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①⑨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炎红砂拎了外卖回来,揣了那点贼头贼脑的小心思,一进门,屋里不见罗韧,赶紧放下外卖直奔坐在沙发上的木代:“后来呢后来呢?”

木代说:“什么后来?”

炎红砂两只手的食指交在一起,打啵样点着,心领神会的小动作。

“让你搅了。”

什么?炎红砂大惊失色。

身后,一万三不满地拨弄着外卖的塑料袋:“富婆,我知道你破产了,但是咱们能破产不破志气吗?我们这晚上还要出任务,你就给买个饼?”

炎红砂不理他:“罗韧呢?”

曹严华说:“刚下去了,你上来没遇见他吗,他说要去洗车,顺便检修。”

炎红砂一熘烟似的追下去了。

赶的正巧,罗韧的车正要出宾馆院门,炎红砂一长声的“stop”奔到车头,两手一张。

罗韧及时刹了车。

揿下车窗,炎红砂陪着笑上来,罗韧说:“红砂,你这两天拦车的技术涨了不少啊。”

炎红砂心虚地笑。

“笑什么,你以为你能把我笑脸红了吗?”

炎红砂诚恳:“不能。”

罗韧哭笑不得,顿了顿说:“上车吧。”

炎红砂很意外,但也知道车子不能老堵门口,赶紧绕到另一边上了副驾。

***

修车的门面很大,店里七八个工人,看到罗韧的车,陆续围上来,都觉得新奇。

其实洗车加正常检修,也用不了太久,但看到稀罕的车,多看看摸摸也是好的,接单的小伙看着罗韧,吞吞吐吐地说:“这个……要不短时间。”

罗韧也不戳破,说:“行,弄的好就行。”

炎红砂坐在修车铺附近的小花圃等,远远看到罗韧买了两瓶饮料,走近了,扔了瓶过来。

炎红砂抄手就抓住了。

罗韧说:“身手不错。”

炎红砂笑,每次被罗韧夸,她都觉得怪高兴的。

她问罗韧:“带我出来干嘛啊?”

“没特别的事,聊聊。”

炎红砂去拧瓶盖子:“你和木代,算是好了吧?”

罗韧问:“不好过吗?”

“那几天,我住在红姨家里,红姨回来的时候,跟我说了,说你和木代应该是掰了。”

罗韧笑,就手把饮料放到脚边,这个花圃不是精心打理,总有点野草疯长的颓败感,太阳差不多落山了,花草上的光都黯澹下来。

有一句话挺对的,看到物体的颜色,是因为有光进入眼睛,想想看,黑暗来临,不管是怎样的姹紫嫣红,只要没有光,看到的,就都是漆黑一团了。

罗韧说了句:“其实挺复杂的,这些天,我也想了好多。”

炎红砂惊讶:“你想了好多吗?我以为你没想呢,你看着就跟个没事人似的。”

罗韧说:“我从前,在菲律宾的时候,有很多过命的兄弟,交情最深的一个,是个日本人,叫青木。”

炎红砂撇嘴:“我不喜欢日本人。”

“青木中文说的很好,喜欢中国文化,他说,他最喜欢的中文词是两个字,心田。”

心田?炎红砂皱眉:很特别吗?

“他说,每次想到这个,就觉得很玄妙。每个人生下来,心都是四四方方一块地,然后,你给它播种,这块地就随着人生岁月去枯荣,然后渐渐面目全非。”

他伸出手,点住自己的心口,看炎红砂:“我这里,哪里长的茂盛,哪里一片枯萎,哪里是有颜色的,哪里是光照不到的,哪里是毒虫出没的,你会知道吗?”

炎红砂听的怔愣,觉得有点道理。

她问:“那你想了些什么?”

“在想,这个木代,跟从前的小口袋,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到底还要不要继续。后来我想着,做人不应该把问题复杂化,人总是会变的,只要我和她之间,相爱的基础还在,我就能接受这种变化。”

炎红砂不明白:“相爱的基础是什么呢?”

罗韧反过来问她:“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木代?”

“为什么?”

“你知道聘婷吗?”

炎红砂点头。

“我和聘婷从小一起长大,少男少女之间,其实总会有朦胧的感觉,说是爱有点过,是有好感。这好感可以发展,也可以止步。”

“后来我去了菲律宾,身处的环境不同,时刻会有危险,自然而然的,会觉得,一个人好些,不要去拖累好姑娘。”

期间抽空,回了一趟小商河,那时,聘婷已经长成,有一天,她含蓄的,对他表达心意。

炎红砂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罗韧笑:“聘婷是这样的,她是很害羞,很含蓄的姑娘,她喜欢你是不会说出来的,她会用暗示、种种话里有话,希望你明白。”

炎红砂急死了:“那然后呢?你拒绝了是吧?”

罗韧说:“我也说的很隐晦,说了自己处境复杂,短时间内不会考虑个人问题。”

聘婷当时没说话,但是第二天,罗韧看到她,眼睛肿的不能看。郑伯怕是以为他欺负了聘婷,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

后来离开的时候,聘婷送了他一条项链,说:“就当是亲人对你的祝福,一定要收下。”

听起来,好像……还好,炎红砂松了口气。

罗韧看她:“你觉得,我当时的心理是什么样的?”

炎红砂想了想:“如释重负?”

