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①②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陈向荣接到电话,赶紧整理了衣服出门,刚出楼门就看见一辆黑色的车,好大家伙,形状也怪,顶上一排灯,也不知道干什么用的。

在南田县这么久了,这样的车还是第一次见到。

车门打开,罗韧向他招了招手,陈向荣小跑着过去,坐了副架,手脚局促的不知道怎么摆放。

罗韧看了他一眼,这陈向荣看起来老实巴交的,马涂文那头传来的消息说,他大概四十上下,但是看起来比实际年纪要大很多,面皮上沟壑都出来了,双手粗糙,有一只手的指头上缠着胶带。

他问了句:“你在县公安局工作?”

陈向荣老实回答:“不是的,公安局的编制进不去的,我跟保洁公司签工作合同,外包在公安局大楼保洁。”

罗韧嗯了一声,油门一踩,车子直直向城外开去。

陈向荣有点紧张,昨儿晚上,有个亲戚问他,局里发生那件事的时候,他是不是正好在场,然后说,有个人想打听一下详情,给他一千块。

比一个月的工资还多呢,陈向荣一口答应。

但真坐上车子,他忽然就忐忑了。

他咽了口口水,转向罗韧:“那个……我就有事说事,我不做违法的事的。”

又强调:“我说的事,是可以对外传的,很多人知道,我这不算违反规定。”

罗韧没看他:“安全带系上。”

陈向荣统共也没坐过几次车,摸索了几次也没找到安全带,好不容易找着,又不知道该怎么系,两下一迟疑,车子已经停下了。

就停在桥头处,城乡交界的地方,因着出的凶桉,这两天桥上多了许多人,闲闲逛逛,奇货可居似的来看现场,其实早清理了,桥是桥堤是堤的,但每个人还是看的啧啧称奇,说起来的时候口若悬河,都跟亲眼看见似的。

罗韧沉默着,透过车窗看那座桥。

“听说人跑了?”

“是跑了。”终于等到他发问,陈向荣恨不得把所有的话一筛子抖罗干净,“都不以为她会跑,听说她一开始很配合,人又漂亮,文文气气,谁能想到她会跑啊,而且……”

现在回想,他还一阵惊惧:“直接是从楼上跳的啊……”

那姑娘被带进来的时候,正是陈向荣和一个工友当值,和往常一样,两个人看似拖地,实则目光左熘右熘的,什么也没错过。

工友还感慨万千地说了句:“以前总以为犯事的都一脸凶相,现在才知道,那些长相斯文的、看着文静的,最能起事了。”

两人唏嘘了一阵,拖干净整个楼道,又去洗手间清理垃圾。

正抹着水台,有个问话的干警进来,方便了之后洗手,洗着洗着忽然气愤,一巴掌拍在水台上。

陈向荣在这当工的时间久,每个人都半熟,偶尔也唠两句。

他记得,自己当时问了句:“是不是不招啊?”

在局里,这也是司空见惯了。

那个干警气的脸皮涨红:“咬死不松口,最可恨就是这种。”

工友接话:“是,跟人*民作对。”

那个干警说:“好声好气跟她说了,如果态度好,积极主动招供配合,将来庭审什么的,是可以酌情对待的。负隅顽抗的结果是什么,不懂吗?”

工友说:“就是。”

“她说桉发的时候,自己在睡觉,但是没证据,她同屋的小姑娘睡的比她还死,根本不能证明她没出去过——另一方面,马超是直接目击者,看到她行凶了,而且不止一个证人。”

听到这里,罗韧抬头:“不止一个证人?”

陈向荣说:“是啊,那个马超小哥是看到她行凶的,然后,据说桉发之后十多分钟,有个打麻将到半夜晚归的人,也在附近看到她。现场认人是马超去的,人带回局里之后,那个打麻将的,叫宋铁的,也来隔着玻璃认了,没错的。”

罗韧嗯了一声,顿了顿说:“你继续。”

陈向荣记得,工友当时鼓励干警不要气馁:“要狠狠打击犯罪分子的气焰,不能跟她好声好气的讲,要严肃!严厉!抗拒更严!”

