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②⑧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因为骡子要休息,罗韧他们在七举村待了两天。

这两天里,消息长了翅膀一般远近飞开,远近寨子里的猎人和村民都过来看热闹,打扮的喜气洋洋,顺道走亲戚、交换生活日用品,把个七举村,烘托的像集市一样热闹,家里住不下,住窝棚的、睡露天晒台的,应有尽有。

用曹严华的话来说,连他小罗哥和妹妹小师父发乎情止乎礼地想找个地方私会都不能了啊。

打死了野人,让七举村上了英雄榜一样风光,只是可惜,已经上报了乡里,乡里会派人来把尸首拖走,不能像往常一来,赠送过来的村寨野猪头或者狼皮什么的做纪念。

在这一片喧嚣搅嚷之中,一万三最郁郁寡欢的落寞,有一次,他问罗韧:“咱们能不能把野人给埋了?”

埋了,像对待死去的朋友那样,坟头种上草,坟前插柱香,以后想念了,还有个祭拜的地方。

罗韧转过头,看了一下人声鼎沸的村子,笑了笑,没说话。

一万三也笑笑,不再提这茬了。

走的那天,又是赶集的日子,扎麻蹲在大车座上,半空中扬着鞭子,很多人带货上车,罗韧他们坐的束手束脚。

一万三满腹心事,频频回头,到村口时,有辆大车进来,车上的人吆五喝六,跟扎麻打招呼,估计又是过来看稀奇看野人的人。

一万三厌恶地别过脸去。

然后车子错身,一个向外,一个朝内,离的渐渐远了。

那辆大车上,一个头上扎布巾的年轻人,一脸的不屑,瞥着眼看越来越近的七举村,嘴里嘟嚷了句:“抓到了野人,了不起么,早些年,我阿爹他们收拾过更大的……”

***

骡车到半途,到了罗韧停车的地方,想想好笑,因为地方太偏,车子只随意停在山边,上头盖了点搭上的树枝,就当是“此车有主”的标志了。

木代他们上了车,罗韧和扎麻做了最后的嘱咐交代之后,开车离开。

每个人都不说话,曹严华原本想活跃气氛,话到嘴边,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又咽下去了。

没有交谈,车窗外变换着深深浅浅的绿色,唯有一次,车子拐弯时,扬起尘土,罗韧问了句:“木代,安全带系好了吗?”

木代坐副驾驶,正打着盹儿,闻言下意识摸了摸,嗯了一声。

然后就是赶路,入睡,迷迷蒙蒙地醒。

中途,曹严华好像和罗韧提了一次帮他开,罗韧没同意,给了自己十五分钟休息时间,木代就在那十五分钟里完全睡着了。

再醒来时,是因为罗韧轻拍她的脸,说:“来,木代,起来。”

木代睁开惺忪的睡眼。

车门已经打开了,早晨清冽的新鲜空气,熟悉的叫卖声,渐渐喧嚣的人潮,咔嚓咔嚓相机拍照的声音,舒缓的流畅音乐,朝上看,古城老房子的檐角,沐着光,微微飞翘。

木代说:“呀!到啦!”

***

下了车,恍惚的不真实感,四寨、山林、野人,遥远的成了另一个世界的事。

罗韧家里没人,估计郑伯又把聘婷带去了聚散随缘酒吧,几个人先忙正事,取来盆水,把水袋里的胭脂琥珀和矿泉水瓶子里野人身上的那块倒进同一个盆中。

很快融合。

但是,水面不平,无数的波纹频繁泛起,曹严华问一万三:“画的出水影吗?”

一万三干笑:“我是神吗?这架势,等同于海面上起了波浪,你能画出来?”

炎红砂犹豫了一下,提议把胭脂琥珀倒进那个大的鱼缸试试看。

那里,凤凰鸾扣的颜色已经变作澹红,前两根凶简静静悬浮在水中央。

哗啦一声,盆水倒了进去。

每个人都凑过去看。

和从前一样,琥珀跌落沉底,第三根凶简开始显形。

和前两根一样长短,但是,明显的不同。

前两根是静止的,这一根,一直在动。

前两根完全是平直的竹简形状,这一根,边缘是毛糙的,像活物,四下撞突着挣扎。

曹严华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意思?”

