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第十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楚山见顾楚生态度坚决,也没再多劝,只是道:“我会转告大人的话给将军,只是将军的礼物……”

    “无功无德,受之有愧。”

    顾楚生看了那匣子一眼,坚定道:“昆阳的事,在下会自己处理好。”

    上辈子楚建昌恼怒楚瑜私奔之事,足有三年没有理他们二人,那时候他是一个人走过来的,如今他拥有上辈子的记忆,更不会害怕担忧。

    楚建昌给他这份钱,是看在了楚锦的面子上,可如今他既然不打算娶楚锦,自然不能拿这份钱,让楚建昌看轻了去。

    楚山也明白顾楚生的想法,想了想后,叹息出声道:“那也罢了。我这边回去给将军回信,去晚了,将军怕是连你们成亲的日子都要定好了。”

    顾楚生也知道这样的大事尽早让楚建昌知道比较好,便也没有挽留楚山,送着楚山出了昆阳,看着远处绵延的山脉,他双手拢在袖间,询问下人:“今日初几?”

    “大人,初七了。”

    “九月初七……”

    顾楚生呢喃出这个日子,沉吟了片刻后,慢慢道:“就剩两天了啊……”

    楚山给顾楚生送信的时候,楚瑜也在卫府中将卫府的账清点了个七七八八。

    这些年梁氏仗着柳雪阳和卫忠的信任,中饱私囊,的确拿了不少好东西。楚瑜将账目清点好誊抄在纸上,思索着要如何同柳雪阳开口说及此事。

    这样长时间的贪污,若说柳雪阳一点都不知道,楚瑜觉得是不大可能的。哪怕柳雪阳不知道,卫忠、卫珺,卫家总有人知道些。可这么久都没有人说什么,是为什么?

    如果说卫家人其实并不在意梁氏拿点东西,她贸贸然将这账目拿出来,反而会让柳雪阳不喜。

    她并不了解卫家,思索了片刻后,她给卫韫写了封信,询问了一下府中人对梁氏的态度。

    这些时日与卫韫通信,她与他熟识了不少。卫韫是个极爱打听小道消息的人,家里什么消息他都灵通,而且话又多又乱,言谈之间十分孩子气,从他这里得到消息,再容易不过。

    然而楚瑜也知道,这是卫韫看在了卫珺的面子上。

    卫珺应当吩咐过卫韫什么,以至于卫韫对她没有任何防备。

    这个青年虽然来信不多,但却十分准时,每隔七天必有一封。像汇报军务一样汇报了日常,然后也就没有其他。

    他的字写得十分好看,楚瑜瞧着,依稀从中就瞧出了几分上辈子的卫韫的味道。

    那是和上辈子卫韫一样的字体,只是比起来,卫韫的字更加肃杀凌厉,而卫珺的字却是透露出了一种君子如玉的温和。

    前线与华京的通信,若是天气好,一天一夜便够,天气差点,两天也足够。楚瑜送了信后,便安睡下来,打算明天去柳雪阳那里摸一摸底,结合了卫韫的信息,再作打算。

    然而那天夜里,楚瑜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的,突然就做起梦来。

    梦里是上辈子,她刚刚追着顾楚生去昆阳的时候,那时候顾楚生不大喜欢她,却也赶不走她,她自己找了顾楚生县衙里一个偏房睡下,垫着钱安置顾楚生的生活。

    那天是重阳节,她准备了花糕和菊花酒,准备去同顾楚生过节,刚到书房门口,她就听到顾楚生震惊的声音:“七万人于白帝谷全歼?!这怎么可能?!”

    然后画面一转,她在一个山谷之中,四面环山,山谷之中是厮杀声,惨叫声,刀剑相向之声。

    到处着了火,滚滚浓烟里,她看不清人,只听见卫珺嘶吼出声:“父亲!快走!”

    她认出这声音来。

    那个青年将红绸递给他,结巴着喊那句“楚姑娘”时,她就将这声音牢记在了心里。

    于是她瞬间知道了这是哪里。

    白帝谷。

    七万军,全歼。

    她拼命朝他跑过去,她推开人群,想要去救他。她嘶喊着他的名字:“卫珺!卫珺!”

    然而对方听不到,她只看见十几只羽箭贯穿他的胸口,他尚还提着长/枪,艰难回头。

    火光之中,他清秀的面容上染了血迹,这一次他的声音仍旧结巴,只是是因为疼痛而颤抖,叫出她的名字,楚……楚姑娘。

    她拼了命朝前,然而等她奔到他身前时,火都散去了,周边开始起了白雾,他被埋在人堆里,到处都是尸体。

    有一个少年提着染血的长/枪,穿着残破的铠甲,沙哑着声音,带着哭腔喊:“父亲……大哥……你们在哪儿啊?”

