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⑩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曹严华拼命对着一万三挥胳膊,隔得太远,面目看不清,一万三也向这头挥手,从身体手势来看,不是不兴奋的。

只是这兴奋,很快被现实的凉水给泼回去了。

怎么让他过来呢?

炎红砂说话的声音都在哆嗦:“罗韧,你想想办法啊。”

罗韧眉头拧的死紧,这平台上,几乎空空如也——除了那扇诡异的门,还有木代先前拉他上来的那根绷断的绳子。

他试了一下绳子的直线长度,目测不够,远远不够,退一步讲,就算够,两边没法定点打桩,如何搭桥?

炎红砂很快就不催了,她觉得自己得讲道理,别嘴上欢实,却催人家去做为难的事: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啊。

抬头看,天好像更低了,磔磔的笑声逐渐隐去,化成幽长的不祥叹息。

平台和甬道处,不再是剥蚀,而是粉尘一样的簌簌脱落,速度很快,以至于甬道口站着的一万三,像是站在虚空里腾云驾雾。

罗韧看木代她们:“我现在没有好办法,你们每个人都想,每个人都提,马上,抓紧时间。”

他语气郑重,不像开玩笑,炎红砂紧张的咽唾沫:“那我想的挺可笑的……不可能啊。”

“不可能也提。通常绝境的出路,就是在不可能里找可能。”

是吗?炎红砂心一横,豁出去了:“一万三如果能飞,就好了。”

罗韧苦笑,这个确实不可能。

他看向曹严华。

曹严华结结巴巴:“那个,古代有那种投石机,跷跷板一样,砰一下压住,就能把另一头的弹飞……或者,像放炮一样,把三三兄塞进炮膛,轰过来。”

看木代时,她正攥着那根绳子,喃喃说了句:“为什么只想着一万三过来呢,为什么不能是我们过去呢。”

炎红砂奇怪:“这有区别吗?”

有,一定有,罗韧沉吟,他向来很注意木代的话——她的套路很奇怪,大多数时候给不出明确的答桉,但给出的经常是正确的开始。

——为什么不能是我们过去呢?

罗韧忽然想到什么:“木代,你轻功擅长,你可以在空中翻跟头吗?”

“可以。”

“不是往上翻,是往前,走距离的那种。”

木代盯着他,似乎也想到什么了,眼神发亮:“可以。”

罗韧说:“我有个想法。”

***

他的法子,初听觉得异想天开,细咂又似乎……可行。

第一,加长绳索。

第二,绳索的一头绑在木代的腰间,用木代,过去接一万三。

第三,罗韧和曹严华做助力,四手联叠,斜高抛,类同“发射”,从高台的一头把木代往另一头狠抛,木代借着这个力,半空起跟头,几个空翻之后,可能可以无限接近一万三。

如果绳子的长度足够,木代会功夫,尽力在甬道口攀住、站住脚,就可以把一万三带回来。

说的平铺直叙,但脑补起来,处处凶险,听的炎红砂嵴背直冒冷汗。

关键在木代,罗韧看她:“你行不行?”

木代嘴唇发干,迅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过程:只要绳索够紧,她应该没大碍,最多就是磕撞,不致命。

“我行。”

行有什么用啊,曹严华跳脚:“没绳啊。”

“把你们身上,棉麻质地的衣服,都脱给我。”

***

曹严华两手围在嘴边,鼓着腮帮子,跟对面的一万三喊话,这一头,罗韧面前摊了三四件内穿的衣服,上衣、裤子都有。

他让木代和炎红砂帮忙,扯紧衣服,匕首在衣裳边缘处破口,一条条撕开,很快,身边就堆了一小摊布条。

他教两个人:“一个人攥一头,布条扯紧了,螺旋向搓,单根搓布绳,然后加粗,像绞麻花一样,两根搓成一大根。再用三大根,像结辫子一样,结成根粗的——这种,要承重大。”

语速很快,连带着气氛都紧张,木代和炎红砂马上开始,动作利落的很,搓到一半时,喊完话的曹严华也过来帮忙,几个人没废话,流水线作业,一撮二,三结一,松散无用的布条很快根根紧实,罗韧负责把绳索对接——打的都是适合高空作业的结扣,直径一样的打水手结,不一样的打混合结。

