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第148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卫韫“征粮书”挂出去后, 楚临阳和宋世澜率先响应, 同时挂出“征粮书”, 并敲锣打鼓将粮草送了出去。

    诸侯震动, 天下皆惊, 而这时已经到了第一批被点名的诸侯交粮的时候。

    这一日卫韫设旗在元城城中, 楚瑜和他一起坐在旗下, 等着点了名的诸侯到来。

    一共点了七家,这七家离元城都不远,太阳升起时, 两人便坐在了旗下,手边各自放了一杯茶。楚瑜穿了红衣在里,外着轻甲, 马尾高束, 看上去英姿飒爽。卫韫单穿月华色华服,披了大氅在外, 玉冠镶珠, 自带清雅。

    两人坐在旗下, 时不时抬头交谈片刻。来围观的老百姓不由得有些诧异, 不明白的人低声道:“那位是卫王爷吗?他身边的女子是谁?”

    有人说是楚家的大小姐。

    然而却也有人说:“楚家大小姐?那不是卫夫人吗?”

    这关系太复杂, 私下议论纷纷,终于有知道事儿的人站出来, 小声道:“那位原是卫家的大夫人,原卫世子之妻。半月前离开了卫家, 回了楚家了。不过她还是卫家军中的北凤将军, 所以如今还在军中。”

    这话让众人更加不解:“都和离回家了,如今还同卫王爷关系这样好的吗?”

    知道的人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守寡都守了这么多年了,如今卫王爷过了弱冠又称王,突然就离开了卫家,这是为的什么,还不清楚吗?”

    “如今卫家能代替兄长写放妻书的是谁?还不是座上那位?如今写了又是为了什么,怕也就是座上那位心里清楚。”

    众人露出唏嘘之声,有些皱眉,有些眼露鄙夷,有些连连叹息,也就是些不懂事的年轻人,会感叹一句:“他们两人看上去真般配啊。”

    两人从早上等到晚上,日落下来,一共收齐了四家。

    剩下 淮扬侯易,滨城江永,洛河陈淮三家粮食未到,卫韫转头笑着看了一眼楚瑜:“怕是要麻烦你了。”

    “不碍事。”

    楚瑜摆了摆手,却只是道:“这些粮食够吗?”

    “够近来赈灾了。”

    卫韫皱起眉头,抬眼看向永城的模样,淡道:“只看姚勇蠢不蠢了。”

    如今缓过神来,此时以元城为界限,姚勇与卫韫分庭抗拒,如今受灾最严重的地方就在姚勇境内,他们拿到了粮食,姚勇不肯救灾,那他们也没办法。

    如今他们要进去救灾,就只能自己人去,交给姚勇是不可能的,粮食交给姚勇,那就是肉包子打狗。但要他们的人大量到姚勇的地盘上去,姚勇也不可能真的毫无顾虑放行。

    “若姚勇真的不打算救灾,这怎么办?”

    楚瑜有些担忧,卫韫抿了口茶,片刻后,他慢慢道:“若姚勇真的这样做,我倒有些高兴了。”

    “嗯?”

    “若他真的不救灾,你想那些灾民走投无路,会怎么办?”

    卫韫抬眼看向楚瑜,楚瑜顿时反应了过来。

    姚勇不敢不救灾。

    如今卫韫大兵压在青州边境,如果姚勇内部百姓里应外合出乱子,那姚勇才是腹背受敌。

    其实卫韫完全可以不赈灾,不给粮,逼着姚勇。

    只是这些苦的是百姓,卫韫终究不是姚勇赵玥这样拿着百姓当刀的人。

    明知有捷径却不走,明知前路有虎仍前行。

    楚瑜静静看着他,卫韫转过头来,有些疑惑:“盯着我做什么?”

    “小七,”她弯了眉眼:“我真的觉得,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好。”

    卫韫愣了愣,片刻后,他便明白过来她在说什么。

    “为官为将,”他声音平淡:“当为百姓先。”

    说着,他伸手拉过楚瑜,话锋一转,却是问:“明日就出发?”

    已经确定要找那三家的麻烦,便是挑出发时间了。楚瑜跟着他,摇了摇头道:“不,即刻出发。”

    “即刻?”卫韫有些诧异。

    此时天色已晚,街上人来人往。

    楚瑜看着卫韫诧异的神色,抿唇笑出来:“粮草军备我都准备好了,兵也点在了城外,你总不会以为,今日我穿着铠甲,是过来耍威风的吧?”

