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④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真是的,怕他才出了鬼了。

木代大喇喇上前一步,一盘腿坐到地毯上,小家伙急了:“干什么!不准坐!”

像是要争空间,两只小手拼命推木代的腿,试图把她推出去,脸憋的通红也推不动,木代也是厚脸皮,非但不退,还往前挪了一点。

小家伙更凶了:“这是我家的!不准坐!”

人不大,嗓门倒挺大,木代叫的比他还大声:“你声音大了不起啊,叫什么叫!”

小家伙的嘴撇起来了,大概是觉得吵不过她,又开始抽噎了,抽了张面巾纸擦眼睛,说:“你这个人太凶,我不跟你玩。”

说完了,一头趴倒在地毯上,屁股撅的老高,木代忍着笑凑过去,脑袋抵到地毯上,听到他声音低低的在念叨:“太凶……我让妈妈挠死你。”

木代说:“嗳,你妈妈呢?”

小家伙不动了,过了会,悄悄转头看她,小脸蹭着地毯边,两只眼睛像清水里点了墨,水光光的。

小小声说:“妈妈不要我了。”

“爸爸呢?”

这一下,触动伤心事了,拿手背揉眼睛:“也不要我了。”

小可怜样,木代心疼的要命,伸手想抱他:“来,姨姨带你去找爸爸妈妈。”

她把他当成住店客人的小家伙。

小家伙不肯,眼睛定定看她:“妈妈说,跟不认识的人走,会被卖了哒。”

警惕性还挺高,木代也趴到地毯上,手托着腮学他说话:“你叫什么名字啊?”

“岳小峰啊。”

哦,木代自我介绍:“我叫口袋,你叫我口袋姨姨。”

岳小峰坐起来,小手往衣服的兜里掏,把兜底都掏了出来:“我也有小口袋。”

木代还是想抱他:“我带你去找爸爸妈妈吧。”

岳小峰坚守原则,小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要,会被卖了哒。”

木代想了想:“我就带你在这里找,不出门,卖不出去的。”

岳小峰想了一下,忽然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两只小胳膊向着她张过来。

木代想也没想,下意识把他抱起来,那一瞬间,脑子都空了一下。

怎么说,沉甸甸的,又好轻,赖在她怀里,香软,像最驯服的小兽,小脑袋蹭着她脖颈,头顶都还是柔软的,头发像春天里茸茸的草,又柔又润。

她从没做过母亲,也不明白母亲的爱到底是什么样子,但有那么一刹那,她突然觉得自己像个母亲,风刀霜剑尘沙雨雪,都要护好怀中小家伙的那种使命感。

这种感觉和悸动,从未有过。

岳小峰叫她:“口袋姨姨。”

木代反应过来:“喏,找妈妈去。”

她抱着岳小峰,小心翼翼,劲儿都不敢使太大,去到前台,毛哥说:“这是岳小峰啊,他爸妈忙去了,不好带他,早上送来这的。”

木代觉得太大意:“怎么能放他一个人在玻璃房玩儿呢。”

毛哥挠挠脑袋:“让你嫂子带着的,她可能做饭去了,不敢让小家伙进厨房。”

厨房那地方,戳着碰着泼着烫着的,太危险。

边说边低头看前台的柜脚,自言自语:“要么找根绳,一头系柜脚,一头绑他腰上,走哪都在我视线范围,稳妥。”

那怎么行呢,木代生气了,把这样的小可怜儿系柜脚上,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

后院集合,木代抱着岳小峰来了。

炎红砂最兴奋,围着木代叫:“这是谁家的小孩儿?萌死啦。”

岳小峰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高傲,搂着木代的脖子不松手,小脸往她颈窝里埋,嘴里喃喃:“干嘛呀,老看人家。”

罗韧走过来,摸摸小家伙的小脑袋,问木代:“我就进房收拾了那么一会,你娃都有了——我动作是有多慢啊?”

木代噗的笑出来:“是毛哥朋友的孩子,我帮他带会,多招人疼啊,你看。”

岳小峰扭过头,不让罗韧看,继续喃喃:“这些人,老看人家。”

罗韧故意气他:“我很稀罕看你么,长的又不好看。”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岳小峰噌一下抬头,凶极了:“妈妈说我长的好看哒!”

这也是岳峰教的,某天教育他:“儿子,能不能允许别人说你不好看?”

