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尾声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这个晚上,气氛凝滞到真的像是战前。

罗韧利用网上的卫星地图,大致拢出了凤子岭的高空地貌,凤子岭形似巨大的凤凰鸾扣,其实并不确定这地势是否也隐隐带有封印的力量——但既然要在这里做最后一搏,自然还是遵循古制以来的某些原则,比如中轴对称、方正严整,最终选定的是凤子岭中心地带,也称“岭眼”。

他教神棍使用电*击*枪:“选那里,还有一个原因,万一出现最坏的情况,我们压伏不住体内的凶简,转而行凶的话,待在偏僻的地方,总比在人多的地方要稳妥——你要做个决定,是电晕了绑起来,还是……清理。”

边上的曹严华听到“清理”两个字,一颗心沉到胸腔发闷,拉一万三到边上问:“至于吗三三兄,至于要‘清理’吗?”

一万三沉默了一下,说:“我听起来也怪怪的,但罗韧考虑的确实周到,万一结果不好,五个人身上有七根凶简,谁知道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还是那句话,报最好的希望,做最坏的打算吧。”

会变成什么样子?有那么一瞬间,曹严华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一帧帧诡谲的画面,四寨山里,那个喉头处蒙着胭脂色琥珀的、满头白发四肢爬行的女人,还有项思兰变了形的胸腔,森森的肋骨,拱卫着一颗看得见的、跳动着的心脏。

神棍不想学:“还是别吧,刀枪哪能往自己朋友身上招呼呢?”

罗韧回答:“谁知道那个时候还是不是朋友了。”

就好像当年的罗文淼,在某个时间节点之后,依然会走、会呼吸、会穿衣睡觉,但再也不是自己的叔叔了。

***

第二天一早出发,天气不好,雾里带蒙蒙的雨,退房的时候,罗韧听到前台的服务员互相聊天,说是北方到底是冷的快,立秋之后,一场雨一场寒,最高的山尖尖上,说不定都有雪了。

那雪盖在山上,开始只有绒线帽上的球球那么大,然后变成小三角锥,循着冬天的节气一直往下生长,最冷的时候,漫山遍野,而等到雪全部化掉,一年也那么悄然过去了。

路上,罗韧在一个烟花爆竹店门口停车,买了几串鞭炮,可能是澹季生意不好,有客上门,老板分外热情,附赠了一堆烟花小玩意儿,曹严华还以为是要放个炮,求个万事顺遂,哪知罗韧直接递给神棍:“听一万三说,凤子岭深处有狼,我估计有狼群的可能性不大,也就是二三结队的孤狼,到时候,如果你真得一个人出岭,又遇狼的话,就点两串,狼怕……”

神棍接口说:“狼怕鞭炮,这我懂,我以前老去偏地头儿,我朋友教我,放鞭炮最省心。还有啊,狗怕弯腰狼怕蹲,你一蹲下,它以为是放枪,没准就跑了。”

罗韧笑:“你朋友挺懂。”

神棍笑的跟花似的,有人夸他朋友,真比夸他还觉得高兴,说:“那是。”

车近凤子岭,照旧是在丁老九门口停车,丁老九颇有生意头脑,这一趟,直接让老伴从屋里拿出来好大的军用篷布,张罗着要把车罩上。

给钱的时候,罗韧说:“服务挺周到啊。”

丁老九说:“那是,我觉得这是个门路,等到旺季的时候,再有自驾的游客来,我就不带团啦。到时候我在门口搞几个停车位,专门看车,收费擦车,能开得起车的,都不小气,挣起来轻松。”

他一边说,一边好奇地盯着一万三和曹严华从后车厢搬下来的箱子看。

这几个人,一趟两趟进山,带的装备越来越多,难不成……挖什么东西?

