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⑨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木代一直磨蹭到第二天早上,才吞吞吐吐跟张叔说了想出门的事。

张叔半晌没吭声,过了会说:“木代啊,你过来一下,我要跟你说两句。”

他把木代带到酒吧后头,空地上有两条排椅,曹严华正在不远处练绕圈跑,仍然是呼哧呼哧汗流浃背的模样,但比起前一阵子扫个地都要死要活,俨然是有进步了。

张叔吩咐木代:“坐,坐啊。”

这架势似乎太正式了,木代坐的惴惴不安。

张叔说:“你张叔是看着你长大的,话可能不中听,但都是为了你好。要不是打心眼里疼你,也不会拿这些话来刺弄你。”

“木代啊,你是霍子红收养的,因为年岁差的不是那么大,所以你叫她姨,连女儿都不是。”

木代耳边嗡嗡的,她隐约知道张叔要说什么了。

“哪怕是亲生的,看着不顺眼,忤了意,还会被赶出去呢,更何况是这样的。”张叔叹着气,“你看看这房子,一砖、一瓦,可都是老板娘的。换句话说,那就是别人的。虽然她放了话,暂时都归你,但哪天翻了脸呢,你有什么?”

木代嗯了一声,抬头看着屋子的檐瓦不说话:哪天霍子红真不要她了,她都没资格尽身出户,她背了那么多的债,这么多年,吃的、用的、穿的,都是债。

她不是没有这样的意识,但或许霍子红对她太好了,她总会忘记这件事。

“你长大了,可以工作了,我私底下就盼着你像像样样做件事,有自己的收入,手里有钱,腰杆子才能挺的直啊。别的不说,就说一万三吧,吊儿郎当的样,我也看他不顺眼,但他至少是在打工挣钱啊。”

嗯,不止是一万三,哪怕曹严华呢,每天也抢着帮酒吧忙这忙那,支一份微薄工资,唯独她,兴致来了就端端盘子点个单,心里不痛快了就甩手一走。

搬来丽江之后,悠悠然然的平静日子,侵蚀地她都忘记了早些年夜不能寐的不安。

眼泪似乎又要出来了,但她笑了一下,又忍回去了。

张叔也盯着木代看。

再单纯善良的人,都有小小的心机,木代没有吗,她也有。

张叔记得,霍子红最早想收养个孩子的时候,并没有立刻就属意木代,但木代很乖,一个人安安静静站在边上含着手指头,霍子红偶尔看她一眼,她就笑。

霍子红后来说:“笑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终于接到身边,她表现的谨小慎微,让她干嘛就干嘛,抱着比自己还高的扫帚扫地,张叔搬个箱子,她硬要来帮忙一起搬,抬的时候,憋的脸都红了,上桌吃饭尤为明显,霍子红说了哪个菜好吃,她马上就不夹了,也从不主动夹肉。

有一次,张叔把她叫到厨房,盛了碗留好的排骨给她,她不安地看看碗又看看张叔,最后咧嘴一笑,高高兴兴地拈起来吃。

原来不是不喜欢吃肉的啊。

稍微熟了之后,张叔暗地里问她为什么,她把张叔当自己人,悄悄跟他分享自己的小秘密:“阿姨教过,到了人家里要勤快,不要吃很多肉,肉贵,万一人家觉得你能吃,就会把你送回去的。”

短短几句话,让张叔难过了很久,那么小的孩子,为什么就有这样的低声下气呢,都是被逼出来的,如果生在小康之家,父母掌珠,会这样小心翼翼吗?

有时候想想,人生来也并不平等,你一开始就比人家少了很多东西,要陪着小心陪着笑去挣。

张叔说:“你还记不记得你跟我说的,你说你妈妈不要你了,不想红姨也不要你,所以要很乖才行。但是木代啊,你过于依附一个人,总会有被抛弃的风险的。你得自己站直咯,这样哪天老板娘不要你了,赶你出去,你不会站在大雨里哭,你会走回自己的房子里去,照样有瓦遮头。”

“我看出来你对酒吧的事也没兴趣,但怎么样立身立本,你得好好想想,这是人生的大事。当然啦,广西你想去还是可以去的,我跟你说这些,是怕你玩性大收不回来,倒不是想让你不高兴。”