当着,岳小峰含着棒棒糖,可能是觉得做人要谦虚,很小声很腼腆地答:“能……吧。”

“绝对不能!”岳峰说,“你是爸爸妈妈生的,说你不好看,就是在说爸爸妈妈不好看,你可以不好看,但爸爸妈妈不能不好看,所以绝对不能让人说你不好看。”

季棠棠从边上经过,无语,末了说:“你这什么逻辑。”

……

罗韧被岳小峰吓了一跳,身后,一万三和曹严华都在笑。

明知不该较真,还是想挫挫小家伙的锐气,想来平日里是太得父母宠,无法无天——但这社会是现实的,早晚泼你冷水,罗韧决定开先河做泼水的第一人。

说:“不是你妈妈说你好看,你就一定长的好看,好不好看,别人说了才算。”

岳小峰气鼓鼓的,半天憋出一句:“就你好看!”

一万三和曹严华两个爆笑,岳小峰抱住木代脖子,扭头再不看罗韧,木代听到他又在小小声叨叨:“欺负我……妈妈挠死你。”

怎么岳小峰的妈妈很喜欢挠人吗?木代咋舌,一定指甲长长,一抓五个血道子。

罗韧咬牙,又拿小鬼头没办法。

炎红砂催大家:“走了走了,说好出去玩儿的。”

到门口时,岳小峰在木代怀里挣:“不出去,会被卖掉哒。”

谁是自己人?毛毛叔,毛毛姨,要出去,也只能跟自己人出去。

毛哥也不是很放心——这些人虽然是神棍作保的朋友,到底初次见面,人心隔肚皮,他哪敢把这宝贝疙瘩蛋让半熟不熟的人抱走啊。

没办法,木代只好把岳小峰放下,刚走出几步,听到他在后头叫:“口袋姨姨。”

回头看,岳小峰扒着门槛,眼巴巴的,毛哥的客栈是老宅子,门槛高,小家伙只露个脑袋,下巴磕在门槛沿上,可怜兮兮,又拿手背揉眼睛了。

木代心疼坏了,想着,自己这一走,毛哥那么粗枝大叶,没准真要把岳小峰绑柜脚上了。

她小跑着回来,把岳小峰抱起来,小家伙开心坏了,糯糯叫了声“口袋姨姨”,搂着她脖子,啪嗒就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小孩儿的吻,暖暖的,柔软中带一丝痒,木代心都飞起来了,像被温柔的手轻托,一直往上,直上云霄。

转头对罗韧说:“要不我不去了,就在这等你们吧。古城长的都一样,我在丽江长大的,早看腻了。”

炎红砂急了:“不行啊,要一起玩的。”

木代说:“我们不是早晚都在一起吗。”

那不一样的,炎红砂急的跺脚,这一次,有特殊意义,是几个人头一次共同出行,以玩为目的——她就想大家同进同出,哪怕是排排坐吃果果呢,干什么都得统一,怎么能少了一个木代呢。

罗韧看出炎红砂心思,过去跟毛哥商量,能不能把小家伙带出去。

说,行李都在客房,家在丽江,神棍知道地址,我们不会带着小家伙跑了的。再说了,五双眼睛盯一个孩子,包准不让他出状况。

显得自己挺不相信人似的,毛哥被他说的不好意思起来,主动去做岳小峰思想工作:“不卖你,还带回来的。毛毛叔彻底检查过,这些不是坏人。”

终于浩浩荡荡出门。

***

古城跟丽江很像,但多几分安闲适意,街道上有游客,却不显拥挤,两旁是店铺,却不急于揽客,客主两便,街面上飘着打碟的乐音,有当地白族人烤饵块,年糕样的糯米饼摊在支架上,烤的酥黄微脆,依着客人要求,或放芝麻糖粉,或放咸丝刷酱。

炎红砂最为兴奋,各个摊头乱窜,看什么都新鲜,一万三和曹严华走走停停,渐渐地拉开距离,只罗韧陪在木代边上,她抱着岳小峰,难免分心,罗韧要时不时拉她,防她被人碰到,或者提醒她注意脚下。

再次路过一个店面时,身后飘过来一句:“这一家三口,都长的怪好看的。”

一家三口?谁跟那个小屁孩是一家?

罗韧想皱眉,却忍不住微笑。

他很自然的,伸手搂住木代肩膀。

一直趴在木代肩上的岳小峰抬头,瞥了他一眼,又盯住他搂在木代肩膀的手,吭哧吭哧的,把他的手拿掉了。

罗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小屁孩,是不想活了吧?

他没吭声,过了会,又不声不响搂上去。

岳小峰再次抬起头,不屈不挠,掰着他的手,咬着牙,憋红了脸,使了吃奶的劲儿,又推下去了。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七根凶简作者:尾鱼 2择天记作者:猫腻 3第七卷 空城作者:猫腻 4猛龙过江作者:骷髅精灵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三卷 初登大宝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