他心念一动,觉得是个机会,可以顺便再敲点钱:“我同你们说啊,山里的东西,都是国家的,不能随便挖——做生意归做生意,你们要是犯法,我是要举报的。”

他觉得罗韧出手大方,琢磨着还能再得点封口费。

罗韧笑了笑,忽然伸手揽住他肩膀,强行把他拖到一边,压低声音:“其实我们是去找当年那条狗,你知道吗,那棵树我们挖过,下头没东西,它可能从地下爬出来了。”

丁老九骇的腿都哆嗦了,罗韧哈哈大笑,推开他说:“看好我的车,万一有个划着碰着,我跟你没完。”

***

徒步、跋涉、搬箱子的男人轮流换手、不断根据定位仪和之前的地貌图计算方位和步数距离,路并不难走,就是越走越高,越高越冷。

小雨在阴沉的雾气里飘,炎红砂说了句:“不知道岭眼的位置是不是最高,先前我还以为,凤子岭环抱的是个谷地——如果是往高里走,这地貌可真像凤凰鸾扣着凶简啊。”

一万三接口:“越像越好。以前,不是有专门择吉的风水先生吗,说不定地形地势也有灵,越像越灵。”

下午四点多,终于差不多就位。

“岭眼”所在,也是高处,但不是陡峭的山峰,像个巨大的高处平台,位置略低,站在平台上仰头,可以清楚看到三面的“岭头”,巨大而奇形怪状,并不觉得像凤凰,可能是离得太近,只缘身在此山中。

木代喃喃:“要是有鲁班造的木鸢就好了,骑上了飞一圈,就能看到山头到底长什么样了。”

先扎营,为了挡风,背倚一块巨大的岩石,天渐黑,温度以皮肤感觉得到的速度下降,幸好有准备,带了备用的厚衣服,穿上身,拉链拉到底,纽扣扣到头。

罗韧的习惯改不了,一旦扎营,必定要圈定范围,他在就近的山壁上砸了两根铆钉,绳索绕过岩石,分别连上铆钉,绑出一块三角区,木代给他帮忙,手在山风中激的一久就有点发僵,得时不时地搓着,往嘴边呵气。

最后一次呵气时,罗韧这里完工,帮她把手捂在自己掌心,仰头看了看天,说:“通县如果要下雪,第一片雪花飘到的,应该就是凤子岭,这几只凤凰,会先白头。”

“以后我们老了,白了头发的时候,再来一趟,凤凰白头,夫妻白首,金婚留念。”

木代笑,说:“不要说老。”

说这话的时候,风大起来,有碎雨掠过她鼻尖,划过一道水痕,罗韧在笑,他的年纪,其实刚刚好,还是年轻样貌,眸色却已深沉,性子渐转稳重,不再鲁莽冲动,开始知道生活不是风一样掠过那么轻易,要像游水一样,浸在其中,想前进,不是简单抬脚就跑,要伸手、蹬腿,吸气、呼气,一下一下去划刨。

要怎么想象他老的时候?像现在一样站在她对面,满头白发,捂着她不再柔软和橘皮百结的手,笑起来眼角深深的纹络,像老树数不清的年轮。

木代眼睛忽然湿润,前一秒还在摇头说“不要说老”,下一秒忽然觉得,真能这样,也是一种老天给的恩赐,多少少年夫妻中途离散,几个能颤巍巍相视而笑,一直到老?

她用力点头:“老了再来。”

嘭嘭嘭,营灯打开了,雪亮的光柱把误入的雨照的纤毫毕现,篝火点起,焰头舔着落下的雨,哧拉一声激起细小的白色烟气,曹严华叫他们:“小罗哥、小师父,开箱啦。”

开箱了,长方的鱼缸,大半缸水,血色的凤凰鸾扣已经澹成一抹若隐若现的朱红,六根无字的凶简,像六道肃穆的碑。

火噼里啪啦的烧,气有点短,喘不上,曹严华想,兴许是海拔太高,太稀薄了,该带个氧气罐上来。

罗韧卷起右臂的袖子,露出结实的手臂,说:“我先来。”

顿了顿,长吁一口气,整条手臂浸入水中。

从来没试过这样,这之前,都对凶简敬而远之,哪怕为看水影,也只敢指尖轻触水面。

炎红砂失声叫了句:“它在躲!”

