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九十八章

第九十八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没了卫韫在身边干扰, 楚瑜的思路坐在马车里, 思路清晰许多。

    其实这个“公孙澜”从一开始就对她了解太过, 最初他说是卫韫告知他的, 可这一次次, 难免说告知得太多了些。

    他的目的, 楚瑜思前想后, 居然发现,他喜欢她这件事,或许是诸多答案中最靠谱的一个答案。

    想到了这点, 楚瑜下马车时不免就有了几分尴尬,然而卫韫面具之下却是神色从容坦然,看不出半点羞涩来。

    楚瑜稳住心神, 没有再提其他, 卫韫也没再多说什么,恭敬迎了楚瑜下马, 送着楚瑜去了房间, 便自己径直折了回去。

    只是等卫韫回房之后, 楚瑜立刻提笔给卫韫写了信, 详细问了关于“公孙澜”的一切, 连忙让人将信用信鸽送往了北境。

    送完信之后,第二日楚瑜醒来, 便听到“公孙澜”前来拜见的通报。楚瑜让人摆了屏风,这个席子见他。他坐在屏风后, 恭恭敬敬呈报了今日所有相关信息。他所有一切都温和有礼, 让楚瑜觉得他所说的话似乎都不曾存在。

    她慢慢放松了警惕,同卫韫有一搭没一搭聊天。她说的都是些闲散话,对方居然也能一一接上,和他说话的时间很短,转眼间就到了下午,楚瑜反应过来的时候,便觉得有那么几分懊恼,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太让人放松警惕了。

    于是第二日楚瑜提高了警惕,却不想聊完了正事,她就将这份想法抛诸脑后。

    连着这样几日,楚瑜已经有些抗拒和卫韫聊天。

    这时候楚瑜终于收到了前线卫韫的回信,同她洋洋洒洒保证了公孙澜身份可靠可以完全信任。楚瑜皱眉看着信看了许久,抬头询问旁边晚月:“以前侯爷回信一般需要多久?”

    “最多三日。”

    “这次呢?”

    “快八日了。”

    楚瑜没说话,她敲着桌子,拿着纸翻看了一下,又低头嗅了嗅味道。

    这纸张上有淡淡的花香,北境做事儿向来简约,纸就是纸,也就只有华京这些风流之地,连纸上都要染上每个纸商特意制造的香味,用以区分纸张来源。

    她直觉有什么不对,抬手将纸张交给长月道:“去查一查,这味道的纸是哪家产的。”

    长月领了命下去,楚瑜撑着下巴,斜躺在长椅上,慢慢道:“晚月,我怎么觉得,这事儿,有那么些奇怪呢?”

    “大夫人觉得什么奇怪?”

    晚月给楚瑜揉着肩头,楚瑜皱眉思索着:“这公孙澜,你觉不觉得……有些太奇怪了?”

    “大夫人觉得他什么奇怪?”

    “就……”

    楚瑜张口,骤然就想起了前些时日,他含笑说那句“若我说喜欢你,是真的呢?”,她的话止在唇齿间,她抿了抿唇,终于还是没说出来。

    她感觉自己仿佛是回到了十二岁那年,第一次在心里有了秘密。像一个少女一样,怀揣着无法说出来的心思。

    这是当年那份心思是喜欢顾楚生,可如今这份心思,是她似乎碰到了一个像火一样炙热的人。

    她转头看向窗外,听见外面传来通报声,却是卫韫又一日定时来了,他带了一捧花来,恭恭敬敬朝着楚瑜行礼,楚瑜隔着屏风应了声,瞧他站起身来,朝着屋内一个角落走去,将鲜花放在空着的花瓶里,同楚瑜道:“路上看着这些花开得很好,便想到你来。”

    说着,他转过头来,隔着屏风,看不清面容,却总能觉得此刻他应当是带着笑,温和道:“等一会儿你看看。”

    赶他走的话没说出来,她瞧着外面人修长的身影,总觉得这人带了花来,就这么赶走有些不大好。

    这些时间卫韫每天来都带着一簇花来,再捎上他白日里看见所有想给她买的小东西。

    那些东西都不贵重,就是见到带了就买下,楚瑜拒绝了好多次,卫韫却总能找到法子让她收下礼物。

    屋子里的小玩意儿越堆越多,这事儿连蒋纯都知道了。偶尔来她房里走动,还要打笑道:“若是早知道公孙先生有这个心思,我便不同他说顾楚生的事儿了。”

    “说与不说有什么意思?”

    楚瑜笑了笑:“你和婆婆就是想得太多,其实我在卫府待得很好,你们何必呢?”