接完了,拽紧试力,比原先的拦绳长了一半左右,但目测还是不宽裕。

先试试看吧。

罗韧把绳头绑在木代腰间,低声吩咐她:“你记得用手抓住绳身,分力,否则腰这里扯的难受。”

炎红砂紧张的气都喘不匀:“罗韧,你一定要绑紧了,万一……”

罗韧笑笑:“我知道我是把我的什么人扔出去的。”

另一端的固力,系在罗韧和曹严华两个人的身上,曹严华一直扎着马步,生怕自己下盘不稳。

准备的差不多了,罗韧把袖子撸到臂弯,甩了甩手,和曹严华四手联握,矮下身子,木代扶着两人肩膀,站到他们的手腕上。

炎红砂握着罗韧的匕首站在边上,警惕地看四周:她算是警卫,罗韧交代了,要是凶简忽然出现,妄图做些什么的话,不用废话,先戳它十几个透明窟窿再说。

可以开始了,对面的一万三紧张的一直攥手心,这一头,曹严华跟罗韧同步,压低重心,身子绷紧,两条腿拉开弓步,默念:“一、二、三!”

真是吃奶的劲都使出去了,以至于自己都差点跟着木代飞了出去。

气还没喘匀,罗韧厉声吩咐:“脚抓地,手抓绳!”

曹严华心中一凛,赶紧伸手攥住自己腰间的绳子,跟罗韧错步,抓地的脚勾在一起。

半空中,木代双臂上扬,贴合,身子呈梭,尽量减少空气阻力,去势将尽时,一个空翻,又叠一个空翻,向着一万三的方向直扑过去。

不够,还差着一段,木代瞬间跌落下去,与此同时,炎红砂大吼:“后退!赶紧往后退!”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好在彼此都是配合了无数次的,罗韧和曹严华两个几乎是同时扑倒向后滚翻,同时拼命攥住绳子。

轰然声响,伴随着半天上传来的近乎狰狞的笑声。

平台坍塌了一大块,如果不是炎红砂示警,罗韧和曹严华势必双双都会掉下去。

而四围的甬道,不止是坍塌了,几乎是从中断裂,罗韧从地上坐起时看的清楚,木代曾经出来的那个甬道,整个儿坍塌不见,像是生生缺了一块,另一边的山壁倒塌过来,和一万三所在的那处轰然撞在一起,像两幢都要倒塌的摩天大楼,互倚互靠着,维持脆弱而又短暂的平衡。

一万三被这巨震震的滚翻回甬道,好一会儿才又爬出来。

万幸的是,绳头的另一端是有重量的,罗韧咬着牙,拼命把绳索回收,木代上的很快,不一会儿就从悬崖边翻了上来。

她也累的够呛,地上躺了一会,大口地喘着气,顿了顿起身往这头过来,才刚走了几步,身子忽然一僵。

她听到小七的声音:“既然给了活路都不要,那就都别走了吧。”

吱呀声传来。

那扇伫立着的门开始左右摇晃,黑色的斑驳自门的边缘处向内吞噬,像急速生长的霉斑,仅剩的晴明和蔚蓝渐渐萎缩。

曹严华急的大叫:“小罗哥!”

绳索不够,随着山壁的坍塌剥蚀,两边的距离还在拉大,出口在萎缩,终将消失不见。

罗韧喉头发紧,那种手臂上类似痉挛般的感觉又来了。

——他想带所有人离开,不想扔下任何一个。

——但如果一万三真的走不了,他又不想让剩下的人都在这陪葬。

狰狞的笑声渐渐隐去,风大起来,带着这个世界的粉尘在他们身边飘,没有人动,视线都在刻意的互相回避。

曹严华咬牙说了句:“小罗哥,我知道你说不出口,你就当我不要脸,总得有人开口……”

话还没说完,对面的一万三忽然大吼起来:“走吧,走吧,你们走吧。”

炎红砂鼻子一酸,转过头看他,一万三站在甬道口,吼着:“磨叽什么啊,在什么山头唱什么歌,你们不知道现在该走啊!”

说着突然狂躁,弯腰抓了一把沙石,狠狠往这边扔:“玩儿什么悲情啊,走不走啊?”