是在躲,幅度不大,像是轻颤,自发的,和罗韧的手臂保持距离,罗韧心念一动,伸手想抓,每次行将碰到,凶简都像变了游鱼,迅速避让。

果然,它并不愿意上身,罗韧皱着眉头缩回手臂,皮肤沾了水,风一吹,冰一样凉。

是坏事,也是好事,虽然计划被打乱,但同样说明,凶简对他们是忌惮的,忌惮就好,怕就怕肆无忌惮。

怎么办呢?

一万三说了句:“罗韧,你刚可能没注意,我在边上看的清楚,它躲你,但也同时躲血色凤凰鸾扣。”

所以呢?

一万三说:“你们之前不是一直在讲兵法、打仗吗?这像个包围圈,凶简现在在里面挣扎,如果把包围圈缩小,让它避无可避呢?”

话是这么说,但就算避无可避,也不一定上身。

木代一直盯着凶简看:“罗小刀,凶简只是戾气,本身是没有形体的,也没有重量,我们之所以能看到,是因为我们的血注了进去,让它显形,对不对?”

罗韧看向她:“对。”

他很注意木代的一些想法,很多时候,木代未必能给出最终的步骤,但她通常都会想出一些对的方向。

“它怕水,但只是暂时的,我们之所以能封住它,是因为血注了进去,对吧?”

没错,最最初的时候,他不知道如何困住凶简,一厢情愿的用水,用木箱,拼命积齐所谓的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还用金粉誊写了老子的《道德经》,结果不久后的某一天,忽然发现聘婷在屋里拉线,那凶简又回到了她身上。

她说:“我们放水吧,水慢慢放出去,鱼缸里的剩的液体就会越来越少,如果只剩下底面,浅浅的一层,再伸手进去,它就没法再躲来躲去了。”

一万三皱眉:“可是,它没法躲,它还是不一定会上身啊。”

罗韧手心慢慢攥起,他有种直觉,一万三的话有道理,但木代的想法通往正确的路。

片刻之后,他霍然起身,去背包里翻出急救包,里头的一个裹布袋带开,是一排熘的细管注射器。

说:“我有一个办法。”

“抓鱼的时候,单用手抓,很难抓到,但是如果用网兜,效率就会很高。”

“用薄的布,或者衣裳,做个简易的网兜,连血色鸾扣带凶简,很快兜出来。血色鸾扣在,它跑不了,至少,三五分钟里,一定跑不了。”

“把它兜到小的容器里,然后,我们往里放血。”

一万三反应过来:“然后用注射器从容器里吸血?吸干净之后,再回注到我们身上?”

罗韧点头:“是啊,它不是不愿意上身吗?血液注射,也算是上身吧。”

曹严华倒吸一口凉气,还能这么上身?

但转念一想,这确实是一种上身,简单、粗暴、直白、以血对血。

唯一就是——

“小罗哥,用五个人的血吗?咱们血型不同吧?输血不是要一样的血型吗?”

“是,异形血进入血管,可能会引发凝血和栓塞,多的话会要命,但是如果量很少,体内的纤溶系统会起作用……”

神棍忽然冒出一句:“这时候还管什么血型啊,要是较真的话,你们的血注进水里之后,根本就不该形成什么血色鸾扣!要是怕输血出问题,那就喝,喝进肚子里,那也是上身!”

喝吗?

