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山河枕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八十章

第八十章

所属书籍: 山河枕

    这话出来, 在场其他人都笑起来, 唯独卫夏卫秋两个人, 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卫韫, 见卫韫面上不动声色, 又看了一眼旁边的楚瑜。

    楚瑜倒是坦荡, 同图索又问了两句后, 打趣道:“你们还挺有意思的。”

    大楚人头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北狄人,还是坐下来说说民俗风情,旁边的士兵都有些好奇, 众人围住图索,问来问去问了许久。

    渐渐到了夜里,楚瑜觉得有些困, 便去一旁找白裳, 两人一个帐篷一起睡了。

    等到第二天起来,卫韫和卫夏卫秋已经在一起坐着商量出路, 卫韫见楚瑜起了, 赶忙道:“嫂嫂你过来。”

    楚瑜应声, 坐到卫韫旁边, 卫韫同楚瑜规划了一条路线, 同她道:“这是图索给我们标注出来的,沿着这条路, 我们可以规避掉大部分城池,路上有水源和小的村子, 我们沿路过去, 半个月就可以离开。”

    楚瑜吃着胡饼,想了想道:“目标会不会太大?”

    “所以要快。”

    卫韫沉声开口:“北狄大多荒漠,传递信息不易,我们不能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一晚上。只要我们一直移动,运气不要太差碰上北狄的主力部队,苏查追不上我们,就不会有太大问题。”

    楚瑜点点头,卫韫忍不住开口:“等回去之后……”

    所有人抬眼看他,卫韫想了想,又将话憋了回去:“回去后再说吧。”

    按着图索给的路线,一行人开始出发,几乎是星夜兼程,每天休息不超过半日,一路劫掠村子。

    北狄派了兵力四处围剿他们,却很难找到他们。

    卫韫对战场有着绝佳的判断能力,什么时候突袭,怎么突袭,什么时候撤退,而路线也从最初图索规划的路线,不断根据形势变化。

    然而饶是如此,当半月后他们到达大楚和北狄的边界时,也只剩下了一半人马。

    有些死于和北狄百姓之间的斗争,但更多的却是死于疾病。

    到了大楚和北狄边界,沿路就都变成了城池,如今北狄占着大楚的城池,楚瑜和卫韫商量了一下,便将剩下五百多人散开,化整为零,装作难民歇在了官道两边。

    官道边上都是逃亡来的难民,北狄的大楚的混杂在一起,卫夏寻了其中一个打探了消息,回来同卫韫道:“主子,现在姚勇被陛下囚禁在宫里,姚勇的兵力被楚世子、宋世子还有卫家军中几位将军瓜分了去,北狄现在还占着大楚十二座城池,双方僵持着。”

    卫韫点了点头,卫夏将北狄占领的城池说了一下,卫韫听到一半的时候叫住他:“你等等,你再说一遍。”

    卫夏将北狄的所占领的城池说了一遍,卫韫和楚瑜对看了一眼。

    此刻他们所在的是白城,而白城和青城,是目前北狄唯一占着边境的两座城池,也就是说,北狄已经三面被围困,就只有白城和青城与北狄国土交接,一旦这两个城池被占,北狄就被彻底困死在了大楚内部。

    所以,这两个城池,大楚将士必定来取。

    楚瑜看了一眼卫韫,犹豫道:“要不我们就在这里等?”

    卫韫想了想,还是摇头。

    “我得早点回去。”

    如今正是各方瓜分势力的时候,他得回去将卫家的势力修整到手里。

    他手在袖子里画着圈,抬头看向城池,似乎在思索谋划着什么。

    他想事情的时候,神色认真专注,微皱着眉头,少年气尽褪,带着令人安心的沉稳可靠。楚瑜抬眼看过去,哪怕是如今落魄蒙难,衣衫残破、头发凌乱的时刻,面前这个人依旧英气逼人,就这么瞧着,都觉得分外好看。

    “嫂嫂,”他突然开口,楚瑜立刻应了声,卫韫平静道:“等明天我们启程去找顾楚生,之后我会找赵玥谈判,到时候你要认下一件事。”

    楚瑜点点头,卫韫让她认事,她全然没想过卫韫会害他,直接道:“你说。”

    “你来救我时,刚好是我从北狄王庭撤退的时候,献王苏勇是你杀的。”

    卫韫在北狄宫廷时杀了一大批人,其中苏勇是官职最高的,也是到目前为止,大楚杀过北狄位置最高的贵族将领。

    楚瑜愣了愣,这是极大的军工,她不明白卫韫为什么让她认下?