扔完了,他原地僵立了一会,忽然一转头,回到甬道里去了。

罗韧低声说:“走吧。”

他叹了口气,抓住木代的胳膊往前走,木代挣了一下,被他拉动时,眼泪忽然流下来,曹严华说:“走吧,今儿换了是我们当中任何一个,都会让其它人走的,这不是没办法吗。”

“咱别辜负了我三三兄的心意,别玩磨叽了,也别回头看,看了难受。”

他抹了把眼睛,大步往前走,嘴唇哆嗦着,眼睛红的像兔子,真没回头。

炎红砂也迈步了,她感觉得到眼泪滑过面颊,一滴滴落在地上。

到了门口,好像是约好的,几个人都停住了,那门只剩下半扇,还在不断被蚕食,木代轻声说:“再等会吧。”

好像非要等到那门缩到仅容人通过的最最小,否则就不甘心。

风声在耳边飘着,炎红砂忍不住,到底还是回了头。

看到一万三,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从甬道里出来了,一个人,孤零零站在那个口,一直看他们。

她忽然痛哭失声,说:“罗韧,木代,曹胖胖,我们说好的,要五个人,活着,一起封印凶简……”

罗韧抓着木代胳膊的手骤然收紧。

——我们说好的,要五个人,活着,一起封印凶简。

这好像一笔跟凤凰鸾扣讨价还价的交易,一个单方面许下的承诺,又好像穷小子想娶富家女,信誓旦旦对着女子的家人担保:“我一定会让她得到幸福的。”

对方的反应呢,认可吗?相信吗?会就这么让你过关吗?

观四蜃楼如果是场试炼,试炼的到底是什么?

有试炼就一定有干扰,这干扰又是什么?

罗韧转身,问:“如果没有这扇快消失的门,是不是不管用尽什么方法,拼死都要救一万三?”

木代愣了一下,炎红砂还抽噎着,没顾上说话,只曹严华下意识回答:“是。”

这门是干扰。

“好,那就当这门不存在。”

说完了,他推开曹严华,大踏步走向悬崖的方向,在距离崖边几米处停下。

一万三没想到他会回来,诧异地望着这边。

过了片刻,木代她们也过来,炎红砂按捺不住:“是不是要再试一次?罗韧,我还可以剪衣服的。”

她低头看自己的裤子:“你把我两条裤腿剪去都行。”

木代红着眼睛,忍不住笑,然后摇头:“不行的红砂,不是说你们把绳子接多长,我就能到多远的,我只能到那么远了——绳子再长,我也只能到那么远了。”

那怎么办呢?曹严华总忍不住,想去看那扇门:罗韧让他当这门不存在,这是什么意思?那门在慢慢被吞噬啊。

罗韧蹲下身子,用匕首在地上画了条线段:“开始,我们想着一万三能过来,后来,决定让木代过去,但是,木代只能过去这么远……”

匕首尖在线段的中段处刻了条痕。

“那剩下的一段,怎么办?”

——那剩下的一段,怎么办?

木代这里,已经尽力了,她话说的明白,只能到那么远了。

曹严华冒出一句:“一段路,两个人走。我小师父最多走这么多了,剩下的一段,也只能我三三兄走了。”

罗韧紧追着问:“怎么走?”

曹严华结巴:“他……他在甬道里助跑,然后跳出来,也许能……跳一段。”

罗韧哭笑不得:“曹胖胖,这个不是开摩托车飞跃长城,一万三是普通人,他身上不长发动机。”

这句话忽然提醒了木代,她一把抓住罗韧的手,激动的声音都抖了:“罗小刀,梦,梦惊醒的时候,有大风,我,红砂,都是被风吹出来的!”

