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第150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姚勇一巴掌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 唇边渐渐带了血。

    卫韫神色平静看着,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 姚勇这些巴掌是为了什么。卫韫当初在华京击鼓鸣冤, 早已让当年那段往事天下皆知, 姚勇做过什么, 赵玥做过什么, 如今在大楚已不是秘密。

    没有人敢在这时候出来阻止,更没有人站出来说一句“卫王爷,过了。”, 于是那巴掌只是一巴掌一巴掌打下去,直到最后,姚勇唇角带血, 脸也肿了起来。他捏着拳头, 咬牙看着卫韫,克制着自己的愤怒, 慢慢道:“卫王爷, 可够了?”

    卫韫没有回答他, 他弯下腰, 将卫忠和卫珺的牌位站起来, 转过身去,只是道:“去清点粮草吧, 为了百姓,顾大人我不杀, 你领回去吧。”

    得了这句话, 卫秋便上前去,让人将顾楚生放下来。

    顾楚生虚弱得站都站不起来,姚勇身后的谋士赶忙上前扶住顾楚生,焦急道:“顾大人,您可还好?您为国为民,卫贼却如此对你,真是寒了天下百姓的心啊!”

    这谋士明显比姚勇懂得相看时机,顾楚生抬眼看了对方一眼,笑了笑,似乎十分疲惫,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叹了口气道:“我等姚将军,等了许久了!”

    说话间,卫韫已经带着人走远了去。而士兵带着魏清平和粮草来了城外,魏清平乃魏王之女,如今魏王还是中立,如果动了魏清平,那就是把魏王逼到了另一边,正是出于这样的考量,魏清平才成了这一次去青州赈灾之人。

    魏清平领着人来了城门前,看了一眼顾楚生,将手搭在顾楚生手上,皱眉道:“怎么折腾成这样子?”

    顾楚生艰难笑了笑:“劳郡主挂心。”

    魏清平给他诊了脉,确认了没问题后,点头道:“行了,我们启程吧。”

    得了这一句话,姚勇赶紧让人启程。

    而卫韫回到城中后,转头看向秦时月道:“人马准备好了?”

    “好了。”

    秦时月平静道:“等王爷下令。”

    “追去吧。”

    卫韫淡道:“你领兵去追着姚勇打,反复骚扰,不要正面对战,我领着主力,去攻打青南。”

    “是。”

    秦时月冷静应声,卫韫也没多说,点了点头,转身回了屋中。

    用兵习惯上,他与楚瑜并不太一样,如果说楚瑜重在快,那他就重在奇。

    如今他就是打算明着让秦时月去打姚勇,暗地里却是从南边占领了青南,如今青北已经被沈佑占下,等青南占下来,就可以同时夹击中间的渝水,渝水是青州最攻克的一道天险,渝水一破,青州便如履平地。

    秦时月现在领着大部队骚扰姚勇,姚勇必然会抽调兵力去驻守自己所在的蓉城,只要青南守兵抽调一部分,卫韫便立刻带着真正的主力攻打青南,到那时,青南便如探囊取物。

    而这一切的终点就在于,能不能争取到那个时间差。

    姚勇并不是傻子,最开始骚扰他肯定要拿真的主力,等姚勇把调令发下后,如何及时带着主力在姚勇反应过来前赶到,就成了关键。

    卫韫看了路,他早在来元城前,便让人去元城到青南中间的山路给开了出来。那里原来因是一片丛林不易行军,大多是猎户行走,却的确是一条捷径,如今卫韫提前让人将那里的路给清了出来,便于马匹物资行走。如今道路大多已经清了出来,就等着卫韫出发。

    而秦时月得了卫韫命令,便立刻追着姚勇冲了过去。姚勇回程才到一半,就感觉地面震动,他一回头,便看见远处尘烟滚滚,却是秦时月带着人杀了过来!

    “卫韫这言而无信的小人!”

    姚勇怒喝出声,然而骂完了却才想起来,卫韫从未说过不趁机攻打他。然而此时也来不及多想,姚勇只能高声道:“撤军!快回蓉城!”

    军队得令,飞快朝着蓉城奔驰而去,秦时月在后面急追,在后面斩杀了一批逃兵后,见姚勇到了城门前,这才停下来,而后在蓉城门口扎营下来。

    姚勇被追得狼狈,他本就带着伤,在城门内喘着粗气,内心怒极。

    “这小儿……这小儿……”

    他找着形容词,却是半天不知道该如何骂出来。顾楚生站在旁边,淡道:“姚将军不必忧心,蓉城城池坚固,姚将军只需要死守,他们粮草耗尽了,自然也就退了。”

    姚勇没说话,他看了一眼顾楚生,心里思量着顾楚生的话。

    他来之前赵玥便说过,顾楚生的话要反复思量,如今他不敢随便接话,然而却也觉得,顾楚生其实说得没错。只要不被围城,一切都好说。

    于是将士兵招呼了过来,穿着气道:“你上城池看看,外面有多少人。”

    士兵应了声,跑到城楼上去。

    此时已是入夜,帐篷有着火光,在远处星星点点一大片,士兵认真数了许久后下去,吵姚勇低声道:“将军,怕是至少有八万军在这里。”

    听得这个数字,姚勇认真思索了片刻,皱着眉道:“那卫韫的主力怕是都在这里了。他若要围城,我的确突围不出去。不行,”姚勇站起来道:“你即刻出去,给我从各处调兵过来。”

    士兵应下,然而第二日,士兵便焦急道:“将军,卫家军……卫家军围城了!”

