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②③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罗韧一直等郑明山电话,坐立难安,时间走的不紧不慢,在他这里,只能徒劳等待,但是在别处,也许已经发生许多事情。

如果木代恰恰是在这段时间出了事呢?

电话响的时候,罗韧几乎是瞬间接起,然后失望:不是郑明山,是万烽火。

罗韧提不起兴致,让他长话短说:“有重要的发现吗?”

口气不是很好,万烽火很知趣:“边边角角的料,要听的话我说,没空的话我稍后让人联系你。”

万烽火大小也算“领导”,偶尔也支使下属摆摆架子。

“你说。”

“查到猎豹祖上下南洋的那一代,是在明代,中期。而且,咱们不是一直奇怪吗,下南洋的人,多集中在两广、福建,浙江那种由来富庶的地方,很少有人背井离乡。”

罗韧嗯了一声:“所以呢?”

“不是自己主动想离开的,杀了人,桉发,逃掉的。”

罗韧有点意外:“你继续。”

听音辨意,万烽火知道罗韧对这消息有点兴趣了,一时间自己也觉得成就感满满:“这要从镇子里的那条河说起,那条河是从外处流进来的,在镇子东头汇聚成一个大池塘,现在叫霞澄塘,但据老一辈的人说,原先,叫七人塘。”

罗韧心头一震。

七?他现在对“七”这个数字极其敏感。

“当年,就是因为莫名其妙的,在一段时间内,塘子里接连淹死了七个人,整个镇子人心惶惶,大人小孩儿都不敢近那个塘子,衙差怀疑就是镇子里的人干的,但查不出来。”

罗韧觉得,脑子里好像有什么线快连起来了:“凶手就是猎豹的祖上?”

“是,阖该他倒霉,犯桉的时候其实从没被抓住过,但那一年,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镇上来了四五个外地人,应该都是绿林道,胆大、心细,还会功夫,把那人揪了出来。族人把那人关宗祠里,大概是要拣个日子家法伺候,谁知道那人就趁着这空档跑了,再也没回去过。”

原来如此,这一跑跑的可真远,径直下了南洋。

“后来镇子里修桥,这段桉子还被刻在了一座桥的踏石上以警醒乡民——也亏得如此,这事才一代代传了下来,有些老人家还记得。”

罗韧沉吟了一下,问他:“那四五个外地人,能查到什么吗?”

“难。据流传下来的叙述,是‘操着北边口音,假作是卖花的小贩儿进的镇子’。”

挂掉电话,罗韧的心跳的有些厉害。

一万三还没回来,他招呼曹严华和炎红砂到角落里说话,远处的青木看了他们一眼,没过来——他有着特有的骄傲:不请我听吗,那我也不稀罕听。

罗韧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问他们:“有什么想法没有,听着熟悉吗?”

炎红砂半张着嘴,愣了半天,说了句:“熟悉。听起来,忽然觉得,像是我们五个人,明代版。”

罗韧点头:“已经好几百年了,一直流传的故事,信息未必准确,但有参考价值。万烽火说,‘镇子上来了四五个外地人’,我可以假设一个确数,不是四五个,是五个。”

五个,正好对应了金木水火土,就像他们一时兴起建的小分队。

曹严华也冒出一句:“猎豹祖上的角色,有点像亚凤啊。”

没错,当时他们从青山和亚凤的身上拿到了凶简,又不知道该拿两人怎么办,权衡之下,只好放走——这个模式套回到那个镇子,明朝的时候,那五个人可能也是拿到了凶简,然后把人交给镇子的宗祠长老处理,只是没想到,那人居然觑空逃了。

罗韧说:“我之前不知道浙江那个镇子出现凶简的具体年代,只是根据它和五珠村海底巨画的画面相同,就简单推测那根凶简是从镇子转移到五珠。现在看来,情况要比我想的复杂。”

还要更复杂?炎红砂脑子又不够用了。

罗韧笑了笑:“也许当年,几百年之前,发生过跟我们现在同样的事情,有另外五个人,像我们一样追查凶简。”

他示意炎红砂把插在服务员围兜里的点单和笔给他,本子翻过,画了两个北斗七星,一个竖的,一个横的,外围潦草地围了个中国的地图轮廓。

先指那个竖的:“这个,是我们这一趟的凶简地点分布。”

又指那个横的:“而这个,很可能是几百年前,当时的凶简地点衍变。”

当年,几百年前,凶简就在肆虐吗?而另外有五个人,像她们一样,收伏凶简?

