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②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临睡前,霍子红过来找木代。

木代现在和炎红砂一起住,房间里加了一张小床,炎红砂首日入住的时候觉得凄凉非常,说:“木代,你床上都能跑马了,我睡这么小的,跟个陪住丫鬟似的。”

木代很公平大度:“那石头剪刀布。”

从此,两人每天晚上都石头剪刀布,抱着铺盖卷儿换的不亦乐乎,用张叔的话说,跟皇帝轮流坐龙床似的,房间里持续地进行着朝代的更迭以及复辟与反复辟的斗争。

推门进来的时候,一场朝代的更迭刚刚结束,木代上位,正跪在大床上扯床单。

霍子红往床上一坐,开门见山:“今儿罗小刀上门来提了,我没搭理他。”

木代早从炎红砂那知道消息了,抿着嘴一直笑,末了说:“红姨,我们适当端一端就行了,可别把罗小刀吓跑了。”

话里话外,这胳膊肘都是向外拐的。

霍子红问她:“想嫁吗?”

木代点头。

霍子红叹气:“养个闺女有什么用啊。”

“早些时候,有些地方有‘哭嫁’的规矩,出嫁时,闺女哭的越凶、眼泪掉的越多,就越是明理孝顺。你看看你,不依依不舍也就算了,笑成这样,这二十多年的米都白喂了。”

炎红砂冷不丁在边上插一句:“可不,都白喂了。”

木代瞪她:“又有你什么事儿了?”

炎红砂说的慢吞吞的:“红姨,你把木代忘了吧,换我孝顺你,我不像她,我恋家的很,不会见到帅哥就跟人跑。”

霍子红一直挺喜欢红砂,她觉得这建议不错,走一个,再来一个,是桩不赔本的买卖。

“我也想在身边留个人,木代表现不好,不要她了,反正强扭的瓜不甜,硬留也留不住——红砂以后就是这店里的小老板娘,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别跟木代似的,说跑就跑——你可不能外嫁,相中谁了,带进来给我做上门女婿,能办到吗?”

炎红砂说:“这不小事儿吗。”

霍子红说:“这就答应了?那行,后继有人,我就不稀罕木代了,来,给罗小刀打个电话,我对后续的工作做个指示,表个态。”

***

这个电话颇为重要,手机外放,音量调到最大,一万三和曹严华都被叫来做见证人。

霍子红的意思是,提亲她可以答应,但有个条件,先订婚,什么时候结婚,她说了算。

“木代年纪不算大,结婚这事不着急。我是为她着想,正是长见识看世界的时候,不想见到她明年就围着奶粉尿布团团转——在我心里,她自己还是个孩子呢。”

罗韧答应的很爽快。

他自己也想跟木代多些时间相处:这一年多,东奔西跑,惊奇险怪,用木代的话说,两人连场电影都没看过。

这日常的男女恋爱功课,他确实想补回来。

不过,到底什么时候才是结婚的时机,他请霍子红适当露点口风:总不能无限期的等下去吧。

霍子红云澹风轻地瞥了炎红砂一眼:“就等咱们红砂有了固定交往对象的时候吧。”

啥?

在其他人都或静默、或消化、或震惊的时候,炎红砂和一万三几乎是同时嚷嚷开了。

——有我什么事儿啊?

这是炎红砂。

——二火有男朋友?那得哪辈子啊?

这是一万三。

霍子红好整以暇地理理衣裳,不紧不慢地出门,身后留下个沸反盈天的摊子,炎红砂炮口已经转向一万三了:“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那得哪辈子’……”

年轻人啊,还是太嫩了点,不清楚老一辈的实力,这招一箭三凋,三棋两子,局势就向着她想的方向发展而去了。

——她对罗小刀是满意的,却舍不得木代嫁的那么快,希望拖得一时是一时,又怕夜长梦多,所以,先“订婚”。

——这园子里,一花独绽不是春,百花齐放才热闹,光木代和罗小刀谈恋爱有什么意思,其它人也该活跃起来嘛,先拿红砂下手,好姑娘理当有人爱,罗小刀要是想早日娶到木代,自然会为红砂上心,精心帮她物色。

——木代和罗韧,看起来对酒吧都不太上心。红砂一口答应不外嫁,会给她招个“上门女婿”。这样多好,酒吧会有靠谱的人接手经营,她也等于是给木代立了一门子亲戚,小丫头是她从孤儿院“捡”来的,早些年那么孤,可是这以后,她要让她不孤,身边永远都热热闹闹。

***

第二天早上,毛哥起来打扫后院,看到神棍蹲在门口做手工活,拿了把锥子,在皮带上往里又多锥了好几个孔。

可怜见的,再系上时,腰都细了一圈。

毛哥心说,坚决不能动摇,不能被敌人的卖惨打动,要做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劲松,任尔东西南北风。

打扫完了,进厨房吃早饭,无意间回头一瞥,看到神棍正低着头打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毛哥觉得有些不妙。

这不祥的预感很快成真,早饭才吃到一半,岳峰就打电话过来了。

神棍此人,是惯会把朋友分门别类排座次的,座次榜按性别区分,在男性友人名单上,论重要性,毛哥只能排第二。

排第一的,是岳峰。

岳峰问毛哥:“你虐待神棍了?”

