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一百零二

第一百零二

所属书籍: 山河枕

    楚瑜皱了皱眉, 说着, 她看见顾楚生缓缓打开了手中的盒子。

    那盒子里放着一个小木坠, 那小木坠用红线穿着, 仔细去看, 就能发现, 是一个小小的楚瑜。

    那是当年楚瑜送给顾楚生的信里一起送过去的坠子, 这个坠子,楚瑜刻了三年。

    从她十二岁到十五岁,她喜欢他喜欢得小心翼翼, 因为知道他是妹妹的未婚夫,她不敢出声,不敢言语, 藏着自己的心思, 将所有思念和感情都放在这个木坠上,想他了, 就刻一下。

    楚瑜看着那木坠, 也说不出是什么情绪。就好像隔了好多好多年, 突然看见了年少的自己。

    “我以为上一次, 我说得很清楚。”

    楚瑜神色平静, 目光从那木坠抬起来,看着面前这个人, 平静道:“你如今来,拿这个给我看, 又是做什么?”

    “没什么, ”顾楚生笑了笑,沙哑道:“我就是想让你看看,你曾经多喜欢我,我怕你忘了。”

    听到这话,楚瑜忍不住嘲讽出声来:“怎么,顾大人是觉得失了颜面,特意来找我找回这个颜面?如果是这样的话……”

    “我来同你做个交易。”

    顾楚生打断了她,收起了声音里那些情绪,冷静自持,终于恢复了上辈子楚瑜所见的模样。

    楚瑜收起心神,抬眼看他:“什么交易?”

    顾楚生收起木盒,站起来,跪坐回自己位置:“我来求娶大夫人,这次不是儿戏。”

    楚瑜皱起眉头,顾楚生手摩挲着自己的木盒,平静道:“大夫人嫁给我,日后我顾楚生任凭卫家差遣,大夫人觉得如何?”

    听到这话,楚瑜忍不住笑了:“顾大人何必如此?您如今乃礼部尚书,陛下身边的红人……”

    “我如今乃礼部尚书,日后会入内阁,假以时日,我会成为内阁首辅,这朝堂之上,粮草兵马,官阶品级,卫韫要人打点,他总要找个盟友吧?”

    顾楚生抬眼看他:“尤其是,在他欲反之际。”

    楚瑜这次没说话了。

    “欲反”二字出来,楚瑜就明白,这次顾楚生来,是下了血本。她沉默了片刻,轻笑起来:“若我不答应,你要如何?”

    “如今王贺在兰州自立为安兰王,陛下想让卫韫去征讨卫韫。”

    “你出的主意。”楚瑜肯定,顾楚生玩弄着木坠的盒子,含笑抬眼:“对,我出了。可是卫小侯爷该谢谢我才是。”

    “哦?”

    “兰州紧邻京州,小侯爷终于有将兵马直接囤在京州周围的机会,他不该谢谢我吗?”

    楚瑜没说话,她知道顾楚生的话绝不会这么简单,顾楚生垂下眼眸,敲着桌子道:“他可以和陛下要兵要粮,直接拿下兰州。可他要做这些的前提是,陛下要给兵给粮,陛下要给他发展机会,我可以给小侯爷讨伐兰州的机会,可小侯爷想什么我清清楚楚,我能给他这些……”

    说着,顾楚生抬眼看她,他的话没说出口,楚瑜却清楚知道他的意思。

    他能给的东西,他自然能要回来,甚至于不仅是要回来,他还会想尽办法,让卫韫步履维艰。

    楚瑜静静看着他,好久后,她轻笑起来:“这么多年,你一点没变。”

    顾楚生猛地捏起拳头,他知道她的意思。

    这么多年,她说的不仅仅是这一辈子的十二岁到二十岁,而是上一辈子,这一辈子,所有加起来的时光。

    她心里,他始终卑劣无耻。

    可那又怎样?

    他盯着她,慢慢开口:“是你逼我的。”

    “我逼你?”楚瑜嘲讽笑开:“我逼你什么了?我不想嫁给你,不想喜欢你,这就是逼你?”

    “那你也不该喜欢别人!”

    顾楚生一巴掌拍在桌面上,怒气冲冲道:“我捧着你宠着你守着你,你可以不喜欢我,你要我等一辈子都行,可你和公孙澜……”

    “那关你什么事?”

    楚瑜冷声开口:“我嫁于谁关你什么事?轮得到你多嘴多舌?我与你什么关系?轮到你这样说三道四?”

