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②⑧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曹严华不负众望,一阵间杂着铿铿砰砰撬声的劳作之后,锁舌咯噔一声弹开的声音,简直如同天籁。

这声轻响反而让木代冷静下来,脱口说了句:“慢着。”

说的迟了,曹严华已经推开了房门,罗韧的确做过准备,这间屋子等同于已经腾空,窗户用大的接地立柜挡严实,屋子里只摆了一张简单的书桌,桌上只一把剪刀、水杯、秒表,连空调通气的缝隙,都全部用胶带贴了起来。

一万三脖子伸的老长,东张西望地嘀咕:“没人啊。”

话音刚落,侧面的洗手间门响,罗韧抱着聘婷走了出来。

聘婷的双臂虚虚下垂着晃荡,身体毫无生气,衣服是干的,但头脸湿漉漉的,头发上一直往下滴水,罗韧的脸色很可怕,嘶哑着嗓子吼了句:“别进来。”

罗韧是……溺死了聘婷?

木代的心砰砰跳的厉害,下意识伸手挡住一万三和曹严华,罗韧快步走到桌前,把聘婷面朝下放在桌面上,拿起桌上的剪刀,剪开她衣后下摆,双手用力一分,哧拉一声撕开。

从门口的位置都能看到,冰肌雪肤,光洁如玉。

一万三惊的口吃:“他……他,他干嘛?”

没人理他,罗韧拿起边上的秒表,嘴唇微微翕动,手臂似乎在抖,秒表的表链一直在晃。

木代紧张的耳边一直嗡嗡响,这个时候,时间比一切都宝贵,两三分钟之内,不管那块人皮离不离身,聘婷都要被送出去急救,但是,事情都有万一,万一救不回来怎么办?

那样的话,罗韧等于是亲手杀了聘婷,不就成了杀人犯?

还有,神棍说过,那块人皮是活的,倾向于避开众多的耳目,现今情势不同,众目睽睽,人皮还会离身吗?

木代脑袋都快炸开了,这件事情,其实还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但是罗韧太紧张聘婷,不及细想就兵行险招。

这就是别人常说的关心则乱吗?

罗韧没有看她,但话是向着她说的:“木代,你要有分寸,该走的时候马上走!”

木代眼圈一红,下意识点头,忽然想到点头他也看不见的,想说一声“好的”,喉咙里哽着,怎么也说不出来。

曹严华立功之后连个好字都没捞着,多少有些郁闷,眼前的事情匪夷所思,又没人给他解释,更加莫名,一迭声问她:“木代妹妹,这是怎么回事啊?”

就在这个时候,眼睛一直瞪得熘圆的一万三忽然倒吸一口凉气:“我cao,那是什么鬼?”

好像是电影里的慢动作,聘婷的背上,缓缓卷起一块人皮。

薄如蝉翼,泛着奇怪的亮泽,边缘有血丝,像是薄片的塑胶被火燎烤,自然而然的卷起。

这就是那块人皮吗?木代的呼吸都快停了,瞳孔里异常清晰地映出那块人皮的每一个异动。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离体,动的还比较缓慢,活动时皮身的中间部位拱起,靠着这股拱力往前,或者转向退后。

它极缓的,爬下了聘婷的背,爬到了桌面上。

这个时候,曹严华回答了一万三的问题。

“可能是一种寄生虫吧。”

一万三居然觉得很有道理,毕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吃苍蝇的猪笼草,帮蜘蛛吃人的日轮花,有这种寄生虫也不奇怪,就是挺瘆人的。

罗韧压根没去注意其它的动静,他一直死死盯着那块人皮,待到它一离开聘婷的身体,马上抱起聘婷,犹豫了一下,直接把聘婷推扔过来,吼了句:“马上走,带她走,郑伯呢,急救!”

木代想也不想,一个前扑接住聘婷,但她到底臂力不擅长,虽然姿势位置都对,还是被那股力撞的连退三四步,差点错足摔倒,好在门口挤的人多,帮她挡停。

郑伯一直守在门口,急的心脏都要不跳了,虽然知道事情蹊跷,但是罗韧此前吩咐过,不管发生什么情况,先救聘婷。

他赶紧把聘婷接了出去,没过两秒,就听到客厅里的护士大叫:“快,快,把人放平!”