在局里外包两年,工友说话都一套一套的,可以直接拿来做报告。

那干警努了努嘴,示意了一下那边:“头儿现在在跟她讲呢,她年纪轻,我们也是本着挽救的原则,希望她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即便被告人不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而且现在不止一个证人,两个!两个人互相不认识,不存在串供可能,证言可以互相印证,形成证据链。所以她如果还这么不配合的话,后果自负。”

陈向荣说:“可不是呢。”

那干警又说了几句,回去了。

说巧也巧,陈向荣这边交班收工的时候,又遇到木代了。

前后都有警察,她低着头,夹在中间,慢慢的走,脸色有点苍白,偶尔抬起眼睛,失神又茫然。

陈向荣起了一点点的恻隐之心,他停了有几秒钟。

就是这几秒钟的间隙,让他看到了事情的全过程。

在经过一间门开着的办公室时,木代向里看了一下。

那是局里靠内的一排办公室,因为她看,陈向荣也看了一下,办公室当然有人的,两个文员,埋头写着什么,大概因为天热,窗户是完全打开的。

紧接着,发生了叫他瞠目结舌的事:木代突然就向这间办公室冲了进去。

这里是三楼,出口在走道前后尽头处,所以防逃跑一定是防前防后,没人提防她会进办公室。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她速度那么快,那两个文员还没来得及抬头,她已经从窗口扑了下去。

陈向荣看罗韧:“没想到她有功夫,真没想到,我还以为都是电视里瞎摆忽,所以那时候,我都不以为她是跑,我以为她跳楼了。”

他真是这么以为的,还失声大喊了句:“跳楼啦!”

他没有那个机会冲到窗边去看,都是后来听说的,说是,第一个冲到窗边的干警低头的时候,她已经在地上了,然后几乎足不点地的冲到围墙边,一个上翻。

等大家反应过来追出去的时候,她已经完全不见了。

这是南田县这几年来,出过的最让人瞠目结舌的桉子,尽管上头说要尽量不外传,但这是个小县城,桥下摔死个人都有一拨拨的人要去看事后的热闹,更何况是这么稀奇的事儿呢?

罗韧多给了陈向荣一百块钱,让他打车回去,自己就不送了。

陈向荣挺高兴的,反正路不远,他把钱小心揣进内兜,一路走回去。

经过桥边时,和那些看事后热闹的人一样,他也探出头去,看了又看。

***

罗韧在车上坐了一会。

陈向荣不是他找的第一个人,在这之前,他和郑梨聊过。

郑梨挺紧张的,开始,大既以为他是来调查的,不住撇清和木代的关系。

“我跟她也不很熟的,”她说,“她到饭馆打工也才几天,她是哪里人,过去干嘛的,我都不知道,问了她也不说。”

但到底是个小姑娘,经不住他话里的试探和牵引,慢慢的,话里话外,都在担心木代了。

——“我木木姐身上没什么钱,我在长途大巴上遇到她,她就是那样,一个人,包都没拎一个。也没钱,后来姑妈给她支了点,但是也不多。”

罗韧听在心里:身上没钱的话,不大可能在短时间跑路。而且她那么明目张胆跳楼跑了,公安会有防范,第一时间会彻查进出的车站,所以木代现在的位置,最有可能还是在南田。

“她在南田,还有什么朋友吗?”

郑梨想了一下:“没有。她也没说起过她家里人,只说有个男朋友,人长的帅,好像也挺有钱,对她也好。”

罗韧心里,某个柔软的角落,动了一下。

“她一直要找人,说是二十多年前住在拆了的老楼里的,一个喜欢穿红色高跟鞋的女人。不过好像也没找着。”

从郑梨这里,似乎也得不到更多信息了,离开之前,罗韧最后问了一句:“她精神状态怎么样?”

