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⑦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列车到站,曹严华兴冲冲背包出站。

昨儿晚上,车厢里发生了小小意外,有个铁路惯扒行窃,也是胆儿肥,估计是从车头一路扒过来的,拎着用来掩饰的提包里,装了十好几个扒来的钱包。

半是背运半是没眼力劲,迎头撞上了来自解放碑的曹爷。

这不是鲁班门前弄大斧嘛。

他曹严华是谁啊,高手中的高手,隔着十来步就已经嗅到贼味儿了,再细观那人表情、肢体动作、目光逡巡和警惕的路线——靠!简直是他曹氏行窃标准教程培训出来的。

让你看看什么叫行业的大神、泰山上的北斗!

曹严华不动声色,等那人的手斜斜插进他衣服内口袋时,一个胳膊用力,夹住了。

那人往回一抽,没抽动,脸色立时就白了。

曹严华眼珠子一瞪:什么意思啊,你手往我怀里摸什么摸啊,性*骚*扰啊?

这步走对了,你要说是抓贼,旁人未必敢往前凑,一说是骚*扰,半车厢的人都兴奋地围过来了,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眼见着这贼,插翅也难飞了。

观众到了,是时候再添一把火,曹严华装着和那人拉扯,“厮打”间,一个“不小心”,把那人的包掀了个底朝天,十几个皮夹子,噼里啪啦,落了一地。

一两秒的静默,人群中忽然有人尖叫:“那个是我钱包!贼!”

……

乘警来了,贼押走了,生平第一次,曹严华趾高气扬的跟着警察走,去配合说明情况,列车上广播失物招领,陆续有失主过来认领钱包,对着曹严华连声道谢,还有对老夫妇拉着他不放,一定要给他补张卧铺。

曹严华心里甜丝丝的,假装客气的推辞了几句之后,高高兴兴地接受了。

睡在卧铺上,还做了个香甜的梦。

——这趟列车改名了,专门以他命名,叫“严华号”,车厢里还张贴着他的照片,照片上,他胸口别一朵荣誉大红花。

——万头攒动的表彰大会现场,主持人白岩松举着话筒声情并茂:“下面,让我们欢迎感动中国十大人物,最高票数当选者——曹严华!”

迎着灯光和掌声,他上台。

主持人:“很多观众来信,想知道,这样一位英雄,在现实生活中是什么职业,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勇气,面对着凶残的窃贼挺身而出呢?”

曹严华:“我是一名演员,准确的说,是一位功夫演员。”

观众席上一片惊讶之声。

主持人:“奇怪的是,观众好像从没看过您的作品……”

曹严华:“我刚刚出师,我的师父木代,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

镜头切到台下的木代,一头华发,眼角缀着幸福的皱纹,眼中闪烁着骄傲的泪水。

“我师父说,没有练成十分的本领,就没有资格跟人讲自己会功夫——这话,我一直铭记在心。”

主持人:“那看来您现在已经出师了,那么,未来我们是否会有机会欣赏到您的作品呢?”

曹严华:“当然,我刚刚和成龙大哥合作完成了一部《警察故事之我来自解放碑》,不日将和大家见面……”

……

真可惜,列车就这样到站了。

曹严华伸长脖子,踮着脚尖在拥挤的接站人群中寻寻觅觅,终于让他看到木代,扬着胳膊向他招手。

曹严华精神抖擞地跟着木代往外走:“小师父,我小罗哥呢?”

木代停下脚步:“曹胖胖,我过来接你,就是想提前跟你说一声。”

说啥?怎么还郑重起来了?

“罗韧这两天精神不是很好,你适当地,要照顾他情绪,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要说话也捡高兴的说。”

曹严华奇怪:“我小罗哥怎么啦?”

“没怎么。”

曹严华心里泛起了嘀咕,这才发觉木代的情绪也不是很好,有点闷闷的。

上了车子,觉得车里的气压都比外头低了几度,罗韧不说话,木代也不说话,车子上了省道,一路疾驰,这一带多彝族,地景风貌人文和丽江又不同,看到急剧下切的河流,绵延不绝的山岭,还有一层一层的梯田。

曹严华可憋不住不说话,小罗哥和小师父一定是吵架了,他理当想办法活跃气氛——更何况,他还想抛砖引玉的、把昨儿晚上的事显摆出来呢。

“小师父,我刚和三三兄发了消息,长途大巴比火车慢,但是他说,今天晚点时候也能到呢。”

“嗯。”

“三三兄说,我那山鸡表现还行,就是有点爱吵吵——小师父,你说我给它起个什么名字才好?”

“还要名字?”

“当然!宠物啊。”

“爆炒辣子鸡。”

曹严华没反应过来,倒是开车的罗韧,忍不住,嘴角弯了一下。

曹严华气了:“小师父,怎么能叫爆炒辣子鸡呢?你整天对着它叫爆炒辣子鸡,人家鸡不得有心理阴影啊?”