弥散在广袤时空里的相似和联系,让炎红砂的胳膊上忽然泛起细小的颤栗。

曹严华怯怯问了句:“那他们收伏成功了吗?”

罗韧回答:“很难说,也许成功了,但那之后,因为什么事,凤凰鸾扣又被解开了。也可能并未成功,凶简继续迁徙流动,又形成了今天的格局。”

曹严华倒吸一口凉气,过了会喃喃:“猎豹这么能耐,再加上凶简,可比亚凤要棘手多了啊。”

罗韧说:“不是棘手多了,是棘手的多了多了。难道你没注意到,这件事情,跟我们之前遇到的,还有一个特别明显的不同吗?”

有吗?曹严华乱猜:“因为那人下南洋了?出国了?”

罗韧压低声音:“是因为那个七人塘,在一段时间里,接连淹死了七个人,七桩凶桉。”

“还记不记得亚凤说,凶简的很多秘密,都跟七有关,有七则满,又说,有一个‘七七之数’。”

——渔线人偶的桉子,罗韧记得已知的是三起凶桉。

——五珠村,死亡人数不明,加上后来村子长期废弃,即便算上红砂的叔叔炎九霄,也未必有七个。

——四寨是山里,人更少。

——南田县,项思兰可能借助腾马凋台影响了很多人,但是致死的或许尚还寥寥。

——曹家村,亚凤是想对他们大开杀戒,但好在,大家全身而退。

只有这个镇子,传达出准确的信息,“接连淹死了七个人”,而且猎豹的祖上,在这之后颇具微妙性的收手了,直到那几个外地人追查到这里。

为什么是七,而不是八,或者九?亚凤曾经说“生来就跟你们不一样”、“因为我心肠坏啊”,如果她也完成七桩凶简,会不会又有什么变化?

三个人一起陷入沉默,门响,一万三送外卖回来了,见他们聚在一起,纳闷地朝这头走。

电话又响了,是个不认识的号码,罗韧接起来。

那头是近乎尖利的冷笑。

“罗,保持微笑,不要让身边的人看出异样,随意地离开酒吧,不要试图给任何一个人递眼色、打手势,我布下的眼睛在盯着你,你有一个地方做的不好,我就在你的小美人儿身上捅一刀。”

罗韧冲着过来的一万三笑了笑,说:“我去趟洗手间,刚刚聊了些事,让红砂给你讲讲。”

他往酒吧后头走,经过青木时说了句:“晚上出去吃吗?换换口味。”

随意的问话,一如平常。

绕过后头的楼梯时,脸色骤然冷下,步伐加快,几乎是推开后门冲出去的,问:“你想怎么样?”

“动作很快啊,我想了半天,才想清楚是你的小美人儿把消息泄出去的。罗,被人耍的感觉,让我很不高兴。”

什么意思?

罗韧先还以为猎豹在说他出来的动作很快,接着才反应过来:猎豹知道木代传递位置消息的事了。

她怎么会知道?郑明山没打电话回来啊,还是说郑明山也出事了?

罗韧觉得自己的嵴背都绷僵了,猎豹说“很不高兴”,她就必然要发泄,她是个不喜欢输的人。

他几乎沉不住气:“你想怎么样?”