感觉上,像是刚完成一轮接力,就快虚脱了。

木代喘的厉害,抬头看罗韧时,脑子突然一懵。

那块人皮,已经立到了罗韧的肩膀上!

她尖叫了一声,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右脚抵住门墙借力,整个身体直直向罗韧怀里撞过去,罗韧没察觉自己的危险,倒是怕她撞到,伸手出来搂她的腰,木代借势一手抓住他胳膊稳住身形,另一手手出如电,抓住那块人皮,狠狠往地上一摔。

抓住、摔地,整个过程,不到一秒。

一秒钟之后,木代双脚乱跺地,两手拼命甩着尖叫。

可能是习武的关系,有些时候,她动作比脑子快,刚才发生的事,如果给她时间思考,她是不可能那么冒冒然冲过来,更不可能不知死活去抓,谁知道抓了之后会不会感染病毒?

这个时候才回想起那种触感,绵滑、黏腻、软绵绵的蠕动,想起来都要吐了。

罗韧一眼看到摔在地上的人皮纽身立起,头皮发炸,也不管木代还在尖叫,抱住她腰往上一掷,喝到:“上墙。”

又吼了句:“关门,别让这东西出去!”

丫头的身手真好,刚挨着墙就翻身往上,利用屋角三面相接的位置稳住身体,等于是贴上了天花板。

她没事,罗韧就放了一半心了,再回头看门,真是哭笑不得,想撞死的心都有了。

是他表达不清楚,他原意是让闲杂人等出去,再关上门,务必不能让人皮走脱,哪知一万三和曹严华两个人,从里头死死关住门,曹严华还两手虚张,用肥胖的身子抵住门,得意洋洋邀功:“关上了!”

木代在墙上大叫:“你们两个,跑!跑!别让这东西挨到,有毒!感染的!”

有毒?乖乖隆滴东,这可了不得,眼见“寄生虫”迅速爬往这边,曹严华掉头就跑,一万三反应慢了点,慌的赶紧去爬挡住窗户的立柜,奈何柜面太滑,怎么都爬不上去,只能扒住高处的柜角,两脚跳着往上缩。

而那块人皮蠢蠢欲动着,竟缘住柜面往上爬了,眼见快到一万三脸边。。

罗韧急叫木代:“刀带了吗?”

带了,木代从腰后拔出刀扔给罗韧,罗韧想都不想,甩手扔出,就听噌一声闷响,刀头入柜寸许,死死把人皮钉在了柜面了。

一万三赶紧跳下柜子,一口气还没吁完,那块皮倏地一下挣脱开来,也没见裂成两半。

不怕刀?罗韧心里一沉。

一万三大骂:“md就没见过这么邪性的虫子,曹兄,你掩护我,我出去一下,我不信治不了这个小贱*人!”

他几步奔到门边,打开门嗖的窜了出去,曹严华赶紧关门,才一回头,见那块人皮向着他的方向来了,惊的头皮发麻。

就在这个时候,罗韧拎着他衣领旁扔:“上桌子!”

曹严华得了提醒,手忙搅乱爬上桌子,险些把水杯打翻了。

这时候,屋里剩下三个人,木代在墙上,曹严华在桌上,只有罗韧还在地上。

没错,那块人皮确实是活的,它原地立了片刻,转向罗韧。

罗韧并不躲,反而向前走了两步。

那块人皮的动作似乎比开始时快多了,突然之间腾身离地,几乎是个三十度角的抛线,木代急的大叫:“罗韧,别让它碰到你!”

她都快哭了。

罗韧苦笑,自己的计划真的被打乱了,如果屋里只他一个人,大抵会安静目送着人皮上身的吧,但是让木代她们这么一搅合,加上真正看到这块人皮的诡异,那股要牺牲自己的心思,忽然间没那么强烈了。

能拖一阵是一阵吧。

他就势滚地,避开了这一击,刚到门边,就听到门被踢的乱响,一万三大叫:“开门,神器来了!”

什么东西?罗韧不及细想,一把拧开了门。

一万三端着个面盆进来,杀气腾腾双目囧囧:“哪呢?寄生虫哪呢?”

曹严华和木代一起尖声提醒:“那!那!”

眼见人皮再次蠢蠢欲动,一万三兜头把面盆罩了过去。

像是盖了个山包,地板上有油晕开,原来他端了一面盆的食用油进来。

反罩着的面盆发出砰砰闷响,紧接着四下晃动,一万三手忙脚乱地掏出打火机,不忘咬牙切齿:“md,烧不死你!”