    当年她和顾楚生在战场上,所有功劳都是记在顾楚生的头上,这样对顾楚生加官进爵更有益处,如今卫韫不把功劳记在自己身上,还往她身上推做什么?

    “小七,”楚瑜不懂便问:“你是如何打算的?这军功记在你头上,比记在我一个女子之身上要好的多。”

    卫韫笑了笑:“我不缺这些,嫂嫂你答应了,我自有我的用处。”

    楚瑜觉着,卫韫向来是个沉得住气的人,于是她点了点头,带着疑虑应了下来。

    夜里所有人歇息下来,人挨着人,楚瑜和白裳睡在中间,卫韫和沈无双睡在两边,将两个女子和周边人隔开。

    夜里所有人睡过去,卫韫看着月光下的楚瑜,她脸上全是尘土,衣衫染满了泥尘,这华京再落魄的贵族女子,怕都没有过楚瑜这样的狼狈模样。

    卫韫看着她,心里不知为何就颤动起来,像是湖水突然被人扔进石子,一圈一圈荡漾开去。

    楚瑜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她慢慢睁开眼睛,看见卫韫瞧着她,她不由得笑了:“还没睡呢?”

    他们说话声音小,甚至不如边上蝉鸣之声。

    卫韫看着她,轻轻笑了:“嫂嫂。”

    “嗯?”

    “回去,我给你买好多好多漂亮衣裳。”

    楚瑜挑眉,有些奇怪:“你这是觉得我丑了?”

    卫韫摇了摇头:“没觉得嫂嫂丑,就觉得,嫂嫂该比所有人都好。”

    有许多承诺他想许给她,然而他已经说过太多遍,于是他没有说。他只是看着楚瑜,温和道:“你嫁进卫家来,一直没过过安稳日子,回去之后,别管前线如何,好好买几件漂亮衣服,买许多首饰,嗯?”

    楚瑜抬手枕在自己脸下,笑着看着他:“仗还都没打完,就想着休息。卫韫,你偷懒了。”

    卫韫也抬手将手放在脸下,动了动身子,靠近了她。

    他目光里盛着星光,含着笑意。没有过往那些小心翼翼的退却和隐忍,他就大大方方、坦坦荡荡看着她,楚瑜迎着他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竟也没有了半分后退的感觉,似乎退了就是输,退了就会让什么变质,变得格外尴尬。

    于是她也瞧着他:“怎么,我说错了?”

    “我不偷懒,”卫韫看着她的眼睛:“只是回去后,一切会安定下来,卫府的声望权势,本也该是我去挣,嫂嫂在家里,有什么打算?”

    “什么打算?”楚瑜想了想,认真道:“帮你打理好卫家。”

    “还有呢?”

    “做好这件事,已是不容易了。”

    “那你帮我做几件事,”卫韫笑着开口,楚瑜点头道:“你放心,你吩咐的事儿我都会做好。”

    “第一件事,回去找个大夫,好好调养。”

    卫韫说起这个,神色严肃。

    “你体质偏寒,习练的功法又偏阴,我怕日后你受些伤,会给身子留下病根。总不能废了功法让你重新开始,所以现在开始,好好保养,嗯?”

    没想到卫韫会说这个,楚瑜不由得愣了。

    上辈子,就是因为她本身体质偏寒,习武的路子偏阴,又为着顾楚生受了伤,于是一直难以受孕。知道自己很难怀孕的时候,顾楚生的母亲便一直要顾楚生纳妾,顾楚生虽然没有允许,却还是每天给她端药来。

    那些苦涩的药一碗一碗灌,每天扎针喝药,直到最后大夫和顾楚生说,一定要怀孕,怕是得废了她练的功法,再辅佐调养才行。

    那时候所有人,她的母亲、妹妹都和她说,女人一辈子,有个孩子比什么都重要。

    顾楚生也同她说,她这辈子,他会照顾她,不需要有什么武功,好好生下个孩子才是正经。

    她信了。

    后来一无所有的时候,她连离开顾家,都做不到。

    楚瑜没想到,卫韫在家国皆乱这样的环境下,居然还能注意到这件事,她垂下眼眸,睫毛微颤,压住心里翻涌那些不知名的感觉,小声道:“嗯……”

