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②④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再然后,她苍白的嘴唇微微翕动,洞穴里响起了奇怪的低音。

这是一种很难形容的声音,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木代不可能把这声音往传递信息上想——这像是山里本来就该存在的声音,树在摇、叶在动、鸟儿飞过、虫子鸣啾。

就好像好的特工人员绝不像电影上呈现的那么气场强大英姿勃发,他们面目模煳到在你面前转悠了三四个圈你还记不住他们的长相。

这声音也一样,完全不引人注意。

木代喉咙有点发干,她伸手点了一下炎红砂:“野人可能要来了,注意。”

炎红砂说:“来就来,我怕她不来呢。”

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亮的吓人,嘴唇固执地抿成了一条线。

三个人静静等了有一段时间,出乎意料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木代忽然冒出一个念头:她们听不见那女人说什么,但是她应该不是只在喊“救命”吧,她会不会在教女野人怎么做?

她赶紧把这个想法跟罗韧说了。

罗韧说,可能是有可能,但是现在,差不多到了图穷匕首现的地步了,换言之,只剩下实打实肉搏,玩不了太多花花肠子了。

他在那女人身边蹲下:“我们听不懂你说什么,但是你曾经是人,一定听得懂我在说什么——我们有两个朋友,在这山里走失了,想让你帮我们找找。”

那女人身上的衣服都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了,有些地方破成一条条,有些又打着结,鼓囊囊的。她盯着罗韧看,眼珠子转着,目光移到炎红砂身上,又挪到木代身上,森森然的,看的木代好不自在。

她拽着炎红砂往外走,半是避开,半是放哨警戒——提防野人忽然出现。

远远望过去,外头静悄悄的,那堆火还没有完全灭掉。

过了会,罗韧出来了,问她们两人的意见:天色已经不早了,山洞里不好过夜,是守在这呢,还是先回去?

炎红砂表示都可以,木代想了想说:“回去了也没什么吃的了,就守在这好了,不然还把那个女人背回去吗?怪麻烦的。”

也行,罗韧看了一下周边,说:“大家都辛苦一点,晚上别睡,火要生起来,越大越好。”

**********

天色渐渐黑了。

火堆烧的旺旺的,晚上起了风,好在风向是反的,烟没往洞里倒灌,几个人挪在靠近洞口的地方,坐在一起,偶尔过去给火堆添柴,时不时回头看一眼躺在原地的女人。

她没有再挣扎,安安静静的躺着,脖子上的胭脂琥珀在火光的照耀下发出柔光。

木代有点发愁,抱着膝盖看火光。

野人会来吗?会把曹严华和一万三一起带过来吗?如果这两个人没被野人抓住,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她偏头看罗韧:“你说,野人会住在附近吗?”

罗韧点头:“按照那个女人和野人的沟通方式来说,应该是这样的,隔的太远的话,野人未必能听到。”

木代喃喃:“那曹严华和一万三应该也在附近,如果真被野人抓了,关了好几天,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连怕带饿的,却胳膊少腿都有可能。”

罗韧沉默了一下,忽然想到了什么,说:“木代,口哨给我一下。”

**********

曹严华现在很忐忑。

原本,事情进展的很顺利,昨儿晚上,一万三的才华显然征服了女野人,艺术交流持续了很长时间,然后,大家在安详友好的气氛中各自就寝,早上起来,野人出去了一次,回来的时候,除了小苹果,还给他们一人带了一个酸的不行的梨子。

一万三很受鼓舞,陆续又画了不少东西,杯子、电视机、车子,总之都是野人没见过的,趁着三三兄吸引了女野人的注意力,曹严华蹲在后头,拿了一块石头,默默地往地上能找到的小石片上刻字。

刻了个“救命”,手一扬,小石片飞出洞口,女野人头都没回。

又刻“sos”,手一扬,小石片再飞出洞口。

小石片都太小,不能刻太复杂和太长的话,曹严华即兴创作,心里默默念叨。

——小罗哥、妹妹小师父,还有富婆妹妹,你们都长点心吧,一定要看到啊……

不知道第几次往外扔的时候,手臂一抡,忽然又停住了。

他看到,远处的林子里,有澹澹的烟气上升,像是在烧火。

正看的奇怪,女野人突然腾的一下站起了身子。

曹严华还以为是自己的谍报行为被发现了,吓的浑身汗毛倒竖,野人却没管他,迅速从洞口窜了下去。

曹严华不知所以,问一万三,他也摸不着头脑,但是猜测说,看女野人当时的架势,忽然偏过头,像是在听什么声音。

曹严华纳闷说,我没听到啊。

不过,女野人很快就回来了。

这一次,她显得相当焦躁,也不画画了,虎着一张脸,鼻子里吓吓喷着气,稍微有什么动静,就勐然抬头,白牙龇起,像是要扑上来撕咬。

曹严华和一万三两个,吓的连喘气都轻微了许多。

然后,天就黑了。

山洞里燃起很小的火堆,女野人的目光在一万三和曹严华身上转来转去。

曹严华心惊肉跳,头皮发麻,他觉得自己读懂了那目光,分明说的是:吃哪个?吃哪个?吃胖的!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听到了口哨声。

那种幽幽的,隔着一段距离传来的声音,而且有节拍的停顿,要是仔细听,真像是他那天第一次进山时一路哼的歌。

——向前向前向前……

这是他小罗哥!