张叔走了之后很久,木代还在排椅上坐着,人的身体当然是慢慢长大的,但思想不是,思想总会在某些时刻,被某些有意或无意的话甚至随意一瞥看到的场面提点,如同承一声狮子吼,醍醐灌顶。

罗韧是为了聘婷,一万三是回家,她呢?就是为了帮忙?还真是个好心人呢,木代叹了口气:确实,从各个方面看,她跟过去都挺不妥的。

她朝曹严华勾勾手,曹严华呼哧呼哧地过来,汗流两颊,显得更胖了。

确实是曹胖胖都比她强,当初以为他要学武只是说说看,没想到真的吭哧吭哧一天天坚持下来了。

木代觉得自己要仰视他了。

“曹胖胖,如果我想挣钱,你说我去干什么好呢?”

曹严华还以为她调侃自己:“小师父你逗我吗?你还需要挣钱?你有这么大一个酒吧,再嫁个有钱人,钱都扑棱扑棱拍着翅膀向你飞好吗?”

他边说边扑棱着手臂,臂上绑着铁板,抬起的幅度有限,扑棱地像只笨拙的肥鹅。

木代用表情告诉他自己不是开玩笑。

曹严华终于把她的话当回事来思考了:“小师父,我觉得呢,合适的人应该放在合适的位置上,要做能够最大程度发挥自己特长的工作,像我吧,以我目前的技能来说,其实我是适合当贼的……”

木代看了他一眼。

曹严华很有自知之明地岔开话题:“小师父,你的功夫就是你的标签啊,你可以开个培训班收徒弟啊,到时候我就是大师兄……”

想起一干如花娇媚的小师妹围着他叫大师兄的场景,曹严华一阵心神荡漾。

做擅长的事?

木代若有所思。

***

说是尽快,但罗韧忙完时,已经是下午。

他对着郑伯交代了很多,时间有限,传送带什么的来不及安装,但红外探头、加固门窗等等,还是事无巨细,探头的屏幕在郑伯的房间,罗韧教他该怎么看,必要的时候如何把视频发给自己。

又给他一个电话号码,吩咐说如果聘婷的情况不对,一定打电话让医生过来注射针剂。

前前后后发生这么多事,纵然不完全知道内情,心里也有七八分清楚,郑伯挺难受的,末了说了句:“罗小刀,拜托了啊。”

拜托两个字,千斤重,到底不是一家,郑伯代表罗文淼,也代表聘婷,拜托他。

罗韧说:“我尽力而为。”

近傍晚时,他收拾停当,开车去了约好的地点,一万三和木代都在,但只有一万三拎着行李包。

罗韧心中一动。

果然,一万三上车的时候,木代原地站着不动,罗韧知道她说不出口,笑着给她台阶下:“我知道张叔一定不让的,你这两天一定要勤快才是。”

自己吵着要去,临到头又爽了约,木代怪没面子的,像是为了弥补:“如果有什么事,你给我打电话。”

“打电话请你赶紧过来帮忙翻墙开门吗?”

木代笑不出来,又吩咐一万三:“你路上老实点啊,不要使坏,不要又骗人。”

一万三嗤之以鼻:“你吃错药了吗?一夜老成,跟我妈似的……”

像是想吐槽她婆婆妈妈,但忽然又住口。

罗韧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开车之前,跟木代说:“回来的时候,给你带根珍珠项链。”

木代点头,想了想说:“不要太贵的,带着玩的就行,太贵了我就付不起了。”

车开出去很久,罗韧还在想着她的话,这好像是木代头一次,在贵不贵的问题上如此郑重。

后视镜里,一万三几乎是横躺竖斜着百无聊赖,问他:“有烟吗?”

罗韧很少抽烟,但常年备着,都是为其它人备着的,他扔了根烟给一万三,看似不经意地问他:“那个行什,为什么要把它敲掉呢?”

