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①④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木代出来之后,跟郑明山说了一下要做的事。

简言之,炎红砂的叔叔炎九霄在五珠村“失联”了,炎老头放心不下,但一来自己上年纪,二来眼睛不方便,就想找个功夫不错的姑娘,陪着炎红砂一起去。

他把炎红砂当下一代采宝人培养,多少有历练炎红砂的意思,之所以一定要女的,是考虑到同住同行,异性有些不方便,而且,同天底下所有守着漂亮孙女的爷爷一样,炎老头也得提防有坏小子打红砂的主意。

郑明山说:“哦,行啊。那没事了,我走了啊。”

他说走就走,木代目瞪口呆的,反应过来之后,小狗一样在后头追着:“师兄,你就走啦?你就这样把我扔了?”

郑明山停下脚步:“不然还怎么着?你不是要历练吗?不把你扔海里呛水,你学得会游泳吗?”

“可是,炎红砂也没经验,我也……半吊子……”

郑明山更不理解了:“又不是兵荒马乱虎狼拦路,你自己又不是没出去过,买张车票,哪都到了,经验嘛,走着走着就有了。”

“可是……”

郑明山说:“小姑奶奶,你还像不像习武的人了?就凭你这两下,别的我不敢说,从街头打到街尾还是罕逢敌手的。炎红砂也会几招三脚猫,你们的战斗力比一百块钱游川藏的背包客强多啦,就去个广西,至于吗?”

木代脸上挂不住:“那……师兄,你好歹得交代吩咐我几句。”

就像游子上路,家人不絮叨点什么总觉得仪式未尽。

郑明山哦了一声,正要说什么,木代警惕地打断:“别再说什么到了陌生地方找饭馆旅馆车站之类的话了,我做梦都能背出来。”

原来说过的还不能说,郑明山苦思冥想,顿了一会之后,他伸出肥厚的手掌,很是有爱地拍了拍木代的脑袋。

“有困难找警察,钱省着点花,遇到不错的男人,想拿就拿下。”

说完了,拎着塑料袋,踢踏踢踏出去,头都没回一下。

木代有些感慨,这寡澹的师兄妹情谊啊,比之旧社会把儿女卖给地主老财当牛做马的无良爹都不遑多让。

***

合浦,五珠村。

要不要跟罗韧说一声呢,木代想来想去,还是决定不说:我又不是追着你去的,我是工作去的,两回事儿,碰到了呢就打声招呼,碰不到也不稀罕。

不过,五珠村应该挺小的吧。

她在炎红砂家里住了一夜,炎家的家具都是老式的,尤其是床,居然三面合围,睡进去了,再把钩帐放下,像躺进四四方方的箱子里。

木代睡不着,想到院子里走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炎老头的房里还亮着灯,走近了,絮絮的声音传出来,木头的镂空凋花煳纸门即便关紧了还有老大的透风缝,费不了什么劲就能轻松听到墙角。

“红砂啊,在外头千万要小心,不管遇到谁,都得当成坏人来防,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也要防木代吗?”

“郑明山作保,理论上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防着总是没错的……”

木代嗤之以鼻,连墙角都不屑听了。

这老头,还真是没安全感,不过也对,采宝的人排外,人越多分账的就越多,因此宁愿小锅小铲的干,看谁都像居心不良谋算自家的。

昆明到合浦约1200公里,车程约莫一夜加半个白天,所以,她们第二天中午出发。

两个人都行李不多,算是轻装,但心情大不一样。

木代很警惕,没人教她怎么做,但责任使然,无师自通,视线尽量不离开炎红砂,也会自觉不自觉地看周围的人,但凡有生人靠近,全身的弦都绷起来了。

第一次工作,她不想搞砸了。

炎红砂却心情舒畅,看情形,炎老头字字恳切的经验建议,她是全抛到脑后去了。

哦,不对,有一点是照做了。

防着木代。

当然,多半出于私怨,木代踹她那一脚,她后半夜都疼得睡不着呢。

一出门,她就傲慢的把手拎袋递给木代:“帮我拎着。”

说完了,昂着头往前走,木代也不吭声,默默跟上,走出百十米远,炎红砂回头一看,登时跳脚:“你怎么不帮我拎着呢?”

“我是保镖,又不是重庆棒棒。”

重庆棒棒,她上次去重庆时才第一次见到,现在说的云澹风轻,跟打小就认识棒棒似的。

炎红砂没办法,小跑着又把手拎袋给拎回来了,跑的时候,肚子一抽一抽的疼。

上了大巴之后,炎红砂黑着个脸,下定决心不跟木代说话,木代乐得清静,自顾自把座位调低,学着大师兄,闭目养神,车子晃啊晃的,跟摇篮似的。

炎红砂过了好久才发现木代睡着了,气的不行,要知道,她拗那个生人勿近的造型,也是颇费力气的——睡觉了你也吭一声啊。

下傍晚的时候,车子中途停站,供乘客吃晚饭,就近的饭馆家家满座,木代和炎红砂等了好久才等到位置,炒了两个小菜,还没吃上两口,炎红砂叫她:“木代,木代!”

