眼睛滴熘熘一转:“纹个凤凰吧木代。”

“这一次,你死里逃生,像不像凤凰涅槃?咱们又是凤凰小分队……”

她说的自己都激动起来,跑过来,歪着脑袋看木代的锁骨:“纹上一只凤凰,肯定特别好看,你锁骨长的好,纹一只凤凰,很性*感的。”

木代笑起来,顿了顿轻声说:“也好。”

而同一时间,在病房里,和罗韧说着话的霍子红,突然愤怒。

她摇晃着罗韧的身体,问他:“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罗小刀,你要么醒过来,要么干干脆脆离开。木代从前只会哭,她现在不哭,那么愁,我情愿她哭……”

她泪水蒙住了眼睛,恍惚中,医务人员慌慌张张进来,连劝带搡的把她拉出去,青木铁青了脸站在她面前,生硬地同她讲话,好像在说,请你以后,不要这么无礼的打扰罗。

……

木代清楚的记得,那是罗韧昏迷后的第二十四天。

那天晚上,酒吧里分外热闹,开了很浮夸的重音乐,木代和炎红砂都在点单帮忙,气氛很嗨,曹解放张着小翅膀在吧台的方寸之地扑腾腾跑来跑去,很多客人给它拍照,曹解放已然驾轻就熟,镜头一开,它就定住了一个pose,上道的很。

木代想着,怎么每个人,都这么开心呢?

给客人点单的时候,她无意间回转头,看到曹严华接了个电话,接完了,神情激动,向着她喊着什么。

什么?音乐声太吵,她听不见,疑惑着向着曹严华做了个手势,曹严华急的跳脚,又吼了几嗓子,然后突然冲着一万三大叫。

后来,木代才知道,他吼的是:“关掉!关掉!”

音乐声忽然停下,整个酒吧陷入了背景音忽然撤去后的一片哗然,木代看到,曹严华爬到吧台上,朝着她吼:“小师父,我小罗哥醒啦!”

是吗?

木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点单的客人跟她说了什么,见她没注意,又拉拉她的围裙裙边,说:“一杯蓝山,谢谢。”

木代说:“好的。”

点完单,她还是那么站着,也不走,有眼泪滴到玻璃台子上,一滴,两滴。

那个客人奇怪的抬头看她,木代流着泪,看着他笑,说:“谢谢你啊。”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朱雀记作者:猫腻 2一时冲动,七世吉祥作者:九鹭非香 3赘婿作者:愤怒的香蕉 4第二十三篇 初入宇宙海作者:我吃西红柿 5武动乾坤作者:天蚕土豆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