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⑩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这一晚,木代失眠了。

半夜一点多的时候,她从床上爬起来,披着衣服下楼,把所有的门窗都检查了一遍,有几次,还伸手出去撼了撼。

还好,都很牢靠。

木代从吧台拿了洋酒和高脚杯,走到酒吧靠窗的角落坐下,虽然没有灯,但是并不黑,临街隔几步就有不夜的招牌,水道里的水泛着幽幽的光亮,底下的荇草成了一团又一团漆黑的阴影。

木代慢慢帮自己斟上酒,她喝酒没什么讲究,不像一万三,酒都是拿来调的,加几块冰,加冰多久最利口,道道一套套的。

接到李坦的信息之后,她第一时间给他打了过去,李坦说,事情发生在银川附近的小商河。

***

不过,要是追本溯源,还得从两年多以前的落马湖说起。

李坦记得很清楚,那天是落马湖桉整二十周年,是个阴天,灰色的云团簇集在天边,上了年纪的人都说,怕是要下雪了。

被单位辞退之后,李坦开了个小超市,但是他的心思从来也不在生意上,勉强煳口罢了。

那天,他早早关了门,去了李亚青曾经住过的旧楼,走到半路,天上就飘雪了。

一晃二十年,旧楼已经没人住了,灰扑扑的水泥墙面,衬着飘着雪粒子的灰色天空,打眼看过去凄凉无限。

李坦去李亚青家走了走,其它住户的家里都空荡荡的,只有她家,家具什么的还都在,大抵是因为全家都忽然间去了,没人再理会这些身外之物。

地上的血迹早就看不出了,墙上那些被钉子凿的洞森森然,像一只只壁窥的眼睛。

李坦在屋里待着觉得胸闷,去到楼道里想抽根烟,刚叼住烟屁股想打火,楼梯上忽然传来空洞的脚步声。

鬼使神差的,李坦避到了隔壁的屋里,把门掀开了道缝往外看。

来人身材中等,穿呢大衣、大头鞋,带有檐的帽子,羊毛围巾,口罩,外头的雪应该大起来了,因为他走过的时候,身上还簌簌地掉雪片子。

那个人在李亚青家门口停了片刻,缓步走了进去。

李坦的心跳的厉害,这些年,虽然不算专业,他也翻了几本犯罪相关的书,印象挺深的是,有一些心理变态的凶犯,会在纪念日重返凶杀现场,回味当时的场景和感觉。

虽然不能一棍子打死,但至少在今天这个日子、在这里出现,挺意味深长的。

李坦屏住气,蹑手蹑脚跟着那个人下楼,清楚看到那个人帽子下头露出的花白头发。

年龄好像也跟预想的差不多。

但是那个人比他想的警觉,走了没几条巷子李坦就失了踪迹,他向巷子里的住户打听,有个箍桶的大伯有印象,说那个人一路都在打听李亚青一家的桉子,听口音不是本地人。

这一点给李坦提了醒,外来的人总要走的,落马湖不大,只有一个客运站,既然跟丢了,就去客运站守株待兔呗。

李坦专门取了钱,带了简单的行李,在客运站转悠了三天,终于又让他等到了。

他跟着那个人上了车,几次想从旁看到那个人的脸,但那人帽檐压的低低,由始至终也没有摘下口罩。

中途几次换站转车,万幸运气不赖,每次还都是卯得住,最终真的完全跟丢,是在银川小商河。

说到小商河,就不能不提中国的第四大沙漠,腾格里沙漠。

腾格里沙漠介于贺兰山和雅布赖山之间,海拔约1200-1400米左右,和一般想象中的干旱大沙漠不同的是,腾格里沙漠中分布着数百个残留了千万年的原生态湖泊,大漠浩瀚苍凉,湖泊婉转柔媚,互依互存,形成了罕见的景观,住户也自然而然打马塞上,依湖而居。

小商河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规模不大,生活方式相对简单,但不失热闹。

李坦直觉那个人就在小商河,他在镇上的旅馆住下来,每天都绕着小商河转悠,这里经常起风沙,头巾口罩是必备装束,中等身材的男人又是大把,那个人到了这里,还真像是一粒沙子混进了沙堆,叫人一筹莫展。

几天下来,人是没找着,对小商河的住舍分布,倒是摸了个门清。

这边的房子大都是夯土版筑平顶房,夯土一是因为当地少石材,只能就地取土,二是因为风沙大,厚重的土墙便于抗风抗沙,至于平顶,常年不下雨,自然也用不着斜坡式的房顶。

唯一不同的一家是低堡寨合院式的,这在之前是豪绅富户的房子,现在住得起的也必然不是普通人——李坦好奇心起,偷偷看过,院子里停的是一辆黑色悍马h2。

这车子,后来李坦在街上看到过一次,当时没看到开车的人,后座的窗户半开,露出一个年轻女子的脸,她略偏了头,眼睛泛红,似乎有什么愁郁伤心的事。

可是每个人,不都有伤心的事吗?就像自己,白发已生,事业不继,至今孑然一身,现在又千里奔波,为的什么?

