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①①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炎红砂苦等的美味泡面加荷包蛋终成泡影。

木代说:“水里淹了个布娃娃呢,瘆的慌。这水,也就拿来洗脚了。”

炎红砂好奇:“什么布娃娃啊,木代,你拿来看看呗。”

木代哈、哈干笑两声,一笑一顿,说:“去你的。”

那玩意儿,她才不拿呢。

炎红砂胆子小,心里又实在痒痒的好奇,最后憋不住,自己取了根火把,手上套了个塑料袋,啊啊啊一路尖叫着奔到井边,拎起了又一路啊啊啊奔回来。

木代急的在楼上跳脚:“那鬼东西!别拿回来!”

炎红砂一路尖叫,忙里偷闲还回嘴:“难道你让我在井边上看吗?”

她一直奔到楼下,才把布娃娃扔下,举着火把细看,咦了一声,说:“这个布娃娃扫晴娘,跟罗韧说的那个好像。”

木代从楼下俯下身子,就着火把的光看。

的确很像,右手握一把扫帚,是真的用竹篾扎好,又用线缝绕在手里的,左胳膊挎了个篮子,还有个小包袱。

只不过,这个是粗陋简易版的。

炎红砂居然还伸手去捏了捏,说:“这个缝好的小篮子里,还真塞了点米呢。”

木代说:“你还上不上来了?”

木代一发脾气,就像个凶巴巴的小姐姐,炎红砂只好悻悻地又爬上来。

爬上了之后,回头去看,那个扫晴娘的娃娃睡在地上,两只锯齿一样的眼睛,长短都不一的。

小篮子里缝了米,这眼睛里,要是缝了眼珠子……

炎红砂被自己的念头吓到,嗷一声就窜进了灶房。

木代说:“现在知道怕了,刚你别拿啊!”

***

半夜里,下起了大暴雨,电闪雷鸣的,山里的回声大,整间房子好像都被撼地嗡嗡的。

房子虽然是石头的,顶棚都是木头和茅草,居然有好几处漏雨,开始是哗哗哗哗,小溪样,后来雨停了,屋里就慢慢滴水,滴答滴答滴答。

木代睡着迷迷煳煳的,想着:我这是小楼一夜听春雨呢。

又梦到罗韧了。

梦见自己破衣烂衫的,坐在织机边上织布,外头在下大雨,屋里几处下小雨。

罗韧拿着鞭子在边上,厉声说:“快点,织好了布我拿去换酒喝。”

梦里,自己可凄惨了,一边抹眼泪一边织布,说罗韧:“你就知道喝酒……”

木代生生被自己乐醒了,她紧了紧盖着的外套,想着:罗韧这个坏蛋。

***

第二天,木代醒来,睁眼的时候,一声欢呼。

太阳出来了,不算晴天大太阳,但至少是有阳光了。

木代很俭省地用包里的矿泉水刷了牙擦了脸,回屋的时候,炎老头跟炎红砂都起来了,炎老头看了木代一眼,说:“木代啊,你回避一下,我有些事情交代红砂。”

炎红砂红了脸,很为难的样子,觉得爷爷真是小气,都一起朝夕相伴这么些日子了,还是这么防着木代。

她打定主意,不管爷爷跟她说什么呢,她回头都要告诉木代的。

对炎老头的态度,木代多少有些见惯不惊,她哦了一声,自己拿了水和干面包出去。

既然让她回避,她就避的远些。

她一边嚼着面包,一边在这片寨子里走走看看,那几间茅草屋的确是都废弃了,伸头进去看,里头凹坑里积的水,都能养鱼了。

她百无聊赖,又走到了井边。

古代人以水为镜,有用井水当镜子的吗?她促黠似的伸头去看。

明晃晃的井水面上,浮着一个布娃娃的扫晴娘。

木代浑身的血一下子冲到了脑袋上,僵了一两秒之后,她迅速跑回小楼边,低头去看。

昨儿晚上,她清楚记得,炎红砂是把那个扫晴娘扔在楼下的。

没有,泥地上空荡荡的,只有散落的石子,和石缝边钻出的草芽。

她转身,回望那口老旧的转轱辘井。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呢?是有人捡起了那个扫晴娘,重新扔回到井里,还是……

还是雨疏风骤的夜里,那个扫晴娘忽然从地上坐了起来,一步一摇,又走回到井边?

云层散了,阳光渐渐大起来了。

但是木代身上,却叠起了一层又一层的凉意。

***

依着炎老头的话,今儿还要翻山,但是晚上原路返回,所以大部分行李可以放在房里,只带上必要的东西就行。

必要的东西是指:下井的长绳、铁锨、竹帽、防身的马刀、火把、手杖、和少许的干粮。

木代笼了一下,装了个背包,炎红砂拖着铁锨,脸色很难看,但木代自己心事重重的,也没顾得上理会她。

进到山里之后,心情更加沮丧了。

昨晚的一场大雨让一切面目全非,很多高处冲刷下来的断枝、泥沙,还有噼折的树——不但增加了行路难度,而且可以预见,一定会盖掉她昨天留下的大部分痕迹,给罗韧他们的追跟带来很大困难。

木代在心里骂自己懒:为什么不安安分分的刮树皮刻字呢。

她负气似的开路,炎红砂扶着炎老头,一路也不吭声,跟昨天的怨声载道判若两人。

中途停下休息吃饭,木代主动找炎老头说话,问:“爷爷,这一带,你很熟啊。”

炎老头点头:“来过。”

“这里的人家,都有扫晴娘吗?”