    “第二件事,”他轻轻笑了:“每个月买二十套衣服首饰,置办一套胭脂水粉。”

    “这你也管?”楚瑜被他的要求逗笑,卫韫瞧着她,眼底带着暖意:“还没完,第三件事,家里养的五只猫,你好好养着,每天陪它们玩半个时辰。”

    “第四件事,每天要睡四个时辰。”

    “第五件事……”

    卫韫絮絮叨叨说了许多,楚瑜被她说得有些困了,有些不耐烦道:“你说这么多,到底想做什么啊?”

    “嫂嫂,”卫韫叹了口气:“你只有十六岁。”

    楚瑜抬眼看他,看见卫韫眼里的疼惜:“我希望你能像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一样活着,别太累了。卫府的天塌不下来,还有我呢。”

    楚瑜听着这话,清醒了许多。她眼里有些苦涩:“人总要长大了,我总不能一辈子像十六岁一样活着。”

    “为什么不可以?”

    卫韫看着她,平静出声:“阿瑜。”

    他叫了她名字,楚瑜被叫得愣住,就听他道:“只要你留在卫府,只要我活着,无论你是十六、二十六、三十六、五十六……”

    “你这一辈子,我都会努力让你活得像个小姑娘。”

    小姑娘是什么样呢?

    是没吃过苦,没受过伤,躲在大树之下看着天空,看晴空朗朗,看碧蓝如洗。

    没见过苍鹰捕食,也不知阳光灼人,一切都明媚又美好,于是对世界充满了无尽勇气,手握长/枪,就觉得这世上绝不能让自己屈服跪地的事。

    就像十六岁的楚瑜,爱一个顾楚生,就可以一切都给他。

    可过了太多年,她头撞在南墙上撞得鲜血淋漓,内心满目疮痍,这时候终于有个人站出来,同她说——

    这一辈子,他让她活得像个小姑娘。

    楚瑜忍不住有些鼻酸,心里微微发颤。她直觉自己似乎想伸出手去,去抓住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她蜷缩着不说话,卫韫静静看着她。

    面前人似乎高筑起了一堵无形的墙,她躲在墙里,把自己所有的悲伤和痛苦都藏起来,可那悲伤太多,忍不住会从墙里溢出来。

    于是他感知到,他不敢去问她,也不敢触碰,他只是看着她背对着他,转过身去,低声道:“睡吧。”

    卫韫看着她背对着自己睡着,隔了好久后,他伸出手去,轻轻抱住她。

    楚瑜微微一颤,她不知道这个动作是卫韫清醒做的还是已经睡了。从呼吸声判断,他大概是睡了。

    她其实该推开他。

    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寒夜太冷,这一分钟,她被他这么静静抱着,感觉那些悲伤痛苦一点一点平息,她居然就闭上眼睛,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慢慢睡过去。

    一行人睡到清晨,黎明后第一缕微光刚刚落下,楚瑜便感觉地面开始微微震动,她猛地睁开眼睛,发现卫韫在她后面按住了她。

    他似乎早就醒了,躲在草丛里观察着远处。旁边的百姓也逐渐开始醒了,所有人惊慌起来,开始往边上的树林逃窜。卫韫见手按在楚瑜肩头,低声道:“是大楚的军队,先看清是谁。”

    但只要是大楚的军队,不管来的是谁,他们都不会有太大危险。

    楚瑜招呼了沈无双、白裳、图索三个人靠过来,五个人在一群人兵荒马乱之中格外显眼。

    军队近了,楚瑜先看到了一面黑色的旗子,上面用红线大大绣了一个“楚”字,“楚”字上面还有卷云纹路缠绕,楚瑜立刻欢喜道:“是我大哥!”

    话刚说完,一面绛红色朱雀卫字军旗旋即出现,在场所有人都放下心来,卫韫站起身,带着五个人逆着人流走到官道上,静静等着来人。

    首先出现在视野的是身着黑色军甲的楚临阳,楚瑜眼里带了欢喜,站在卫韫身后拼命招手。

    这时候顾楚生还在后面同军官谈论着粮草的事宜,就听前面有人激动道:“是大小姐!”