    卫韫还是有些无法接受,他呆呆看着楚瑜,好半天,终于道:“这……这么急吗?”

    “兵贵神速。”楚瑜解释道:“如今他们三家一定都在做备战准备,知道我要去找他们麻烦,陈淮是我们通知的人里离我们最远的,他一定以为我会最后去收拾他,现在是最松懈的。我今夜就带轻骑出发,不带粮草,过山路夜奔急行,黎明前,就可到达洛河,我和你打个赌,”楚瑜神色闪亮:“明日太阳升起时,我必把洛河换成卫家大旗。”

    听到这话,卫韫就只是笑着瞧着她,反问了句:“怎么不是楚家的大旗?”

    楚瑜愣了愣,卫韫朗笑出声,楚瑜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转身道:“行了我走了。”

    “等等。”

    卫韫叫住她,楚瑜回头瞧他,然而也就是那瞬间,温热的唇滑过脸上,楚瑜愣在原地,便看卫韫双手拢在袖间,直起身来,含笑道:“上次亲我,如今还你。”

    上次分别时她突然回头亲了他一口,他却还是念着的。

    楚瑜有些脸红,轻咳了一声道:“不必这么计较的。”

    说着,她摆了摆手,回头道:“真走了。”

    卫韫目送着她离开,姑娘跑在灯火之中,而后到了马鞭,翻身上马,便打马冲出城去。

    等她身影消失许久,卫韫才回过神来,卫秋上前来,低声说了句:“王爷,姚勇派人送了信来,说约您明日在元城城门前,公开宴谈。”

    元城下面就是宋城,如今姚勇已经赶到宋城,元城外是一片平原荒地,四处没有任何障碍,姚勇要求设宴在那里,便是怕卫韫设埋伏。

    卫韫也知道姚勇的意思,他冷笑了一声:“他那鸡胆子倒是一辈子不变,那便应下吧。”

    说着,他眼中带了嘲讽:“我若设宴在元城,我怕他带十万兵马都不敢入城。”

    卫秋应声,让人传话下去。

    而楚瑜驾马出城后,便看见城外停着一辆马车,她打马走过,看见车中人扬着车帘,静静目送着她。

    他的目光平静又郑重,无需言语,便已说了所有担心。楚瑜摆摆手,扬眉一笑,俱是得意。坐在车里的贵公子愣了愣,随后摇了摇头,无奈放下车帘来。

    “一辈子都这焦躁性子。”

    顾楚生笑着低骂了一声,随后抬头同马车外的侍卫道:“姚勇是不是给卫韫带信了?”

    “大人猜得不错。”侍卫低声道:“今日粮草一到,姚勇的人就来了。”

    “我便知道,”顾楚生冷笑出声:“赵玥坐不住。”

    楚瑜同顾楚生打完招呼,快马加鞭,没一会儿便追上了提前赶出城的孙艺。

    她早同孙艺说过,定下来谁不交粮,就选最远的一个,直接赶过去。如今虽然全是轻骑,但他们马不如楚瑜的马好,就算先走,也被楚瑜追了上来。

    楚瑜与孙艺并肩,高声道:“韩先生给你的东西带了吗?”

    “带了!”孙艺大声道:“按您的吩咐,每个人带了一卷。”

    “行。”楚瑜点头道:“到时候听我的命令!”

    这只队伍全是轻骑,每个人都带了韩秀送过来的火/药,这些火/药的数量,几乎搬空了这么多年了韩秀准备的一半。楚瑜要的就是这一仗一鸣惊人,她要用最快的速度,在整个大楚猝不及防间,就攻破这群人认为最难攻下的城池。

    所以她没带粮草,全用轻骑,这一仗所有人都清楚,如果不能尽快解决,粮草都没有的他们,必败无疑。

    一路抄着近路星夜兼程,没有半分停歇,在启明星亮起来时,众人便到了洛水。楚瑜让所有人在林中修整了一刻钟,随后便站起来,让人击鼓扬旗。

    随着一声“杀”的呐喊之声,三千兵马集体冲向了尚未有任何准备的洛水城。

    “警戒!警戒!”

    楚瑜的队伍刚一出现,洛水城楼上的士兵便反应过来,敲响了大钟。

    然而楚瑜的队伍全是骑兵,比他们预想中进攻速度快得太多,他们士兵才刚刚上城楼,楚瑜已经到了射程范围,楚瑜大喊出声:“火箭!”