就算他们已经出来了,但那些梦,还在。

***

一万三有点懵。

那扇门,被吞噬的只有一个小脸盆大小了,像只蓝色的眼睛,但那几个人,没人回头去看。

木代在下一字马,横噼,俯身贴地,这架势他见过,是在撑拉韧带,用她的话:一场恶战之前,势必撑拉筋骨。

炎红砂帮着罗韧加固那条绳子,仔细检查结扣处的松紧。

而曹严华,扯着嗓子跟他喊话,像跟他讲故事。

——三三兄,我给你讲个好玩的。

——你知道吗,如果你进到别人的通道里去,你绝对碰不见这个人的,你只能进到他的梦里……

——我小师父说,一个一个梦,像一个个巨大的肥皂泡,自然苏醒的话,那些肥皂泡,会慢悠悠的飞到天上去……

——如果是惊醒,那就可怕了,人会被大风吹出来……

一万三的掌心渐渐发汗。

他听懂了。

曹严华之所以不明说,大概是为了避凶简的耳目。

别人的通道……

他转头去看,其实每一个通道口距离都很远,但是刚刚,木代试图接近他时,这甬道所处的山壁,曾经坍塌了一块,代表“木”的那一个全部塌落了,另一块山壁砸过来,反而把距离给砸近了。

按照“金、水、木、火、土”的顺序,砸近的那个口,应该是炎红砂的。

他要做的,就是从自己所在的位置,设法进入那个通道口,寻找炎红砂的梦,然后让她“惊醒”。

一万三看向那个通道口,不算远,中间差个踏脚的地方,腿一软,估计这条命也就报销了,但好在山壁虽然还在落尘,但是毕竟粗糙,一鼓作气别停留的话,胜算还是很大的。

对,胜算很大,他虽然没有功夫,但往日里偷鸡摸狗,爬高踩低翻墙头,还是手到擒来的。

他对着曹严华大叫:“是吗?那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进去瞧瞧!”

从前的那个小混混儿小江好像又出现了,他往掌心里吐两口唾沫,搓搓手,扒住这边的甬道边沿,一条腿试探着,尽量踩往最远的地方。

炎红砂看的心惊肉跳,一万三勐然动作时,她倏地闭上眼睛,问:“过去没?过去没?”

没人顾得上答她,她只好又睁开眼睛。

谢天谢地,一万三已经稳稳站在她的通道入口了,往这头招了招手,脱下外衣绑在腰间,大声说了句:“衣服比人轻啊。”

说完,矮身进了通道。

衣服比人轻?什么意思?打哑谜吗?

只有罗韧听明白了。

两边同时行动的话,需要一个恰当的时机,一边早了或者一边晚了都不行,如果没猜错的话,真的遭遇大风,一万三会先松衣服,他的衣服,会先被风给吹出来。

那是一个信号,提醒他们:是时候了。

罗韧低声说了句:“咱们该准备了。”

***

一万三小腿有点发颤,他急速奔跑在炎红砂的梦里,冲进一个又一个的泡影世界,又冲出来。

炎红砂人已经不在通道中,现实世界的碰撞唤醒已经不起作用,他需要尽快找一个噩梦,真正把炎红砂惊醒的噩梦。

感觉上,似乎回到了他之前经历的波影迷宫,期待着冲进噩梦,但遇到的,似乎都不是。

他拼命的跑,嘱咐自己要抓紧时间:也许,自己动作快点的话,还能赶得上进入那扇门呢?

下一刻,一万三猝然止步。

这是……

五珠村的海底?

诡异的静海深流,褐色的狭长海藻,铺展在海底的白骨、兽头,有个伫立的人影,荡荡悠悠,被海流推转的面向这边。

那是炎红砂的叔叔,炎九霄。

一万三心里蓦地一跳,他记得听炎红砂讲起过这个关于炎九霄的噩梦,她说过,吓醒了之后,发现自己接通了电话。

就是这个,没错了,一万三屏住气,手摁在腰间打结的衣服上,他得算好时间,被那股劲风吹起来的时候,先把衣服给解出去。

海水近乎无声无息的流淌,炎九霄穿着潜水服的身体竖立

在水里,身子被浮力导地向上,小腿上缠满一圈又一圈的海藻。

他妈的,你倒是爬呀,不是说你会在海底爬的吗?

一万三急的没法,下一刻,脑子里忽然冒出个念头。

你不爬,我爬,反正有潜水服和头盔,谁穿了,都是一个样!

他大步过去,除下炎九霄身上的设备,穿到自己身上,炎九霄的尸体失了海藻的束缚,飘飘悠悠往上浮,而他躬下身子,双手深深陷进了海沙……

一步,两步……

飓风骤起,身上的潜水服瞬间弥散,像棉絮被刮走,脸皮和眼皮被风牵扯着变了形,一万三咬紧牙关,勐然解开腰间的衣扣。

翻滚,四下无依,五脏六腑似乎都颠将出来,整个人如同大风里找不着方向的纸,下一瞬,周围忽然转亮,依稀的,似乎能听到炎红砂和曹胖胖他们的尖叫声。

成功了吗?失败了吗?会死吗?