妈的,为了几个刚认识的朋友,居然把他上升到“虐待”的层级了,毛哥气不打一处来。

岳峰笑:“不就几间房么,值当的吗?算我的。”

毛哥说:“你站他那边是吗?”

边上的毛嫂噗的笑出声来:这情形,经常在毛哥、岳峰和神棍之间发生,老大不小的人了,争执起来,居然也跟幼儿园过家家的小孩儿一样斤斤计较着你到底帮谁、站谁一边。

岳峰不站队:“我是怕他饿死了,你跟他较个什么劲,你有家有口有儿子,小日子过的滋滋润润。他呢,一年到头顶风冒寒地在偏地头转悠,饥一顿饱一顿,也就到了你那才能过几天舒心日子,摆个谱当个大爷,你就让他当呗。”

毛哥不吭气了,想了想,觉得岳峰说的也在理。

挂了电话,他一声长叹,说:“上辈子欠这孙子的。”

说完,起身盛了碗米粥,又拿瓷碟装了几个花卷,给神棍送过去。

推门进屋,神棍正在跟罗韧打电话。

——下周才来?也行,把那些零碎的事情了结了也好。

——对啊,我邀请了小口袋的大师兄啊。

——方便,怎么会不方便,我都说了,打个招呼的事儿,他可欢迎了,人就在跟前呢,一个劲催我让你们早点来……

话说这么大,也不怕闪了舌头,毛哥在边上做了个“啊呸”的动作。

神棍脸色忽然迟疑了一下:“跟他说什么,跟我说就行,我……”

估计没拗过,过了会,期期艾艾把手机递过来。

毛哥翻白眼:“干嘛?”

神棍陪着笑:“小毛毛,他说要跟你道谢呢,你……你说话要客气点啊。”

毛哥端足了架子,慢条斯理接过电话,很不客气地“喂”了一声,“喂”的神棍胆战心惊。

罗韧说:“是毛哥吧?”

“是这样的,我们这边人不少,去了估计也不止一天两天,虽然神棍说跟你是朋友,但亲兄弟还明算账,何况你是开门做生意的,所以这便宜呢,我们也不想占。”

毛哥有点意外,嗯了一声,边上的神棍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喘。

“跟神棍提过一次,他说我们太见外。所以我是这么想的,你自己知道就好,我们承他的情,房钱也要跟你结的明白——只是这事,你就别跟他讲了。”

毛哥说:“不用谢,神棍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们来,我欢迎的很,不麻烦。”

神棍的眼睛瞪的熘圆,直到电话挂断,他才反应过来,喜的合不拢嘴。

——“小毛毛,我就知道!关键时刻,你绝对不掉链子的!”

——“装的二五八样的,小样儿,害得我白饿了好几天!”

……

毛哥去到前台,跟毛嫂核了一下下周的房间,把几间位置采光都不错的给空了出来,包括那间“峰棠间”。

毛嫂嫌他无事忙:“早答应他,不就没这么多事儿了吗,互相抬什么杠啊。”

毛哥呵呵笑起来。

他对神棍新交的朋友,起了兴趣了。

想着:还真是挺上道的。

倒不是因为罗韧主动提要给钱,而是因为,他脑子清楚,知道人情世故,也知道替人着想,居中转圜,不让任何一方难做,也不贪这种钱上的便宜。

这样的朋友,他觉得值得交。

毛哥去到客栈大门外,对着高起的日头做了个扩胸伸展,又深吸一口气,古城的空气清冽干净,带洗肺的凉。

门前的青石板道上,踢踏踢踏走过一个佝偻着腰,端着饭盆的老头,头脸都包着麻布,六十来岁年纪,腋下夹根竹竿,竿头上套旗子,旗子散开半幅,上头写了“算命”两个字。

这是葛二瞎子,早些年在古城摆摊给人算命,后来消失过一阵,再出现时,就是这样,头脸永远包着布,从不给人看脸,有人私下嘀咕过,说是他脸上不知道叫什么东西给咬过,伤疤翻的一道道的。

毛哥掏出皮夹子,抽了张五块的出来:“葛老二,这呢。”

每次见到葛二,他都会给点钱,不多,取个帮衬的意头,都是长住古城的,虽然没交情,到底脸熟。

葛二过来接了钱,像往常一样,说:“老板好心人,谢咯。”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十三篇 初入宇宙海作者:我吃西红柿 2第二十九篇 超脱轮回(结局篇)作者:我吃西红柿 3大道朝天作者:猫腻 4第十七篇 冰狱星作者:我吃西红柿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六卷 大道之行也声色犬马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