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①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回到丽江的第八天,一大早,一睁眼,艳阳高照。

一万三赖了会床,还是坚持着爬起来——他有任务在身,要去早市给凤凰楼买菜。

这也在预料之中,早知道回来有这遭遇。

五个人当中,只有木代和炎红砂安稳过关:木代是因为还算是个病人,霍子红对她小心翼翼,能回来已经谢天谢地。

而炎红砂是外人,她爱在外面跑多久就跑多久,即便绑了气球奔月,张叔郑伯他们也不会尅她,至多建议说:这气球不结实吧,要不再多绑两个?

而他们,就绝没这待遇了。

张叔看见他们时,说:“呦,稀客啊,上次见面,还是十年前吧。”

他和曹严华两个唯唯诺诺,忍气吞声,只为遮头瓦贴背的床。

好在,上下床还是给他们保留了。

郑伯那一关也过的艰难——郑伯的策略是不多话,只是深深看了他们一眼。

无声胜有声,看的他们背上根根汗毛倒竖。

于是这两天,分外勤快,一万三包揽了凤凰楼所有买菜的活儿,土豆包菜羊腿腊肉大米白面酱油味精,每天中气十足跟人讨价还价拣东拣西,就差常驻菜市场——听人说,卖鱼档的几个大妈觉得一万三长的实在不赖,私下里都叫他菜场小鲜肉。

曹严华则包揽一切洒扫重活,又卖力招揽生意,两天下来消耗了三盒金嗓子喉宝,才勉强换来郑伯脸上的春风一笑。

讨生活可真是艰难。

一万三草草洗漱,唯恐耽误了时间赶不上早市最新鲜一拨的荤素,左肩挎个大号的红白蓝塑胶袋,右手拉个折叠小推车,装扮与超市打折期间誓死血拼的大妈一无二异。

他觉得很心酸,不久之前,他还是聚散随缘酒吧的调酒帅哥,没事倒腾假酒,泡个美妞,生活别提多轻松自在。这才几个月,别人关注股市变动,他只看菜价涨跌。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他百思不得其解:从罗韧第一次出现在酒吧?从曹胖胖大放厥词说他也要开个店,门口还用黄金镶个道?

从酒吧大堂里穿过,小推车的车轱辘咯吱咯吱的。

看到曹严华正背对着他,在靠窗的一张桌子上,埋头吭哧吭哧写着什么。

一万三好奇,松开小推车,蹑手蹑脚走近,居高临下,伸长了脖子去看。

曹严华还是听到动静,赶紧把纸翻了过来。

一万三只看到半句。

——听说二表弟结婚……

于是翻着眼看他:“家书啊?”

曹严华没吭声。

“都什么年代了还写信,直接打电话呗。”

“你二表弟结婚,你是不是得回去啊,要不要随礼啊?”

……

不管怎么敲打,曹严华都像个闷葫芦。

菜场风云变幻莫测,容不得在这儿浪费时间,一万三没耐性了:“矫情。”

说完了,拉起小推车离开,一路咯吱咯吱。

曹严华继续写信。

——听说二表弟结婚,祝百年好合,因在外工作繁忙,无法回家,随信附上500块钱。

落款犹豫了再犹豫,左瞅瞅右瞅瞅,确信没人看得见,刷刷几笔,做贼一样签下。

然后对折,撸好,塞进信封。

刚封了口,木代从楼上下来,说:“曹胖胖,练功!”

曹严华赶紧把信塞进口袋。

木代之前也教他功夫,但并不怎么走心,像是在教他耍弄花花架子——但这趟回来之后,明显有变,甚至还给他画了一张练功进度表:什么时候能完整打一套拳,什么时候能三步上墙,明明白白,仔仔细细。

拿去给一万三看,一万三咂舌:“小老板娘会这么仔细?”

他断言木代帅不过三秒:“估计是因为你在南田为她出力,一时感动吧。”

然而不是这样,她突然真的就变成“严师”了。

她专门找了根细的青竹枝,拿刀精心削细,火烤软,浸冷水,又涂一层油。

晒干之后,细细的竹枝韧的像牛皮条,半空虚甩时像马鞭一样发出空响。

彼时曹严华还蒙昧无知,问她:“小师父,这个拿来干嘛啊?”

她答:“抽你的。”

曹严华觉得自己皮糙肉厚,很看不起还没筷子细的竹枝,结果很快吃到苦头,这玩意抽起人来可真疼啊,尤其木代有手劲,嗖呦一下子,快准狠,一记抽在腿肚子上,曹严华全身的肉都跟着颤抖哀嚎。

几天抽下来,功夫真有长进,对木代也渐渐憷头,以前会妹妹小师父的叫,现在叫的也少了。

今天的目标是三步上墙。

木代给他做示范,助跑,冲,一脚踩蹬,另一脚就势借力,长臂一伸,扒住墙头,用力,起。

她轻盈的全不费力,曹严华还没看清楚,她已经站到后院的墙头上了。

对他算降低要求,今天不求上墙,只要手能扒住墙头挂十秒就算过关。

曹严华试了几次,一脚踩蹬做的极到位,另一脚完全借不上力,中途张叔经过,还以为木代在教他踹墙,极为不满:“哪经得住他这么踹!”