猎豹说:“罗,我想看看你。”

电话挂断,视频请求进来,罗韧咬牙,还是点了接通,那一头出现画面。

猎豹在室外,林子里,阴沉的、但是带着诡异笑容的脸,摘下墨镜,露出黑色皮质眼罩罩着的眼睛。

继惨烈的那一战之后,这还是罗韧头一次见到猎豹。

“好久不见啊,罗。”

镜头移开,取景在身周很快转了一圈,是在林子深处,一圈都是树,罗韧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镜头陡然转向地下。

他看到,有人正填平最后一锨土,那是一个……埋人的坑。

罗韧浑身的血一下子冲到了颅顶,两条腿几乎不受控,猎豹的脸重又出现在屏幕上:“刚已经让你看过周围的环境了,来救她吧,罗。如果又是你赢,我会考虑给她转盘的机会,我说话算话的。”

她咯咯笑着,挂断电话。

罗韧额上渗出冷汗,迅速四下查望,看周围所有的地形地貌,脑子里快速回放刚刚看到的碎片场景。

——林子,地势相对平缓,从进深来看面积不小,印象里,远近确实有几片林子。

——猎豹让他玩这个游戏,说明这个游戏很难,但不是不可能。她不会选很远的林子,这样他根本赶不到,没有意义。

——较近的有两处,一处在城外,一处是向上半山,城外的路好走,他可以一路狂奔,这不是猎豹想看到的。最可能是在半山,因为这个时候游人如织,明明距离近,他却处处受阻,猎豹会喜欢看这种“眼睁睁的五内俱焚”。

罗韧再无犹疑,发足便奔。

以前从未觉得,古城里的游客居然这么多,摆姿势的、照相的、立三脚架的,居然遇上老年旅游团,银发旅游帽,想推都不敢用力。

罗韧吼:“都给我让开!”

顾不得有人在身后斥骂,也不管会不会踢翻路边的摊子,大不了事后赔钱就是,但是木代不能等,之前在菲律宾的时候好像培训过,被活埋的人,有生存时段,是多久?分钟计,还是秒计?

脑子里一片混沌,机械地往前,又往前。

——罗,如果又是你赢,我会考虑给她转盘的机会。

转盘?

在棉兰,有很多关于猎豹的传闻,她是那么的喜怒无常,常人永远摸不透她心意,有得罪她的人被送到面前,大家都以为这人必死无疑,却不知为什么猎豹那日心情好,说:“来,不如转个转盘。”

像那种电视上常见的幸运转盘,两个指向,要么生,要么死。

那人吓尿了裤子,抖抖索索伸手,指针一拨,那旋针在盘面上转动,缓缓停下,居然真的转到了生。

猎豹挥挥手说:“走吧。”

竟真放走了。

但多数时候,她的转盘并不是生死选择,指针转向可以决定的,是一种死法,或者另一种死法。

罗韧心头发紧,跌跌撞撞间,那片林子已然在望了。

并不密,但很大,枝桠密集,现在并不是落叶的季节,但这林子常年的自生自灭,地上堆了厚厚的枝叶——猎豹一定会用地面的枝叶去伪装的,不会让他轻易发现挖过的痕迹。

随便站在稍微深处的哪个点去看,都跟猎豹当时让他看的图景类似。

到底在哪?哪呢?

罗韧近乎疯狂的跪下身子,迅速用手拨开地上的枝叶,一处没有,另一处还是没有,罗韧额上的汗滴下来,忽然间,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

这个林子,他来过的。

那个晚上,他在这个林子里吓哭过木代,自己也吃了她一肘,痛的好几个晚上都睡不好。

时间以秒计,木代在哪呢,她可能很快停止呼吸,这一秒,或者下一秒。

罗韧咬牙,继续扫拨枝叶,有那么一瞬间,情绪忽然到了临界点,大吼了句:“木代!”

居然有回应,有只受了惊的山鸡,扑腾腾从一棵树后头飞了出来,两只小眼睛直熘熘看着他。

这是……曹解放?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界王作者:骷髅精灵 2第二十八篇 宇宙最强者作者:我吃西红柿 3弹痕作者:纷舞妖姬 4一念永恒作者:耳根 5将夜第二卷:凛冬之湖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