炎老头奇怪:“扫晴娘是什么?”

木代比划着给他形容扫晴娘的样子,才说了两句,炎老头就明白过来:“那个啊。”

他兴致不错,给木代讲,当地的土人是不懂扫晴娘的,那是汉人带进来的,不错,这深山里有汉人,而且年头久的很,据说最早可以追溯到明末清初——好像还是不小的官儿,或许跟皇家还沾亲带故呢,为了躲清兵,辗转避到这深山里来。

但好多人住不惯,陆陆续续又出去了,最终这深山里只剩下十来户,自成一个寨子,离她们昨晚住的地方不远,只要翻一两座山。

可能是嫌这山里雨太多了,这些汉人家里,都有扫晴娘,有时是剪纸,有时会用布包缝一个,挂在屋檐下头,经用。

木代问:“那如果是把扫晴娘扔到水里呢?”

炎老头说:“那是忌讳的,雨多了当然不好,但是如果把吃饭喝水的水都给扫了去,还怎么活呢?寨子里的小孩儿不懂事,失手把扫晴娘掉到水缸里,都是要挨骂的。”

倒也是,任何事情都讲究个适中,水太多和没有水,都是同样叫人烦恼的事。

木代转头看炎红砂,真奇怪,昨儿晚上她那么兴致勃勃的去看那个扫晴娘,今天自己和炎老头讨论这个话题,她居然一点都不在意的,一个人坐在边上,低着头发呆。

怎么了?难不成跟炎老头早上交代她的话有关?

木代想问,但是看到炎老头就坐在边上,只好忍住了。

***

吃完干粮,继续跋涉,约莫又走了一两个小时,炎老头忽然停下,声音里有些激动,说:“到地方了。”

终于到了?木代长吁一口气,但随即又奇怪起来。

这是最普通的山间林地了,满地的落叶、断枝、翻起的泥浆、倒折的树,一路走来,这样的情景最为常见,处处相似,压根没什么可以辨识区别的。

炎老头怎么就认准了这儿呢?

哦,是了,宝气。

炎老头是不看东西南北和地标的,只认宝气。

木代好奇地四下去看,宝气到底是什么呢,有颜色、形状、气味吗?总说炎老头是个半瞎子,但是她这种视力绝佳的,眼睛瞪的像铜铃,连空气都看不到。

炎老头往前走了几步,右脚跺了跺:“就这里。”

这里?那不是井啊,宝井,不应该有个天然的开口,像是打水的井一样,直筒筒往下吗?

炎红砂拖着铁锨过来。

炎老头说:“这里,挖吧。”

又说:“木代,你站到高处去,注意周围的动静。说不准今晚上得赶夜活。”

木代说:“哦。”

她约略明白过来,心里对这个炎老头有些不待见:早知道还要挖地,雇两个壮些的男人当伙计不好吗?可怜炎红砂,还要拿铁锨挖土,这要挖到什么时候?

反而是她这个放哨的功夫,不知道多轻松。

木代轻巧上了树,倚着一根粗的树桠坐下来,取出那个小小的手持望远镜,四面八方转着去看。

其实,看多了都是树。

大的树,小的树,歪的树,叶子密的树,叶子疏的树,赭黄色的树……

赭黄色的树?

木代心里忽然咯噔一声,赶紧把望远镜转向刚刚看到的方向。

那里,树叶树枝轻轻晃着,好像没什么异样。

木代的心咚咚跳起来。

她确信自己看到了一片赭黄色,那时她不仔细,看的一掠而过,现在想起来,那好像是……动物的皮毛?

上树的动物?猴子吗,还是扎麻曾经提到过的……野人?

木代不敢掉以轻心了,她盘腿坐下,气沉丹田,依着以往练功时抱元守一的心法,双目微阖,祛除杂念,把所有的精神都用在听力上。

师父说,看到的东西是会骗人的,不如仔细去听。

风的声音,叶片沙沙响的声音,铁锨铲进土里的声音,炎老头滞重的呼吸声……

咣当一声。

木代睁开眼睛,看到炎红砂负气似的扔了铁锨,大叫:“我不敢!”

炎老头厉声喝了句:“捡起来!”

炎红砂僵着不动,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架势,炎老头脸色铁青,木代有些不知所措,赶紧下去。

夹在这祖孙俩中间,有点左右为难,木代从地上把铁锨捡起来,说:“红砂,你是不是累了,我帮你挖会,你去树上放哨啊。”

炎红砂说:“木代,你别,下头有死人!”

***

下头有死人。

早上的时候,支开木代,炎老头是这么说的。

他说,那是一口宝井,我看得出来,顶好的宝井,宝气氤氲,有时像雾,我第一眼看到时,就打定主意,这是笔好买卖,可不能同别人分,得留着,我将来收官用。

但是啊,这世上采宝的,不止我一家,那个地方偏僻是偏僻,可是保不准哪天,另外有采宝的人会寻去。

我得把那个地方给藏住咯。

怎么个藏法呢,采宝这一行的老法子,要用人的血气去压宝气,宝气是纯的,让血气这么一压,别的采宝人就再也看不到了,只有你自个儿能看到。

将来,再回来找这个地方,你凭的就不是宝气,而是那从地下升腾起来的,混在宝气里的,悠悠不绝的……血气。

********************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七卷:心伐作者:无罪 2第一卷:大逆作者:无罪 3龙族5 悼亡者的归来作者:江南 4第二十一篇 宇宙尊者作者:我吃西红柿 5善良的死神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