……

一万三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可控制的下堕,再然后,突然间,就有一双纤细的手臂,把他给抱住了。

***

木代睁开眼睛。

天很亮,冷风刮在脸上,身上盖了条大红底撒牡丹花的棉被,身子底下在晃,像是板车。

她觉得手臂发僵,天知道,前一刻,她还死死抱住了一万三的。

有歌声在前头飘,细细听,是很老的歌,《真心英雄》。

“把握生命里的每一分钟,和心爱的朋友热情相拥,让真心的话,和开心的泪,在你我的心里流动……”

就没听过这么走音的歌,中间还夹杂着牛吭哧吭哧的喷气声。

这谁啊?

木代觉得奇怪,想起来看,刚有动作,腰间忽然一紧,转头看,罗韧看着她笑,食指竖在唇边,像是让她安静。

然后凑到她耳边,吹气样:“难听吧?”

“嗯”

“我听了有一会了。”

木代笑起来。

入目是凤子岭熟悉的山形,野鸟在丛林里撩动着树影,她枕在罗韧肩膀上,没再说话,静静听人生中最糟糕也是最难忘的个人演唱会,思绪却又慢慢地,飘回了观四蜃楼。

这段旅途,这段经历,看来是可以暂时画上句号了。

***

一段时间之后,在聚散随缘的酒吧里,木代和罗韧他们烤着温暖的锅庄,跟神棍聊起过这段经历。

神棍说,观四蜃楼的出口,也许并不是具象化的一扇门,也可以是某个时刻,比如木代终于接住一万三的那一刻,他们决定共同进退的那一刻。那扇诡异的门,可能是凶简的把戏,一种干扰罢了。

——那在甬道里的那些经历,是真的呢,还是假的呢?

神棍回答的模棱两可:你觉得是真的,也许就是真的吧。

木代不同意:可是,曹胖胖后来不做贼了,但是现实中,这些并没有改变啊。

神棍耸耸肩:是啊,但那或许是因为,他的改动偏离了现实生活的轨道,如果最终没有偏离,只是一些微调,没准的确是真的呢。

木代还想说什么,神棍觉得她很烦。

——好了小口袋,再问就显得不可爱了。你管它真的假的呢,我只问你,你重新经历一次你的前半生,有没有什么事你做的亏心的?

木代想了想,摇头。

她插手了,努力了,有些事,纵使结果依然扼腕,但她没什么后悔。

神棍说:这就对了嘛,问心无愧就可以了嘛,凶简一直有简言,也许观四蜃楼也有出入的秘诀啊,像是问心无愧,共同进退什么的。

他们聊的时候,曹严华他们,正在吧台里挤作一团。

炎红砂正手忙脚乱地跟一万三学做咖啡拉花,整个桌面,一片狼藉。

一万三说:“二火,你想喝就跟我说一声,我给你做呗。你真不是这块材料,何必勉强自己?”

炎红砂说:“我乐意!”

而曹严华,围着吧台团团乱转:“三三兄,你更新嘛,你快点更新嘛!”

事情的起因要追溯到两周之前,为了安抚曹严华思念曹解放的小情绪,一万三告诉曹严华,他决定去网上连载一部漫画,名叫《曹解放追主记》。

他给曹严华看了第一幅画稿,图上,一辆悍马h2越野车绝尘而去,而车后,一只脖子上挂着牌儿的山鸡正抖罗着小腿,飞快的追赶,惜乎到底不及现代机车,终究远远的落在了后头,那只山鸡长久地伫立在原地,小眼睛里涌动着伤心的泪水。

一万三拍拍曹严华说:“就此,我们解放,迈上了华丽而又艰辛的追主之路,你等着,等我连载完了的那天,你推开门,包准能看到我们挎着小包裹的解放!”

于是……

“三三兄,你快点更新嘛!”

【完】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卷:争命作者:无罪 2大主宰作者:天蚕土豆 3镇魂作者:Priest 4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作者:肉包不吃肉 5天火大道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