    “阿瑜,”蒋纯握住她的手,叹了口气:“你还年轻,还不明白有个孩子是什么感觉,为人母亲,这也是一种幸福。”

    楚瑜没有说话,她低头看着蒋纯握着她的手。

    为人母亲的感觉?

    她有。

    她曾经用生命去生育一个孩子,她曾视他如光明。可是后来她却明白,这世上除了你自己,谁都不会是你的光明。

    丈夫不是,孩子不是。

    唯有梦想和热血,才能永驻人生。

    然而蒋纯的话也触动着她,她想起怀着顾颜青的时光,那时候她满怀希望,也是……幸福过的。

    她垂着眼眸,心中有什么缓缓流动。上一辈子她瞎了眼,过得不好,这一辈子……如果找到一个合适的人,她是不是也能像一个普通女子一样,生儿育女呢?

    “你说得也对……”她迟疑着开口:“只是,除了顾楚生吧。”

    毕竟那个人,她已经用一辈子去尝试了。

    见楚瑜这样抗拒,蒋纯想了想,斟酌道:“那……公孙澜呢?”

    楚瑜没说话,蒋纯见她没有拒绝,便道:“公孙澜身份是低了些,但人品端正,而且以后有小七提携……”

    “再说吧。”楚瑜思索着那张带着华京味道的纸张,心中带了些许不安。

    “终归是你的人生。”蒋纯叹了口气,随后又想起来:“近日顾楚生一直要见你……”

    “拒了吧。”

    “公孙先生已经拒了。”

    说到这里,蒋纯笑起来:“倒也是顺了你的心意了。”

    如此浑浑噩噩又过了几日,赵玥将王家困在京中,将王贺的通缉令发往了全国各处,通缉王贺和王芝。北境还在和苏查对峙,苏查再一次派人将议和的书信走官道送往华京。

    这时候宫里长公主身体也好了许多,又刚好到她寿辰,赵玥便举办了一个小型宫宴,将楚瑜等人都邀请了去。

    卫韫不放心楚瑜一个人入宫,让宫里的线人给长公主带信,单独给卫韫发了一张帖子。当天夜里,卫韫和楚瑜便一前一后乘着马车到了宫中。

    宫宴规模不大,就请了一些长公主熟悉的人,赵玥和长公主坐在上座,楚瑜和卫韫坐在左手边,右手边正正对着的,就是顾楚生。

    顾楚生穿了一身红衣,静静跪坐在原地,从落座开始,目光就一直落在楚瑜身上,没有移开半分。

    他看上去消瘦了许多,神色也有些憔悴,楚瑜看见他的模样,不由得愣了愣,随后她转过头去,低头喝酒,顾楚生笑了笑,没有说话。

    宫宴开始后不久,赵玥便让所有人各自寻乐,顾楚生端起酒杯,刚站起来,楚瑜便被长公主叫了过去。顾楚生端着酒,想了想,又坐了下去。

    赵玥从高台上走下来,来到顾楚生身前:“顾大人似乎不大高兴?”

    “陛下说笑了。”

    顾楚生神色平静:“近来休息得不大好而已。”

    “这样,”赵玥点点头,他上下打量了顾楚生一眼,叹了口气道:“楚生,你我兄弟,何必如此见外?”

    顾楚生抬眼看他,赵玥朝着楚瑜看过去,笑着道:“不就是想同卫大夫人说几句话,有这么难开口吗?”

    “陛下,”顾楚生神色平静:“这是臣自己的事。”

    赵玥没说话,他拍了拍顾楚生的肩,站起身来。顾楚生坐在原地,熟悉的大臣轮番过来敬酒,他没带含糊,都一口饮尽,十分豪爽。

    也不知是喝了几杯,所有人就听得一声尖叫,随后便看一个宫女跪在楚瑜身边磕着头。

    楚瑜低头看了自己身上被泼洒的酒,有些无奈笑开,她朝着宫女抬了抬手:“你别怕,这不是什么大事。”

    说着,她站起身来,同长公主说了一声,便往外走去,打算去偏殿更衣。顾楚生捏着酒杯,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还是站起来,跟了出去。顾楚生刚站起来,赵玥便来到卫韫前面。

    “公孙先生,”赵玥举杯:“朕对边境有许多事想要询问。”

    卫韫愣了愣,也没反应过来赵玥突然出现是做什么,只是点头道:“臣知无不言。”

    楚瑜在侍女陪伴下去了偏殿,等她换了衣服出来,便发现守着的侍女都不见了踪影。

    她皱了皱眉头,唤了一声:“来人?”