    “是卫小侯爷和大小姐!”

    这声音刚传来,顾楚生就猛地回头,而后便见到官道之上,五个人站在一起。

    另外三个人顾楚生不识得,但他却仍旧一眼认出楚瑜来。

    她穿着一件蓝色长裙,外面笼着黑色斗篷,她似乎是跋涉了很久,身上衣着褴褛,头发也凌乱得夹杂了枯草,脸上甚至还带着没有洗的尘泥。

    然而她站在不远处,朝着他们欢喜招着手。

    她脸上全是欣喜,笑容明朗,太阳在她身后冉冉升起,一瞬之间,顾楚生仿佛是看到十六岁的楚瑜站在不远处,招手等他。

    他记忆里的楚瑜,后半生一直死气沉沉,哪怕是重生之后,那个女子以少女之身,仍旧时时刻刻萦绕着那份重生后挥之不去的沉重和压抑。

    然而这一刻,他仿佛看见她那些磨平的棱角、抛下的骄傲、失去的风采,一一都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她似是少年时,骄纵又傲气,不知这世上艰辛苦难,以为自己一人一剑,就能斩断所有荆棘坎坷。

    他来不及想是什么让她这样变化,驾马从人群中疾驰而去,旁边人惊呼出声:“顾大人!”

    顾楚生一贯从容温和,带着股子华京书香门第的矜贵,然而这一刻他却像个少年人一样,莽撞冲出去,然后急急停在了楚瑜身前。

    他们本是来攻城的,楚临阳来不及在这时候同楚瑜许久,带着军队从他们一行人身边冲过去,同楚瑜道:“自己找地方呆着!”,随后便听见鼓声响起,开始攻城。

    周边都是人来人往,顾楚生骑在马上,低头看着楚瑜,他微微喘着粗气,捏紧了缰绳,竟是有些不知所措,好久后,终于道:“你回来了?”

    楚瑜轻轻笑了笑,坦然道:“平安归来。”

    “去旁边说吧。”卫韫的声音响起来,声音里带了些冷意。周边人都未曾发觉,就看见卫韫抬手牵住了楚瑜的手,拉扯着她往边上走去。

    周边所有人都愣了,楚瑜也是有些发蒙,她低头看着卫韫拉着她的手,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直觉有些不对,可又敏锐感觉,此时此刻若是甩开了卫韫的手,大概会陷入一个更尴尬的境地。

    顾楚生在后面看着卫韫拉着楚瑜,不免皱起眉头,驾马下了官道,翻身下马,直接朝着卫韫走去,冷声道:“小侯爷。”

    卫韫转过头来看他,手里拉着楚瑜不放,顾楚生目光看向他拉着楚瑜的手,压着火气:“男女七岁不同席,您该放手了吧?”

    听到这话,卫韫面色不动,依旧拉着楚瑜,冷眼看着顾楚生,一字一句,分外明晰:“我放不放手,与你何干?”

    “小七……”

    楚瑜终于开口:“别闹事儿。”

    说着,她将手从卫韫手里抽出来。

    卫韫没说话,他转过头,深深看了楚瑜一眼,楚瑜被这一眼看的有些发毛,就听卫韫冷笑了一声,摔袖离开。

    楚瑜忙追上他,叫住他:“小七!”

    卫韫顿住步子,他背对着楚瑜,终于算是冷静了几分,他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平静道:“嫂嫂,我去帮楚大哥。”

    说完,他便疾步跟上了军队,从后方拿了一匹马,翻身追了上去。

    楚瑜皱眉看着卫韫,顾楚生站在一片,等了片刻后道:“我们军营在后方,我带你们先回去吧。”

    说着,他看向沈无双,笑着道:“这位先生是?”

    沈无双看了他一眼,平静道:“姓沈,江湖郎中。这是内子白氏,我女儿沈娇。”

    当初沈无双和白裳沈娇娇三人被追杀到北狄,这件事顾楚生是知道的,骤然听到这个姓氏,还是个大夫,顾楚生不免皱了皱眉头。然而转念一想,沈姓大夫多的是,也算不上什么。

    于是他面色几转,带着笑意,抬手招呼沈无双等人道:“这边请。”

    顾楚生引路带着他们回了军营,一路上他不断问着楚瑜的遭遇,从凤陵城到北狄,经历了这样多生死,骤然再见顾楚生,楚瑜觉得自己似乎也没这么恨这个人。

    她如友人一般坦坦荡荡同顾楚生说着话,也并没遮掩太多,将北狄的经历大致描述了一遍,掩去了和卫韫相处的细节后,也没有多少可说的,她便反问顾楚生道:“你们呢?我走后朝廷如何了?”