    话音落,便看见燃着火的箭弩如雨一般设想了城楼。城楼上乱七八糟射下剑来,而那流星一般的火光照亮了洛水城外的景象,那亮着眼的女子领着银甲骑兵如潮水而来,楚瑜看见城楼下落下的羽箭,大声道:“孙艺,第一队跟我来!剩下队伍,扬盾冲过去!”

    “第一队的人!第一队的人走!”

    孙艺大喊出声,瞬间便看见十几个人从人群中驾马而来,楚瑜领着这十几个人翻身下马,急速朝着城门冲去。

    这一队人马都是轻功好手,灵巧躲着箭矢,顷刻间就来到了城楼下,每个人都将自己背的火/药放下来,随后便急速退回去。

    “他们在做什么?!”

    直到这时,城楼上守将才意识到不对。

    然而一切已经来不及了,看那城楼下的女子突然疾退,而后拉开长弓,极快点燃了箭矢,随后猛地放弓。

    火箭落到他们堆积好的火/药上,只听“轰”一声巨响,整个城楼都颤动了一下。

    “这是什么……”

    洛水城的守军还没反应过来,便看见楚瑜领着第一队的人如鬼魅一般冲进了城中。

    城门被砸出了一个缺口,楚瑜令人冲进来后,直接杀了守门的人,放下了城门。

    卫军高吼着冲了进去,见着这样的架势,也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城破了!”

    “逃!快逃!”

    一时之间,叫声哭声惊成一片,楚瑜背着旗冲上城楼,孙艺领着兵与残兵厮杀。日光从山背后透过来,楚瑜从身后取下旗帜,抖动开来。

    一个大大的“瑜”字扬在朝阳之下,

    楚瑜低笑一声。

    “便宜你了。”

    说着,她扬手便将试图冲过来的士兵扔下楼去。

    而后她转过身来,从城楼下一路杀了下去,领着人直奔洛王府。

    如今自立为王之人数不胜数,这洛水城陈淮便是一位。

    军心已散,没有人指挥的士兵便成了一盘散沙,楚瑜领着兵马冲进洛王府府中,陈淮已经被孙艺的人压着跪在地上。

    楚瑜提剑而来,平静道:“我所来为了何事,你当知道。”

    “我知道。”

    陈淮面露阴狠:“楚瑜,你们如此行事,有违天道!你们要粮我就给粮,不给你们就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们与赵玥有何区别?!”

    “自有区别。”

    楚瑜猛地提高了声音:“我等心有百姓你们没有,这就是最大的区别!你当我要粮做什么?”

    她一把抓住陈淮的头发,迫着他看她,陈淮拼命挣扎,楚瑜冷着声道:“我是为了救人。你们留着粮是为了什么?”

    楚瑜一巴掌抽在陈淮脸上:“是为了杀人。”

    说完,楚瑜站起身来,一脚踹开他,朝里面走了出去,平静道:“将洛王爷与他家眷一起关起来,不要走漏任何风声,洛水城的粮仓全部搬走,”说着,楚瑜顿住步子,转头看向陈淮:“放消息出去,洛王全家上下,一个不留。”

    听到这话,洛王猛地缩紧了瞳孔,怒喝出声:“楚瑜你丧尽天良!我儿才有两岁……”

    “你既然知道,”楚瑜冷下声来:“又连累他们做什么!”

    “将军……”

    孙艺有些犹豫:“此事传出去,于卫家军声誉不好吧……”

    “记住一件事。”楚瑜声音平静:“事儿是我干的,其他任何人都没关系,包括卫韫。城头立的是我楚瑜的旗,不是其他任何一家。”

    “我楚瑜做事就是这么没规矩。”楚瑜目光落在陈淮身上:“别把我当那好脾气的卫王爷糊弄!”

    听到这话,孙艺愣在原地,而这时晚月却已经是明白了楚瑜的意思,冲上去便带着人将陈淮拖了下去。

    等陈淮拖下去后,楚瑜看着孙艺还有些难过的神情,挑眉道:“孙将军还在难过什么?”

    “大夫人……您顶着这样不义的名声……”

    孙艺有些为难,楚瑜轻笑出声来:“我又不是真的杀了他,等日后事成再放他出来,我还又什么不义的?”

    孙艺呆呆抬起头来,楚瑜坐下来给自己倒了茶道:“如今他们就是欺负你们王爷正人君子脾气好呢。总得有个人当坏人。我们再多‘杀’几家,”楚瑜抿了口茶:“他们便就安分了。”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2阿麦从军作者:鲜橙 3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作者:江南 4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作者:猫腻 5扶摇皇后作者:天下归元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