    “是,”顾楚生被她骂得反而冷静下来,他盯着楚瑜,平静道:“我管不了,我没资格管,所以我今天来同你要这个资格!楚瑜,”他神色平稳:“你嫁给谁不是嫁,你以为你这辈子就真的能找一个和你举案齐眉的人了?你当真爱公孙澜?你爱一个人什么样子我清楚,你不爱他,你若嫁他,不过只是因为他是卫家家臣,他能帮着卫家,你嫁给他,就能一直留在卫家。可是我也能。”

    楚瑜被这话说得愣了愣,顾楚生盯着她,认真道:“你若愿意嫁我,我可以入赘,以卫韫为主,成为卫家家臣。”

    “阿瑜,”顾楚生声音里夹杂了苦涩:“其实你可以试着再喜欢我一次。我不一样了,真的。我年少时候不懂事,伤了你的心,可是我可以慢慢补,这么多年我是什么样,你看在眼里。除了让你走,我什么都能答应。”

    “你看,”顾楚生拿出木坠,声音沙哑:“这木坠多精巧,多好看啊。”

    就像她的感情,用尽了一切美好灼热,美得他铭记一生。

    楚瑜听着他的话,骤然有些疲惫。

    如果没有上辈子,面对这样的顾楚生,她或许也不会拒绝。

    她没有喜欢的人,嫁给谁不是嫁,如今能对卫韫好,那就是最好的。

    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骤然闪过了夜里的梦境,她使劲捏了一下自己的手掌,用疼痛让自己清醒许多。顾楚生看着她神色不定,继续道:“你嫁给我这件事,你别多想,也没什么感情不感情。不过就是一场交换,我与卫韫联手,我保证帮他扳倒赵玥,日后我为他安定朝堂管理民生,他好好守护百姓大楚,开不世功勋。你在我府里,我府里不会有第二个人。你不愿意的事,我不会强迫你,我们分开睡都可以。你就当自己随便嫁了个人,就为了卫家。你若答应我,我今夜就可以送你一分见面大礼。”

    听到这话,楚瑜慢慢抬眼,看着他,青年在夜里露出笑意。

    “苏查的人在我这里。今夜他是入宫还是来卫府,”顾楚生压低了声音:“就看大夫人的意思。”

    楚瑜没有说话,顾楚生看着她的眼睛,平静道:“阿瑜,我知道你的脾气,你放弃的人,你不会再去看他,哪怕他已经成为了你期望的样子,你最好的选择。可是人在不断长大,我们用尽一生就是在让自己去做最好的选择。如今的我是不是你最好的选择,你比我清楚。”

    “你喜欢过我一次,”顾楚生声音沙哑:“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喜欢我第二次。”

    楚瑜心念动了动。

    其实顾楚生说得没错,如今的他的确是她最好的选择。

    她如今该嫁出去了。

    如今如果再呆在卫府,她自己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卫韫年少,可她是长辈,这种少年人的情谊,她看得太多。她早一点嫁,早一点断了卫韫的念头,也让她自己不要再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此时嫁人,以顾楚生的性子,绝不会让她成事,顾楚生贵为礼部尚书,又是赵玥面前当红之人,敢对上顾楚生娶她的,怕是没有几个。

    抛下上辈子的事来看,如今的顾楚生对她的确极好,甚至也许下了嫁过去可以相敬如宾的许诺。他这个人虽然寡情了些,对自己的承诺却也是看重的。她完全可以嫁过去,关起门过自己的日子。

    最重要的是,嫁给他,卫韫就会有一个坚固的盟友,如果他愿意和卫韫站在一边,那未来的大楚就会和她上辈子一样,固若金汤。

    无论怎么盘算,对她自己、对卫家、对卫韫,嫁给顾楚生似乎都是一个极好的选择。

    只是内心里总有那么些不甘心,她垂着眼眸,没有说话。

    顾楚生静静等待着,许久后,终于听她开口:“顾大人,哪怕嫁给你,我一辈子,或许都不会喜欢你。”

    听到这个答案,顾楚生笑了笑,眼里带着苦涩:“没关系。”

    说着,他抬眼看她:“我等得起。”

    “我或许会和你分居。”

    “没关系。”

    “你可以自由纳妾。”

    “我不会。”

    “我会继续陪伴卫楚两家。”

    “我知道。”

    话说到这里,楚瑜再没了话,许久后,她垂下眼眸:“苏查的人,你是怎么找到的?”

    “你们入城那日,我在城门那边就发现这批人形迹可疑,就将他们抓了回来。”

    楚瑜点了点头,便明了过来。

    顾楚生早就抓到了苏查的人,所以他和卫韫查了这么久都没有头绪。可顾楚生却没有将人给她,怕是见到“公孙澜”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今日胁迫的准备。

    楚瑜低笑,觉得这真是一个机关算尽了的人,一面说着深情,一面却早就做好了笼子。

    “行吧。”

    她起身道:“明日将人送过来,等小侯爷真的攻下兰州,”楚瑜抬眼看他,平静道:“你择日下聘。”

    说完,楚瑜转头离开,冷声道:“送客。”

    顾楚生瞧着她进了屋子,轻轻一笑,带着人出门去。

    楚瑜走出门外,披着外衫往自己屋里走去。走了片刻,她突然想起来:“如今公孙先生睡下了吗?”