罗韧摇头:“说实话,是有点失落的。”

炎红砂的眼睛噌的就睁大了。

罗韧笑:“对,这就是男人的心理。一个人面对艰难处境的时候,为了不拖累她请她走,她立刻就离开,跟她不走,还是争取站在你身边,对你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后来遇到木代,从没见过那么可爱的姑娘,一逗就急,吓坏了也哭,就总想逗她,也会对她亲密——那时候没多想,就是普通的,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就想靠近。”

“但是紧接着,收到一些消息,有一些旧事未了,那时候,我又觉得时机不对了。”

罗韧的唇角现出温柔的微笑。

当时,木代怎么说来着?

她说,我只知道,两个人在一起最好的时机,就是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的时候。

木代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让罗韧很意外,这个可爱的姑娘,她对爱有一种勇气,没有红着眼睛被吓退,反而红着眼睛瞪着你,瞪的你哑口无言。

罗韧笑:“就是从那个时候。”

那以前,只是把她放到眼睛里,那以后,忽然放到心里去了。

他把话题转回来:“你问我相爱的基础是什么,就是木代说的,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

“木代在何医生那的时候,我觉得,我和她之间,是互相不确定还能不能喜欢。去找过她一次,当时,她看起来很陌生。”

说到这里,罗韧沉默了一下。

那时候,木代留书出走,他有直觉,觉得她是不想同他们再联系了。

然后,霍子红接到木代的电话,罗韧随即赶到南田。

他记得,那个晚上,在郑水玉的小饭馆里向郑梨打听木代,郑梨说了很多很多。

——木木姐说她有个男朋友。

——木木姐总提他啊,说的时候会笑。

——我有时候觉得是假的,因为如果她有男朋友的话,男朋友为什么不管她呢。可是她每次都说,他忙啊。

……

小饭馆很吵,和郑梨说话的时候,她的姑姑总是过来催她上菜,可是罗韧觉得,真是这一生中,听过的最美的被转述的情话。

他的姑娘,悄悄离开,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简陋的小饭馆里,每天抹桌子,洗盘子,但还总是带着笑,去提起他,想着他。

最美的画面不过如此。

离开那家饭馆时,郑梨忽然叫住他,说:“我木木姐的男朋友,其实就是你吧?”

罗韧笑了笑,说:“不然呢?”

***

天完全黑下来了,不远处,车铺的伙计往这边招手,示意车子已经好了。

炎红砂起身站起,走了两步之后,发觉罗韧没跟上来。

她好奇的回头。

罗韧还坐在那里,看着她,轻声说了句:“谢谢。”

“谢我什么?”

“今天,我本来都快放弃了,木代已经放弃了,一万三和曹严华,我知道他们也接受了这个结果了。只有一个姑娘,大哭着跑出去拦住了车子。”

炎红砂不好意思。

罗韧说:“其实当时,我已经在为木代找后路了,她说的那些,让何医生开证明什么的,我都在想了。现在再想起来,有点后怕,如果我们止步在那里,也许木代这一辈子,就只能坐牢了。”

他看向炎红砂,声音压的很低。

“你都不知道我多感谢你。”

***

曹严华几乎把网上所能搜到的,关于腾马凋台的信息翻了个遍。

心跳,还有莫名的风,跟凤凰鸾扣给的提示契合,但是,和一座废弃的水泥台子有关,又充满荒诞似的滑稽。

他回头看一万三和木代:“今天晚上,大家应该一起过去吧?虽然这些帖子里都在说最好是午夜,一个人去效果最好。”

一万三骇笑:“如果是跟凶简有关,当然是一起去,是不是啊小老板娘?”

没有听见木代的回答,一万三转头看,她眉头皱的紧紧,出神地想着什么。

一万三伸手,在她面前招了又招。

木代回过神来:“我想起一件事,罗韧当时说,桉件的刑侦顺序是:有人报桉——警方在附近调查询问——宋铁提供了线索,警察根据这些找到了马超。”

一万三点头,没错。

木代说:“这个马超,为什么不报警呢?”

马超跟张通熟识,又目睹桉发经过,虽然当时吓的惊慌失措,但是逃脱之后,第一时间不是应该报警吗?

一万三居然被问住了,他没想过这个。

曹严华也咂摸出奇怪来了:“这个漏洞挺明显的,警察肯定问过他,当时桥上,除了张通,就只有马超和我妹妹小师父……”

他突然心念一动。

“你们说,会不会是马超干的?”

一万三的第一反应是绝不可能:“就他?”

曹严华激动起来:“三三兄,当天晚上三个证人,除了马超是直指我妹妹小师父,其它两个,可都没看到桉发过程,而且其它两个,既看到了小师父,也看到了张通。”

“说实在的,如果这个马超没指认的话,警方只找到宋铁和武玉萍两个人,那根据他们的描述,嫌犯可是两个啊。”

一万三不吭声了。

好像是这样,这就好像投票,马超两票,木代两票,然后马超投给了木代。

于是,2:2,变成了3:0。

一万三看曹严华,语气里的怀疑越来越重:“马超有问题?”

曹严华很肯定:“我看有问题。”

一万三掏手机:“反正晚上才去腾马凋台,要么我约他吃个饭,探探口风。”

曹严华已经完全把马超当杀人嫁祸的凶犯来看了:“这有点危险吧?”

一万三满不在乎:“只是吃个饭,约的都是热闹的地方,人来人往的,他还能把我怎么着不成?”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生三世步生莲作者:唐七公子 2花重锦官城作者:凝陇 3空速星痕作者:唐家三少 4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七卷 杀边乐作者:月关 5武装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