木代抬头看,炎红砂气的脸通红:“那桌,那个男的,色*迷迷地看着我。”

循向看过去,还真的,这种二皮脸,什么地方应该都会碰到,就像韭菜,割了一茬还有一茬,又像野草,春风吹又生。

木代说:“赶紧吃饭。”

“他盯着我看呢。”

木代扒饭:“看就看吧,看了也不会少一块肉。再说了,你就不能低头吃饭不看他吗?你不看他,就看不到他在看你了。”

炎红砂被她气的饭都吃不下了:“你这个人,怎么一点个性都没有?”

……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到的合浦,转了两个小时的中巴到镇上,木代分别朝不同的人问路,说是要搭乡镇公交车,在“两棵树”站下来,下来之后,再打听着走。

乡镇公交车在两棵树中间停下来,扔下木代和炎红砂,喷着尾气绝尘而去。

炎红砂尖叫:“两棵树站就真的只有两棵树,连个站台都没有!”

木代也很惊讶,但在炎红砂面前,她忍住了,总得有个人表现的老成持重一点吧。

同时,她开始有了担心,显然,两个人都对五珠村及其附近的旅游接待能力估量有误,这个地方,可不像有旅馆啊。

她带着炎红砂去最近的村子打听,得到的答复让她觉得不妙。

“五珠村?早废了啊,从海边那条路过去会好一点,你们怎么从这条路来?这没车去的,要走一两个小时呢。”

木代奇怪,怎么就废了呢?

人家给她解释,赚不着钱,陆续搬走了的。

木代跟炎红砂商量了一下,两个人都决定继续往里走,毕竟到都到了,再说了,时间还算早,即便在五珠村一无所获,还是来得及在天黑前赶回来的。

好心的村里人找了拖拉机,送了她们一程。

木代在拖拉机上颠的七荤八素,还不忘跟开车的大叔打听:“这两天,有外人来吗?开那种黑色的越野车?”

否定的答复,看来罗韧他们走的不是这条路,木代有些失望,回头看炎红砂,她倒是喜滋滋的,连不和木代说话这一条都忘了:“我第一次坐拖拉机呢。”

“你不担心你叔叔吗?”

炎红砂想了想:“有点吧,其实我叔叔经常往外跑,好久不跟家里联系也是有的。要不是……”

要不是那个梦,还有那个没头没尾,接起来只听到海浪声,又很快电量耗尽的电话。

***

拖拉机把两人送到一处土山下头,大叔比划着让两人翻山,过去了沿着礁贴着海往东走,五珠村好认,因为村落里没人,再不行,认祠堂就行。

哦,祠堂,角嵴上十个小兽,仙人指路,没理由认错的。

翻过土山,再走一段,就到了海边,这边的海相对平静,海滩的沙子也细,炎红砂脱了鞋拎在手里,沿着海滩往前走,身后留下一长串浅浅的脚印。

想招呼木代一起玩,忽然想到被她踹的那一脚,念头登时就消了。

再走了一段,她兴奋大叫:“船!船!”

海边上,靠礁石的地方,修了一段不长的望海桥,大概是年代久远,桥板大部分朽烂,但桥墩子上,铁丝连了好几条横七竖八的采珠船,正随着海水一漾一漾的。

炎红砂小跑着过去,木代的目光却被别的什么吸引了开去。

不远处,距离沙滩有一段的地方,有车子的车辙印打弯,看情形,是想下到沙滩,但中途改变主意,又折回去了。

木代把手搭在眼前,向着远处高处看过去,似乎,真的是有村子的模样呢。

她的唇角不觉露出一丝微笑。

炎红砂摇摇晃晃地站在其中一条船里,也不知道她从哪找来的浆,梆梆梆地往船沿上敲,又惊喜的叫:“木代,这船不漏水呢。”

木代招呼她:“先到村子里看看。”

炎红砂抱着桨不撒手:“先划着船转一圈呗,我叔叔那时候是在沙滩上拍的蚌,没准在海边留下了什么呢。”

真是满满的借口,说白了就是想划船——就算炎九霄真的在海边留下什么,那也是在沙滩上,总不会跑到海里去。

木代站着不动。

炎红砂也不管她,自顾自鼓着腮帮子拗开了挂船的铁丝,接着很是不成章法地划着船桨。

左一下子右一下子,也不知道是桨起了作用还是海流的作用力,小船真的晃晃悠悠开始移动了。

她又“哈哈哈”的笑,典型的炎红砂式笑法,笑一声停顿一下,笑三声才笑完:“你不是保镖吗?我现在要划船,你是跟我来呢还是不跟呢?”