    “我同二夫人稳住了卫家的几个将领,卫家现在没事,就等着卫韫回来,你放心。”

    楚瑜点点头,真诚道:“多谢你了。”

    顾楚生听到这话,捏着缰绳,垂下眼眸,沙哑着声道:“你我不用说这个谢字,为你做这些都是我应该的,我没求过什么。”

    就像当初,她也没求过什么。

    楚瑜转头看着顾楚生。

    这辈子的顾楚生,似乎真的不一样了。和过去她记忆里那个冰冷又高傲的人,截然不同。

    顾楚生意识到她在看他,下意识将头偏了偏,想给她看一个最好的角度。

    当年楚瑜看上的就是他这张脸,他曾觉得脸是自己最没用的东西,如今却巴不得楚瑜再看上一次。

    然而楚瑜看着他的目光里澄澈又平静,带着感激道:“终归还是要谢谢你的,此次事毕,你放心,侯爷不会亏待你。”

    顾楚生僵了僵,他慢慢抬起头来,抿紧了唇:“我要的是什么,你不清楚吗?”

    过往顾楚生说这句话,楚瑜觉得痛苦、烦闷、焦躁。

    然而如今听着这句话,楚瑜看着他,竟觉得十七岁的顾楚生,也带了几分可爱。她轻笑起来,有些无奈道:“你可真执着啊。”

    “我什么性子,”顾楚生苦笑:“你不知道吗?”

    他要的东西,等多少年,都会拿到。

    就像当年他要娶楚锦,楚锦没嫁给他,他就能一路从县令走到丞相,然后将她三媒六娉娶回家里。

    楚瑜低头轻笑,询问道:“阿锦呢?”

    顾楚生听到这个名字,立刻明白楚瑜想到了什么,他觉得喉间发苦,手足冰凉。

    可他能怎么办呢?

    上辈子做过的事,他做了,他没办法。

    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道:“她带着韩大人的公子回了楚府,在华京休养。”

    “她还好吧?”

    “很好。”顾楚生沉默了片刻后,接着道:“她去一个学堂当了夫子,如今比以前开心很多。”

    “那就好。”楚瑜舒了口气,心里放下来,接着又道:“那长公主呢?”

    顾楚生这次没说话,楚瑜点了点头:“你不方便说……”

    “她在宫里。”

    “宫里?”

    楚瑜有些诧异,她忙道:“她是被囚禁了?”

    “不……”顾楚生叹了口气,语气里带了些无奈:“如今宫里正值盛宠、盛传即将封后那个梅妃,就是长公主。”

    听到这话,楚瑜猛地勒紧了缰绳,不可思议看着顾楚生:“赵玥疯了?!还是长公主疯了?!”

    长公主的爹杀了赵玥的爷爷,长公主的兄长杀了赵玥的父亲,如今赵玥杀了长公主的兄长,还立她为妃?!

    顾楚生眼里带了些许怜悯:“或许是呢?”

    “阿瑜,”顾楚生言语苦涩:“有时候爱一个人,表现出来,可能不是对她好。”

    “那这种爱还是收着吧,”楚瑜看向华京,冷声开口:“不是你爱一个人,对方就得受着。更不是对方爱着你,就可以随意糟践。”

    顾楚生沉默片刻,随后笑起来。

    “你说的是。”

    他当年那份爱,还不如不爱。

    赵玥如今这份爱,长公主也消受不起。

    楚瑜看着华京,思索着,得早点回华京,将长公主救出来才是。

    上辈子赵玥是死在长公主手里,这辈子……怕也要长公主帮忙了。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山河枕 > 第八十章
回目录:《山河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锦衣夜行作者:月关 2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3两世欢作者:寂月皎皎 4庆余年 第四卷 北海雾作者:猫腻 5九州 · 缥缈录5 · 一生之盟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