    听到这话,长月便面上露难色来,瞧着她的脸色,楚瑜便知晓是有什么不好的事,皱眉道:“怎么了?”

    “公孙先生估计还没睡。方才……他站在大堂外面呢……”

    听到这话,楚瑜脸色骤变:“他站在门外你怎么不拦着?!”

    “他……他是小侯爷啊。”长月支支吾吾:“他不让我说……”

    “混账!”楚瑜怒喝出声,长月吓得当场跪在了地上,楚瑜顾不上同她计较,转身同晚月道:“立刻去看看小侯爷在哪儿!”

    “是。”

    晚月领了命令便转身去寻人。楚瑜等了片刻,长月就跪在地上不敢说话,过了许久,晚月风风火火走了进来,焦急道:“顾楚生出府前,小侯爷就带着卫浅和十几个侍卫出府了!”

    带着卫浅和十几个侍卫,卫韫要做什么她还不明白?!

    楚瑜立刻转身,咬牙道:“带上人跟我去找顾楚生!”

    说着,她便领人提着剑冲了出去,临去前她回过头来,看着长月恶狠狠道:“你给我跪着!”

    另一边顾楚生出了楚府,踏上马车,便进了巷子里。

    他心情极好,重生来这么多年,少有这样高兴过,马车走了没有多远,他身边侍卫便冲进他的马车,压着声音急促道:“大人,有一批人跟着咱们,武艺极高。”

    顾楚生睁开眼睛,平静道:“多少人,我们可能抵挡?”

    “怕是不下十五人,与我们差不多。”

    “掉头,”顾楚生立刻道:“立刻护送着我,发了信号弹,往皇宫方向去!”

    说话间,外面传来羽箭之声,那侍卫立刻冲出去,驾马一路狂奔。信号弹在天上绽开,顾楚生坐在马车里,撩起帘子,看向外面的场景。

    血色下,那些杀手穿着黑色印银色云纹的夜行衣,腰上坠着一颗圆珠,同他的人纠缠在一起。他皱了皱眉头,这身打扮他认识,这是卫府的人。

    难道是楚瑜对他下的杀手?

    他皱起眉头,然后立刻否认了去。如果楚瑜要下手,怕是在卫府就动手了。楚瑜不是个冲动的人,在大事上,她向来是个愿意牺牲的人。

    如今卫家、楚家和百姓就是她的软肋,一个死了的顾楚生,和一个愿意效忠于卫韫的顾楚生,她不会分不清要选谁。

    如果不是楚瑜,那如今卫家能调动暗卫又来杀他的……

    马车在夜色中疾驰,顾楚生勉力才能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没有四处摇晃,在他脑海中闪过那名字的前一瞬间,只听外面“噗嗤”一声响,血溅在车帘之上,随后马痛呼出声,车厢朝着前方猛地砸了下去。

    顾楚生随着车厢滚在地上,整个人甩了出去,砸到地上,他抬手捂住流血的额头,喘息着抬头,便见月色下,人影白衣长衫,面带覆着半张脸的白玉面具,静静瞧着他。

    他的侍从早已人首分离倒在一边,马被斩断双腿还在因为疼痛而嘶叫,顾楚生扶着自己艰难起身,咬牙道:“公孙先生,我来之前就做了准备,要是我今日没回去,我的人会立刻通知陛下卫韫在华京,我追杀卫韫而去,卫韫逃脱,我为卫韫所杀。卫府今夜就会被围,到时候,卫韫不反也要被逼反。你们家侯爷,做好反了的准备了吗?!”

    卫韫没说话,他朝着顾楚生走去,从腰间抽出剑来,顾楚生看出他身上浓重的杀意,一时竟觉得仿如上辈子最后被卫韫杀死之前。

    他不由得捏紧了拳头,故作镇定,冷笑道:“怎么,公孙先生为了争风吃醋,连侯爷大业都不顾了?”

    卫韫依旧沉默,他朝着顾楚生走去,抬剑就斩!也就是这时,顾楚生抬起手来,袖中数千根飞针朝着卫韫冲去!卫韫疾退而去,抬袖拦下这些毒针,顾楚生趁着这个机会,掉头就跑,等卫韫甩开袖子重新看到顾楚生,他已经跑出老远去。卫韫沉着脸抬剑,朝着顾楚生直接砸了过去,同时整个人追上剑去,顾楚生只听后面风声呼啸而来,他艰难朝着地面一滚躲开,也就是这瞬间,就看见那白衣身影出现在他身前,提着剑朝着他刺下。

    顾楚生猛地缩紧瞳孔,随后便听到一声高呼:“住手!”