    姚勇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得庆幸,还好昨夜已经将求援的人派了出去。

    他坐在原地抹了把汗,抬手道:“死守,绝对不要开城门,不要管他们!”

    姚勇和楚瑜之间的斗争对魏清平和顾楚生影响不大,他们一入蓉城,便有序开始了赈灾的工作。

    蓉城没有顾楚生坐镇,灾情比元城严重太多,且姚勇几乎没有任何有效措施,两人来时已是哀鸿遍野。好在两人带够了粮食,顾楚生负责粮食的分发,魏清平则负责看诊。

    顾楚生曾经以为,失去楚瑜的痛苦会将他吞噬,让他什么都不剩。然而在蓉城的时候,忙得根本连饭都来不及吃,没有任何人来得及给他准备精致的饭菜,他只能跟着灾民一起坐在棚子里喝米粥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很久,没有想起那份痛苦来。

    甚至于这样的念头,也是夜深人静,他睡在硬邦邦的床板上,才恍惚想起来。

    卫韫围困了蓉城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与此同时传遍天下的,则是楚瑜残暴的名声。

    她不仅一连端了滨城江永,洛河陈淮两家老巢,甚至于连对方家眷都没放过,她所过之地,不仅一颗粮食都没剩下,人也没有剩下。

    这样不义残暴之行为,顿时引得天下声讨,然而声讨之后,却是那不肯交粮的三家之中最后剩下的淮阳侯易亲自领着粮送去了元城。

    而侯易去元城的路上时,卫韫则带着人赶往了青南。

    楚瑜此时赶在去淮阳的路上,孙艺跟在她身后,不解道:“将军,侯易已经去交粮了,我们还要攻打淮阳?”

    “他不按时给粮,就该有代价。你以为我们为什么打这三家?”

    “为了震慑?”

    孙艺想了想,楚瑜头也不回,打马看着前方:“对。所以,如果不按时交粮,补交即可,那其他诸侯都推迟,算的上什么威慑?只是说,侯易去了元城,我便不动他家人。”

    说着,楚瑜便觉得远处有马蹄声,她皱了皱眉,抬起头来,却见远处是另一条官道。

    这条官道是从元城通往青南的必经之路,如今卫韫在围困姚勇,此时会从这条路上过路的军队是谁?

    楚瑜心中警戒,然而当那朱雀包裹着的“卫”字映入她眼帘时,她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两道相反的道路上隔着带着冬雪的草野,楚瑜看着远处,青年银白铠甲,手提□□,马奔得飞快,她隔着荒野,看见对方似乎是笑了起来。

    两边人马都争分夺秒赶着路,楚瑜心跳得飞快。

    她大概反应过来对方想做什么,此刻她赶着去淮阳,对方赶着去青南,她知晓此刻不该去耽误对方时间,然而那跳动的心却让拼命制止她。

    看一眼。

    她想,再看一眼。

    若是以前,她或许还会克制,然而她也不知道如今的自己是怎么了,就觉得热血在身体里滚动,她像一个少年人一样,想做什么,便是停不下来。

    她猛地勒紧了缰绳,同孙艺道:“你们先走别管我,我去去就回!”

    说着,她便调转马头,往卫韫军队的方向冲了过去。

    她冲了没多久,便遥遥看见那银色铠甲的青年远远朝她奔了过来。

    她扬起微笑,扬起马鞭,加快了速度。

    那人似乎心领神会,他们踩过带着冰雪的泥土,而后在相会那一刹那勒紧了麻绳。

    她低低喘气,快速道:“我要去淮阳,侯易的事儿不能这么算了。”

    “我知道。”

    卫韫口中的热气呼出来,在空气中凝成白雾,他也道:“我要去青南,取了青南,和沈佑夹击渝水。”

    “我明白。”

    楚瑜说完这句话,两人沉默了片刻。他们似乎有很多想说的,可是时间太匆忙了,他们要找到最重要的,最急切的东西来告诉对方。

    然而这片刻的沉默都让卫韫觉得浪费,于是他打马上前去,猛地抱紧了楚瑜。

    他抱得特别紧,特别用力。他的温度让这个冬末变得格外炙热,楚瑜觉得热气升腾上来,催得她眼眶发热。

    “我特别想你。”

    “我也是。”

    “等我回家。”

    “等我回家。”

    两人同时出口,随后便愣了,卫韫放开她,抬手将她的头发挽在耳后。他用额头抵住她的额头,片刻后,他深吸了口气:

    “你先走。”

    “好。”

    楚瑜抬眼看他,她那一眼十分贪婪,似乎要将这个人刻进骨子里。

    而后她便转过身,打马离开。

    她来得果断,去也如疾风。卫韫看着她的背影远去,片刻后,他也转过身,疾驰而去。

    哪怕背道而驰,却是两心相向,没有辜负对方,亦不曾亏待自己。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2扶摇皇后作者:天下归元 3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4两世欢作者:寂月皎皎 5庆余年 第四卷 北海雾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