    没有人回应,楚瑜下意识将匕首滑落到袖中,警惕看着周边,她往前探了一步,就看见长廊外的竹林里传来了踩碎树叶的声音。

    她下意识回头,提了声音:“谁?!”

    话音刚落,她就看见了来人。

    对方没有遮掩,大大方方站在林子里。他竹子上,双手环抱胸前,宽大红衣垂在身侧,头上金冠在月色下流光溢彩。

    他神色平静,但却带着股子说不出的阴郁。看着这样的顾楚生,楚瑜骤然想起上辈子那个人,那个内阁首辅、那个废了她武功、那个将她困在乾阳六年的顾楚生。

    她握着匕首的手微微颤抖,却鼓足勇气与顾楚生静静对视,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淡声道:“顾大人,您在这里做什么?”

    “你怕什么?”

    顾楚生轻笑开来,楚瑜不敢直视他的目光,转过眼去,平静道:“顾大人说什么,我不懂。”

    “你害怕的时候会捏着你袖子里的匕首,右肩会比左肩轻微低一些,你会看其他地方,不敢直视那个让你害怕的人。”

    顾楚生说着,从黑暗中走出来,他踏着月色来到楚瑜面前,双手拢在胸口,微微弯腰,盯着楚瑜,面上带着笑意:“卫大夫人,我有什么让你好怕?”

    “我害过你吗?我对你做过什么吗?”他温言细语:“我只是拒绝过你一次,可我后来做得还不够好吗?我去昆阳前等了你一天,我去到昆阳后为了你拼命回来。我为了谁冒着被姚勇杀了的险投靠卫家,我为了谁独身奔赴凤陵,我又是为了谁为在卫家和赵玥之间保持中立,卫大夫人,”他猛地提声,他抬手猛地按到楚瑜旁边的墙上,怒道:“你怕我做什么?!”

    “顾楚生,”那人的温度让楚瑜微微颤抖,这个夜晚的顾楚生,让楚瑜的记忆疯狂翻涌出来,她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平静道:“你冷静一点。”

    “你投靠卫家,是因为你需要卫韫的帮助,让你走到金部主事的位置。”

    上辈子他也是投靠卫家,只是这辈子更早一点。

    “你来凤陵,是为了避开卫韫和赵玥的斗争。你的确有为了我的存在,可是顾楚生,你我之间,我说的很清楚,非常清楚。”

    楚瑜抬眼看他,慢慢开口:“你站在卫韫和赵玥之间,也不是为了我,而是因为,你是赵玥的恩人,你也曾帮我卫家,你不站队,以卫韫和赵玥的性子,谁都不会为难你。顾楚生,你算计得清清楚楚,何必将所有原由都推给我?”

    顾楚生没说话,他急促喘息着,他看着楚瑜,沙哑出声:“你怎么能这么想?”

    酒气扑面而来,楚瑜皱了皱眉头,她听他声音里带着哭腔:“你就这么想我?这么多年了,是石头心也该化了。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同我说我哪里不好?我守着你等着你,你不喜欢我没关系,可你怎么能喜欢别人?!”

    楚瑜微微一愣,顾楚生捏着她的下巴,提高了声音:“他公孙澜算得上什么东西,和我抢人?!楚瑜你给我听明白,”他一字一句,咬牙出声:“你是我的人,上辈子这辈子下辈子,哪一辈子,你都是我顾楚生的妻子。”

    “你不能离开我……”他的手微微颤抖,楚瑜抬眼看他。

    “放手。”她平静开口:“这里动手,谁都不好看。”

    顾楚生没说话,他慢慢笑了。

    “你要对我动手?是打算打我还是杀了我?”他眼里带着狼一般的疯狂,在楚瑜反应过来之前,他一手捏着她的下巴,一手猛地抱紧她,低头就亲了下去!

    楚瑜猛地挣扎起来,顾楚生的唇吻在她柔软的唇上。

    二十五年。

    顾楚生眼泪落下来,再一次这样亲吻他,于他而言,已经足足二十五年。

    只是这份温柔甚至没来得及到人心里,顾楚生就感觉身边风凌厉而来,随后他脸上一阵剧痛,整个人便被人抓着砸到了地上!

    随后一个清朗的青年音暴怒而起,带着完全不属于华京的北方音调——

    “顾楚生我草你大爷!”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九十八章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锦衣夜行作者:月关 2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3九州 · 缥缈录6 · 豹魂作者:江南 4九州 · 缥缈录2 · 苍云古齿作者:江南 5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