    另一把剑破空而来,狠狠撞在卫韫剑上,卫韫剑尖一偏,便刺入了墙中,堪堪就在顾楚生面颊边上,剑风划破了他的面颊,顾楚生的血顺着面颊流了下来,顾楚生急促呼吸着,看着卫韫冰冷的眼。

    这时候楚瑜已经奔到卫韫身边,她拉扯着他,同顾楚生道:“你赶紧走。”

    顾楚生慌忙起身,卫韫长剑再一次探出来,楚瑜一把握住他的手,怒道:“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

    “他逼你。”

    卫韫冷冷看着楚瑜,楚瑜给顾楚生使着眼色,顾楚生喘息着起身,自己捂着伤口踉跄离开去。

    楚瑜抬眼看向卫韫,平静道:“你先同我回去说。”

    “我杀他,你舍不得了?”

    “你同我回去!”

    楚瑜拉着他,面上带了厉色,卫韫抿紧唇,被她拖着往卫府的方向回去。有脚步声传来,顾楚生的人终于到了,侍卫焦急道:“大人……”

    顾楚生摆了摆手,捂着额头道:“回去吧。”

    等顾楚生走了,卫韫终于道:“你怕什么?他这样逼你,是当我死了吗。我轮得到他帮忙?我……”

    “卫韫!”

    楚瑜终于无法忍耐,猛地回头,提了声音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他是正三品大臣礼部尚书,你就这样将他杀了,是怕赵玥拿你把柄不够多?!”

    “我有分寸。”

    “你有什么分寸?”楚瑜冷着声音:“他今日既然敢来,既然将苏查的事告知我,就是不怕我动手的。他向来是个惜命的性子,没有把握他敢来?今夜他只要不回去,卫府立刻就要被困,一旦发现你在华京,你以为自己还回的去?”

    “我杀了他立刻带你们走。”

    卫韫声音平静,楚瑜气笑了:“带我们走,走哪里去,和王贺一样反了吗?你准备好了,你证据拿到了,你要是没有一个充足理由,卫韫你知道你叫什么,乱臣贼子,你就是个反贼!同王贺一样,人人得而讨之!你说你有分寸,你这叫分寸,你就是幼稚!你将家人放在心上没有,将卫府放在心上没有?但凡你挂念我们半分,今夜就做不出这样的事来!”

    “那我要怎么办?”卫韫抬起头来:“看着他逼你嫁给他我还拍手称快?!”

    听到这话,楚瑜微微一愣,她看着少年的眼睛,听他道:“我当年说过,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我不是骗你的。”

    “当年是我无能,”他声音沙哑:“可你当我如今也无能吗?”

    “小七……”

    楚瑜有些慌乱:“我并没有觉得自己被欺负。”

    卫韫愣了愣,片刻后,他艰难笑开:“你果然还是喜欢他?”

    楚瑜沉默不言,她抿了抿唇,终于道:“小七,其实这世上的事,不是只有喜欢或者不喜欢的。我嫁给他不是被逼,我希望自己嫁一个能相敬如宾的人,如果我的婚姻能有几分价值,那就更好了。”

    “那你想过我吗?”卫韫颤抖着声,捏紧了拳头,他眼里含着热泪,控制着音量,怕自己情绪克制不住喷涌而出,沙哑道:“你说我不把你、不把卫府放在心上,你又将我放在心上?”

    “小七,”她轻叹出声:“我都是为了你好。”

    “什么叫为了我好?!”

    卫韫猛地上前一步,逼得楚瑜往后退了一步,楚瑜瞧着他靠近,不由得有些惊慌,卫韫却完全没注意到她的神色,提着声音道:“拿着你的婚姻换一个盟友是为了我好?还是说嫁给顾楚生换他给我铺路是为我好?你当你是谁,你又当我是谁?你当我对你是什么心思,莫说我不把你当嫂嫂,就算我把你当嫂嫂,我卫家也做不出这样的事!”

    这一番话砸下来,震得楚瑜惊慌失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卫韫靠近她,逼着她靠在墙上,他低头看着她,认真道:“楚瑜我告诉你,如果你真的为我好,那你只需要做一件事。”

    “喜欢我。”

    他沙哑出声:“喜欢我,陪着我,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好。如果这些你都做不到,那你就做另一件事——”

    “过好一点。”

    他扭过头去,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躲在我背后,当一辈子的楚大小姐。”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一百零二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庆余年作者:猫腻 2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作者:猫腻 3第四卷 蟠龙劫作者:寂月皎皎 4九州 · 缥缈录5 · 一生之盟作者:江南 5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