    楚瑜没敢动。

    她慢慢扭过头去,看见了卫韫。

    他头上绑了红色的布带,因他还未成年,少年上战场,都绑着这根布带,以做激励。

    他的脸上染了血,眼里压着惶恐和茫然。他一具一具尸体翻找,然后叫出他们的名字。

    “三哥……”

    “五哥……”

    “六哥……”

    “四哥……”

    “二哥……”

    “父亲……”

    最后,他终于找到了卫珺。他将那青年将军从死人堆里翻过身子的时候,终于再也无法忍耐,那积累的眼泪迸发而出,他死死抱住了卫珺。

    “大哥!”

    他嚎啕大哭,整个山谷里都是他的哭声。

    “嫂子还在等你啊啊!”

    “你说好要回家的啊,大哥你醒醒,我替你去死,你们别留下小七啊!”

    “哥……父亲……”

    卫韫一声一声,哭得惊天动地,然而周边全是尸体,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应他一声。

    那如鸟雀一样的少年,在哭声中一点一点,归于绝望,归于愤怒,归于仇恨,归于惶恐。

    楚瑜静静看着,看着尸山血海,看着杀神再临。

    卫韫身上依稀有了当年她初见他时的影子。

    镇北王,阎罗卫七,卫韫。

    那十四岁满门男丁战死沙场,十五岁背负生死状远赴边关救国家于水火,此后孑然一身,成国之脊梁的男人。

    然而她没有像当年一样,敬仰、敬重、亦或是警惕、担忧。

    她看着那个少年,只觉得无数心疼涌上来。

    不该是这样的。

    卫小七,不该是这样的。

    她疾步上前,想要呼唤他,然而也就是这一刻,梦境戛然而止,她猛地惊醒过来。

    阳光落在她脸上,她急促喘息,晚月正端了洗脸水进来,含笑道:“今个儿少夫人可是起晚了。”

    晚月和长月喜欢卫家,也就改了口,叫楚瑜少夫人。

    楚瑜在梦中回不过神来,晚月上前来,在她眼前用五指晃了晃道:“少夫人可是魇着了?”

    楚瑜目光慢慢收回,停在晚月身上,她在梦中崩溃的神智终于恢复了几分,她沙哑着声音:“今日……初几?”

    “您这一觉真是睡得糊涂了。”

    晚月轻笑,眼里带了些无奈:“今日重阳,九月初九呀。昨晚您还吩咐我们准备了花糕和菊花酒……”

    话没说完,楚瑜就穿上鞋,衣服都买来得及换,就朝着后院管理信鸽的地方奔去。

    她还没缓过神来,骤然起来,便忍不住头晕了一下,走得有些跌跌撞撞,将冒冒失失进来的长月撞了个结结实实,自己也因惯性摔倒了地上。

    长月“哎哟”一声,正想骂人,便看见晚月急急忙忙来搀扶楚瑜,她愣了愣道:“少夫人,您这是做什么?”

    “卫秋呢?”

    楚瑜终于反应过来,提高了声音,声音都尖锐了许多:“叫卫秋过来!”

    晚月察觉事情有些不对,赶紧让卫秋过来。

    卫秋赶过来的时候,楚瑜洗漱完毕,终于冷静了一些,她抬头看向卫秋:“边境可有消息?”

    卫秋愣了愣,随后摇头道:“尚未有消息。”

    “如有消息,”楚瑜郑重出声:“第一时间通知我,想尽一切办法先将消息拦下,不能告诉别人,可明白?!”

    卫秋不明白楚瑜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吩咐,然而想到卫珺暗中的吩咐,却还是点了点头。

    那一天,楚瑜都没有心情管其他的。她茶不思饭不想,就等在信鸽房边上。

    等到夜里,终于有信鸽飞了进来,楚瑜不等它落地,纵身一跃,就将信鸽抓在了手里。

    她迅速拿下纸条,看到上面卫韫潦草的字迹。

    这纸上还带着血,明显是匆忙写成。

    “九月初八,父亲与众兄长被困于白帝谷,我前往增援,需做最坏准备。”

    九月初八,白帝谷。

    楚瑜脑子嗡了一声,差点将纸撕了粉碎。

    终究还是去了。

    为什么还是去了?

    明明答应过她,怎么还是去了?!!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两世欢作者:寂月皎皎 2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3九州 · 缥缈录6 · 豹魂作者:江南 4琅琊榜作者:海宴 5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