他并不知道之前罗韧和木代的推测,自顾自凑到鱼缸前,眯起了眼睛细看:“新抓来的,脾气特别倔强?”

一万三闷闷说了句:“大概它觉得不公平。”

每个人都回头看他,他梗着脖子,跟谁赌气似的:“难道不是吗?”

罗韧说了句:“一万三,凶简跟野人是两回事,你要分的清楚。”

一万三冷笑了一下,顿了会,忽然一甩行李包,掉头就走。

曹严华喊他:“三三兄?三三兄?”

还以为一万三不会理他,谁知一万三忽然冒出一句:“还看,能看出花来?都不知道今晚有没有地方住了!”

***

罗韧真没想到,聘婷竟然在帮张叔刷盘子。

围着围裙,似模似样的,站在吧台的水槽边,认认真真,鼻尖上溅着水珠子,看见了罗韧并不说话,倒是看见一万三,开心地笑。

“小刀哥哥。”

一万三一副气冲牛斗的样子冲进来,忽然遇到这么温温柔柔的笑,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过了会把行李包放下来,又不自在地拽理衣服。

张叔正抱着一箱酒进吧台,看见一万三,没好气。

“你还知道回来!”

曹严华好笑,觉得这口吻,就跟小媳妇数落整天不着家的郎似的。

但是张叔很快就看到他了。

“曹小胖!我怎么说你好。”

曹严华耷拉着脑袋,心说,不知道怎么说就别说好了。

张叔又看木代。

木代挽着罗韧的胳膊,脑袋往他身上一靠。

到底是小老板娘,又有男朋友护着,张叔沉着脸,不说她了。

再看罗韧,罗韧是外人,更得客气。

他对着罗韧夸聘婷:“小姑娘可乖可乖,我先前还担心她做不来,谁知道,教一步是一步,认认真真。我还跟老郑说,不付聘婷点工资,我这心里都过意不去。”

他看着木代话里有话:“比有些人强。”

木代下巴颌儿抬起,像在说:随你说,我脸皮厚。

罗韧笑了笑:“郑伯呢?”

“在凤凰楼忙活着,”张叔忽然想起什么,“你们回来的赶巧,开张真的就是这两天。”

***

木代拉炎红砂跟自己住,带她上楼收拾房间,可怜一万三和曹严华又被张叔挪了铺位,据说高低床被抬到放酒放物料的小仓库去了。

罗韧先去凤凰楼看看。

很是意外,才这么几天,门面已经贴装一新了,老实说,就一家不大规模的饭馆来讲,装修的相当良心。

非但如此,这风格里,带着点……雅。

出自女人的雅。

聘婷还没有恢复,不大可能是她出谋献策,难道是……

霍子红回来了?

推开门,才知道是自己想错了。

那个坐在前台里正在低头看着什么的……

罗韧拧了一下眉头。

室内的装修还没有完工,地上很多包装纸的材料,郑伯从里屋一路踩着出来,多少有点惊喜:“罗小刀,你回来了,也不先打个电话!”

曹严华是不在,要是在的话,保准又得嘀咕:这些老头儿,怎么又是媳妇儿数落郎的口气。

罗韧看着连殊没说话。

郑伯想起给他介绍:“这位是连殊,连小姐,说起来还是邻居,连小姐就是对面店里的,那个店……”

罗韧打断他:“我知道。”

他语气不是很好,郑伯有点尴尬,垂着手拧他胳膊,那意思是:对人家客气点。

罗韧没怎么理会:“怎么会跟连小姐认识的?”