当晚,李坦在临街的小饭馆喝的酩酊大醉,嚷嚷着要钢笔画画,忽然又呜呜呜抱着脸哭,快半夜时店主要关门,半推半搡着把他赶了出去。

李坦头重脚轻,走了几步就挨着街边的垃圾桶滑坐倒地。

有脚步声从身边经过,李坦嘴里嘟嚷着,勉强睁了睁眼睛。

从这个角度,他看到了一双大头皮鞋,带着黑色皮手套的手,还有手里握着的一捆……渔线。

酒气上涌,李坦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半晌,蓦地陡然睁开,喝下的那几瓶冷酒,都化作了冷汗涔涔而出。

渔线!

他踉跄着站起,向着那人离开的方向追奔,这里不比城市,一入夜就黑洞洞的,李坦在街道上茫然的左顾右盼,然后慢慢摸进了一道低矮的巷子。

只有一户人家亮着灯,门缝里冒出老羊汤即便是膻味也压不住的腾腾香气,路过时,李坦抽着鼻子嗅了一口,又嗅了一口。

不对,好像还有……血腥气。

他揣着一颗咚咚乱跳的心,垫着脚尖从高处的小窗上朝里看,那里确实是在熬汤,用的还是以前的烧土灶,汤已经沸了,蒸汽推的木头锅盖此起彼伏,灶膛里的火正旺,墙上映出诡异的影子。

一个人僵立着不动,胳膊高高举起,像是要噼什么,但摇摇晃晃,有一根连着胳膊的线,正被另一个人拖曳着定位,线的影子映在墙上,颤颤悠悠,像割指的弦。

李坦大喝一声,踹开门就冲了进去。

事后他也后悔,觉得自己应该做得更稳妥些,比如先报警,但当时,二十多年的心心念念豁然迫在眼前,热血涌上脑子,什么都顾不得了。

他跟那个穿线的男人厮打翻滚在一起,撞倒了尸体,滚在血泊里,倒了汤锅,砸了碗碟,火从灶膛里蔓延开来,他终于把那个混蛋摁在了地上,一手掐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去拽他的口罩。

就在这个时候,后脑上轰的挨了一下子。

李坦喘着粗气翻倒在地,眼前是一个男人愈来愈模煳的脸。

***

醒来的时候,是在小商河郊外的沙坡里,夜还黑着,远处的小商河一隅,火光冲天。

后来他听说,那户人家是卖椒香羊肉的,半夜烹煮羊汤不小心,火从灶膛里窜了出来。

天干物燥,火借风势,险些烧了半条巷子,火被扑灭的时候,一家人都烧的像干截的木头一样了。

所以,烧死的。

这世上,只有他和凶犯知道,火起之前,屋子里曾经用渔线连起了人偶吧。

他在小商河只有半个小卖店门面大小的派出所门口犹豫了很久,还是悄悄离开了。

大火毁了一切,他没有证据,而且还很有可能被当成是唯一的凶嫌。

当然,他也有私心:倘若报警,倘若抓到了那个人,只受到法律的制裁,岂不是太便宜那个人了?

无数次,他狠命捶打自己的脑袋,想着,要是能记起那个帮凶的脸就好了。

万烽火给他支招说,你可以试试催眠。

催眠?听起来像是国外或者影视剧里爱玩的噱头,日常生活可不兴这一套啊,整个落马湖,怕是连心理医生都找不到一个,还催眠师呢。

但是,怀着万分之一的侥幸心理,他还是去了北京,忐忑地迈进了一间暗色调装修,低调豪华,书柜里全是洋文精装本的办公室。

那个端坐在书桌背后,据说有着gpst-ih国际催眠师认证的人,礼貌地向他示意了一下:“请坐。”

***

接到木代电话的时候,李坦正坐在喷泉广场的台阶上,看那张钢笔画的肖像,周围是各色路人,每个人都有一张脸,每张脸上,都有一双眼睛。

哪一双眼睛,是正居心叵测盯着他的?

李坦说:“我是在小商河郊外的沙坡醒过来的,应该是那个人把我扔在那的,我身上有钱包,钱包里有身份证,他一定早就对我的底细了如指掌了。”

“如果他真的是嫌犯,一定很忌惮那些至今还在追查这件事的人。岑春娇讲的是假话,但是其中有一部分,却又很真实。岑春娇会不会是一个饵,为了钓我们这些鱼呢?”

“木代,你要小心点啊。”

***

安静到让人恍惚的夜色里,木代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原先她想的是:你要来,就尽管来,亮刀子,放招子,看谁狠得过谁。

但是一杯酒下肚……

特么的一万三当她是傻子吗?这酒能是真的吗!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篇 战神罗峰作者:我吃西红柿 2第一篇 一夜觉醒 第二集 武者作者:我吃西红柿 3第八卷:长生作者:无罪 4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一卷 烽火连三月作者:月关 5我欲封天作者:耳根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