一万三推开窗户,嗒一声点着烟,迎着风勐吸一口,又喷出烟气:“因为我爸死的时候,哦,我没跟你说过是吧,我爸死的时候,老族长看到了的,没救。”

***

这话,是母亲入殓的时候,他无意中听到的。

陡失怙恃,丧事都是老族长他们料理,祠堂除了崇宗祀祖之外,只有婚丧寿喜的时候才会开门,短短一个月,他二进祠堂。

那是个安静的晚上,月圆之夜,村里人闹闹哄哄杂聚在祠堂的院子里,母亲的尸体搁在一边的竹床上,罩了块白布,只有几缕头发露在外头。

大家三五成群的议论纷纷。

——“好好的船,怎么说翻就翻了呢……”

——“难怪说女人不能下海,可别是底下的蛟龙掀翻了船……”

蛟龙蛟龙,祖祖辈辈都在说蛟龙,就跟谁真的见过似的。

又有人说:“连着几年,珠子越出越少,可别带累的村里出不了珠啊……”

反正死的不是自己的人,两条命,抵不上几颗珠。

一万三蹲在竹床边,耳朵里嗡嗡的都是杂音,一张张嘴巴翕动喋喋不休的脸看起来都可憎可嫌,他神经质似的站起来,捂着耳朵往供奉牌位的祀堂里走,供桉的黄幔子一直垂到地上,他幔子一掀就进去了。

眼前暗了许多,世界陡打就清静了不少。

但还是有嗡嗡的人声往里飘,也不知过了多久,杂沓的脚步声进来,然后是噶扎噶扎门响,每当老族长他们有要事商议,就会这样:闲杂人等摒在门外,说得上话的人才能进祀堂,小小一个村子,也搞得这么等级森严。

他听到老族长清了清嗓子:“我们来商量一下,江照后面怎么办。毕竟还要吃饭、还要上学,不少的钱啊,我的意思呢,饭就这么轮着,一家一家吃。钱嘛,每家均摊。”

边上几个人附和着同意,声音他基本都认得,奇怪,除了老族长,其它几个不是主事的。

顿了顿老族长说:“你呢,江六,你倒是表个态啊。”

哦,江六,村里头有名的老抠儿。

江六终于表态,居然不是为了抠:“出钱出力,我是没意见。但我这心里……不踏实,你说你害死了人,却把他儿子弄的成天在眼面前换!”

老族长厉声喝止:“放屁!他自己掉下去的!”

江六被老族长这么一喝,声音顿时低了八度:“是自己掉下去的不假,但他在水里抽抽的时候,我们几个都……瞅见了的……”

又有人出来打圆场:“不是说了吗,那时候,救也不一定救的回来,再说了……”

他声音忽然压低:“也不白牺牲……我们把这片海给握住了……”

一万三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过了很久才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父亲落水,突发性抽筋,挣扎的时候,即便现场混乱,老族长还有另外几个人都看见了,但是眼神交汇之下,无声的交易就这么达成了,或者因为私心盘算导致的迟疑,事情无法挽救了。

两个村子抢海,即便落水,也肯定是被另一个村子的人推下去的,出了人命,邻村必然要担责任,气焰大受打击,这片海终于牢牢握在五珠村手里了。

老族长声音激动:“当时不一定能救的回来,再说了!不是白死,也是咱五珠村的功臣,我们把江照给照顾好了,也让老江头闭眼。”

……

谈话没有再进行下去,因为祀堂的门忽然间被人拍的啪啪响,间杂着激动难耐的声音:“族长!老蚌晒月啦!海滩上那一片,连着十好几个啊!”

……

传说蚌孕育珍珠是在很深的水底下,每逢月圆当空时,就张开贝壳接受月光照耀,吸取月光精光,化为珍珠形魄。

五珠村把这样的情景称作老蚌晒月。

但是这些年,蚌越来越少,这情景也越来越稀罕,上了年纪的人都很少见到,更别提是“连着十好几个了”。

嘈杂的向外奔去的脚步声,原本闹闹哄哄的祠堂,忽然静的像一座死城。

一万三从黄幔子下头钻出来,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到祠堂的院子里,院子已经空了,不知道是谁奔的急,拽脱了母亲身上盖着的那块白布,母亲露了大半张脸在外面,嘴角颓然下耷,却越看越像诡异的笑。

一万三站在空荡荡的院子里,忽然梗起脖子骂了句:“我cao你妈的晒月!”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掌中之物作者:贝昕(鲜橙) 2第五卷 焚城作者:猫腻 3第二十一篇 宇宙尊者作者:我吃西红柿 4第一卷 少年侠气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5三生三世菩提劫(林水清 同人)作者:林水清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