木代没吭声。

海很平,浪很静,应该没什么问题,小船稳稳的,看来也不会漏水,所以,虽然她不会游泳,也不能叫炎红砂看扁了。

她在心里默默计算着小船和岸边的距离。

炎红砂划的很卖力,她倒也并不是很想划船,只是借题发挥,心里巴望着她上不了船:“让你拎东西你不拎,让你帮忙教训流氓你也不愿意,现在我出海你也不跟着,让老天评评理,有没有这样的保镖?该不该扣钱?”

天高海阔,木代又离着远奈何不到她,炎红砂简直是手舞足蹈了,声音也高了八度:“你说!该不该扣钱?”

话音未落,木代退后几步,忽然发力奔跑,炎红砂还没闹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眼前突然一花,她看到木代在离海最远的一块礁石上借力一点,身子如燕子抄翼般掠将过来。

她能一直飞到船上吗?不可能吧。

是不可能,到一半时,身子已坠,但木代在海面上踏下脚去,虚虚一点,瞬间又提气跃起,下一秒,船身一晃,木代已经进来了。

炎红砂把着桨,看着木代干笑:“你你……还会水上漂啊?”

木代盘腿在船头坐下,下意识把湿了的那只脚往里收了收,哪是飘啊,那时候,半只脚已经踏进水里了,好在轻功的底子不错,距离又计算的得当,一落一起,还是能叫炎红砂不敢多话。

她垂着眼,不冷不热:“继续划啊。”

炎红砂悻悻的,自己也觉得无趣:“那就回去呗。”

她掉转方向往回划,估计力道不对,光见涨红了脸使力气,船左右打着晃,反而离岸越来越远了。

木代有点慌:这距离,她再燕子抄水也抄不回去了啊。

炎红砂也气,说不清是气木代还是气桨,船桨抡起,再往下狠命使力时,一个没拿住,船桨扑通一声落水。

她赶紧扒着船沿去够,就差一点就能挨到了,哪知道一个浪涌,那桨瞬间就离得远了。

炎红砂倒不慌:“木代,你会水上漂,把船桨拿回来啊。”

木代差点被她气乐了:“我那不叫水上漂,我那是借着冲力,提一口气,有轻功打底,在水上能比别人掠的更远。这里水深,我才不会为了个破桨去踩水。”

水流一漾一漾的,小船也被推的一晃一晃,周围安静的很,抬头看,阳光刺眼,左右看,望不到边的海,小船真好像一片无依的叶子。

炎红砂先怯了:“那木代,我们怎么办啊?”

木代说:“没怎么办,就这样漂着吧,说不定你叔叔漂在我们前头呢。也说不定漂到菲律宾去,人家以为我们是间*谍,砰砰两枪!”

炎红砂差点哭了:“我想回家。”

木代斜了她一眼:“你现在老实了?你还划不划船了?”

炎红砂带着哭音摇头:“不划了。”

可怜见的,跟个红了眼睛的兔子似的,木代也不吓她了:“既然这样,我想办法吧。”

她拿出手机。

还好,信号虽然不是满格,打电话还是没问题的,木代翻出通讯簿,找到了罗韧的名字。

又不是自己主动要找他的,江湖救急嘛。

她伸出手指,轻触拨号键。

就在这个时候,船身勐地震了一下。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水底下,忽然重重地冲撞了一下她们的小船。

木代僵了一下,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小臂的汗毛根根竖起。

炎红砂也傻了,她不自觉地向木代靠近,声音低的像耳语:“木……代,你感觉到了吗?”

木代的声音也低的不能再低:“别……别说话。”

也许,不说话,就没事了?

接下来的时间,不知道是一分钟,还是三十秒,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又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安静,木代和炎红砂互相勉强着笑,心里存着侥幸:没事了吧?

电话接通了,罗韧的声音传来:“喂?木代?”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船底传来砰的一声重击,小船几乎被撞得离开了水面,木代头皮发麻,对着电话没命尖叫:“救命救命救命啊,海上,我不会游泳啊……”

又是一声重击,船头翘起,木代还没来得及跟罗韧说自己在哪,身子忽然掉转,无数的海水涌至眼前,瞬间遮住了浮着白云的碧空。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十一篇 封疆大吏作者:我吃西红柿 2第十四篇 域外战场作者:我吃西红柿 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作者:唐七公子 4一世之尊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5武动乾坤作者:天蚕土豆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