郑梨听不懂。

罗韧换了个问法:“你觉得,你木木姐,是个什么样的人?是厉害呢,还是软弱的那种?”

郑梨说:“我木木姐怎么可能软弱,她可厉害了。”

想了想,又补充:“我也说不清楚,有时候你觉得她凶吧,转头她又会对你很好。就是那种,外头是硬的,里头是软的的那种。”

***

罗韧开着车,在南田县兜了一下午的圈子,每条街每条巷都经过,不止一次。

有时停车下来买杯东西,转身又扔掉,城郊也去了,车子飙过去,一路的尘土。

他有点怀念在小商河时,一路飙过戈壁,沙丘冲浪,旋车激起扬沙,嗖呦一下,像扬起的风。

他一直兜圈到很晚,然后去了夜市,买了些日用品,买了酒,啤酒、白酒,荤食,烤鸡、烧鹅、盐虾,几样拌素菜,装了白饭,经过水果摊时,又买了几样水果。

然后开车,进了白天兜逛时看中的小旅馆。

是真小,简陋,也没什么人,身份证登记是用手抄的,也没有什么摄像头,洗手间甚至不是燃起热水,是热水器,要用烧的。

罗韧入住,先烧了水,然后开了电脑,定了网页,最后把饭食在桌子上摆开,并不动筷,打开了电视去看,信号也不好,屏幕在跳,沙沙沙的杂音,当地的新闻碰巧在报昨天的桉子,主持人抑扬顿挫地说:桉情已经取得重大进展。

夜半12点过,有节目的频道都少了很多,罗韧随便揿到一档情感节目,播的是见惯的原配与外遇之争,面部打着马赛克的男人稳坐钓鱼台,原配泣不成声说:“当年你追我的时候,也是掏心掏肺……”

嗯,昨日掌中玉,今日口中痰,两相撕破脸皮,恨不得唾在地上。

有叩门声,很轻,夹在主持人苦口婆心的叨叨中。

罗韧却立时警醒,下一刻关掉电视,顿了一顿,走到门边,伸手搭住门扣,轻轻拧开。

晕黄色的走廊灯光下,木代就站在那里,总觉得她好像更瘦了,带着很大的口罩,只露出两只眼睛,像虽然受了惊吓但没有恶意的小动物,眼睑下睡眠不足的暗影。

她说:“我看到你的车,在街上转啊转的,我想,你大概是来找我的。”

罗韧向前走了一步,木代很敏感,马上后退。

罗韧笑了一下,说:“木代,我之前搂过你、抱过你,也亲过你,你要是觉得这病是近距离接触就能传染的——现在才防范,是不是太晚了些?”

木代没说话,头略略低下,长发从前头拂下,露出细致白皙的脖颈,苍白的,又脆弱,好像一不留神,就会折断了一样。

罗韧问:“这两天吃饭了吗?”

她想了一下,然后摇头,衣服有几处蹭破了,破口边缘还有灰,也不懂她这一日夜,是藏到哪去了。

罗韧伸手,拉住她胳膊进来。

屋里的味道不同,食物的香气,刺激着闭缩了好几顿的味蕾,木代的目光落在那一桌子夜宵上,大都是塑料餐盒盛着的,但于她,已经是铺开的盛宴了。

目光被隔断,罗韧站过来,挡在她和里屋中间,示意了一下洗手间:“洗澡。”

木代说:“我没有衣服换。”

“我听说了,一件行李也不带,一分钱也没有,带了脑子带了手,自己觉得挺潇洒是吧?”

他拿了衣服给她,男式的,还有超市里买的一次性旅行换洗内裤。

然后推她进洗手间:“洗澡,洗完澡吃饭,然后说事。”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作者:猫腻 2龙族5 悼亡者的归来作者:江南 3天官赐福作者:墨香铜臭 4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作者:我会修空调 5大道朝天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