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①章

所属书籍: 七根凶简

清早,有人拍门。

用拍来形容未免太过文雅,其实是砸。

马涂文昏昏沉沉,张口呵气,酒味先把自己熏了个拧巴,他依稀记得昨晚发生的事,关键词是分手。

和女朋友八美分手。

普通男女分手,原因不外普通的家长里短,钱、安定、房子、前途,他和八美,各自代表了茫然失败看不清前路的典型男女,分合都司空见惯。

唯一的不同,八美摔门而去的时候,忘了拎上昨晚在大排档没推销出去的一兜啤酒。

然后马涂文就全喝了。

喝完了,借着酒劲,悲从中来,想着世上男男女女,情情爱爱,真他*妈空落无趣,于是抱着吉他,自弹自唱,唱词是《卡门》里的,歌词被他篡改了。

“爱情不过是一种操*蛋的玩意,一点都不稀奇。女人不过是一件神经的东西,有什么了不起……”

弹唱被迫中断,因为隔壁屋租住的女人裹着浴巾从狭小的淋浴房冲出来,脑袋上顶着廉价洗发水搓出来的泡沫儿,边砸门边吼:“有病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洗澡了?”

马涂文抱着吉他想,女人果然就是神经的玩意儿,你要是被吵的睡不着发怒,老子可以理解,但你特么的是在洗澡,我弹唱关你洗澡屁事?把你弹高*潮了?

然后,他抱着吉他,一头栽倒,顿入黑甜。

所以一大清早有人拍门,他第一反应是那个洗澡的女人不屈不挠,第二反应是八美回来,要酒钱了。

后者的可能性很大,他打着呵欠起来,摸着了钱包之后才去开门。

门口站着的,是快递员。

跟顺丰申通圆通韵达都没关系,来自万烽火的,高级快递员。

马涂文的脑神经还在啤酒花里浸泡,问:“你来干什么?”

对方把文件袋递给他:“请拿好,我需要拍照,证明文件交到你本人手上了。”

马涂文惊讶:“为什么我要文件?你这不是强卖吗?”

对方没理他,迎着酒气手机举高:“来,站直,笑一个。”

马涂文咧嘴一笑,醉眼迷蒙。

快递员离开之后,马涂文拖着步子往屋内走,一边走一边伸手往文件袋里掏,希冀着能掏出个包子,或者热腾腾的煎饼卷油条。

文件袋的口拿反了,一张照片掉出来,正落在马涂文的脚边。

他歪着脑袋,低着头看,一个顶好看的姑娘,冲着他甜甜的笑。

哦,他想起来这是谁了。

他大喇喇踩着照片走过去,拖鞋底在姑娘的笑脸上留下老大的鞋印。

马涂文打着呵欠,晕着头,大着舌头给罗韧打电话,说,罗韧啊,你要不要来一下,可能找到你女朋友了。

罗韧问了什么,他没听清楚,早晨的空气忽然搅动他惆怅的心事,两行情泪下来,他回答罗韧:“八美这个没良心的女人。”

然后一头栽倒,趴进满地狼藉。

醒来的时候,看见罗韧坐在沙发上,手边放着档桉袋,还有那张捡起来,擦干净鞋印的照片。

马涂文摇摇晃晃,想起身,腿使不上力,索性手脚并用爬过去,一把抱住罗韧的小腿。

罗韧抬眼看他。

马涂文说的悲愤:“罗韧啊,你别找你女朋友了,女人都靠不住,嫌东嫌西,说走就走,我们两个人过,我跟你,肝胆相照,白头偕老……”

说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全蹭在罗韧的裤子上。

下一秒,罗韧揪住他的衣领,一把拎起来,往卫生间拖。

马涂文挣扎:“哎哎,罗韧,罗韧,白头偕老……”

进了洗手间,罗韧把马涂文的脑袋摁进洗手池,笼头一开,冷水喷涌而出,马涂文天灵盖的皮像是倒卷,一个哆嗦,一剂叫清醒的针剂冲心洗肺,直达脚心。

五分钟后,他拿毛巾抹擦着头出来,冲着站在外头的罗韧尴尬的笑,发梢一直往下滴水珠子。

罗韧没理他。

马涂文自己找话说:“我想起来了,其实我见过你女朋友,不就是那个戴小猫头手链的姑娘吗,她上次来找人,你这次又找她,你们找来找去找着玩吗?”

原本是想说个笑话缓和气氛,说完了才发觉不合适,只好自己干笑。

又继续找话:“你是不是跟她家里人关系没搞好?她家里人把她带走了,都不告诉你?”

罗韧说:“我先走了。”

马涂文看着他的背影,觉得空落又无聊,女人走了,朋友也走了,他的个人社交关系除了这种干脆生硬的来来去去,就没有更稳固一些的吗?