大日头底下跑了几十次,头晕眼花,好不容易做的形似,总是差一点:手臂伸出去,怎么也扒不到墙头。

曹严华快哭了:“小师父,我胳膊短。”

木代说:“这跟胳膊没关系,是你起步蹬低了。”

她站到墙边,吩咐他:“再来。”

曹严华深吸一口气,助跑,冲,一脚踩蹬。

刚蹬上墙,木代手里的竹枝在他屁股上狠抽了一下子,曹严华屁股一缩,也真见了鬼了,另一脚居然真的蹬高了,胳膊一够,真的扒住了墙头。

眼泪差点儿夺眶而出。

木代在下头说:“扒住了,十秒,我说停才能下来。”

原来这十秒才是最艰难的时光,曹严华脸憋的通红,扒住墙头的胳膊打摆子一样筛。

木代眯着眼睛,优哉游哉,近在迟尺,两重世界。

一低头,看到地上躺了封信。

捡起来看,字迹歪歪扭扭,地址好长,打头写:重庆开原县大巴山……

木代问曹严华:“你的?”

回应她的,是轰然落地一声响。

***

临近午市,所有人都去凤凰楼帮忙,郑伯瞅空问木代:“红砂什么时候回来啊?”

炎红砂回昆明去理家里的一摊烂账去了,前两天还打电话跟木代哭诉说什么也看不懂,让她签什么她就签什么,房子她也不要了,一块砖都不带走。”

木代回答:“就这两天吧,据说房子家具抵押出去都嫌不够,好在那些人跟她爷爷还算有交情,说少那点三瓜两枣的就算了。”

“以后就来丽江住了?”

“她想来的,在昆明也没什么朋友了。红姨这两天收拾房间呢,红砂来了先跟我们住。”

郑伯嘘一口气:“那感情好,我多一个劳动力了。”

木代问他:“罗韧呢,他那边怎么样了?”

郑伯瞪她一眼:“假惺惺的小丫头,少装,他怎么样了,你会不知道?”

木代抿着嘴笑。

罗韧回丽江的第二天就带着聘婷离开了,去了何瑞华医生开的心理诊所。

每天都有电话过来,所以,他怎么样了,木代最清楚不过。

何况,偶尔和何瑞华聊天,何瑞华也会谈起聘婷。

说:“其实不能说严重,只是刺激性事件导致的惊吓过度。所以暂时,药物治疗和物理治疗为主,后续,我想尝试一下……比较偏门的方式,比如……场景重现。”

木代说:“罗韧不同意吧。”

何瑞华叹气:“是啊,即便是我,也担心会不会弄巧成拙,加重了反而不好,要是她和你一样,能有清醒的意识跟我做理性的沟通就好了。”

话题于是转到她身上:“我也跟罗韧聊过你了,问他觉得你有没有什么不同。”

“他怎么说?”

“他说能感觉到有变化,但是他觉得都合理。”

木代没有说话。

何瑞华说:“门前空地上,一夜之间造起一幢房子,人人都会觉得惊诧。但如果打地基、砌墙、上梁、封顶,这些一步步在他们眼前发生,也就见怪不怪了——这不就是我们想要的吗?”

***

午市过后,木代朝郑伯要了钥匙,带着曹严华和一万三去了罗韧家里,先把盛放凶简的那间屋子清空,所有东西暂时搬到罗韧卧房,包括那口鱼缸。

搬缸的时候,曹严华和一万三大气都不敢喘,微微漾动的水中,四根凶简上下起伏,一万三问曹严华:“觉不觉得凶简上的字更亮了?”

曹严华回答:“七个里被逮住四个了,急眼了呗。”

……

大概两点多的时候,事先约好的泥瓦工人开车过来,车后斗里,满满的红砖水泥。

木代领了工头进房,向他示意事先用记号笔标注的位置,要求在这里砌一堵墙,但墙上靠边的位置留个1米见方的窗口。

这是罗韧之前提的建议,把这间房子隔出一个类似暗室存放凶简,入口用画板或者别的什么遮住——外人看来,只可能觉得屋子偏小,不会想到这样的老房子会有玄虚。

工程不大,工头带着两个手下很快开干。

木代在屋子里待着监工,但其实意义不大,反而碍着人家干正事,正狼狈的挪来让去时,曹严华从外头探进头来:“小师父,你看见神棍在群里发的东西了吗?”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将夜第三卷:多事之秋作者:猫腻 2第二十九篇 超脱轮回(结局篇)作者:我吃西红柿 3一炉香作者:不若的马甲 4第五卷 焚城作者:猫腻 5第四卷:斗将军作者:无罪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