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①⑧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夜静更深,又是雾锁小镇,门楼的电灯亮起,一辆不起眼的厢式小货车停在大宅的门口,车身上刷着广告:“新鲜蔬菜,新鲜到家”。

司机穿物流人员工作服,戴檐帽,守在后车厢边,看到猎豹带着木代出来,马上拉开车厢的门。

阴潮的气息,收放太久的蔬菜味道,猎豹把双手被塑料手铐铐住的木代推上车,给她打了一针。

冰凉的液体输入血管,木代睁大了眼睛看猎豹。

这是个漂亮邪气的女人,穿一身黑,长发,黑色皮质的独眼眼罩蒙住了一只眼,然后当着她的面,缓缓戴上墨镜。

药效慢慢出现,木代的精神开始恍惚,奇怪的想:这个女人的样貌,好像是自己之前的梦想呢。

学武的时候,总是七想八想,她比划给梅花九娘听:“师父,将来,我要做那种很酷的女侠。”

“要穿一身黑,帅气的靴子,不能露脸,带面具。夜深人静的时候,出现在城市阴暗的角落,如果有人干坏事,我就上去揍他。”

梅花九娘低头呷茶:“你自己瞧瞧自己穿的衣服,不是小猫就是小狗,你像很酷的女侠吗?”

她得意的笑:“师父你这就不懂了,这叫反差。反差的越大,别人才越不会疑心到我身上,周围的人都以为我呆呆傻傻的幼稚,其实我聪明的不行不行的!”

梅花九娘被茶呛着了。

……

车厢的厢门慢慢合拢,亮光被寸寸驱逐出去,就在这个时候,木代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忽然挣扎着扑过来,死死抵住了行将合拢的厢门。

隔着那道窄窄的缝隙,看猎豹的眼睛。

问她:“我师父呢?”

“死了。”

木代的眼皮忽然沉重到张不开,软软倒在了车厢地面,听到沉重的落锁声,还有那个司机献殷勤的声音。

——“足够她睡上24个小时了。”

车子开起来了,颠颠簸簸,那是小镇特有的青石板道,木代躺着,背嵴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贴着一片冰凉。

她闭着眼睛,蜷着的手无意识的,间歇性的抽搐着,想着:我不要睡24个小时。

***

深重的倦意像一只手,把木代一直下拉,拉回到前一个夜里,茫茫的白雾,堪不透的夜色,忽上忽下的银眼蝙蝠,还有师父的声音,飘飘渺渺,像传自四面八方。

——木代,银眼蝙蝠只在看不见的晚上认路,你这一个晚上进去,后一个晚上出来。

——这路,也只有银眼蝙蝠才能找到。有人说,这里的山川水泽,早些年有高人作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迷宫。也许是真的,我和你大师兄都试过,白日朗朗,明明更容易视物,却总是忽然就失去方向,怎么都转不出来。

——这有雾镇,在云岭山系,常年有雾,师父的宅子,叫观四牌楼,合起来,就是“云岭之下,观四牌楼”。或许有一天,有人会找到这里,送来七把钥匙。

——这七把钥匙长什么模样,师父没见过,你太师父也没见过。如果你这一生也没等到,记得收一个稳妥的小徒弟,把这件事儿交代下去。

——这银眼蝙蝠,会引你去到真正的观四牌楼,你知道牌楼长什么模样吗?

木代知道牌楼长什么模样,因着好奇,曾经去搜过,图片上的牌楼都高高大大平平展展,也按间数分类型,一间双柱,三间四柱,五间六柱。

路还在延伸,她的呼吸有些急促,枝叶在脚下沙沙乱响,目光追逐着雾气里那一抹飞掠的影子,生怕一个不慎就跟丢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踏进潺潺的、齐膝深的流水之中,蹚着蹚着,水流渐小,露出水底长期被水流洗刷的圆浑发亮的石头来。

这就是师父梅花九娘提到的那条,在黎明前的某个时分会断流,而天亮之后又复潺潺的小河。

银眼蝙蝠停下来,栖息在高处一块石头上,双翅微微扇动,像是在等她。

木代看向那只银眼蝙蝠,就在这个时候,那只蝙蝠忽然振翅飞起,半空中绕了一个盘旋,然后猝不及防的,瞬间撞落在河道里。

这是干什么?木代赶紧掏出随身携带的袖珍手电筒,蹲下*身子,拧亮了照向河道——这样微弱的亮光,对浓雾是起不到什么作用,但还是可以近距离视物的。

那只蝙蝠,张开双翅,嵌在河底一块青滑的石头里,严丝合缝。

什么意思,这块石头的表面,正好有个下凹的蝙蝠形状?