就在面盆被掀开的刹那,火焰顺着油面迅速燃起。

有片刻的沉寂,每个人的眸子里都映出火光,那块人皮似乎消静了,但一万三的脸色渐渐变了。

他抬头看曹严华:“曹兄,你玩我呢吧?这能是寄生虫吗?”

火焰腾烧之下,那块人皮离地寸许,在半空之中由上而下,徐徐悬着展开,边缘齐整的长条形,如果猜的没错,长23.5cm,宽5cm。

周身焦黑,但正中却有血字红的灼目。

像个拉长的s形,左边还加了一小撇,那是个甲骨文的“刀”字。

一万三慢慢后退:这尼玛能是寄生虫吗?

这火并不蔓延,烧的极快,不多时火头就熄灭下去,那块人皮褶皱着掉在地上,像是一块落下的焦黑布头。

每个人都不说话,盯着那团人皮看。

像是不忍心辜负众人的期望,那块人皮蓦地一动。

曹严华大叫:“快!快!上桌子!”

一万三这辈子怕是都没跑的这么快过,那块人皮倏地窜出,曹严华随手抓起桌上的水杯扔了过去。

本意是要砸它个半身不遂,但是水杯的盖子没盖严,半空之中,残留的水洒落开来,落地时泼下一道水痕。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块极速行进的人皮,忽然中途止住,瑟缩似的退了一下。

电光火石间,罗韧忽然想清楚一件事情:“木代,它怕水!”

为什么第一件凶桉和第二件之间,隔了足有十几年?因为张光华是淹死的,因为它被带到了水下,因为它一直也出不了水。

它怕水!

木代明白他的意思了:“你们先撑着,等我一下!”

她从墙上滑下,疾步奔进洗手间,不一会儿,那头传来哗哗的水声。

罗韧吩咐曹严华和一万三:“你们在桌上,别下来。”

他朝人皮走了两步,像是逗引,几次险象环生,仗着身手够敏捷,避开了人皮的腾跃。

木代端了盆水,气喘吁吁出来,罗韧回头看了她一眼,略一示意,紧接着忽然发力,两步上墙。

那块人皮蓦地弹将过来。

罗韧勐然矮下身子,避开人皮的攻势,而木代端着水盆,从另一头扑过来,她轻身功夫好,在墙上用力一蹬,盆水兜头罩住了人皮。

兜是兜住了,但收不住势,罗韧半路截过,一手搂住她腰,另一手去稳水盆,两人同时摔在地上,拼着摔的痛,八分力道都在水盆上。

铿的一声,盆底触地,盆水就势扬起,几乎要漾出盆,而那块人皮,就浮在水面尖上。

木代和罗韧的眼睛,死死盯在了那块人皮上。

桌子上蹲着的一万三和曹严华,如同两只守夜的青蛙,目光及处,大气都不敢喘。

美妙的一刻,大自然的作用力,或许还有物理原理,水又漾了回去。

下一漾,幅度就没有这么大了。

慢慢的,水面渐平。

也不知过了多久,曹严华说了句:“沉底了。”

……

还是没有人动,每个人都保持着同样的姿势,直到门上传来笃笃笃的敲门声。

郑伯的声音:“聘婷送医院了,暂时没什么事。”

罗韧终于舒了口气,他松开木代,仰面躺倒在地板上,后背一片冰凉,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像是在做梦。

木代也躺下了,嘟嚷了句:“累死我了。”

罗韧转头看她,她就躺在他胳膊上,累极阖目,密密的睫毛像小扇子,胸口起伏的厉害,白净的脸颊透出竭力后的红晕来。

目光下行,她的手就在他手边,罗韧伸手轻轻笼住她的,却小心地没有碰到。

……

两只青蛙还保持着原有的姿势蹲在桌上。

曹严华问一万三:“要下去吗?”

一万三死也不下去:“等等,等险情彻底解除。”

顿了顿,曹严华又拿胳膊碰了碰一万三:“带手机了吗?”

“干嘛?”

曹严华努努嘴,示意他看躺在地上的两个人:“拍一张吧,和谐。”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只喜欢你作者:乔一 2第十篇 原始作者:我吃西红柿 3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六卷 大道之行也声色犬马作者:月关 4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十一卷 南征北战作者:月关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九卷 决战紫禁之巅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