腿一软,跪倒在地,膝盖抵在一个喝空了的啤酒罐子上,罐身凹下去一个空。

马涂文喃喃的说:“罗韧啊,你可真不像追着姑娘到处跑的人。”

脚步声响,罗韧又回来了,蹲下*身子,看着他的眼。

马涂文挑衅:“怎么着,又想回来跟我过了?”

罗韧笑了笑:“大家认识很多年了,有句话跟你说。”

马涂文昂着头听。

“大花蚊子,你是真没有什么唱歌的天赋。人呢,浪费一两年去追求实现不了的东西叫任性,浪费再长时间就叫愚蠢了。八美人不错,守了你挺长时间,别总让她心里不踏实。”

马涂文昂着头,胸口起伏的厉害。

罗韧起身向门口走。

后头扔过来一个啤酒罐子,砸在肩上,并不疼,马涂文在后头嘶吼:“你懂个屁,你懂什么叫梦想吗?啊?”

罗韧没回头,下楼的时候,他听到马涂文近乎呜咽的嚎哭声,想着:他和八美,应该会没事的。

但是,自己和木代呢?

***

文件夹里,除了木代的照片,还有一张万烽火那边的人偷拍到的,在一家私人心理会所外头,霍子红坐在花园的铁栏边上,低头抽烟,张叔站在一旁,脸色愁苦的像在叹气。

这家人做事,很不地道。

当然也怪自己,没有二十四小时守在病房外面。

他总会因为某些事暂时离开,去向医生询问木代的伤情,或者联系朋友打听更好的医院和资源,不知道是哪一次,张叔带走了木代,并且事先不知道以什么理由和医护人员达成了一致的口径,在下一次探视时间之前,没有人通知他。

看到医护人员整理空荡荡的床铺时,他无法形容自己当时的感觉,床单被褥都要换过,两名护工掀起褥子,动作大了些,那把被掖在底下的小刀从床头跌落,像是被人遗弃的无主杂物。

罗韧极其愤怒,直到这个时候,监护病房的护士才迟疑着告诉他:木代早在前一天,就已经醒了。

很多想不通的地方。

张叔不像是有决断的人,背后是霍子红安排,这家人为什么要瞒着他带走木代?带去干什么了?

最关键的是,木代是他的女朋友,为什么一声不吭的,就跟着张叔走了?手机再也打不通?

后来才知道,一万三收到过张叔的电话,语言含煳地让他对酒吧的工作上心,一万三开始没放在心上,和罗韧合了之后,才醒悟那是委婉的说法。

正确的解读应该是:这段时间,你照看一下酒吧。

罗韧很有几分邪性,既然瞒着我,那我一定要知道,既然带走木代,那我一定把她找出来。

他联系了马涂文,和以往一样,马涂文出面,向万烽火那头购买消息,木代的消息。

不计成本,只一个要求:快!

万烽火倒确实是不负所托,拍到了相关人员的照片,也提供了地址。

那家私人心理会所的位置,是在昆明。

文件里有会所主事者的背景介绍,名叫何瑞华,之前供职于国内着名的医院,而那家医院是国家重点兼指定神经疾病康复诊疗基地。

何瑞华的名字后头,跟着一长串头衔介绍,中华精神病康复协会委员,中华医师协会精神科医师分会理事,曾多次赴美、德、瑞典进行学术交流,某着名高校心理学系的客座教授。

罗韧有不好的预感。

开车之前,罗韧抽了根烟。

烟是他临时买的,他其实没有抽烟的习惯,之前做的工作高危,他本能地杜绝掉任何其它可能引发蝴蝶效应的危险:烟会刺激眼、鼻、咽喉,减低循环脑部之氧气及血液,导致智力衰退和血管痉挛,而他需要狼的眼睛、狗的鼻子、比普通人清醒许多倍的大脑。

不止是他,他的兄弟们也没有这个习惯,酒还算偶尔为之,烟沾的真是少之又少。

但这一次,他破例了。

烟气缓缓上升,刺激他的眼睛,还有鼻膜,抽烟于他不是放松,更像一种自我惩罚和折磨。

罗韧觉得,自己做错了一件事。

如果他早已经看出木代的问题,他应该直白的问或者拉着她一起面对,而不是因为喜欢她迁就她而当做看不见。

那些细小的隐患,像石缝里的毒草,你以为可以视而不见,可以大而化之,它却抓住你视觉的盲点疯长,等你再低头时,脚下延伸开的,可能是长到齐膝的野草。

你也不知道一步踏进去,会踩上些什么。

回目录:《七根凶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七卷:心伐作者:无罪 2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作者:唐七公子 3斗破苍穹作者:天蚕土豆 4月光变奏曲作者:青浼 5从前有座灵剑山作者:国王陛下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