连殊落落大方站起来,伸手掠了掠垂在胸前的头发。

郑伯赶紧解释:“那时候不是忙装修吗,选材料找施工队,就近的店我都打听过,连小姐人热心,给我出了不少主意,还有……”

忽然想起什么,忙走到前台边上,拿了张图给罗韧看:“连小姐画的,室内空间的规划,有板有眼的,比我拍脑袋想的强。”

罗韧扫了一眼:“画的不错。”

连殊笑笑:“我店里很多东西,都是自己设计的,画图样是必备基本功。”

又对郑伯笑:“没事的话,我先回去,还差一笔墙纸,我明天跑一趟。”

她从前台出来,罗韧看着她走,快到门口时,说了句:“慢着。”

连殊停下脚步,回头看罗韧,罗韧抓住郑伯的胳膊,搡着他往外走,说:“你回避。”

郑伯不明所以的,又似乎有几分明白。

这罗韧和连小姐,好像是认识的。

他了解罗韧的脾气:“罗小刀,连小姐是好心帮忙,你态度客气点,罗小刀……”

脚下一个踉跄,已经被推出来了,还想上前,玻璃门生硬地砰然关上,他看到罗韧伸手把上头的锁闩了。

这个该死的罗小刀,搞什么!

郑伯一头汗,还想隔着玻璃对他比划,罗韧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伸手去拉拉绳。

刷刷几下子,夏天用于遮阳的百叶竹帘放了下来,隔断了所有视线。

郑伯一肚子气,真想对着新刷的门面踹两脚,又舍不得。

只好在心里骂他:作死的罗小刀!

***

连殊没想到是这架势,有点愕然,又有点紧张。

罗韧转过身,拖了张椅子,在她面前坐下来,明明她是站着的那个,他看她时,却反而有那么点居高临下。

罗韧没什么表情:“这儿没别人,大家都是成年人,别拐弯抹角,打开天窗说亮话。什么目的啊?”

连殊笑了笑,有些不自在:“什么什么目的啊?”

“别说自己是古道热肠乐于助人啊,”罗韧笑,“没少打听我吧。”

连殊头皮一阵紧,看着他的脸,有些气恼,又忽然放松下来。

说这个啊。

她吁了口气:“是啊。”

“都打听到什么了?”

“也不是很多。知道你有个聘婷妹妹,郑伯起初想撮合你们,谁知道后来,你自己交了个小女朋友。”

她努了努嘴,示意了一下酒吧的方向:“酒吧那姑娘,我不熟,不过见过。”

罗韧的眉头几乎拧成了个疙瘩。

连殊反而笑起来。

“罗韧,你放松啊,”她说,“我就是对你有兴趣,对,我见过你进这家店,留了心,后来郑伯打听事情,我就帮忙了——也是看你的面子,不过,我到底是帮忙了,这么一大堆事,我没少出力啊。”

罗韧不动声色:“出力拿钱,那要开多少钱才算合适呢?”

连殊脸色变了一下,又勉强笑笑:“连顿饭都不请?”

罗韧掏钱包:“一顿饭是多少钱?”

连殊气的太阳穴生疼,她反复告诫自己别让他气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三言两语的,总是能轻易把她的火撩起来。

不行,输人也不能输阵。

她深吸一口气,很是无所谓的笑起来。

“罗韧,你别那么没种啊,我对你有兴趣,借帮忙的机会打听一下你,这不是很正常吗,我又没做什么,没有背后使坏,没有挑拨你和你女朋友,承认也承认的坦坦荡荡的,你一个大男人,你怕什么呢?”

她转身走到门边,伸手拨下被罗韧闩起的锁:“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明天还约了郑伯,看墙纸的花样呢。”

她打开门出去,风吹进来,但玻璃门很快震荡着关上,又把那股凉意给隔断了。

罗韧拽了拽领口,觉得心浮气躁,过了会,玻璃门动了一下,他还以为是连殊去而复返,脸色一下子沉下来。

玻璃门推开了巴掌大的缝,露出木代的脸,还有滴熘熘的眼睛。

罗韧不觉笑起来,说:“过来。”

木代笑嘻嘻进来,到了近前伸手搂住他,脑袋昂起来,说:“郑伯跟我告状,说你干坏事呢,把人家漂亮小姑娘拉到房里,门也锁了,帘子也放了,你想干什么你?”

她脸色严肃,东张西望的:“漂亮小姑娘呢?嗯?哪呢?”

罗韧说:“在我怀里呢。”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十三篇 初入宇宙海作者:我吃西红柿 2间客作者:猫腻 3第八篇 雨相山作者:我吃西红柿 4修真聊天群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5剑王朝作者:无罪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