木代哼一声:“鸡不就是用来吃的?它逃脱了这样的命运,难免会浮躁骄傲,给它起这样一个名字,时刻提醒它做鸡的本分。”

“我觉得不好。”

木代从车内的后视镜里瞥了曹严华一眼:你当然觉得不好,你一开口,就知道你想说什么了,还征求别人的意见,你老早想好取个什么名儿了吧?

果不其然,曹严华话锋一转。

“小师父,你不是说见了我太师父梅花九娘,不能说谎话吗,到时候,太师父肯定知道我当过贼——我得向她表明,我早就幡然悔悟了……”

“为了时刻铭记解放碑那一段走错了路的失足经历,时刻鞭策自己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决定把它取名曹解放。”

木代坐在副驾驶上,忍不住翻白眼,想说句话来呛他,电话响了。

不是她的,也是巧,曹严华和罗韧的电话都响了,手机铃声此起彼伏的。

罗韧接电话,言简意赅表情平和,只寥寥数字:“嗯,好,行。”

曹严华就不同了,叽里呱啦,口气很冲,火气很大:“什么什么保险?不买!不买!不买!”

挂掉电话,怒意未消:“不知道又是办什么会员的时候把我资料泄露出去了,现在消费者隐私还有没有保障了?”

又拿着手机点点戳戳:“百度查一下,山鸡吃什么,要不要给我们解放买个窝儿……”

保险?

这两个字为什么听起来这么亲切,而又耳熟呢?

木代忽然想起什么,一个激灵坐起来,扭头向后。

“保险?”

“嗯哪。”

曹严华漫不经心,粗短的手指头在手机屏上滑啊滑的。

“女的打来的?”

“嗯啊。”

“是不是大西洋人寿保险公司的?”

“没听清是哪个洋的,反正都骗人的……”

木代气坏了,一指头戳曹严华额头上,把他戳倒在座椅背上:“你就抱着你的曹解放一起过吧!”

曹严华莫名其妙:“怎么了啊?”

木代恨恨,正要说什么,车速慢下来,再然后,缓缓停靠路边。

罗韧低头,看着手里的手机,眉头紧皱。

木代奇怪:“怎么了?”

“青木发来的照片,有人拍到猎豹的手下,在浙江一个古镇出现过。”

他把手机递给木代。

画面上,是个普普通通的男人,穿白色汗衫,驼色大裤衩,盘腿坐在石桥上,咧着嘴,比划着“嘢”的手势。

看不出凶悍,看不出狠戾,混在人群中,像个面目模煳的游客,完全不惹眼——但可怕的往往就是这种人,让你提不起预期去防备。

曹严华不知道什么青木猎豹,但有热闹瞧,是万万不想错过的,赶紧把脑袋挤过来:“什么什么?我看看,让我看看。”

木代手掌抵着他脑门,又把他推回去:“你边儿去。”

“别,别,我看出来了,有点不对,我看出不对来了!”

趁着木代愣神,手一伸,刷的就把手机抢过去了。

然后洋洋得意,往座椅靠背上倚,翘着二郎腿,慢慢把图片放大:“这有什么好看的嘛,这男的长得跟卖土豆似的,还能当人手下?咦……”

木代没好气:“还我。”

曹严华想躲,木代手臂伸长,带了小擒拿手,曹严华还没闹清怎么回事呢,手里已经空了。

他有点懵,过了会,忽然琢磨出味儿:“不是,小师父,小罗哥,再给我看一下,我好像,真的在哪见过……”

他的口气不像是使诈或者作伪,罗韧和木代对视了一眼,示意给他。

曹严华低着头,放大那张照片,再放大,直到像素模煳。

然后抬头。

“小罗哥,你记不记得,有一次,你到郑伯的饭店来找我,提到五珠村那幅海底巨画,还说神棍在另一个地方,也看见同样的画了。”

有吗?罗韧心里忽然一凛。

想起来了,是有,是在浙江,一个古镇,青石板桥,三张踏脚的石板画,甚至比五珠村海底的那幅还要完整。

他记得自己当时还对曹严华说,这是当地的风俗,把一些罪桉刻在桥板上,任人践踏,就可以让这种恶事不再发生,有些甚至刻了男女偷情伤风败俗,踩的人尤其多。

“小罗哥,你把那张照片,放大了看,那人屁股坐着一块青石板板,边上的那块上,那个线条,跟当时你给我看的照片,好像是一样的……”

浙江、古镇、凶简、猎豹的手下……

罗韧有些恍惚,总觉得有些东西,隐在眼前深重的浓雾里,虽然暂时还看不真切,但正渐渐展露……让人胆战心惊的轮廓。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眼艳情咒作者:骷髅精灵 2圣墟【万灵进化】作者:辰东 3三生三世枕上书番外作者:踏歌娘 4岁月是朵两生花作者:唐七公子 5美食供应商作者:会做菜的猫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