曹严华激动不已,正要想办法示意一万三,头顶忽然一暗,紧接着整个人被女野人挟在腋下,风一样掠往洞外。

糟了!

吃哪个?吃哪个?吃胖的!

曹严华心里升起了莫名悲壮,反正也是要死了,他用尽浑身力气尖叫:“三三兄,我完了,我会跟它拼个同归于尽!你要抓住机会跑啊!”

没说完,毛茸茸的手捂上来,登时消了音,他瞪着眼睛看,看到一万三趴在洞口,身形越来越小。

曹严华豁出去了,忽然无惧无畏起来。

他想,死也要死的壮烈,我要勇斗野人,为三三兄争取活下去的机会。

风声急掠,曹严华伸腿勐踢,踢踏的都是空气,又用胳膊肘去捣,一下下,捣的是好皮实的肉。

她一定不疼,先前不是还中了枪吗,也不见她就瘸了?

中枪?

曹严华的心怦怦跳,他记得,女野人一条腿的膝盖往上部位,的确是有一点血迹的,是哪条腿来着?

他整个人颠颠的,头朝下,两只手拼命伸够着往下,入手毛茸茸的,好像有一处有凹,好像有结痂,曹严华想也不想,伸手在凹窝处狠命一掐。

别看他一双手粗短肉嘟嘟的,这手上着实是有力气,练贼手嘛,要的就是快准狠。

看来是找对地方了,野人一声痛哼,腿上一个趔趄,带着曹严华滚到在地,嘴上得脱,空气终于进了肺,曹严华嘶声大吼:“救命啊!”

**********

木代原本有些打盹,忽然间一个激灵,大叫:“是曹严华!”

罗韧腾一下站起,提了马刀,说:“我去!”

他很快消失在声音传来的方向。

木代站在当地,觉得手脚有些发冷,眼眶又忽然发热:曹严华还活着呢。

过了会,林子里传来野人的吼声,洞里的女人似有所感,拼命把身子滚向洞外,木代额上渗出细汗,如果不是这里也要人,真想拔腿冲出去策应罗韧。

炎红砂看出了木代的心思,想了想,从火堆里抽出火把:“木代,这里也重要,你功夫比我好,我去帮罗韧,再不济,也能帮他照明。”

木代说:“好,你去。”

炎红砂也走了,木代一颗心砰砰乱跳,原地来回的走,这种不能参与只能等待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无意间一瞥眼,看到那个女人几乎快挪过来了,眼睛里闪着慑人的光。

木代不想理她,但她继续往外滚,眼看就要压到火堆,木代不得不过来拽她胳膊,那个女人面朝地趴着,整个人屏住力气死死不动,木代心下气恼,加大了力气。

这一次,那个女人忽然全身卸了力,这就好像一脚踏空,又像是千斤的力气去拨四两,木代猝不及防,拉着那个女人向后头倒了过去,那个女人正载在她身上,急急的把头向她俯下来,那架势,像是要吻她耳后。

木代一阵恶心,正要推开,那女人的脖颈间忽然亮起,就像罗韧说过的,草绳样的一堆,那个红色的甲骨“吊”字。

木代觉得不对,但是,事情发生的太快了。

那块胭脂琥珀,忽然延展抽薄,体积不变,厚度减少,长宽变大,在继续包裹那女人脖子的同时,忽然延出薄如蝉翼的一大幅来,瞬间漫过她的脸,如同保鲜膜一样,裹住了她的耳眼口鼻。

眼前一下子都是胭脂琥珀的颜色,木代想呼吸,但是空气瞬间就没了。

隔着那层琥珀,她看到那个女人模煳的脸,也许不是那个女人模煳,是她自己的意识模煳了。

要死了吗?

木代双手乱抓,抓过地面,又抓过那个女人后背,不知道是乱抓到第几次时,忽然握住了什么。

那是刀子!

罗韧的刀子!

难怪刚进洞时,那个女人移动身体,她偶尔会听到金石刮擦的声音,罗韧当时,用这把刀子甩进了那女人的后背,而那个女人,从来没把刀子拔出来过。

木代一把拔出刀子,自后插入那个女人脖颈,向下拼命一豁划出口子,另一只手迅速从翻开的皮肉处伸进,抓住边缘的皮肉,狠狠向外一撕。

霍拉一声响,她看到女人的身体痉挛着转了一下,然后跌落身旁,再一用力,缚住自己口鼻的那一块也连着撕脱。

空气终于涌入口肺,木代呛咳着躺在地上,右手一甩,那块琥珀被她摔进了火堆里。

大火中,那块琥珀人皮伸展开来,殷红色的那个“吊”字,笔画繁复,透着火光,有些诡气森森。

木代抓过边上的树枝,扔了几根进去,加柴。

说:“你老实烧一会儿吧。”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从前有座灵剑山作者:国王陛下 2第二十四篇 陨落的最强者作者:我吃西红柿 3第九篇 宇宙秘境作者:我吃西红柿 4全球高武作者:老鹰吃小鸡 5黑月光拿稳BE剧本(长月烬明)作者:藤萝为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