脚底忽然传来隐隐的震动,木代退后几步,蓦地明白过来。

这是一个机关,银眼蝙蝠,是打开机关的第一把钥匙。

伴随着轰然声响,河底朝两边裂开,那是底下的两块方正条石,徐徐外移,露出约莫两米来深的空间,而在这空间的正中,有一个一米左右立方的微缩建筑。

观四牌楼,这才是真正的观四牌楼。

木代屏住呼吸,轻轻跃了下去,绕着那个观四牌楼,且走且看。

这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牌楼,这个牌楼,五间五柱。

字面上看觉得难以理解,其实并不玄虚,因为普通的牌楼是平展展的平面,而这个牌楼,五根柱子,呈五边形状点位,所以五根拉开的五个面,正好是五间。

在牌楼的正中央,以并不正的姿势,悬浮着一个……木匣子,而在牌楼的最底面,有一个凹下的阴阳八卦双鱼,那个八卦盘里,像是浸入了少许的水,泛着微微光泽。

伸手去拿,忽然阻住,像是被透明的玻璃格挡,屈指去敲,闷然有声。

明白了,牌楼内里,是一整块透明固体,像水晶,又像玻璃,那个木匣子是嵌在这固体正中央的,这要怎么拿出来?

她仔细的去看,终于发现,五个面上,各有细小的孔洞,分布不匀,位置有高有低,站在特定的角度位置去看,可以隐约看到空洞的深度,同样各不相同。

数了一下,一共七个。

心中忽然一动:师父提到过七把钥匙,难道七把钥匙并不是想象中的古朴模样,而是这样圆熘熘的、楔形?

像银眼蝙蝠一样,七把钥匙同样开启一个机关,只有等人送来那七把钥匙,这个牌楼才会打开,也才可以拿到那个匣子。

师父说,那个匣子里,有一个……天大的秘密。

木代的目光落到牌楼的坊额上,上头有字,纂体的“木”字。

……

车子忽然紧急晃了一下,像是在躲避什么,木代的身子在车厢里滚了一回,指甲深深刺进掌心。

想着:不要睡24个小时,醒过来,醒过来。

车厢外,传来司机愤怒的呵斥声:“会不会看路?没长眼啊?”

……

车子绝尘而去。

留下土路上立着的那个人,一头似卷非卷的头发,鼻梁上架一副黑框眼镜,黑夜行路,只背一个无纺大布袋,朝外的那一面印着“比丽江更悠闲,比大理更惬意”。

被司机无端呵斥显然让他很不高兴,他明明是在好端端的走路,是这车子忽然窜出来的好吗?还讲不讲理了?难道穷乡僻壤,就不讲交通规则了?

他俯身捡起一块小石子,从无纺布袋里掏出弹弓,把石子包在弹弓的皮筋中段,向着车子离开的方向,恶狠狠射去。

石子伴着轻微的风声,消失在渐渐有了亮色的夜色里。

他兀自张牙舞爪地威胁:“下次再遇到我试试看!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

天快亮了,罗韧走到一间客栈外设的水龙头边上,龙头开到最大,水声大作。

他埋头在水流之下,一道劲流直冲颅顶,旁侧细小的水花水流漫了满脸,又从衣领浸入后背。

头痛,酒劲未消,记得和青木动手,喝了很多酒,一语不合,起身就走,这一夜,怕是把古城都走遍了。

关上水龙头,在台阶上坐下来,水滴滴在身侧,打湿了水泥台。

青木的话言犹在耳。

——她只对你重要,对我不重要,你让我安排一切,如果过程中她死掉,你怪我吗?

——罗,猎豹已经打掉了你的志气,还没动手,你已经怕她了。

——猎豹本来什么都不会有,是你送给她最大的筹码。

末了青木问他:“为什么要爱上她?如果不爱,就不会有现在的麻烦了。”

罗韧哈哈大笑,甚至笑出了眼泪。

是的,谁都顾不了谁,青木确实也没那个义务为他分忧,我自己爱上的姑娘,我自己来顾。

太阳升起来了。

客栈开店了,周遭渐渐有了人声,有手机的响声,一下接着一下。

过了好一会儿,罗韧才发觉,那手机是他自己的。

他拿出手机,接听。

电话是万烽火打来的。

这是万烽火的风格,不分白天黑夜,消息的送达一定是第一时间,热腾腾,唯恐落于人后。

电话里给他交代:“查到一点,不算太大的收获,你先看一下,发给你了,猎豹的祖籍地,祖宅早就刨了,拍了几张景。”

猎豹的祖籍地靠海,但和一般从福建、广东下南洋的人不同,她的祖籍地,是在浙江的一个小镇。

万烽火所谓的“拍了几张景”,指的就是小镇风貌。

挂了电话之后,罗韧点进图片。

古朴的小镇,处在半开发的进程中,局促、混乱,低矮的房屋,成排停放的自行车,河上的石桥……

河上的石桥?

罗韧心中一震,极缓慢的,又把图片滑回上一张,然后放大、再放大。

如果没有记错,这应该第三次看到石桥的图片了。

浙江的小镇,石板桥,踏脚的石板画,和五珠村海底巨画的内容一模一样,甚至更加完整。

这是……猎豹的祖籍地?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可以无限升级作者:针虾 2雪中悍刀行作者:烽火戏诸侯 3第二卷:争命作者:无罪 4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二卷 闭着眼睛闯京城作者:月关 5全职法师作者: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