喝的满嘴都是血,太不文雅了吧?曹严华还没来得及说话,炎红砂很实在地来了句:“喝不好吧,上能吐出来,下能拉出来,感觉那都不叫上身。”

罗韧又好气又好笑,顿了顿说:“还是注射吧,我先试,然后给你们打。”

***

如同计划好的,制作网兜,兜起,倒进简易塑料杯,取血的时候罗韧主刀,选取每个人手臂的小血管,很快过一刀,流适量血滴入,然后棉球摁住伤口,贴上胶带。

真不明白戾气到底是什么,没有形状,没有重量,一根注射器堪堪抽完,一管,暗红色,六根都龟缩在里面吗,想想竟觉得憋屈。

罗韧先给自己注射,想好的每人五分之一,注的时候,还是给自己多摁了点。

自己的多了,别人就少了,真的排异,真的出状况,他们多少会好受些。

接下来,依次,木代、红砂、一万三,最后到曹严华。

临门一脚,曹严华忽然无端心慌,想临阵退缩又觉得没脸,嘴唇翕动了几下,对着神棍大叫:“神先生,我要是回不来,你就把解放放生,可别吃了它啊!”

其实也没那么担心曹解放,但总觉得喊点什么,才能舒缓减压。

罗韧听在耳朵里,微微一笑,手中针管一推到底。

得了,逼上梁山,想反悔也过期。

每个人,互相对视,因着忽然身临同样的深渊,心理上反而更加亲密,罗韧低声问他们:“感觉怎么样?有不舒服吗?”

还好,似乎没有异常,什么异常都没有,眼睛依然明亮,耳朵依然聪敏,火烧湿木的烟气绕在鼻端,一样的呛人。

木代问:“这是不是就算是……封印了?”

是吗?希望如此,但每个人又都觉得不置信,像是准备好了要对付大刀长矛的土匪,结果对方的配备只是餐勺和水果叉。

——“真觉得正常?”

——“真觉得。”

——“一点不对都没有?”

——“没有。”

——“就这么完成了?”

——“完成了。”

从忐忑、不置信,到欣喜,到忽然双目湿润,木代有点手足无措,一直隔着篝火的火焰看罗韧,一万三故作镇定的给篝火添柴,两只胳膊都不自觉的微微颤抖。

曹严华坐不住,一骨碌爬起来:“不行,我想翻跟头呢。”

他攥了足足的劲,但是不会翻,木代没教过。

炎红砂说了句:“咱们拍张照片吧,合照,挺有纪念意义的。神先生帮我们拍,然后我们再和神先生拍,最后和解放拍。”

提议不错,记忆会褪色、意外会发生,任何重要的场合,都应该留下照片,承载多年以后的翻看、反复摩挲,还有回忆。

炎红砂把自己的手机调到照相模式,递给神棍,神棍端了手机,站前点,又挪后点,指导着他们摆姿势。

——“小萝卜,你搂着小口袋啊。”

——“曹胖胖,你比个‘二’,哎呀不要嫌傻,反正你本来就看着傻。”

——“小三三,你头往红领巾那里靠一靠,再近一点……”

咔嚓一声。

图像显像,真是……完美。

取景恰到好处,篝火形同打光,给晚上的画面增色不少,人物的姿势排位经他那么一指点,简直符合黄金分割比例呢。

神棍觉得自己挺有拍照天分的,乐滋滋转回拍照模式:“再来一张,换个姿势。”

取景框里,每个人都没动。

神棍不耐烦,抬头看向他们:“我说你们倒是换个……”

话音戛然而止,一股凉气骤然爬上背心,腾腾腾倒退两步,正跌坐在搭好的帐篷边,手忙脚乱,一把抓起电*击*枪,抖抖索索举起。

——还是别吧,刀枪哪能往自己朋友身上招呼呢?

——谁知道那个时候,还是不是朋友了。

他颤抖着声音,试探性地叫:“小……萝卜?口袋?胖胖?”

细雨在飘,飘进营灯的光柱里,像一根根细密闪亮的针,篝火在闪耀,偶尔,有搭着的木柴烧空,发出啪嗒的一声跌落的声响。

你看,万事万物都是动的。

可是,那五个人,再也不动。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凡人修仙传 2第十三篇 兽神之道作者:我吃西红柿 3第八卷 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4斗罗大陆作者:唐家三少 5千秋作者:梦溪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